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2章

    常州市青阳精神专科医院,坐落在郊区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病房大门前绿荫环绕,一条干净笔直的公路蜿蜒而下。而后门,却是另一番景象。一棵古老的梧桐被周围光秃秃的草丛簇拥着,相比之下,医院后门的那个世界仿佛处在不同的时空。

    夏季的尾声到来了。此时正值傍晚,天色暗下去的时间也越来越早。

    贺东磊踏着黄昏,推开了那扇不起眼的破旧铁门。他的耳边响起了刺耳的门轴声,他下意识地心头一紧,将眼睛闭上片刻。噪音所带来的不适,并不能因为他来这里的次数增多而淡化。

    贺东磊走进医院大厅,在电梯前停下了脚步。

    他没有马上按下按钮,而是通过电梯门的反射,观察着身后的情况。

    是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被人跟踪的感觉。

    然而身后却什么都没有。他下意识地猛然回头,一股空调风钻入衣领,贺东磊浑身一颤。

    而他的身后,除了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和医生,连半个其他人的影子都没有。

    他说服自己放下心来,按下了电梯上行的按键。

    不一会儿,电梯到了,他低着头钻了进去,按下了十三楼的按钮。

    没有人跟上来。电梯间里除了他甚至没有半个人影。

    不过这也不奇怪,这个时间,大部分成年人都尚未下班。

    叮,十三楼到了。

    贺东磊看着电梯门打开,自己在梯门中的镜像被“左右分裂”时,那种被大铁门噪音所压抑的不适感,又回来了。

    到了。万蕾,我又来看你了。

    贺东磊在心里默念着,在十三楼前台押上身份证,然后跟着护士来到了熟悉的2131。

    还是她,依旧是那张清澈白皙的面庞。

    万蕾半坐在床上,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天真无辜地看着贺东磊走进来。

    贺东磊有些胆怯地停下了脚步。

    上周他来探寻的时候,万蕾忽然发飙,双臂在空中胡乱挥乱舞,死命扯着自己的头发,揪掉了一大把。然后她开始疯狂地大喊大叫,用巴掌拼命地拍打墙壁,并且任由口中的唾液垂涎而下滴在宽大的病号服上。

    老实说,那个时候,贺东磊第一反应就是往后退了一大步,抬起两只手臂护住了自己的头部。

    他第一次见到她发病。没错,他害怕极了。

    护士说,这再正常不过。这里的病人,遭家属冷遇甚至抛弃的一抓一大把。能像贺东磊这样坚持每个月都至少来两次的,真的是极少数。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病人,更加无人问津。

    毕竟,和精神病患者打交道,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警惕到极点,不敢说话不敢动,生怕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不合适的,刺激得病人发病。

    “过来坐呀。”万蕾笑着拍了拍床。

    “你……这两天还好吗?”贺东磊终于向前迈了一大步,站在了床边,却依旧没敢坐下。

    万蕾的脸忽然阴沉了下来,贺东磊神经一紧。

    她从床上走下来,一只手搭上了贺东磊的肩膀,将声音压到最低:“你刚才来的时候,有两个男人跟踪你。是上次你给我看的照片里的两个警察。”

    万蕾的嘴唇几乎没动,却依旧吐字清晰。

    贺东磊皱眉歪了一下头,像是询问些什么。万蕾立刻心领神会地看了看窗户。

    他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因为在刚才他已经感觉到被人跟踪了。

    好像还不止这一次。

    “上次也是。”万蕾说完马上又回到了床边坐下,从枕头下掏出了维尼熊布偶:“你看这是你上次送我的,每天他都陪我聊天。”

    “喜欢吗?”贺东磊的眼神中充满了爱意。

    万蕾笑着拼命点头,那股纯真劲儿像极了幼儿园的小孩子。

    她眼神中的开心是真的,他眼神中的爱意也是真的。

    只是,这样的真情流露,却是那么的不合时宜。面对刚才的处境,两个人内心都仿佛压了一块巨石。但选择在这时候表达开心和爱意,完全是为了头顶上那个二十四小时的无死角监控器。

    “你看你嘴唇都裂了,我让你多喝水看来你又没听话。”贺东磊转身去倒水,目光却瞥见门口那个一闪而逝的高大身影。

    他的心猛地往下一沉,脑海中警铃大作。

    这时,万蕾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杂志,嬉笑道:“你说这男主人公多有意思,笨得要命,居然假装自己发疯要逃过警察的审讯,哈哈太荒唐了。要知道上次他同伙被抓的时候,他的同伙过已经通过装疯暗示过他,说警察没有掌握证据,没想到他完全没理解同伙的意思。他真的太笨了。装疯这招他同伙都试过了,他再试就不灵了,哈哈。不过我跟你讲,其实我更笨,因为我看到最后,才发现在这杂志我上周已经看过了。我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完全不记得已经看过了,你说我是不是比男主人公还要笨,哈哈……”万蕾笑得前仰后合,脸涨得通红,不过她依旧安静地坐在床上,紧握着那本杂志,贺东磊看着她指节发白,明白了她的暗示。

    上周的她是假装发病,来提醒自己被人盯上了。

    他想起了万蕾说的那些疯话,立刻打了一个激灵。

    “哈,看过了我就拿回去下次给你换新的吧。”贺东磊不能这样木呆呆不作回应,因为他知道,监控的另一头,永远有无数双眼睛在监视着。

    他突然很心疼万蕾。

    

这一次的会面,自然和上次一样,没有交流到什么重要信息。不过,他看到了万蕾平安,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但是,在精神病院的这种备受束缚和监视的日子,真的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天知道万蕾究竟吃了多少苦头。

    聪明如她,除了不爱学习,她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生。

    贺东磊手上拿着那本与方才万蕾所说的故事内容,风马牛不相及的杂志,一个人在不知名的小径路灯下徘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贺东磊一直表情丰富地摆弄着手机,没再向前走一步。

    他感觉到,身后的那个沉重的呼吸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他踱步走向不远处没有路灯照射的黑暗。

    靠近了,他靠近了。

    贺东磊忽然猛地一回头,身后的何家乐闪避不及,干脆静默在原地,略带尴尬地看着对方。

    二人就这样对视着,各自一言不发。空气中的沉默,埋藏着威力极大的火药味。

    还有,万蕾说还有一个。

    贺东磊面无表情,但浑身的毛孔打开,开始注意周围第二个脚步声。

    有了。

    “你们两个说句话吧。”韩帧终于站了出来。

    “你跟踪我?!”何家乐惊讶地看着身后。

    贺东磊也有些惊讶。原来,跟踪自己这件事并非两个警察串通好的。现在的情形,就好像现实版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是,这场景是如此地令人想要发笑。

    两个警察搞成这样,实属罕见。贺东磊强压着心中的疑惑和想笑的冲动,按照自己的“原计划”进行下去。

    “你们有事为什么不直接找我问?深更半夜的跟踪我到底安的什么心?这不是第一次了对吧?我明天要去公安局投诉你们,侵犯个人隐私!深更半夜的,你们吓死我了!”

    贺东磊一副既委屈,又愤怒的样子,怎样看都是一副单纯的青春期少男模样。

    韩帧一时语塞。

    身旁的何家乐第一次被一个小孩这样威胁,气不打一处来,手插在兜里,将手铐掏出来半截:“你少废话,没把握我们不会乱跟踪你。说,你去找万蕾干什么了?”

    听到何家乐如此“大放厥词”,韩帧立刻满脸黑线。说真的,他确实没有把握认定贺东磊有嫌疑。而何家乐忽然说没把握不会跟踪他,在韩帧看来,八成也是吓唬这小子的。

    贺东磊有些瑟瑟发抖,忽然他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救命啊警察乱抓人,救命啊,老师快来救救我啊……”

    顿时,韩帧感觉一只大乌鸦正欢快地从自己的头顶上飞过。他瞪了一眼正要上前拉贺东磊的韩帧,上前抓住他已经举在半空中的手铐道:“听我的,先放他走。”

    何家乐张了张嘴,想反驳,却看到韩帧亮出了自己的丢失的证件,立刻缄了口。

    “他说的没错,我们现在一点都不占理,更何况他还是未成年人。你这个证件在哪掉的,不用我多说吧。你自己违反规定干得那些事,真以为谁都不知道吗?”

    “我……跟踪不算违反规定!”何家乐嘴硬道。

    “我知道很多人也这样做过,但是你在掌握线索不上报的情况下,私自跟踪算不上嫌疑人的学生,还把人吓得不轻,如果对方一定要追究,那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隐瞒情况不上报,以及在没有充足证据的情况下,私自展开调查吓到未成年人,并且丢失重要证件的情况下,会是什么后果吧?”韩帧步步紧逼。

    “我……你是怎么……”看得出,何家乐依旧不甘心就这样被韩帧这个后来的“小辈”所控制。

    “这个不重要,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得先把他哄好了,别让他去投诉,那原本简单的事就变复杂了。”

    何家乐无奈,默默地收起手铐,低声对满脸泪痕的贺东磊道:“那个……对不起,贺同学,吓到你了。我送你回学校吧。”

    贺东磊连连摇头:“不用麻烦你,我自己打车回就好了。”说完,他逃也似地快步消失在黑暗中。

    何家乐叹了口气,面色铁青地回过头狠狠地瞪着韩帧:“他还是小孩子,吓唬几下就能说实话了,你为什么不让我问?”

    韩帧将证件递给他,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收好,下回别再弄丢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到底在哪拿到我的证件的?”何家乐拦住了企图掉头就走的韩帧。

    韩帧吸了口气,无奈地回答:“就因为他是小孩,一个不留神就容易酿成大错,你那种行为和刑讯逼供有什么区别?”

    “嘁!大家都这么干,不然问不出所以然来,你刚毕业出来的毛头小子,就算你学的是什么研究生硕士也没用!我都工作那么多年了,讯问手段方面我可比你懂。你别把在警校学的那些玩意照搬,我告诉你,行不通!”何家乐余怒未消,不屑道。

    “什么套路手段,我不知道,没错我是比你出来晚,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加不能冒险,遵守规矩对我来说更保险。”韩帧不紧不慢道。

    “我真是疯了,跟你费什么口舌,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何家乐嘀咕了一句,转身要走。

    “你的证件是双胞胎兄弟捡到的,他们看到你跟踪贺东磊,相信路上监控也都能拍得到。不过,他们现在和我比较熟。”韩帧忽然说。

    何家乐像是忽然挨了一记闷拳,停住脚步愣在了原地。几秒后,他不耐烦地回过头问:“你到底想怎么着?”

    “一起查。我在暗你在明,资源共享。最后破案的话,功劳也只是你一个人的。这笔账你会算吧?”韩帧不假思索地回答。

    何家乐认真地看了看他,终于回答:“好吧,怕了你。”

    韩帧:“既然规则是我提出的,那么,我可以先告诉你我所掌握的。接下来你需要查一下蒋静涵生前教的班级,还有万蕾这个人。提个醒,可以从裴宇珠或者裴宇硕入手。记住,先不要查贺东磊,他油得很,千万别打草惊蛇。”

    ——

    天色已经黑透了。

    其实,贺东磊并没走。他一直躲在树后面偷听着这两位警察的对话。此时,他在手机的录音功能上,按下了暂停和保存键,然后用微信发给了一个署名为冷妖的人。

诡校迷魂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