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安平王妃

    而这个女人进门多年,王府事务一律不管,仗着王爷宠她,五年前还直接住进了普渡寺。

    “母妃言重了。”王妃淡淡道,摆明了没有把太王妃放眼里,“小辈们都是一样的,母妃只给陆姑娘置办这些而忘了萧丫头。”一个是陆姑娘,一个萧丫头,孰亲熟孰疏,已说得非常明显。

    “儿媳是怕叫外人听了去,说您偏袒自己的表孙女,有损王府声誉。”

    声誉?她安平王妃在普渡寺住了五年,几时在意过王府的声誉?但她这么说出来还就没人敢反驳,谁叫人家是王府的主母呢?

    太王妃听了皱眉,面上无光,毕竟自己刚刚还收了人家一个玉扳指呢,于是腆着老脸道:“也不是只给陆丫头做。”

    说着看了萧千歌一眼,是要她不要在意的意思:“也预备着给萧丫头做的,是底下铺子里的人忙不开,打算帮陆丫头办好就给萧丫头做。”

    说着太王妃瞥了萧千歌一眼,补充道:“是一样的东西。”

    “一样的东西?”王妃娘娘听了一笑,随即开口:“绯雁,去告诉底下的铺子,给表小姐办的东西,在陆姑娘的量上再加一倍!”

    什么??在场之人皆是一惊,陆语嫣眼中带着嫉妒看着萧千歌,慕容瑾言眼里划过一丝不解之色,连萧千歌自己也是给惊着了。

    这是,要闹哪样?

    王妃不紧不慢地开口:“除了我们这的,让底下人照着京城里时新的衣服首饰也给表小姐做一套出来,带着表小姐一起去挑。”

    绯雁应道:“是。”

    太王妃一只手往软榻上重重一放,不悦道:“适才你方说不能让外人说我安平王府偏袒,眼下陆丫头与萧丫头待遇如此不对等,你这又是做什么?”

    此话一出,陆语嫣已经眼泪汪汪,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

    王妃依旧一副淡漠的样子,只是眉头轻皱,语气上略有轻蔑:“我安平王府给自己的表小姐做衣裳自然要拣好的,何况眼下千歌还要入宫参选?”

    “至于陆姑娘,置办衣服首饰本是陆家的事情,只是陆姑娘如今住在府里,母妃愿意从自己的手里拿出银子给她置办,儿媳也不能多说什么。王府家大业大,自然是不能让母妃从棺材本儿里出这个银子,故而承下帮陆姑娘置办衣物的事。”

    “对等?”王妃挑眉,“萧丫头是我王府的表小姐,而陆姑娘……”

    “母妃您说,这怎么个对等法?”

    一语说完,在场众人给雷得外焦里嫩,早就听说王妃素来在王府里横着走,谁都不放在眼里,但谁都没想到王妃居然这么不把人放在眼里。人陆语嫣还在这呢,她就这么说,打了陆语嫣的脸,来带着把太王妃的脸也都打了。

    萧千歌更是暗里擦一把汗,王妃这不是给自己拉仇恨吗?

    这不明摆着说她陆语嫣身份不如自己高贵,王府给自己置办东西是因为自己与王府有血缘关系,而给她陆语嫣做,就完全是看心情。

    所以就是偏袒自己她不服也只能憋着。而且陆语嫣这关系还不是沾了太王妃的光?这么一说,又得罪了太王妃。

    这话明面上是帮着自己,但自己眼下还住在安平王府里,一句话就得罪这么多人,王妃故意让别人都知道她偏袒自己,真的是在帮她吗?

    只有荷语觉得这话说得大快人心,看着陆语嫣惨白的脸觉得分外解气!

    出了太王妃的院子,萧千歌领着荷语往回走,一路上荷语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休:“哈哈,小姐你是没看到,陆语嫣当时那脸都气青了,哈哈哈。叫她平日里仗势欺人,哼。给她三分颜色她就开染坊了,也不掂量一下她什么位分,这下王妃可是给咱们出了口恶气了!”

    萧千歌虽对王妃帮自己的初衷有所怀疑,但她毕竟还是帮了自己,于是淡淡道:“贱人者,必自贱之,而后人贱之。陆语嫣那里,以后不必理会就是了。这样的人,为她生气反而不值。”

    荷语听了觉得哎呦呵,小姐什么时候这样仙风道骨起来了?

    然后萧千歌挑唇露出一个狡诈的微笑,接着道:“当然了,若是她依旧不吃教训,我们偶尔出手教育一番也尚可。”

    果然,荷语一翻白眼,她就说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居然这么轻易地就放过整她们的人。

    “不知表妹打算如何出手教育?”正说着,一道戏谑的声音传来,萧千歌心下一顿,欠身回首。

    

一眼便看到慕容瑾言一身素衣踏雪而来,肩上正披着宽暖的银色狐裘,眉眼温柔地放在萧千歌身上,唇畔带着暖暖笑意。

    萧千歌看见他过来便敛了满脸的坏笑,弯腰施了一礼:“参见世子。”

    “适才不是说了不用见外的吗?叫表哥就好。”慕容瑾言闻言勾唇,他可没有忘记方才这丫头脸上的坏笑,活灵活现地,像个红尾小狐狸。

    萧千歌把不准慕容瑾言的态度,继续客套说:“适才千歌也说了,长幼尊卑不可乱。”

    萧千歌低着头,忽然听到慕容瑾言一声轻笑,接着一只白玉一般的骨骼分明的手边捏上了萧千歌的脸,力度不轻不重。

    “尊卑不可乱?那你说那适才说了要教训人的事,我是不是要去告诉祖母重重发你一顿才好?”慕容瑾言笑着开口,眉目间尽是爽朗之气。

    萧千歌想世子既然能跟自己开玩笑,大抵就是不会去告发自己了。于是打开他的手,捂着脸道:“表哥都是做世子的人了,岂能如此幼稚,还捏自家妹子的脸?”

    慕容瑾言刚及弱冠,听了她这话有些好笑道:“我刚满月的时候,就已是做世子的人,你小时候还是我带着你玩的,怎么如今捏不得了?”

    “是千歌怕表哥此举被别人看了去,会笑话你。”萧千歌抢白道。

    “你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慕容瑾言听了盯着萧千歌看,低头暧昧一笑。

    嗯?这个表哥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呢?

    萧千歌向荷语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哪知荷语此时正远远站着,故意不看她,小丫头低头却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

    “千歌既住在王府,便知感恩,有关王府的人或事,我都在意。”萧千歌避重就轻地说,却隐隐觉得原主同慕容瑾言大概不只是表兄妹这么简单,准备回头好好问问荷语。

    慕容瑾言看着她,一双素来染笑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不解,淡淡地打量着萧千歌。

    从王妃那边过来的一个嬷嬷化解了这份尴尬,那嬷嬷低下身,恭敬道:“王妃已着人将宫里的秀女帖子同常泰容家的料子送去了康怡院,还请表小姐移步过目。”

    这么快?萧千歌在心中说,康怡院就是她住的院子,陆语嫣住在太王妃寝宫旁边的常熙院。

    “嗯。有劳嬷嬷了。”萧千歌应道,转身对慕容瑾言说:“康怡院有事,千歌就先行一步了。大雪渐深,表哥也早些回去吧,别冻着了。”

    “嗯。”慕容瑾言点头,没有多话。

    然而就在萧千歌往康怡院刚走了两步的时候,莫名地听到身后就有脚步声,正打算回头的时候却被一个温暖的袍子盖个严严实实,一看,正是慕容瑾言的银色狐裘。

    慕容瑾言笑道:“还叫我别冻着,你看你穿的这么单薄,小心冻坏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并未下雪,所以她只穿了件薄薄的衫子,原本萧千歌并不觉得很冷,被慕容瑾言这么一说,倒确实感觉有点冷了,连带着都打了几个寒颤。

    反正都是自己表哥,于是萧千歌也就不跟他客气,将狐裘裹得更紧些,裂嘴一笑,在冬日的空气里化出一团白雾:“表哥,我真觉得你同别的人不一样。”

    “嗯?”慕容瑾言挑眉,示意她继续。

    “你像我娘亲一样。”萧千歌呵呵傻笑。

    “嘿!你……”慕容瑾言听了脸色大变,作势又要捏她脸,被她嘻嘻笑着躲开了。

    “宰相肚里能撑船,世子肚里也能,咱可不许生气的啊!”萧千歌留下这话,人已笑着去远,在雪上留了这些脚印。

    一进康怡院,萧千歌就给院里着垒了一层又一层的箱子给惊着了一下,她一面打量一面给自己找着下脚走路的地儿,暗自叹道:这王妃敢情是想自己给选中做皇妃,一并连嫁妆都给出了吧。

    荷语还算好的,看到这满院里的箱子已经在指挥人把箱子整理码好,其他没见过世面的丫头就崩不住了,整个人都惊呆了,眼睛放在上面都挪不开了。

    “哎呀表小姐啊,可把您给等会来了,这不王妃娘娘一下话,奴家们这就紧赶慢赶的过来了。”一位保养的也很好的中年妇人梳着锥形发髻,十分热络地拉着萧千歌的手,说着亲热话,看来大概是常泰容的老板娘。

    “王妃娘娘都说了,王府里没有女儿,说是将表小姐的红妆就按王府女儿的规格做,您看看,这些,还有那些,尽您随便挑。”

废柴要逆天:邪王追妻路漫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