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誓死诅咒

    凤倾凰点头,假意顺从,跟着来人走。等到离开原地数步之后,竟疯狂地向大殿里正中央的那根红柱撞去。

    “嬴烬,我没有能力杀你给我父亲报仇。但我也决计不会让你一人好过,我要让天下人知道,你嬴烬在玄宸殿里逼死过自己的皇后,你日日坐在天下最高的位置上,都不能摆脱恶鬼索命!年年月月,日日夜夜!”

    所有人皆是脚步一顿,感到心口骤然一缩。皇后……皇后竟然对着皇上下了如此毒咒!只是,满门皆灭,肯定是恨到极致了。

    就在凤倾凰即将就要撞上柱子的时候,只听到嬴烬轻蔑地笑出来:“愚蠢,朕的亲叔叔都死在朕的手里,皇后以为朕会忌惮这些无稽之谈?皇后要死便死好了,朕会重新盖一间玄宸殿坐享这荣华富贵,再另选一位皇后,就选你最好的姐妹苏婉儿如何?具体过程,皇后就等到朕百年之后下去在与皇后细聊吧。”

    这一番极轻蔑的话,倒是让凤倾凰慢了撞柱子的脚步。嬴烬还没有死,杀死自己父亲的仇人还好好活着,她凭什么要先死?不,她不要,她要好好活着,活着看嬴烬遭报应,看着他众叛亲离、不得好死!

    而那脚,也缓缓停下了。站好,回眸:“不嬴烬,我会长命百岁的。我会看着你死在我前面。”

    他笑,她也笑。然后她缓缓走到他面前:“嬴烬,你杀尽至亲,可也知道自己梦中呓语最多的,是想拥有自己的家庭。”

    他脸上呼吸一滞,笑不出了。

    “可你所娶的女人,母家势力太大,你不敢让她们有你的血脉。眼下好了,我凤家已被斩草除根,我腹中的孩子,是你唯一可以放心大胆去疼去宠的孩子。” 她拉住他的手微笑地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里面似乎有微微的心跳让他手心发热。

    “你说,他是长得像我一点,还是像你一点?”

    一番话,竟说的让他面上有些动容。

    而她看见了却是冷冷一笑,拉着他的手往外一扔,厉声道:“不过可惜,长得像你你也看不见了!”

    她的声音寒意纵生:“我来之前,苏婉儿带着安胎药来找我,我喝下去了。听说你许了她母仪天下是么?皇上觉得,一个要当皇后的女人,是希望让别人的儿子当太子,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入住东宫?”

    话一说完,腿间便有温热的粘液沿着裤管一路流下来,而方才腹部便有的感觉,此刻剧烈地翻滚绞痛起来,她脸色惨白,冷汗直下,却死咬着唇,不发出一丝声音。

    肚里的小人儿,隔着肚皮已经能和她玩了。而她却送他离开了这个世上,这份痛她原本该生受千倍万倍才是。

    “凤倾凰!”嬴烬此是也是震怒了,捏着她的手力道极大,像是要将她的手完捏碎似的。而那另一只高扬的手,对着凤倾凰的脸,举了半天,然后重重地打下来。

    “贱人!虎毒不食子!朕从未见过你这样歹毒的妇人!”

    凤倾凰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发出很响的声音。也顺势吐出一口血来,眼前突然变黑,呼吸渐渐艰难。很快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她出门时,苏婉儿微笑着骗她喝下去的那药,不止是打胎药,里面还加了毒药,苏婉儿要害的,不止是她的孩子,还有……她!那药喝下去,是要一尸两命的。

    嬴烬见她这样,也慌了神,忙对外喊道:“宣太医!”

    凤倾凰挑唇,苍凉一笑,眼里也露出绝望的神色:“嬴烬,你是想借此连我一同灭了吧,药是我自己喝的,用这样的法子天下没有谁能多嘴说你的不好……”

    很快一大群人涌进来,太医一看,额前汗珠直落。

    那人龙袍朝天一挥:“皇后不保,项上人头亦不保。”

    产婆查看她的裙裾,突然吓白一张脸瘫坐在地上,高声尖叫起来:“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血崩了!”

    “血崩了!!!!”

    “啊!”凤倾凰冷汗之下,尖叫着坐起。

    “表小姐可是又做噩梦了?”身边有一婢女匆忙来看。一名荷藕色衣裙少女立即过来抚着凤倾凰的背,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

    这……

    

凤倾凰惊讶望去,玉色的帷幔轻柔地垂着,床褥是珍贵的雪幔纱。她住的长乐宫是冷宫,怎么会有如此珍贵的东西?

    “表小姐,你不要紧吧?你在看什么?”身边的少女再次出声询问,脸上的焦急神色更甚。

    小姐?她叫自己小姐?凤倾凰顾不上这些,一把伸手掀开帷帐,急切地寻求自己的答案。这屋里,床榻边一对玉如意摆着,白玉杯齐整的放在桌上,里面碧绿的小美人蝉玲珑地立着,香炉里有缭绕的烟气升起。

    那一碗毒药下肚,她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没想到却是绝处逢生了!张张嘴,是要笑的,眼里却泪光闪动。

    凤倾凰看着正在说话的少女,脑子里隐隐有意识知道这个人叫荷语,自己这具身体叫萧千歌,父母双亡,借住在安平王府。那位前安平王好像是自己的舅爷爷。只是那位舅奶奶更喜欢她自己的表孙女――也就是那位也被叫做表小姐的陆语嫣。

    她没有死,而是活下来了!虽然这幅身躯已经不是自己的,但是那又何妨?

    只要还活着,终有一天,她会将曾经负她的人,曾经欠她的,全部拿回来!

    从此以后,世上不再有凤倾凰,只有萧千歌,从此,她的名字就是萧千歌!

    身边的少女被她这又哭又笑的样子有些吓着了,以为她魔怔了,赶忙对外大喊:“快去叫大夫,就说是表小姐醒了!”

    ……

    不一会,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头便由丫鬟引着到了房间中来,因为男女有别,故而丫鬟地凤倾凰放下了帷帐,只将一只玉手露在了外面。

    “世子也来了?参见世子。”方才在萧千歌身边的少女此时正在外面帮着大夫把脉,突然朗声道。

    萧千歌一听这声音,原本半合着的眼缓缓张开,偏着头,从帷幔的缝隙里朝外望了一眼,只见到一个锦蓝华服的男子,头发一丝不苟地梳着,正微笑看着少女,少女脸颊微红。

    “嗯,正好手头上公事忙完了,千……表小姐,身体可还好?”慕容瑾言低眉浅笑道,温润精致的面容上华贵气息不减,又带着几分玉树临风的味道。

    “表小姐自被从水里救起就一直昏迷不醒,说着胡话。大夫说只要醒来了,便就无大碍了。”少女答道。

    “嗯。”男子点头轻应,温和中带着淡漠的疏离。正好遇上大夫收了把脉的金线,正准备起身离开,慕容瑾言随即绕开少女走到大夫身前,温雅道:“夏老先生,不知我表妹可有大碍?”

    那老头子虽然穿的破破烂烂,在气宇不凡,在世子面前也并无半分谄媚之色,看上去,不像是寻常人。

    “嗯?”老头子捋起胡须看了慕容瑾言一眼,随即从鼻子里传出一声轻哼来,“女娃娃的身子可都娇贵着,这么冷的天,你们竟然让她下冷水!”

    “幸亏老头子我妙手回春,以后,仔细将养着吧!”说完随手扔出一个药瓶来,慕容瑾言脸色微沉,抬手接住,微笑着向老头一欠身:“多谢夏神医馈赠。”

    说完便将药递给了少女,抬脚走向萧千歌的床,走到边上蓦地停下,想要轻声询问,抬起手准备将帷帐掀开,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放下手。走出门外,对着一干丫头吩咐:“好好伺候你们主子。”

    这时少女手拿药瓶走到床里,倒了一碗水给萧千歌:“这是夏神医给的药,小姐快用了吧。”

    萧千歌点头,正准备起身接住水碗,可刚一动,身体内部就有阵痛传来,疼得萧千歌额上冷汗直冒,这比来小日子的时候要疼得多了。

    少女连忙拦住她,一面直接将水碗递到萧千歌嘴边,一面恨恨道:“都是陆语嫣那个贱人,趁小姐不备将小姐推下水居然还倒打一耙,说是小姐自己掉下去的。太王妃也忒偏心了,这都不管,多亏了世子请了夏神医来。”

    “祸从口出。”萧千歌提点她,“平时说话注意些,隔墙有耳。”说完看了旁边一个正在剪花枝的丫鬟,这丫鬟方才就一直待在自己边上,倒不像是在做事,反而像在监视自己。

    萧千歌挑唇,看来自己在这个家中还有很多事情做嘛。也不得清闲,不过幸好,总归是离皇宫,离那个阴暗恐怖的地方,离那个人越来越远了。

    这话且不提,就说凤倾凰,不,萧千歌在落水后卧床休息着这些天,安平王府的人也没闲着,又是一年皇帝选秀的时候到了,安平王子息单薄,到这一脉只有慕容瑾言一个男丁,没有女儿,按理说是不忙的。

    但王府里的太王妃要替自己表孙女打算,萧千歌身体稍好些出来的时候,瞧见来给王府送珠钗首饰,衣料罗裙时,那可当真是一箱一箱的把东西往王府里搬,叫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是府里哪个正经女儿办嫁妆呢。

    “小姐,你瞧他们那样,仗着太王妃喜欢她,还真把自己当王府的女儿啦。真是。”荷语忿忿不平道。

废柴要逆天:邪王追妻路漫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