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81章 事故

    季橙看着情况,知道自己也没必要留在这了,对沈玥挥了挥手,“那小玥,我就先走了,以后有事打我电话。”

    沈玥看着季橙,点了点头。

    继续待在这,也的确无益。

    姜深母亲看这情况有些怪,然后就被姜深一掌拍回了神。

    “妈,我女朋友在读高二。”姜深含蓄地小声在她耳边警告道,“别看了,她都被人睡过了,私生活特别混乱,脾气不好还有公主病,你再看你儿子也看不上。”

    被姜深这么一说,姜深母亲立刻就没看了,转过身来好好听讲。

    沈玥没听到这话,沈恕倒是听到了,回过头看着沈玥出神的样子,眼圈红着,鼻子也是红的,有些可怜兮兮的。

    他没再说什么。

    漫长的家长会在十一点的二十的时候终于结束了。

    白世曦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的沈恕,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出来。

    沈玥没跟他说她和沈恕和好了……

    刚想到这,就看到沈玥理都没理位置上的沈恕,转身就走。

    白世曦也走出去。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起打开看那条短信。

    “曦,玥。太阳,月亮。那我的太阳,可否愿意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冷静一下,你先回去做饭吧,我等会就回去。”

    是沈玥发的。

    白世曦看向沈玥,只有她孤寂悲伤的背影,他垂下了眸子,停止了脚步,看着从后门慢条斯理走出来的沈恕,没有上前去搭话,而是转身走开。

    苏小欣面对着她所谓的叔叔,心中压抑着怒火,这肯定是沈恕做的。

    他当初不是说好代她父亲照顾好她的吗,怎么现在就把她丢给这个穷酸鬼,去找他女儿了?

    亏她还为了他连自己女儿都抛弃这件事情感动过一阵子。

    沈玥这个贱人,抢了她的男人,现在来抢她唯一的老爸了,这是要把她赶尽杀绝啊?

    真是忍无可忍。

    苏小欣好不容易应付了她的叔叔,走去白世曦家。

    她知道,沈玥一定在那里,既然沈玥不给她留活路,她又为什么要给沈玥留活路呢?

    大不了鱼死网破,让谁都过不好,谁都得不到。

    白世曦看了下墙上的挂钟,心里念着沈玥,又想着今天沈恕的突然出现,虽说很突然,但他毕竟是玥儿的亲生父亲,也不会伤害她的。

    况且,玥儿那么爱她爸爸,那么渴望沈恕的父爱,她虽然不说,虽然脾气冲,虽然拉不下面子。但她心里毕竟是希望的。

    思虑再三,他拿出了手机,拨出了那个号码,“喂,小叔,我是白世曦……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吃个饭,不知道你今天中午有空没有……那好,等下我把地址用短信发给你。”

    他挂上了电话,等着沈玥回来,希望这顿饭能让他们冰释前嫌,重归于好吧。

    白世曦住的公寓小区里的马路上,沈玥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着,加上感冒有点头晕,她走地摇摇欲坠的。

    沈恕今天的出现,实在是让她很意外,不过,也很奇怪,他都近半年没来找她了,她还以为他真的不认她这个女儿了呢,可为什么,要事隔半年了才来找她呢?

    若他心里真的有她,又怎么会半年不理她。

    因为觉得奇怪,她刚才才没理他直接走了。

    “沈玥!”一声带着滔天怒气的尖叫唤回了她的思绪,苏小欣走到她面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抓着她的头发,重重地扇了她一耳光。

    沈玥差点没被这一巴掌打懵,有些耳鸣,脸火辣辣地疼,嘴角已经裂开,她摸了摸嘴角流出来的血,怒了,用力地推开苏小欣,很重地还了她一巴掌,“你神经病啊?!老子又招你惹你了?!”

    苏小欣被打被一巴掌眼睛彻底红了,“你个贱人,抢了我男人我忍了,你现在还来抢我老爸,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说着苏小欣抓着沈玥的肩膀把她推撞到后面的电柱上,揪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水泥柱上重重地砸去。

    沈玥被撞得头更晕了,脊背和头顿重地疼,可全身完全使不出力,而苏小欣力气也大得惊人。

    这里人不多。

    要是再撞下去,她就没命了,而苏小欣这种情况是要和鱼死网破的节奏,根本不会畏惧后果,所以,她自己必须得救自己。

    沈玥的脚用力自己最大的力气踢到她小腹上,在她松开她头发,捂着她肚子的时候,沈玥把她按到在地上,脚钳制住她的脚,死死地压着她,学着她刚才对她的方式,揪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用力地往地上砸去。

    地上顿时露出一丝血迹。

    沈玥不想杀人,可放过她又难解心头只恨,而且等下她也会跳起来打她,所以,她用力地扇了苏小欣几巴掌,“听着贱人,男人本来就是我的,老爸也本来就是我的,从来都没有属于过你又何来我跟你抢?我用得着吗?”沈玥气愤地用力扇可她一巴掌。

    “还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男人老爸我都只是暂时寄放在你那里而已,现在我要拿回来了,你就必须得给我。还说我抢你的,我也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沈玥又愤恨地扇了她三巴掌。

    苏小欣被打地嘴里冒血,脸上完全肿了,夹杂着青紫。

    然而沈玥也不太乐观,一边脸也肿了,嘴角流着血,头上冒着血,从她脸上,后脑勺划过,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形成鲜明的对比。

    然而另一边,白世曦看着沈玥还没回来有些担心,出去找了。

    在小区的另外一边,沈恕把车停在了小区的停车场里,向这个方向走过来。

    在他身边走进去一个急匆匆的人,打着电话不停地说着什么。

    沈玥再次打了几巴掌后,掐了掐她的手臂,看见她躺在地上没怎么动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沈玥也就松手了,拍了拍手掌,站起来,不解气地又踢了她一脚。

    而白世曦和沈恕几乎是同时看到这副场景的。

    “沈玥。”

    “沈玥!”

    沈恕和白世曦同时叫住她。

    沈玥有些惊愕,看着沈恕和白世曦,鼻子很酸,心里也很难受,眼睛顿时红了。

    本来自己一个人可以坚强,但是当看到自己的依靠,感受到别人带来的温暖和关心时,就会不由自主地脆弱下去,变得很委屈,很难受。

    一辆白色的小轿车以很快地速度行驶过来。

    白世曦看着苏小欣慢慢站起来时的凶狠目光,而沈玥完全没有发觉危险地看着他时,心里一惊,大喊道:“小心!”

    沈玥被喊地愣了一秒,刚回过头看时就被苏小欣很重地推到路中间。

    事故发生地就是那么迅速,或许就在他跑过去的一两秒之间,或许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可,还是发生了。

    那辆车根本来不及刹车,借着车的惯性和重力把沈玥撞出了好几米远。

    沈玥倒在血泊中,完全失去了神智。

    这个场景,和六年前的那么地相似,相似地他已经分不清状况,他好像堕入了另一个梦魇,一个更深的梦魇。

    沈恕慌张地跑过来,看着跪在地上完全呆滞住的白世曦,和躺在血泊里的沈玥,心,像是在这刻停止了跳动一样,他沉淀多年的理智,压抑多年的噬血性子,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他过去愤怒地扳开那辆车的车窗,厉声吼道:“愣着干嘛?叫救护车啊!”

    苏小欣看见这场景,看着沈恕发怒的样子,有些害怕,想偷偷地跑掉,可没走几步就被人拎住了领子,然后被那个人狠狠地甩到地上,“我对你父亲是有恩情,而你之前做的就已经把我对你父亲的最后一点恩情给抹杀了。今天以及之前你对我女儿做的事情,我会一点一点让你体会尽兴。”

    沈恕的残忍,噬血,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他的眼中都是冰冷的寒气和残忍报复的恨意。

    而现在他身上散发的是完全不加掩饰的危险邪恶气息,气场强大且压迫力十足,寒气逼人。

    苏小欣不怕死,但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会怕沈恕这个样子,睁大了眼睛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好像呼吸都呼吸不过来。

    ……

    医院里。

    手术室门外,白世曦,沈恕并排坐在外面。

    

“小叔,这次苏小欣,你还要袒护吗?”白世曦无力地问道,眼睛一直不离手术室的灯,空洞而无神。

    沈恕转头看向白世曦苍白的脸,他专注而担忧的眼睛,问道:“你和月儿是什么关系?”

    白世曦扯了扯嘴角,发现现在是笑都笑不出来了,所以把头靠在墙上,眼睛还是一刻不离手术室的灯,“她叫我不要告诉你,说你很反对我们在一起,但是我觉得现在都无所谓了,只要她能活着出来,怎么样都无所谓。”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从不轻易流泪的他湿润了眼角。

    看到白世曦那认真的样子,和他眼底晶莹的泪光时,也清楚地收回目光,“她一直不听我的话,经常跟我唱反调,我不要她去做的事情她偏要去做,但是我不管她了之后,她都会后悔。这次,她是铁了心了,也用了心了,我劝不回来,也只能尽量让她不被伤害。”

    他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反对也不支持。

    可现在白世曦听到这个也没多大情绪变化,目光还是紧锁着手术室门上的灯。

    沈恕靠在椅背上,侧面回答他刚才的那个问题,“你以后要是和月儿在一起了,对她好一点,别让她受伤害。”

    白世曦点了点头,无力的样子。

    沈恕继续说道:“你的手上不能沾血,而我的手上沾的血就多了,也不在乎是不是多沾一个,苏小欣交给我处理,伤我的人就必须付出代价,以德报怨我可做不来。好了,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

    白世曦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几个小时候,沈玥被推了出来,送入了重症病房。

    白世曦看见她的时候,脸上苍白地没有一点血色,并且还没有脱离危险。但他还是高兴的,至少代表,她还没死对不对?

    医生从诊室里出来,摇了摇头,对着沈恕有些惋惜地说道:“真是抱歉沈先生,病人这次伤得实在非常严重,一根肋骨骨折,刺到大动脉深处,导致大出血,因为伤口实在太深,而旁边是心脏以及附属的动静脉和病人的其他器官,所以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保守缝合处理了……而且,在手术时还出现个情况,病人脑部大出血,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得而知。真是抱歉,我们尽力了。”

    沈恕听这话就满脑子充血,揪着他的领子,厉声问道:“尽力了?医院给你吃了那么多年医生饭,养出来个废物?!”

    医生只是低着眉,重复地说道:“沈先生,我们真的尽力了,您另择良医吧。”

    沈恕放开他,觉得时间不应该浪费在他的身上,对着医生问道:“现在沈玥的状况,还能撑多久?”

    “不到两天。”医生保守地回答到。

    不到两天……

    呵。

    沈恕转过身,就看见了站在拐角处的白世曦,他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

    可他突然笑出了声,沾了血的白色衬衫白色外套显得格外刺眼,也显得格外狰狞。

    从他眼底,笑出了泪。

    他转过身,什么都没说,只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她的病房。

    沈恕找寻了国内外顶尖的医疗团队,别说能不能治好了,不是早有人预约,因为职业道德果断地拒绝了沈恕,就是赶到这里至少要两天或者三天。

    可沈玥,等不了那么久。

    他也没多时间。

    最多一天赶到医院。

    可,并没有那样的医生。

    所有的无力,挫败围绕着沈恕,让他整个人都显得恐慌和萧条无力。

    他真的救不了她了吗?

    难道八年前看着自己的妻子在自己面前死去,如今又要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自己面前死去吗?

    失去了她,他就真的是一个人了。

    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他走到了病房前,看到白世曦站在门口深情地看着里面,眼底全是哀伤。

    白世曦拿出了手机,并没有发现沈恕的存在,再次拨了那个电话,“你要什么代价,就是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

    他对着对方里面无力而生气地道。

    “我让你说!”他突然对对面吼道。

    最后,他沉默了很久,又看向了里面的沈玥,泪划过他英俊而此刻显得沧桑的脸上,咬了咬牙,威胁道:“那父亲,请恕儿子不孝,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

    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这通电话,到底唤回了失去理智的沈恕。

    现在能一天之内赶到这的人,只有他了……

    而且,如果他来,不管再棘手的手术,都可以完成地很出色。

    神医白焱,当然,请他比请一座山来都还困难。

    他想,他别无他法了。

    沈恕走过去,拿过白世曦的手机,拨通了那个电话。

    “白焱,是我。”沈恕直接明了地说着。

    电话那头传出了爽朗的笑声,“我在医院附近,你找我有事吗?”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沈恕快速地问道。

    “蓝山咖啡店。”白焱也简单明了的说着。

    沈恕得知白焱的地址后,立刻挂了电话,把手机丢给白世曦,大步走了出去。

    蓝山咖啡店。

    沈恕走到白焱的对面坐下,看着白焱直接挑明了说,“我要你帮我救一个人,条件你开,无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接受。”

    “那就把你那两条腿也给弄残吧。”白焱脸上挂着一贯的微笑,淡淡地说着。

    “好。”沈恕爽快地答应道,“先救我女儿,现在就跟我去医院。”

    白焱还是淡定地坐着,看向他的两条腿,慢悠悠地笑道:“你先履行了代价,我再去救人,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沈恕看着他突然笑了出来,不奢求他这个睚眦必报能有多善良,不过也好,从此以后,他也不欠他的。

    “地点你定,工具你定。”沈恕冷静道,眼中充满了决绝。

    白焱抬起眸看了他一眼,问道:“要不要喝杯咖啡?”

    “别打岔。”沈恕很不满地皱起眉头。

    “嗯……”白焱若有所思地说道:“就这里吧,这家店,我在几年前买了下来。然后,工具嘛。”白焱脸上还是那不变的微笑,慢慢拿出了一把枪,递给他,“放心,我这里隔音效果很好。而且我们这个位置,别人也看不到的。”

    沈恕看着他的样子,笑出了声,“你最好守信。”

    他拿起了枪,在那把枪上仔细摸了摸,笑得更加阴冷了,“看来你什么都准备好了。”

    沈恕拿起枪,站起起来,当着他的面,毫无畏惧地对着自己的大腿开出了一枪。

    很大的枪声回荡在这家咖啡店里,可沈恕任何感觉都没有,拿起了枪,打开子弹膛,里面一发子弹都没有,他嗤笑一声,把枪丢给他,坐到了椅子上。

    白焱脸上还是保持着他不变的微笑,看着服务生过来了,对着服务生说:“给这位先生来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拿铁,谢谢。”

    沈恕坐在位置上,没心情和他的咖啡,“说吧,代价到底是什么?”

    白焱脸上的笑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懊悔和沧桑,“原谅我。”

    沈恕站起身来,脸色很不好,气不知道往哪发地拍了一下桌子,“那你什么时候跟我去医院救人?”

    白焱听到他这句话,骄傲如沈恕,他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了,脸上露出一抹笑,挑了挑眉,“等喝完这杯咖啡。”

    沈恕被逼无奈地再次坐下,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小憩着。

偏执于一人,此生不换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