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79章 绝交

    沈玥第二天揉着酸痛的腰背走到教室里自己的位置,坐下。

    沈玥这一反常的举动引起了班上很多人的注目。

    爱八卦是人的本性。

    姜深死死地盯住沈玥揉的地方,男人爱脑补,不用说他也知道那是什么。

    沈玥收到班上好多人的目光有点不自在,扫视了一圈,发现苏小欣正愤恨地瞪着自己。

    “怎么了,你们一个两个的像是被我勾了魂似的。”沈玥走到自己座位上,奇怪道。

    “昨晚上运动多了吧,今天路都不会走了?”陈佳佳拿着镜子涂着口红讽刺道。

    本来姜深能够逼迫自己不去往那方面想,可陈佳佳一说出口,他发现他怎么也淡定不了,踢开沈玥的板凳,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沈玥刚准备坐下去板凳就被踢开,抬起眸来正好对上姜深鄙夷的目光,平静的心顿时就火了,撑着桌子踢向姜深的板凳,“你什么意思?”她吼道,脸上完全不遮掩她的怒气。

    “我什么意思?呵。”姜深嗤笑一声,冰冷的眸子看向沈玥,“我觉得你恶心,行吗?”

    “呵呵,我恶心?”沈玥莫名其妙被骂被嘲讽,气不打一处来,走到教室外捡起自己的板凳,就朝姜深砸去,“你说我恶心?!”

    姜深用手臂挡下那个板凳,手上的痛处刺激地他心里的痛楚加深,气焰愈发地嚣张,拿起她丢过来的那跟板凳甩到她身上,“我今天就说你恶心了怎么着?你来打我一顿?真要我说,沈玥你是我见过最不自尊不自爱最恶心最贱的女人。实在把我恶心到了。”

    沈玥任凭板凳砸到她身上,呆呆地看着他怒气冲冲的面孔,听着他讽刺意味至极的话有些不敢相信,和来自心底的伤心,眼眶中蓄满了泪水。

    她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她掏心掏肺地对他,他要喝酒她陪,他要打架她帮忙,甚至不管代价是怎样的,哪怕她失踪了那么久他在吃喝玩乐,她也不在乎地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不去提,不怪他。

    她相信他,所以把她最爱的女孩交给他,她最疼他,所以就是她最爱的女孩被伤害了她还是舍不得伤害他……

    她把他融入她的圈子,真心地把他当哥们儿,可他今天,对她说了什么?

    也许所有人都看不惯她,都误会她,都讽刺她,可她希望她认真用心对待的人,能相信她,给她一个肩膀,一个稳定的靠山……

    但是他刚才对她说什么?说她恶心,说她不自尊不自爱骚气恶心。帮着那些看不惯她的人来骂她,来针对她。

    她今天算是真的看清了,也绝望了,脑海里回想起莫天宇说的那句话,“你和他们才认识多久,就成最好的朋友了?”

    是她没看懂,是她自作多情,是她自以为是了……

    姜深看着她不躲被板凳砸,已经她眼底的泪水,眼中闪过一丝恐慌,自责,心疼,他走过去揉了揉沈玥手臂上被砸出血亦或者红肿地地方,满是愧疚和自责。

    沈玥闭上眼睛,任眼泪划过脸颊,推开他,朝教室外面走去,铃声响了也不管,擦着眼泪,紧咬着嘴唇,吸了吸鼻子,再次帅气地把泪擦干,抬起头不让眼泪再掉下来。

    因为第一节课不是语文课,所以现在白世曦应该在办公室里,她本应该去找他对他哭诉抱怨一下的,可是她现在不想。

    她委屈了不想找他,毕竟找他又能怎么样呢?让他帮她出气?

    她要真想出气她自己又不是出不了,而他看见她委屈是一定会帮她的,可她,不想伤害姜深。

    算是她最后一次仁慈了吧。

    她风干了眼泪,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走到教室后门,推开门,踢了一脚那个正盯着自己的手发呆的姜深。

    因为莫曲已经进教室了,看到她没来本来就很不满,更何况沈玥光明正大地推开门往姜深凳子上踢的那一脚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安静地教室里无限扩大,让莫曲拿着讲本的手捏着的书本因为用力而微微变形。

    “沈玥,滚出去!”莫曲指着沈玥吼道,这是班上的人第一次看见莫曲发那么大火,当然,这怒气里带着私人恩怨。

    沈玥理都没理莫曲,脸冷若冰霜,盯着姜深的眼神没有丝毫偏移。

    姜深缓过神来怪异地看着沈玥,入目便是她被砸伤的手,许多的话哽咽在喉咙口,喉结滚动了两下,要说的话却迟迟没吐出来。

    看着姜深无动于衷的样子,沈玥的脸更冷了,终于,她走进了教室,拿起他桌子上的书砸到他身上,脸上,脚再次气愤的踢了一脚他的凳子,指着姜深的鼻子,气呼呼地道:“你给我出来。”

    说着就抓着他的手臂,硬生生地给扯了出去,“嘭”地一声把后门砸上。

    沈玥把姜深扯到楼底下,也不管腰背上的疼痛,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给兰小雨,陈帅,温莹打电话。

    “你们现在立刻请假,不管找什么理由,我有大事要说。”沈玥说完后很快挂掉了电话,然后愤恨地瞪着姜深。

    “你到底要干什么?”姜深很烦躁她现在的样子,现在的表情。

    沈玥气急反笑,“我干什么?等下你不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不是说我恶心吗,我这么恶心的人还真要恶心恶心你了。”

    姜深也笑了出来,眼中的全是不屑和嘲讽,“怎么,要打我?凭你们几个女人,而且,你觉得温莹会帮我还是帮你?”他的眼中是丝毫不掩饰的自信和骄傲。

    沈玥被他的无所谓给气着了,心也渐渐冰冷了下去,再次问道:“姜深,你确定不把你刚才在教室里说的那句话收回去?”

    “我干嘛要收回去?我就是觉得你恶心,很多人都觉得你恶心,你自己都感觉不到的吗?”姜深也被气着了,话也不经过自己大脑就说了出来。

    沈玥深吸一口气,眼圈有点红,可还是想最后再努力一次,“那你告诉我,你对我的感觉是怎样的?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姜深嗤笑了一声,鄙夷道:“你还不懂吗,我觉得你恶心,我很烦你很恶心你,现在把我拉下来的方式也很讨厌。”

    沈玥,我原来还以为你挺好的,还在傻乎乎的喜欢你,真是我看走眼了,你这么不自尊不自爱,矫情又做作,今天所失去的一切全是你自作自受,这些日子搞得自己可怜兮兮的,还不是因为你自作孽,难道谁又对不起你了吗?

    你自己不珍惜我们,不珍惜你身边的人,对我们忽冷忽热的,你三天两头一难受了我们还要哄你真是像我们欠了你几百万一样要讨好你。自己跟别人乱搞还来怪我们不对。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姜深骂起人来,真是让人心碎啊。

    沈玥有些无力地扯了扯笑容,看向姜深的眼里带了决绝。

    他不懂,她不怪他。

    他不知道事情的内幕,她不怪她。

    他不了解她,时间不长,她也不怪他。

    可,毕竟都那么久了,她为他做的,她对他的好,他却全都没有看见……

    也毕竟相处那么久了,她的人品,他还是不相信……

    陈帅,兰小雨,温莹很快就赶了过来,感受到的却是十分诡异的地气氛。

    看到姜深也在这,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的样子,温莹担心地问道:“玥玥,什么事啊?我向老师请假上厕所,得赶快回去。”

    沈玥看到人也来齐了,拉着姜深越过操场,走到操场外的小树林里,陈帅他们也在后面跟上。

    

沈玥靠着一棵松树,脸色很冷,“我承认,我是瞒了你们很多事情,我转过很多个学校,在那些学校里我树立起来的只有仇人,但是我感到我很幸运,在这里,我遇到了你们,遇到了你们这些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陈帅狐疑地盯着她,站在她面前没说话。

    兰小雨也感觉到了氛围的沉重,脸上没什么表情,知道沈玥要讲的不是这个。

    温莹则是懵懂地笑着,“因为你是我女神嘛。”

    “但是,”沈玥很快地出声道,脸色愈发地冷冽,“我今天要说的主人公是,姜深,也就是我的同桌,我曾经最好的哥们,最好的兄弟。”

    曾经一词,让温莹一惊,脸上的笑容也消散了,呆呆地看着沈玥。

    陈帅和兰小雨都有些了然地点点头,并没有多大表情,仿佛这件事情与她们没关系。

    姜深嗤笑了一声,看着她义正言辞的模样,心中压抑的怒火还在燃烧着。

    “都说是曾经的了,你们也应该听出来了。我和他,绝交。你们有想和我绝交的,现在提出来,当着我面提出来!”沈玥厉声道。

    陈帅对兰小雨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

    兰小雨有些无奈,但更多的却是解放后的轻松,和陈帅一起站到沈玥身后去。

    “玥姐,我们是您打天下的左膀右臂,一颗心全在您身上,自然不会背叛主子。”兰小雨若有所指地说道,用眼神示意着陈帅。

    陈帅轻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玥姐,虽然我和小雨经常闹矛盾打架什么的,很多方面都会和她对着干,但这次我和小雨是在同一条战线上的,玥姐去哪我们去哪。”

    温莹也准备过去的时候,姜深突然笑了出来,喷着火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温莹,“温莹,你要记得,今天是沈玥这样对我的。”

    “啊?”温莹迷茫地看着他。

    “我和她,从今以后是敌人,你要去她那边,我可难保以后不会对你手下留情。”姜深笑着威胁道。

    他意思很明显了,温莹要去沈玥那边,他们就分手,并且会对付她。

    温莹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眼里满是委屈,低着眸子,站在原地不知如何选择。

    兰小雨看她的样子有些忍不住想骂她。

    而陈帅那个暴脾气看着姜深和温莹的表情,立刻就火了,对着温莹重重地说道:“滚去找你男人吧,免得说我们欺负你。亏玥姐当初待你那么好,见色忘义,跟那个姓姜的一个货色。”

    沈玥拉住了她,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厉呵道:“陈帅。”

    陈帅立刻就不说话了,但是看向温莹和姜深的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沈玥看着温莹的纠结,也知道她的选择了,有些心疼地揉了揉温莹的头,什么都没说,带着陈帅和兰小雨走开。

    温莹,其实想去姜深那边,她对姜深用情至深她看得出来。

    但,温莹碍于她对她的情义,心中地感谢和愧疚让她不能随着自己的心走。

    如果她继续在那站着,就是在逼她,逼她在情和义中做出个选择,哪怕温莹选择了她,会一直伤心的,她不想看见她伤心。

    温莹,毕竟是她最爱的女孩。

    她决定放手,让她自己去追寻自己的爱情。

    姜深走到温莹面前,揉了揉她的头,露出一个微笑,“乖,以后,离沈玥远点,不要理她。不然,我知道会生气的。”

    威胁。

    沈玥突然想念一种东西了――酒。那个在她难受时的好朋友。

    刚想开口又想起白世曦不让她喝酒,还是作罢。

    沈玥转过身去,面对着兰小雨和陈帅,轻咳了两声,“改天我请你们吃饭,你们现在就回去上课吧。”

    陈帅打了打哈欠,睨向沈玥,“我把今天的假全请了。”

    兰小雨为难地转着眼睛,“我也把今天的假全请了。我以为你要请我们喝酒或者要我们去打人,心里有点激动,就请了一天。”

    陈帅也符合地点点头。

    “哈哈。”沈玥有些尴尬地笑笑,“可我还没请,要不你们等我去了假?”

    陈帅和兰小雨点了点头。

    沈玥刚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陈帅和兰小雨,咬了咬牙,继续往前面走着。

    她的假不好请,自从白世曦成了她男朋友后处处限制着她,处处管着她,要是他问起来为什么要请假以及手上伤是怎么来的,她该怎么回答?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白世曦办公室门口,她下定了决心推开,可里面貌似有人,所以沈玥并没有立即推开,只开了一条小缝就立刻收手,准备走开时,却听见莫曲那娇滴滴的声音。

    “阿曦,你这样纵容沈玥,让其他人怎么看你,让班上的其他人寒心啊。”莫曲抱怨的声音传来。

    搞半天,她原来是去打她小报告去了啊。

    沈玥生平最讨厌这类人,这个莫曲她是真的忍了一次又一次,和白世曦认识了几年就了不起吗?得不到白世曦又在他面前bb。

    她推开门,看到几乎整个人都要贴在白世曦身上的莫曲,气更加不打一处来,走过去把莫曲给拉开,穿着白色平底鞋的她看着穿高跟鞋的莫曲已经是仰望。

    沈玥双手张开护在白世曦面前,一道凌厉尖锐的目光扫向莫曲,眸中的危险和她现在全身散发出来的逼人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不敢接近。

    “莫老师,你现在不去上课到这来卖骚,你好意思打我的小报告,到底是谁更不称职,谁应该处理谁,相信有点思考能力的人都能看出来。”沈玥冷声道。

    白世曦有些惊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沈玥,眸中浮现一抹笑意,什么都没说,饶有兴致地看着沈玥。

    莫曲正欲说话,被沈玥打断,“而且,你丫是不是没脑子,昨天喝酒喝傻了?他都维护我了你自然该知道走了吧,继续留下来也是自讨苦吃,你说得越多就越是在逼他,他就越是讨厌你。还有,我警告你,以后别在我男人面前卖骚,我会忍不住想打你。”

    霸气而威慑讽刺力十足的话加上她冷若寒冰的语气,更让人多生了一份畏惧。

    可“我男人”三个字勾住了莫曲的魂,指着白世曦对沈玥笑道,“你是有妄想症吗?做梦还没清醒呢,他什么时候成你的男人了?”

    莫曲现在的丑恶样子让白世曦心生厌恶,多了一丝烦躁之意,把站在他面前的沈玥拉到怀里,看向莫曲的眼睛里也不带一点温度,“暑假,我向她提出的。而且,或许你不知道,我已经申请辞职并且已经批准了,等到接位的人上来我就走。所以,我根本不在乎班上,甚至全校的人怎么看我。你可以走了吧?”

    “你可以滚了吧?”沈玥觉得他说话太轻了,加重语气补充道。

    莫曲此时的眼圈已经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忍着心中地悲伤和不甘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漂亮的大眼睛瞪着沈玥和白世曦,“我会让你们为你们今天所说的话,做的事,而后悔的。”

    转身,出了办公室,重重地砸上门。

偏执于一人,此生不换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