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62章 学会了怎样变成一只狐狸

    他进来的瞬间,好像上帝派来了一个将要带走她的天使,哪怕已经步入中年,却还是抵挡不了身上那独特的魅力,和着风雨带来的成熟和岁月带来的沉淀。

    一个有着特殊魅力的男人。

    他进屋对着沈玥礼貌地微笑了一下,却也掩盖不住他眼中的惊愕。

    “你好,你是?”沈玥先开口了。

    男人对她微微一笑,“以后你会知道的。”

    沈玥回以微微一笑,她并不想知道他是谁,她不说,她也就不多问。

    “是你救了我?”她问道。

    男人点点头。

    “那我的家人呢?你有告诉他们吗?”

    “我并没有你家人任何的联系方式。”男人下一句话就回以了沈玥接下来所有想说的话。

    “我是一名医生,这是我的私人医院,在这里有个规矩,病人没有完全痊愈不能离开。”

    这句话也足够惹火。

    什么破规矩。

    要是一直不回去的话,沈恕得气成什么样啊。

    “那我能给我家人打个电话吗?好让他们放心。”沈玥很有礼貌地对那位医生说着。

    男医生摇摇头,“这里没有任何信号。你打不了电话的。我姓白,你可以叫我白医生。在你病痊愈前,不能离开,你也不用叫家长来这,我这不收费,你大可放心。”

    沈玥气恼,对着他愤愤地说:“不收费你不亏吗?”

    白医生看着她,思虑了很久,说:“你身上有用金钱也无法衡量的东西,我想得到。”

    说完,白医生便不再看她,转身自己推着轮椅出去。

    沈玥很叛逆,她不舒服的事总是想着用尽全力去打破,至少,她不好过,也不能让别人好过。

    在医院这两天,不知道是药的原因还是她体质非常好的原因,她恢复得非常快,想着逃过很多次。

    结果都没能出去。

    这家私人医院很小,但是风景很好,不像个医院,倒像个风景小区。

    而那个白医生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腿脚也不方便,可也不是吃素的。

    厉害程度和沈恕有得一拼,她好像看到了第二个沈恕,所以,她最后认怂了。

    “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谁呢,居然能进白先生的医院。”

    “别管是谁了,肯定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物。”

    “那她也太特殊了吧,先生亲自动刀。如果是我摔死了,估计也是被抬到隔壁其它医生主治。”

    “那你想着怎么着?”

    “我怀疑啊,是先生在外面的私生子,要不然怎么可能对她那么好……啊,那少爷怎么办,先生不会要她不要少爷了吧……”

    “……你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呢,先生对少爷那么宠,那么爱先夫人,怎么可能在外面有私生子,再说了,媛姐在先生身边那么久都不见先生出轨过。”

    ……

    沈玥淡定地从她们身边走过,不禁感觉全身鸡皮疙瘩蹭蹭冒起。

    真是电视剧看多了什么都能想得出来。

    如果是曾经,她还真希望她不是沈恕的女儿。

    可现在……

    是不是该成熟点了?

    走不通的路就回头,爱而不得的人就放手。

    她进了病房,发现里面正有一个人等着她。

    白焱。

    她无意中知道的名字。

    “这两天很乖。”他平淡地开口,可在话中她感觉不到一丝赞赏。

    “……”或许是五行相克,沈玥就是和他合不来,就连他的一句话都不想回答。

    “你的伤恢复得很快,可你也该知道你跑不了。”

    “如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废话,抱歉,我不想听。”沈玥冷淡地看着他,直接绕过他坐在了床上。

    白焱似是知道她的抗拒,扯着唇微微笑了笑,“今天我带你出门。”

    ……

    白世曦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床边守着的是睡着了的苏小欣。

    他轻轻地起身,凝视着苏小欣,扯了一下她压着的被子。

    这一举动,惊醒了苏小欣,她惊喜地看着他,笑着大声说道:“你醒了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世曦苍白着脸,有些疲惫,而语气却十分地冰冷。

    苏小欣有些害怕和惊慌地低下头,紧紧地抓住他的手,“阿曦,你要相信我。人真不是我杀的,沈叔叔都说不关我的事。”

    “我是猪吗?还是你当我耳朵有问题?”白世曦微皱眉,眼中的杀气迸出。

    听到这句话,苏小欣就确定了他全部听到了,索性跪在地上哭了起来,“阿曦,对不起。可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家里水果刀不是不见了吗,我买了水果刀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沈玥姐姐,她看我不顺眼你也是知道了,我就和她起了点争执,没想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

    “事实的真相真的是这样吗?”他反问道,身上的戾气由内而外地散发开来,以及他那冰冷厌恶的眼神,咄咄逼人。

    苏小欣使劲点头,“真的是这样的。沈叔叔都说没事了……他都说不关我的事……”

    “沈玥的父亲?”他问道。

    “嗯。”苏小欣点头。

    白世曦嘲讽地嗤笑了一声,难怪沈玥那么排斥厌恶他了,的确挺恶心的,自己女儿的命都不管了么?

    看白世曦不说话,苏小欣就开始了她的撒娇和抱怨,“阿曦,你不知道那个莫天宇有多么狠,它把我关进密室,不给我吃的不给我喝的,还让人来打我……要不是沈叔叔叫他放了我他不得不听,估计我现在就死在里面了……”

    

听到苏小欣说的这句话,白世曦再好的脾气也在一瞬间消失,“如果换做是我,你在我手里还活不到沈恕来救你的那一天。”

    苏小欣被这句话吓得整个人愣坐在了地上。

    “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沈恕一身黑装慢慢地走了进来,带着盛气凌人,目空一切的骄傲和狂妄。

    “小叔。”白世曦对于沈恕哪怕有再多的不满,还是恭敬地喊道。

    沈恕没有应声,走到他床边一把把苏小欣拉起来,“我要护的人,你能动得了?”

    一句话,彻底击垮了白世曦对他的尊重,他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护着她,你考虑过沈玥的感受吗?到底她是你女儿还是沈玥是你女儿?”

    下一秒白世曦就被打了一巴掌,他满脸怒气地对视着仍旧满脸怒气的沈恕。

    “我的家事何曾要你来管了?我今天是来警告你,离沈玥远点,对苏小欣好点。”沈恕提着他的领子脸色很不好地警告道。

    看着他的愤怒的表情,白世曦彻底失望了,像是看透了很多东西,也理解了沈玥为什么那么憎恶沈恕,以及,她的叛逆。

    他推开他面前的人,嗤笑了一声,“沈玥有你这样的父亲,是她的不幸。我不能让你毁了她。”

    说完,他拔掉手上的针。踩着拖鞋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病房。

    “你放心,你要护的人我不会动,可沈玥,你没资格警告我,我也没理由放弃。”白世曦说完这句话后就快速地关上了病房门,避过了沈恕杀气腾腾的气势,和他的危险。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也做到了一半,现在他身体不行,打不过也跑不了,再说下去他也命丧黄泉了。

    只是,沈玥,他真的不想放弃。

    那种执念,是因为什么,他没能看清。

    他扶着墙,一步一步向护士台走去。

    “可怜虫。”一个凛冽冷漠声音在他身后传来。

    不用去想,他也知道身后那个人是谁。

    没有理他,仍是一步一步艰难地朝护士台走去。

    莫天宇两步上前,却并没有扶他,冷漠地看了他一眼,陪着他边走边说。

    “你和沈恕的话我都听见了。”

    “……”白世曦没有管他,坚持向前走着。

    “白世曦,你是不是蠢。你认为现在的你,有任何资本和他对抗吗?我都没有,你有?沈恕他完全就没把你放在眼里你知道吗?”

    一句一句地讽刺,扎进白世曦的耳朵里,却不可否认,他说的是事实,他没有任何能力来反抗。

    “你到底要说什么?”他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有着惊为天人面貌的人,一个比他成功很多的人。

    “你觉得你当个老师就能出人头地了?你有什么本事吗?你能超越沈恕吗?你能,但不是一直停留在教书上面,没有成果,没有本事,你拿什么来对抗沈恕?你拿什么来得到沈玥?”莫天宇对视着他的眼睛,真诚而劝诫地说道,“我对抗不了沈恕,但我们两个可以,我也可以解除了那该死的婚约,和我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

    “你不喜欢她?”白世曦似有些疑惑又有些惊喜地问道。

    莫天宇笑了,“你觉得我会喜欢那种在一起就整天跟我吵的类型?也只有你会喜欢。她对于我来说,只是责任,为了讨沈恕欢心,为了不让沈恕生气。”

    白世曦不禁有些同情起他来,却还是拒绝了,“当老师也是我的责任,教完这届毕业班,我就离开。”

    莫天宇微微有些苦笑,却也没说什么,过去把他的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扶着他转身回他的病房,“你不用去护士台问了,沈玥……不见了,今天第八天了,还没找到……”

    “你什么意思?”白世曦看向他,眼里有着吃惊。

    “沈玥在八天前被苏小欣刺了一刀后,苏小欣回去找,发现人不见了。我带着苏小欣回去的路上,看见你晕倒在了沈玥不见的那个地方,你发烧了,昏迷了八天,医生都差点认为你要死了,结果居然自己慢慢退烧了。”莫天宇慢慢叙述着发生的事情。

    “我在尽全力地找,沈恕也是,可他前天,到我公司要我放了苏小欣……这些天我很忙,没来看你,也没亲自去找沈玥。”

    白世曦沉默了。

    他该想到的,他也错过了很多事情……

    他转头看向莫天宇,好像看见了当年那个表面冷漠却十分重情重义的男孩,他想不通,他们那么多年的兄弟情谊,怎么能说背叛就背叛?

    是他不了解莫天宇,还是莫天宇不了解他?

    亦或是,他们都在不知不觉中,变了……

    “我很恨你,你知道吗?”白世曦轻声开口说。

    莫天宇一顿,但很快恢复自然,逃避去看他的眼睛,哑着嗓子回答道:“我知道。”

    “我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当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明知道我不会和你抢那个名额……”

    “但是我害怕!我也身不由己……”莫天宇闭上了嘴,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害怕把白世曦伤到,尽快地把他扶进了病房,自己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走,坐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发愣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无数次,也没有接。

    “少爷,我不明白。”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个保镖说。

    “嗯?”

    “您不是很在乎沈玥小姐的吗?而且把她当做了自己真正的妻子吗?为什么现在又转送给其他人呢?”

    “缓兵之计,也难怪你不懂。我娶沈玥不是因为喜欢,是因为利益,你们也根本没有问过我是否愿意,我一直在照着你们安排好的路艰难地走着。然而我发现,娶沈玥这条路走不通,而另一条路,或许可以。我娶沈玥的目的是什么?杀了沈恕,而这两天沈恕的再次出动,让我看清楚了沈恕的实力,就现在的能力我就很难超越,别说他可能还留了一手,那个人的城府心机都比我深出许多,况且,你也看到了,他都不把自己女儿当回事,会把我当回事吗?对我对他女儿肯定都留了一手,要杀他,哪那么容易?”莫天宇对他分析道。

    虽说是保镖,可也是从小陪他长大的,也算是亲人了。

    “可白少爷就可以吗?他还不如少爷您……”

    “不,他的能力,我再清楚不过。在高中时,他完全不用努力,就翻一遍书,心情不错的时候看一眼我做的笔记,就能考得仅次于我之下。所以,只要他想,就能做到。他能力,或许还高于沈恕。”

    “可是弄垮了沈恕,白少爷不是一个更难打倒的对手吗?您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他我还不了解吗?只要他从心里认定了一个人,就永远也不会改变。风云是,我亦是。他能力虽强,城府却不深,他对他认定的人从不会耍心机,毫无保留地信任。这是他最大的弱点。而沈恕,我根本找不到他的弱点。”

    ……

    病房里面,白世曦靠门而坐,将莫天宇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全部听进耳朵里面,自嘲地笑了一声。

    是他变了,莫天宇,还不明白么?

    刚好,莫天宇要的,也是他想得到的。

    他要想成功,少了莫天宇的帮助可不行啊。

    不过,鹿死谁手,就说不准了。

    谁也不明白,他这五年来,到底变了多少。

    在那四年里,他学会了很多。

    学会了怎样变成一只狐狸。

偏执于一人,此生不换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