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3章 哪怕明知是假的,我也相信

    天已经黑了,沈玥坐在教室里捶着自己的腿,班上一大片人哀嚎着。

    本以为,白世曦这个天使老师的教学方式也像个天使一样,结果是魔鬼教练中的佼佼者!

    班上人无疑都摸了一把辛酸泪,太坑了,这个老师坑完下一个老师又坑!

    沈玥看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心口隐隐有些不安。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今天下午一放学就没看到姜深,兰小雨他们等人,感觉所有人都聚集在这一天失踪了似的。

    可是,她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等着,她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不是?

    白世曦进来的时候带着渐渐的笑容,抱着他的教科书和一本参考书。

    一进来,就被好多人以憎恨的眼神瞪着。

    “都这么看着我干嘛?今天语文晚自习没什么事安排的,你们自习。”白世曦坐在了讲台上,为下一堂讲课的内容做着准备。

    “老师,你再不是我们的天使老师了!”有个男生抱怨地说着。

    接着就是一片附和的声音。

    “对啊,老师,你变得不再美好了。”

    “我原来认为白老师是我见过的老师中最不坑学生的老师,结果我错了,老师你也要随波逐流吗?”

    “迄今为止,最严的魔鬼教练!”

    “你在我们心里的印象大大降低了!”

    ……

    白世曦略有些尴尬地笑笑,转动着他手中的钢笔,挑了一根眉,有点无法相信,“有吗?我觉得我还好。”

    “简直没人道!”一个女生抱怨。

    他更加尴尬了。

    沈玥没有去理他们师生之间的调侃,只是一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白世曦一眼就注意到了看向窗外一脸忧郁的沈玥,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他,手中转着的钢笔也慢慢停了下来。

    刚想起身找点什么事给沈玥做的时候,就看见沈玥坐到了姜深的位置,双手放到了桌子上,脑袋也温顺地枕到她自己的手臂上。

    那时,他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沈玥,或许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清楚,那喷向脑海的酸楚和苦涩是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黯淡下来,垂着眼睑,拇指把手中的钢笔盖熟练地打开,丢到桌子上,缺迟迟下不去笔。

    他静不下心来,脑海里莫名其妙的思绪泛滥成灾。

    刚抬头,正想找点事给沈玥做的时候,沈玥先一步在位置上站起来,目光坚定的说道:“白老师,我想请假。姜深现在还没回来,我担心他出什么事了。”

    听到这句话,白世曦心里更不满了,到他强制压制住自己的这种感觉,撑出一丝得体的笑容,看着她的眼睛还是有点醋味地道:“你也是我的学生,你要是出去了有事怎么办?再退回去,姜深出事了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一连抛出去两个问题,不算多,她却一个都回答不上来,只是支支吾吾地站着。

    白世曦也发现了她尴尬的处境,盖上钢笔头,柔和地扬起适当的笑容,“你说的也对,他是我的学生,出事了怎么办,按照职责,我也该去找找他。”

    沈玥听到后立刻欣慰地笑了,眼里好像都闪着光,带着感激。

    不得不承认,她很漂亮,完美地继承了沈恕的基因,而是,她妈妈也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可是这个笑容并不达白世曦心底,眼中的烦躁和酸涩更甚,最终什么都没说抱着书走了出去。

    她的笑容,是为了姜深吗?

    她的开心,是因为姜深吗?

    呵,真是虚伪,上周她才向他表白,下午才吻了他,现在就去想别的男人了。

    还是当着他的面,毫不掩饰地关心其他男人。

    特别,那个男人还是今天下午给他下战书。

    算了,想想就气。

    沈玥看他出去了,也连忙追了上去,“诶老师,我们一起去找啊?”

    白世曦也没想到,沈玥居然也跟了出来,并且还死死的黏在他手上了,甩都甩不掉,有点无奈道:“你跟着我有什么用?如果他真的出事了,我不想你也出事。”

    听到后面一句话,沈玥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微微有些撒娇地笑着,“我不怕,我知道你会保护我的。”

    白世曦诧异,不解地看向她,“你这么相信我?万一我保护不了呢?”

    “保护不了就一起死呗,跟你死在一起,想想都是甜蜜的。”沈玥不假思索地回答出来,看向他的眼睛里仿佛带光。

    “……”

    白世曦的头上顿出三条黑线。

    这,强大的思维,恐怕也只有沈玥一个人了。

    “你就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吗?”白世曦板起了脸,很严肃地问她。

    就像,上次沈家外,他背着脚受伤的沈玥去医院的时候,那样严肃,强势的语气。

    霸道,喧傲,不怒自威。

    由于这种语气,也让沈玥自然而然地回忆起了上次答应他的事情,立马否认,“没有,我是想好了的,反正我这一生也只可能喜欢你一个人了,所以,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这样天衣无缝的情话,他应该不会那么生气了吧?

    沈玥小心翼翼的注意他的表情,准备在他下一刻变脸的时候,立刻抱住他撒娇。

    果然,白世曦的脸色有了稍微的缓和。

    他不自禁地勾了勾唇角,看着前方,大步向前走去。

    带着点,小女人的不好意思想躲避的嫌疑。

    他承认,他很喜欢刚才沈玥的那句话的。

    他生,她亦生;他死,她亦死。

    听过那么多情话,唯有这一句,最动听。

    或许是因为五年前的事情吧,他对生死总有点莫名的执着。

    他当时,自责的同时,也是怪她的。

    她没有沈玥的洒脱,可是她有他全部的爱,她也该知道他的性子,知道他想要什么,可为什么选择离开他?

    对他而言,除了死亡,所有的离开都是背叛。

    他是需要一个可以陪他同生共死的人,而不是一个为了他而伟大牺牲的人。

    沈玥偏执,他何尝又不偏执?

    他反正也不可能认定第二个人了,一辈子活在她死去的阴影下,一辈子折磨自己。

    他觉得,她真的好狠心,把他一个人抛下,自己去做伟大的圣人了,到底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死去亦是解脱,留下来的最爱她的人,却是生不如死。

    要用生不如死折磨他一辈子吗?

    好狠的女人。

    想着想着,白世曦的眼睛却有点湿润,他看向外面承载着许多星星的天空,所有的感伤藏在眼底。

    

他们总是说,死去的人会变成星星,继续守护着他所爱的人。

    风云,她会变成星星吗?

    又是满天繁星中的哪一颗,他找不到……

    而,她此刻在守护着他吗?

    她又知不知道,他很难受,很想她。

    他想,如果再来一次,他肯定会选择相信她,肯定不会同意分手。就算是囚禁,也要把她禁锢在身边。

    “喂,你在看什么呢?”沈玥推了推他,不解地问道。

    “星星。”他黯然地垂下了眼眸,话中都带着一丝哀伤,“你信不信,死去的人,会变成星星,继续守护着他生前所爱的人?”

    说到这里,本来眼里带着光芒的沈玥,此刻也黯淡下来,看了看外面挂满了星辰的天空,“没有一点科学依据,为什么要相信?”

    白世曦听到后,自嘲的笑了笑,原来,她不是能懂他的那个人,他想些什么呢?

    沈玥发现了他的黯淡,轻轻地抱住了他,像是在寻求安慰,又像是两个伤痕累累的人,在互相给予着对方安慰和温暖。

    她想,他也是受过很重的伤的人吧,他也有很重要的人,在他面前死去吧?

    她苦笑了下,“其实,这个传言很美好。虽然没有一点科学依据,可我总是固执地很相信它。”

    白世曦诧异地抬眸看向沈玥,突然想起他看过她的资料,单亲家庭,自幼丧母。

    “在我的印象中,沈恕对我很差,感觉我完全不是他亲生的,而是他捡来的。我经常被沈恕打,一打就是重伤,而每次我妈妈看见我受伤,都会偷偷地哭,而且我重伤,我爸爸也没有找人来给我医治,她就瞒着我爸爸来给我上药,如果没有我妈妈,我估计早死了。而,每次被爸爸发现,他们总免不了吵架,爸爸还会囚禁妈妈,打妈妈,欺负妈妈。妈妈每次都会哭上好一阵,可是她还是每次都拥护我,然后一次一次被爸爸欺负,在我童年的世界里,我妈妈是最好最漂亮的天使。”她有些苦涩地说道,抱着他的手更加紧了紧。

    白世曦没有接话,只是轻轻地回抱着她,给她安慰和依靠,像是在抚慰着一个受了伤的小孩子。

    “后来,我爸爸和妈妈吵的越来越凶,爸爸也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他打妈妈都不拖到房里了,直接当着我面,我妈妈为了护我,一次又一次被打的遍体鳞伤,最后,她连东西都吃不进去了。”她继续说着,这道疤,八年了,轻微一碰就隐隐作痛。

    可是,她相信白世曦啊,而且,她也爱他,认定今生唯他一人。

    白世曦抱着她的手慢慢收紧,他想,他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心疼的按住她的头,让她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的温暖。

    也告诉她,他还在。

    “别说了,我们不提伤心事,好吗?”他柔声安慰道。

    沈玥苦涩地笑了一下,没有在意他的话,“在我九岁的那年,一次学校开家长会,在n城的一座高桥上,他们又吵了起来,因为是开着车,他们怕我有危险,就停下了车子,下车去吵。两人越吵越凶,妈妈的声音中带了浓重的哭腔,我不放心,下车去看,就看见妈妈当着我爸爸和我的面,跳了下去,脸上还带着泪。我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要不是沈恕拦着,我已经跳下去陪她了。最后医生鉴定,太高的地方落到水面已经重伤并且头磕到了尖锐的石头上,当场死亡。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爱的并且我深爱的人。自那以后,我就和沈恕积仇了,开始不再听他的话,跟他唱反调,不管他怎么打怎么骂我仍是一意孤行,越是他让他不爽的事情,我越是要做。我恨不得他死!”沈玥摸了摸脸上的泪继续说道。

    “你知道吗?在我妈的葬礼上,他一滴泪都没有流过,他该是多恨我妈啊?把我妈逼死了都不带一点愧疚的?当时我看着他那样气得直接拿起自助厅上的水果刀,朝着他心脏捅了一刀。”沈玥突然带着些残忍的笑意。

    白世曦都震惊了,她九岁的时候,就想着要杀人了?对方还是她的亲生父亲,这该是多大的恨多大的痛苦,对她满满的都是心疼。

    “然后,捅偏了,他没死,真是祸害遗千年。再然后,他就动家法了呗,他只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就生龙活虎的。而我在家躺了一个月,都还只是勉强能下床,你说他该有多狠心?我妈一走他就欺负我,反正这些年,没少受委屈。”沈玥抱着他继续说道,仿佛他的怀抱是最温暖的依靠。

    这样的白世曦,她摆脱不了。

    感受到了她的动作,白世曦也更紧地抱住了她,看着外面的星空说道:“我十六岁那年,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因为我而出车祸死了。其实我当时也有一种想法,跟她一起去死了吧,但是她叫我好好活着,又苟且偷生了这么多年。我都在想她会不会怨我,还没下去陪她。她一个人,多可怜啊,可是我不能死,我还有事情要做。”报仇,照顾父亲。

    沈玥听到后笑了,“我们挺像的,性格不像。我是你的话,要死别人拦不住我。我要活着的话,哪怕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我都会坚持着活过来,然后忘掉一切,好好地活着。不过我暂时还没有你的生死观,生亦何忧,死亦何愁?”沈玥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抬头看了看他那漆黑深邃的眸子冷冷地锁住她的眼睛,立刻换了一副笑脸,“说来玩玩的,你不希望我死我就不死,你生我生,你死我死,白世曦,我真的很爱你。我觉得我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并且她相信,他也会喜欢她,一年不可以,就两年,实在不行,纠缠一辈子。

    白世曦顿了顿,头剧烈的疼起来,他推开了沈玥,好像眼前有一片白光闪现,一个稚嫩的声音响在他耳边,“哥哥,以后娶我好不好?”

    “好。”

    “我觉得我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没脸没皮的,这种话应该男生来说。”

    “我只对你一个人说。”

    “喂喂喂,白世曦,你怎么了?”沈玥扶着脸瞬间苍白,摇摇欲坠的白世曦。

    他这是什么意思?

    被她吓晕了吗?

    被沈玥推这么两下,他也慢慢恢复了神志,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没事,突然的有点头疼。”他扶着还有点痛的头,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你的情话太吓人了,以后这种话还是少说,我不可能喜欢你的。”

    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沈玥呆愣在了原地,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

    顿时,气的腮帮子鼓鼓的,瞪着前面的人,仿佛眼中的怒火要把他烧尽一样。

    这种男人,最渣了!

    上一秒抱着她情意绵绵的,下一秒就对她说我不可能喜欢你的。

    不接受也不拒绝,现在沈玥也只想爆句粗口了!

    “喂,等等,我说的情话吓人是几个意思?”沈玥在他背后喊道,追了上去。

    校门口保安室。

    白世曦双手撑在桌子上,把资料丢给门口保安看,“记得这个人吗?他今天什么时候离开的?身边有没有人?”

    保安看着上面的学生资料,看了看白世曦,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能拿到学生资料的,班主任都困难。这些资料应该是在校长室或者教导处的。

    而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英俊小伙,他是这的学生吗?这资料,是他去偷的?

    白世曦一眼就看破了他在想什么,带着微微的烦躁,“你新来的吧?或者,请了很久假?”他指了指保安室上重新贴的纸,上面是各个班级班主任的电话号码,以及一些校长主任的电话号。

    “高二七班,白世曦,我学生走丢了。”白世曦再次说道,“看不到的话我给你指指,班主任行的第二个。”

    那个保安还是不相信,没有回答他,狐疑地打量着他,然后嘲讽地一笑,“学生玩大了啊。我在三中好多年了,学生资料都能拿出来人整个学校,只有校长校董和教导主任能拿。偷这种东西,是要记过的。”

    白世曦头上顿出三条黑线。

    沈玥在外面待得够久了,时不时还有蚊子来咬她,度秒如年。

    “喂,好了没有啊?”她在外面大声说道,“找个人而已,我们先去酒吧试试看?”

    听到外面这个声音,保安更确定他是学生了,脸上的嘲讽加浓,有点鄙视地看着白世曦,“听这声音,你女朋友还没成年吧?这点小伎俩哄骗我说自己是老师,也不看看我在这任职了多久了。班主任是说换就能换的吗?能接任班主任一职都是资深老练的人,你看你,十多岁的,能接任班主任?你还在读书吧?莫老师那么聪明能干都不能。”

    白世曦额头上又冒出来一根黑线。

    他看起来像十多岁的人?

    “喂,我真的是高二七班班主任。而且,今年我21了。快点,别浪费我时间!”说到最后一句,他忍不住烦躁起来了。

    保安一听他那口气,立刻怒了,重重地一拍桌子,站起来,“你那是什么口气,嗯?跟我抬杠?几年级几班的?”

    白世曦真的无奈了,不理他往外面走去。

    沈玥正在外面和蚊子做斗争,张牙舞爪的动作很是可爱。看到他出来,立刻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怎么样了?问到了吗?知不知道他在哪里了?”

    白世曦遗憾地摇了摇头,牵住了她的手,往门外走,“走吧,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找。”

    里面的保安看他们要出去,立刻把门关了,追了出来,“谁告诉你学生可以随便出去的?几年级几班的,让你们班主任来跟我说。”

    一看他那态度沈玥就火了,甩开白世曦的手,“高二七班,要不要打电话或者直接去楼上找啊?”

    保安愣了一下,他是听说新来的班主任很温柔和气,也是只有那么温柔和气地才能纵容出这样的学生。

    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进去拿出手机来输入电话号码。

    然后转身出来,当着他们的面拨打过去。

    白世曦也奇怪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一脸茫然。

    怎么回事,他的手机呢?

偏执于一人,此生不换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