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1章

    再者周姨娘去了家庙没几天,便觉得身子有些不适。胡氏自然不会阻碍她,还专门命人给她请来了府医。

    “事情可是成了?”

    “夫人放心,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如今这消息怕是已经传到了福寿院。”

    胡氏漫不经心的拿着小刀将手里的秋梨削好,一片一片的放进盘子,直到盘子已经冒了尖,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拿起一旁丫头们递过来的温热的帕子,细细的擦净了手,意味不明的笑道:“周姨娘有孕,这可是件大喜事儿呀,李妈妈,送些补品给周姨娘,怎么的也算是咱们大房第一位有孕的姨娘”。

    李妈妈不敢直视胡氏脸上的笑容,只低着头答道:“是,夫人。”

    周姨娘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惊喜,当下有些不可置信。

    她怀孕了,她终于怀孕了,这说明什么?若是她能够将这个孩子生下来,那她怎么会惧怕胡氏!当下,周姨娘就好生打赏了那府医一番,然后派人将这事儿告诉大老爷和老夫人。

    周姨娘身边的丫头瞧着周姨娘没有派人去胡氏那儿,当下有些担心道:“姨娘,这事儿不需要告诉大夫人吗?”

    周姨娘轻轻的摸着自己未见隆起的小腹,眼里带着一丝挑衅道:“怎么会不告诉她,我可是要亲自去说这件大喜事儿的!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来给我梳妆打扮?”

    瞧着周姨娘这个劲儿,那丫头纵然是有些担心,但最终却是不敢再说什么,领了丫头给周氏梳洗。

    先是这二房有后,如今大房又传出来有喜,老夫人怎么会不高兴,顺带着连那夏姨娘也是看重了几分,毕竟大房统共就大夫人的两个孩子,如今夏姨娘怀着孩子刚一进府,这大房就传出消息来,因此那夏姨娘那儿也增添了不少的东西。

    “二夫人,你瞧这一早上的,老夫人可是往夏姨娘那儿送了不少的东西过去!奴婢给您端这冰糖雪梨可是等了许久,那些个奴才都紧着夏姨娘那儿先做,咱们这正经的夫人反而是得等着,就算是怀了孕,那身份也是个下贱的,怎么敢和咱们夫人争!”

    彩花是二夫人许氏的贴身丫头,平日里在哪儿不是被尊着的,今日她照着往日吩咐厨房给许氏熬煮雪梨汤,却未想被那夏姨娘身边的丫头给居了后,这口气她可是咽不下,这不一回来,边嚷嚷开了。

    说着彩花便觉得这夏姨娘怕是和周姨娘早就串通在一起了,否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姨娘怎么会这么有缘?

    许氏那日被林老夫人呵斥后就一直病怏怏的,再加上心里头膈应,这病是越发的缠绵起来。如今听得彩花这么说,不禁怒从心来,强撑着身子要人去把那夏姨娘给唤过来。

    彩花听了自然高兴,大张旗鼓的让人去把夏姨娘给带过来。

    夏姨娘倒是比那日刚来的时候胖了些,瞧着气色也是好了不少,穿着绫罗绸缎,发髻上虽然只有一根东珠缀成的簪子,那簪子许氏认识,是老夫人压箱底的东西,一个小小的姨娘,凭什么得道这东西,再者那簪子上大大小小怕是有好几十颗东珠,可是价值连城。一想到自己和夏姨娘的区别待遇,许氏心中自然是暗恨,当即就吩咐夏姨娘给自己侍疾。

    夏姨娘身边跟着的是老夫人派来的人,瞧得许氏这样,当即边拦了下来道:“二夫人,如今夏姨娘怀有身孕,不利落,夫人身子不好定是需要个机灵爽利的丫头侍奉,夏姨娘怕是做不来。”

    在夏姨娘来之前,彩花可是说了不少添油加醋的话,因此二夫人此时的心情比那油锅都要热,如今瞧着一个奴才竟然敢这般和自己说话,当下是甩了脸色怒道:“狗奴才,你算什么东西,敢这般和我说话,我一个正经的主母让一个姨娘伺候,是她的福气,怎么,我倒是没听过咱们大夏国有哪条律例规定,这姨娘是主子的。”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许氏当即边咳嗽了起来。

    那婆子瞧着这情形,也知道今日只是怕是难得善了,故而忙使了眼色让人去禀报老夫人,想着自己拖延几分,熬到老夫人来便好了。

    而这夏姨娘,从进门起,就是低眉顺眼的站着,仿佛事不关己,只是听到许氏提及“大夏国”三个字后,眉头有些许皱起,不过这情绪转得极快,就算瞧见了,怕也是认为这夏姨娘有些反感二夫人刚刚的这番话罢了。

    

“请把,夏姨娘,这可是你的福气。”彩花盛气凌人的将手里的托盘戳了过去,力道瞧着可是不轻,夏姨娘身边的婆子想要开口,却见夏姨娘已经将东西接了过去,想要上前,却见几名婆子挡在自己身前,到底是全然无法,只得暗自祈祷那报信的人脚麻利些才是。

    福寿院里一派静谧。孙妈妈和紫兰伺候在老夫人的身边。

    突然,一阵脚步响起,来的正是那报信的丫头。

    与外头传言不同,老夫人面无表情的听完那丫头的话,过了会儿才吩咐道:“紫兰,你去一趟,就说我让夏姨娘过来福寿院一趟。”

    “是,老夫人。”紫兰行了礼,带了人出去。

    孙妈妈瞧着老夫人脸色有些惆怅,终究是开了口道:“老夫人,二夫人她……”

    “许氏的性子我知道,算了,以后让夏姨娘不要再出院子了。”老夫人不等孙妈妈说完边挥手打断了她:“孙妈妈,把我箱笼里的檀木盒子拿来。”

    那檀木盒子是当初林老太爷再世的时候特地给林老夫人做的,因此这么多年,老夫人是极为珍藏的。只是平日里摸的太多,上头的颜色已经掉了诸多。

    盒子的前端有一把铜锁,林老夫人从发髻上扯出一根造型普通的银簪,往那铜锁的锁眼一插,只听见喀喀嚓嚓的几声,那小盒子就打开了。

    里头倒是没什么金贵的东西,不过是些信件罢了。

    老夫人拿起最上头的一封,轻轻的展了开来,上头不过是寥寥数句:自父逝,儿不能敬于母前,于母忧,是为不孝。然夏氏清,恭候勤勉,侍儿多年,今有儿嗣,望母多照拂。许氏之事,是儿不妥,若愿,儿可与她和离之书,若不愿,自可于林府终老。不肖子孙敬上。

    林家二老爷林有栋的这封信是今日才到的,若是早知如此,林老夫人怕是不会让她进府,想来林有栋也是深知他母亲的性格,这才等事情成埃落定后,休书一封回来。

    “孙妈妈,你说我这造的是什么孽呀!”

    孙妈妈不敢开口,林二老爷的事情一直是林老夫人心中的一块疤,每每提到二老爷,老夫人的情绪就会特别的强烈,因此,孙妈妈只能劝慰道:“老夫人,身子要紧啊!”

    “他可曾想过我的身子,当初我不让他娶外头的女子,他便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如今这唯一的一封信,还是为了这个夏姨娘。我那时只当他年少气盛罢了,所以特地选了性格温润,又体贴的许氏,他呢,刚成亲完就走了。许氏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就算是泥人儿也有脾气。更可况他一走这么久,连封书信都不寄回来。孙妈妈,你说这论教养,论才情,有谁比得上京陵城的贵女?那外头的女子就算再好,也都是粗鄙之人。他当初不想从仕,想要从军,若不是我拦着,他哪里能走得了,我体谅他在外头这么多年,给他娶了妻,什么都不用他操心,他倒好,竟是从来都不替我这个做母亲的想想。”

    孙妈妈瞧得林老夫人说了这么久,端了盏茶上来,林老夫人依着孙妈妈的手喝了一口道:“那个夏姨娘,等她生完孩子就把孩子放到许氏的名下养着,他若是不回来,就永远不要见自己的孩子。”这话说的,倒是又几分赌气的意味在里头。

    林老夫人的脾气从年轻的时候就倔,自从老太爷死后,是越发的不可收拾了,特别是在二老爷的事儿上。故而,孙妈妈听了这话,只能劝着:“如今边境不太平,前些年不是刚和苗人大了仗吗,这些年胡人,羌族也是屡屡来犯,皇上重用二老爷,二老爷自然是给皇上尽力的,而且二老爷也时常挂着老夫人,虽说这信不常有,怕也是前方战事吃惊,难得有空,但是每逢年节,二老爷派人运回来的那一箱箱的皮裘野味,异族珍品,还有老夫人最喜欢喝的大红袍,可见二老爷都惦记着呢!前些日子大老爷不是说二老爷今年要回来吗!老夫人也该是高兴些才是。”

    被孙妈妈这么一说,老夫人的脸色好转了不少,但是言语里还是颇有怨气:“他若是能让我少操些心就好了,你可知道他这信里写了什么,说是要和许氏和离!这封信也是为了这个夏姨娘才写的。否则的话,我怕是等到他回来都收不到他一封家书。”

    “二老爷和二夫人相处的时间不长,自然是还未察觉到二夫人的好,那夏姨娘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姨娘罢了,二老爷在外头,也需要人照顾,外头的人在如何也越不过正经的主母不是?都说母子连心,二老爷不是不体谅老夫人您的人,您就放宽心吧,再者二夫人若是此番能有孕,这事儿老夫人就不用再操心了。”

    孙妈妈还是摸得透老夫人的脾气,被她这么一劝,老夫人倒是平和了几分。正巧,这时候紫兰掀了帘子进来回话:“老夫人,夏姨娘已经回去了。”

    林老夫人点了点头,让孙妈妈带些东西去许氏哪儿,夏姨娘既然已经来了,那事情就不会有变,许氏到底是年轻,故而她特地交代了孙妈妈,去开导开导许氏。让她知道要怎么做才是。

    孙妈妈深谙老夫人的一丝,当即就点头带着人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名门贵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