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难产

    “产妇要生了!”

    “产妇难产大出血!”

    “产妇急需输血,谁和她一个血型!”

    G市的医院产妇里,临产的叶玉洁浑身大汗,因为难产消耗过多体力,已经视线模糊,只能听到耳边嘈杂的叫喊声脚步声,逐渐消失归于沉寂。

    “救我……”叶玉洁身体逐渐冰冷,从心底升起的绝望。

    叶玉洁知道,此刻自己的亲人就在产房门外,但虚弱的叶玉洁声音微小,厚重的门将叶玉洁与外面隔离。

    “姐姐。”耳边忽然出现表妹白怜桦的声音,让叶玉洁昏暗的眸子一亮,绝望的内心升起一丝希望。

    “救我……”叶玉洁满含希望,用尽力气对着白怜桦抬起满是血的手。

    叶玉洁一向待表妹如亲妹,何况表妹父母双亡以后,叶玉洁的父亲叶浩天更是怜惜表妹,将表妹看做亲生。

    叶玉洁相信此时白怜桦的出现,就是为了救自己。

    白怜桦嗤鼻一笑,长发高高挽起,精致的面容带着狰狞,“姐姐,你还真是天真。”

    白怜桦目光触及到叶玉洁临盆的肚子,那眼底的怨毒让叶玉洁骤然有种不好的感觉,下意识护住肚子。

    “只有我才能有信天赐的孩子!”白怜桦刻薄的让人害怕,青葱五指扶上叶玉洁的肚子,忽然加重力度,狠狠压住叶玉洁的肚子,叶玉洁吃痛,水汪汪如兔子般的眸子惊慌失措。

    “你凭什么!”白怜桦尖锐、怨毒的声音。

    “不!”感觉到肚子上的威胁,叶玉洁拼命挣扎,奈何难产的虚弱让叶玉洁的挣扎看起来徒劳无功。

    “来人……救我。”泪水划过脸颊,叶玉洁楚楚可怜的模样更叫白怜桦心生嫉妒。

    就是叶玉洁这张漂亮到不食人间烟火的脸,白怜桦非要毁了她有的一切。

    白怜桦冷漠的声线,含着一丝讽刺,“姐姐,你不用挣扎了。我和信天赐早就买通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现在,除了我,你见不到任何人!”

    门口,信天赐表情冷漠站在那里,冷眼看着白怜桦如何欺负叶玉洁。

    “天赐!”叶玉洁泪眼朦胧,对着信天赐伸出充满希望的手。

    信天赐平日是那样照顾叶玉洁,何况信天赐是这孩子的父亲,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救救我们的孩子。”

    信天赐表情充满讽刺,看向白怜桦的目光却温柔,“这种小事用不着你出手。”

    天大的讽刺,信天赐同白怜桦说话,却始终不曾正眼看叶玉洁。

    似乎叶玉洁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叶玉洁刚升起一些希望的心,再次绝望。

    叶玉洁浑身如落入冰窖,眼睁睁看着此时站在自己面前“恩爱”的丈夫和表妹。

    分明是身边最信任的亲人,却一刀一刀割着叶玉洁的心。

    “你们……”信天赐和白怜桦交缠的目光,落在叶玉洁眼底无比刺眼。

    “你为什么要抢我老公!”叶玉洁只感觉到无尽的欺骗,自己的表妹居然和自己的老公在一起,而叶玉洁居然一无所知。

    白怜桦讥笑,“你的老公?信天赐本来就是我男朋友,若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能够帮助信天赐在华丰公司站稳脚跟,从而得到华丰公司的股份,信天赐才不屑和你在一起。”

    叶玉洁感觉到眼前无尽的黑暗,信天赐对自己好,接近自己,难道都是因为自己华丰公司董事长女儿的身份。

    “天赐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根本就是我。叶玉洁,你白白占了这么多年总裁夫人的位置,现在也该让出来了。”

    白怜桦阴狠的眸子,怎么看叶玉洁怎么不爽。

    叶玉洁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叶玉洁连哭的力气都没有,身子软软躺在产房床上。

    “为什么?”白怜桦眸子骤然瞪大,冷笑,长长的指甲狠狠掐入叶玉洁胳膊,“我也是那人的女儿,为什么在外人眼里,你是幸福的叶家千金,我就是叶家养女,别人眼里的孤女!”白怜桦永远不会忘记,当初信天赐的母亲,就是因为两人身份的原因,不允许两人结婚,白怜桦只好把自己喜欢的人,让给叶玉洁。

    这种被抢去爱人的心痛,白怜桦一定要叶玉洁也尝一次。

    叶玉洁惊愕,她分明是舅舅家的表妹,不过是父亲叶浩天怜惜,将白怜桦过继名下,成为叶家养女。

    难道这样的身份,还不够白怜桦满足么。

    “你还不知道吧,我的好姐姐。”白怜桦无比欣赏叶玉洁此时的惊愕。

    “本来你是可以破腹产的,可是如果那样,我们的计划岂不是落空了。”

    白怜桦看着叶玉洁高鼓的肚子,“你现在可是难产呢。”

    白怜桦闪着无辜的目光,“难产,可是会死人的呢。”

    白怜桦抬起手腕,看似无意望着手表。

    “你的同胞哥哥叶明轩现在大概已经得到你难产的消息,正开车赶过来。”白怜桦双眼透露出嗜血的快意,抬起手捏住叶玉洁的下巴,强迫叶玉洁与自己对视,“不过,你说他能平安到达这里,见你最后一面么。”

    如同晴天霹雳,叶玉洁不可置信瞪着白怜桦,“你……”

    叶明轩对白怜桦虽然不太亲近,却也不薄。

    叶玉洁无论如何想不出,白怜桦居然会对叶明轩下手。

    “好了。”信天赐看到叶玉洁哭,心底不耐,温柔揽住白怜桦腰身,“何必与她多话,让她知道这么多,也算死的瞑目了。”

    白怜桦娇笑,得意,“天赐……”

    信天赐了然,看似无意抬起另外一只手,压在叶玉洁肚子上,逐渐用力。

    叶玉洁浑身力气被掏空,身边的两个人背叛了自己,现在叶玉洁有的只是这个孩子,不论如何不能让孩子有事。

    奈何叶玉洁难产已经被抽空力气,无法与信天赐抗衡,只好不停哀求,“你要什么都可以,求你不要伤害孩子。不论如何他也是你的孩子。”

    叶玉洁希望信天赐还能存一点良知,放过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信天赐恍若无闻,嘴角含着残忍的笑,手上越加用力。

    “我的孩子?你以为我不知道马明辉喜欢你么?当初你为了我做到现在总裁的位置上跑去求马明辉放弃竞争。那个时候谁知道发生过什么,才让他放弃。”

    信天赐猩红的眸子如吐着信子的毒舌,阴毒瞪着无助的叶玉洁。

    

信天赐的手越加用力,“恐怕,这个孩子就是那时的产物吧。”

    叶玉洁浑身是汗,感觉到肚子剧烈疼痛,却没有喊痛的力气,叶玉洁可以感觉到有血水顺着腿流下。

    叶玉洁身子逐渐发冷,叶玉洁哀求的目光渐渐化作怨恨,为什么没有早看清两人的真实面目。

    “信天赐,白怜桦,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叶玉洁无尽悔恨和不甘,拼尽最后一丝力气。

    叶玉洁瞪大双眼,窒息的瞬间,腿边出现一个没有生气的死婴,青黑的脸庞似乎在哀怨连这个世界都没来得及看一眼。

    这是什么地方,叶玉洁的手穿过墙壁,骤然反应此时的自己不过是因为心有不甘,留在世间的一缕幽魂。

    叶玉洁随风飘荡,不自觉飘到医院的天台。

    在天台,叶玉洁看到白怜桦和信天赐。

    还有……一个戴着偌大的口罩,将自己脸遮得严严实实的男人。

    再次看到白怜桦和信天赐,叶玉洁双目赤血,对着两人呲牙咧齿,恨不得将他们拆骨饮血。

    可惜不论叶玉洁如何努力,飘渺的魂魄都无法靠近白怜桦和信天赐。

    “事情办妥了?”信天赐帅气的面孔透着阴狠。

    叶玉洁有些怨恨,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居然不曾看清楚信天赐伪善的面具。

    “办妥了。”口罩男子点头哈腰,恨不得给信天赐下跪。

    “和你预测的一样,他把车子开的飞快。我的货车才露头而已,他就刹不住车的自己撞过来。”

    口罩男邀功似的自顾自加了一句,“当场死亡,救治无效。”

    白怜桦很满意,颇为厌恶的将一张银行卡丢给口罩男。

    “拿了这笔钱以后,永远离开G市!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那是自然,听说自己一直疼爱的亲妹难产,叶明轩自然心急如焚,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超速。”

    什么?

    叶玉洁听到亲哥叶明轩的名字,如被雷劈,下一秒叶玉洁骤然反应过来。他们居然连叶明轩都不放过,居然买通人制造车祸,要叶明轩死。

    叶玉洁心底升起无尽悲伤,当初就是叶明轩一味反对叶玉洁嫁给信天赐,叶玉洁当时却被感情蒙住双眼,深深伤了叶明轩的心。

    叶玉洁多想亲口告诉叶明轩,自己现在后悔了,若是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叶玉洁一定会听叶明轩的话。

    叶玉洁此刻恨不得将两人挫骨扬灰。

    叶玉洁只恨自己识人不清,才会害死自己的亲哥哥。

    叶玉洁目眦尽裂,拼命握紧拳头,愤怒瞪着得意洋洋的两人。

    “我们下去吧。我的‘好岳母’还在产房前等着消息呢。”信天赐哈哈大笑,温情万种轻轻牵起白怜桦的纤纤玉手。

    白怜桦眼珠一转,阴恻恻笑道,“你还记不记得,姐姐的生母患有急性心肌炎?”

    “你说她若是知道叶玉洁难产,叶明轩车祸。会不会直接发作呢。”

    “宝贝,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信天赐哈哈一笑,深情拥着白怜桦,缓缓走下天台。

    叶玉洁窒息,难道他们害死叶明轩不算,连叶玉洁的亲妈白玉柔都不肯放过。

    叶玉洁寒从底生,急急跟上信天赐和白怜桦的脚步。

    产房门前,叶玉洁看到信天赐和白怜桦走近白玉柔。

    叶玉洁想喊,提醒亲妈远离这两个带着面具的人。

    叶玉洁在亲妈面前焦急的来回穿梭,白玉柔双手紧握,不安坐在产房前的椅子上,没有一点反应。

    “妈,玉洁她,难产死了。”信天赐垂头丧气,眼底闪着狡诈。

    白玉柔不可置信,叶玉洁一直检查安好,怎的会在最后一刻难产!

    白玉柔显然不肯相信,诧异的看向白怜桦,似乎想要白怜桦给出一个不同的结果。

    白怜桦低眉顺眼,将一张纸巾递到白玉柔面前,哀声道,“信天赐没有说谎。姐姐的确……”

    白玉柔得到白怜桦的确定,眼前一黑,颓废跌倒在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信天赐眼看着白玉柔六神无主的模样,阴狠的眸子对白怜桦使了个眼色。

    白怜桦了然,趁机慢慢靠近发呆绝望的白玉柔,“大哥,听说姐姐难产的消息,因为急着赶过来,出车祸,当场死亡。”白怜桦哭哭啼啼,倚在信天赐身边,如无依无靠的小女人,谁能想到她在产房时的阴毒。

    白玉柔如同遭受晴天霹雳,瞪着无神的双目,浑身力气似乎被掏空,身体软软依靠在护栏上。

    为什么,白玉柔想不明白,早晨还好好的,儿女双全坐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白玉柔还收拾着小孩的衣服,满怀欢喜计划着外孙的未来。

    这美好的一切,居然会在一瞬间化为泡影。

    白玉柔双目呆滞,脑袋混沌,漫无目的缓缓走向楼梯口。

    信天赐和白怜桦对视一眼,得意的哈哈大笑,“叶家兄妹已经被我们斩除,接下来就是叶浩天那个老不死的,华丰公司就彻底属于我们了。”

    叶玉洁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管什么信天赐、白怜桦。

    现在的叶玉洁一心系在精神恍惚的白玉柔身上。

    叶玉洁下意识跟在白玉柔身后,企图安慰伤心欲绝的白玉柔。

    白玉柔脑袋嗡嗡作响,手握住冰冷的楼梯扶手。

    接二连三的打击使得白玉柔眼前一黑,迈开的脚踩空,轻盈的身子前倾,直直倒下去。

    “妈!”叶玉洁眸子瞬间瞪大,想要拉住坠落的白玉柔。

    可惜叶玉洁越来越虚弱的魂魄,在白玉柔面前越发无形。

    叶玉洁的魂魄快速下落,只感觉天旋地转,似乎落入无尽的漩涡。

    叶玉洁飘渺无助的虚影在无尽的绝望和怨恨当中逐渐消失。

重生之千金难娶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