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6章 红衣男人

    凤梅转头,只见万无雪与其它随从士兵都站在右侧张望着从林中出现的人。

    “少爷,你没事吧,快担心死属下了,您若有事,无雪也无脸回去向老爷复命了!”万无雪狂奔而至,紧紧抓着凤梅的手,脸上写满了担忧。

    “无妨,让你担忧了。”凤梅拍拍万无雪的手,接着再问:“是否所有人皆拜寂过蛇仙庙?”

    “是的,据说进过蛇仙庙的人都会从此处离开,方才您未出来时,我已清点过。”万无雪放开凤梅,站在凤梅旁边回道。

    “那便回灵缘客栈与大将军会合吧。”凤梅轻轻说道。回头再看一眼身后的紫竹,密密集集,没有一点路的样子,仿佛不久之前所见所闻只是南柯一梦。

    “少爷,无雪此前派人打探,此处距离镇中有二十余里路,且一路只有单人通过的小路,此间辛苦,您还需忍忍,出了这条路咱再雇轿前行。”万无雪有些无奈的向凤梅禀报。这蛇仙渡看着风景优美,灵气四溢,且方才他们在庙中所饮之物,虽不知是何物却也品得出是人间圣品,然,一路紫竹为障,迷雾为碍,层层叠叠,迷迷幻幻叫人探不清它的真面目,越美丽越神秘。入口明明是从镇中一处紫竹林进入,出口却距镇中二十余里,这距离以寻常人的脚力若是没个把时辰是走不出的,抬头望日却发现日头如刚进时差不多,显然他们从那一头到这一头不过半个时辰都不到,奇也,怪也……

    “是吗?那便走吧”凤梅没在多说什么,抬脚跟着前方一个个离开的人们有些心不在焉的慢慢走着。

    明明是进蛇仙庙解惑的,她却觉得越来越迷惑。在蛇仙庙中明明看到日落西山,浓雾迷漫,出来却如自己刚进去时那样日头正盛,迷雾大约还需两个时辰才会起,若不是出来与进去的地点不一样,她都以为自己不曾进入过。

    “无雪,我们可还在蛇仙渡?”

    “是的,少爷,您还且忍忍,这地方甚是怪异,但无雪定会护少爷周全。”万无雪眼睛左右观察着,生怕周围有什么危险。

    “嗯。”

    “看,天哪,大家快看,这是千年紫竹参!”凤梅刚应完声,前方突然出现骚乱,有人惊叫起来。

    “这,这是百年雪铃草!”又一人惊喜道,可以想象到这两样草药是多么神奇的宝贝。

    “这是我先看到的,这参与草皆归我。”一人霸道的宣布道。

    凤梅站在远处,此处的竹子没有出口处密集,竹与竹之间的间隙倒是容下两人,她便偏离了小路,往竹中走了几步。

    “少爷!”万无雪担忧的紧随几步。

    “无碍,看看前方发生何事?”凤梅摆摆手,继续看着前方。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与一个穿着华丽,唇上两撇八字胡的男子拉扯着。

    “明明是我先看到的,我先喊有紫竹参,你才继续向下寻看的,所以这参与草都该归我
;!”八字胡挺直胸膛不服气道。

    凤梅朝两人指的地方看去,那处有一株小树无叶,上面缀满了紫罗兰色的小花,小花在阳光下还有些反光,应该就是那两人说的紫竹参,虽不知有何功效,但冲着他有千年之久的年头,必定是无价之宝。

    紫竹参周围生长着许多圆圆的如一个个小铜钱似的枝叶透明的小草,一圈又一圈,每一棵皆有掌余长,在阳光下甚是晶莹剔透,那应是雪铃草了。

    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出现如此逆天宝物,凤梅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陷阱或者是那位蛇仙的又一个障眼法,便决定不再看此事,招呼万无雪准备从侧而绕回正路。

    “啊,我的手!”那两人争执不休,大汉仗着块头大,抢先一步走到紫竹参旁,欲伸手去强行摘取,手刚碰到那紫色小花,便大叫一声。

    凤梅闻声向那大汉的手看去,那黝黑肥厚的的大手此刻布满烧伤,且那伤口还有蔓延的趋势,一点点往手臂上走去,手腕处瞬间一串燎泡,再破裂,血水浓水肆溢。

    八字胡男子见状后退了一步,其它围观的人也不自觉向后退,后方有人没站稳,又接连着倒下一片。

    “啊啊,谁来救救我,救救我!”大汉眼泪横流,把手放在冰凉的地上使劲的蹭着,脸上满是痛楚。

    然,来这里的要么是来此祭拜蛇仙的灵缘镇人,要么是外地来游玩必须来祭拜的人,谁都没有遇到过如此棘手之事。

    倒下的人纷纷借助周围人的力量慢慢站起来,小路上的人又排成了长队往前走,不同的是比刚刚的速度快了许多。

    一位大叔许是心善不忍大汉如此受罪,便离开队伍,站在大汉一丈处说道:“这紫竹参是蛇仙渡特产圣品,天性属火,灵气丰盈,十年尚是精品,千年更是无价之宝,此参一钱便可治各类寒疾,三钱可起死回生,若炼成丹药,火属性体质的修仙者一颗便能升至炼气三层,这样的天灵地宝,寻常人或寻常器具是取不了的,现在你已被紫竹参的灵火灼伤,必须服用雪铃草才可缓解,紫竹参与雪铃草是相辅相成生长的,但是与紫竹参的属性恰恰相反,它是极寒之物,他虽可以缓解一切灼伤,可以去除心魔,然此草使用必须提炼,否则入手即化……”

    

“那怎么办?先生求你救救我吧,你既知道这两种宝物的来历,定是能救我的,求你了!”大汉痛到跪在地上使劲的向中年大叔磕头,但大叔却摇摇头。

    “一你不是凤雾国人,私心想要侵吞我们的宝贝,二今日祭拜蛇仙大人,我手头什么都没带,三即使我手头有工具,我也救不了你,这蛇仙渡里长的任何宝贝都是蛇仙大人的,若有需要,你去求他,他自会赐与你的,若不求自取,你的手便是你的报应。你还是原路返回去求蛇仙大人吧,不然不出一柱香的时间你整个手都会烧断掉。”大叔再次摇摇头,转身抬步离去。

    “蛇仙大人,饶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吧!”大汉痛哭流涕,对着出口使劲的磕着头,他的右手已经快烧至大臂处了,手掌焦黑一片。

    凤梅环顾四周,除了频频向大汉侧目的路人,那所谓的蛇仙并没有出现。

    在蛇仙庙看了许多壁画,凤梅已猜到所谓蛇仙就是那只蛟妖,只是不知这许多年过去,他有没有修成龙身或者人身,她亦非常想看看那所谓蛇仙究竟长什么样?遂停下脚步,让旁的人先走。

    “少爷,那蛇仙也不知是何人何物,动物一般圈地意识极强,那宝贝是这蛇仙的,想来此人定会惹恼那蛇仙,我们还是不要在此围观,以免受了牵连。”万无雪劝凤梅先行离去。

    “再等等吧,你们先走,我在这边等等即可。”凤梅摆摆手,不甚在意,她也不知道为何在此她如此安心,不怕刺杀,不怕有人不轨。

    凤梅看着的是那不停凭空走出许多人的出口的,后方却慢慢飘来一阵阵浓雾,刚刚还有些嘈杂的走路声忽的一下没有了,周围安静得只听得见鸟叫虫鸣,还有大汉的哀鸣……

    “宝贝虽好,却也该掂量下自己的份量,做人不可贪,是自己的便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强取只会适得其返。”来人声音明明温柔如云,却又清冷如水。一双骨节分明的白晰大手执起大汉烧伤的右臂,仔细端详着。

    他穿着一身火红的宽袖长袍,头带水晶冠,黑发随意披洒肩头,饱满的额头,中间有一条竖线,似伤疤,狭长的凤眸,顾盼生辉,高挺的鼻梁,薄而红润的唇,好一位俊俏又温润如玉的公子。

    “蛇仙大人饶命啊,求你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大汉本身生的十分魁梧,此刻却哭的满脸鼻涕眼泪,那络腮胡上混着泥土眼泪鼻涕狼狈不堪,见红衣男子只是看着他的手,并未动手治疗,再次磕起头来。

    “你是哪国人?”红衣男子问。

    大汉一征,不知道怎么回答,战战兢兢的回道:“麒,麒国人。”

    “你是哪国人?”红衣男子再问,手上似是加了些力道。

    “龙渊国人!”大汉不敢再隐瞒,大声回道。

    红衣男子皱了皱眉,放下大汉的手,准备离去。

    “人人都道蛇仙大人心地仁善,怎的今的一见并不是人们口中传言的那般,尽管他不是凤雾国人,但他也只是龙渊国一名普通人,见宝起心是他不对,但您也不能枉顾人命呀!”凤梅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发现自己,但见他要走,觉得要是再不与他说上话,她心里怕是会思绪万千。

    “姑娘所言有理,只是不知道姑娘是否知道我从不医治龙渊国人。”红衣男子转过身,微眯着眼,打量着凤梅。

    “龙渊国虽霸道蛮横,但百姓是无辜的,修仙之人不都说众生平等吗?大人又何必区别对待?”凤梅慢慢向红衣人走近,仔细看那倾城俊颜,那双明亮的凤眼如一汪深谭,将人深深吸引了去。

    “姑娘好口才,那我便破例救一次龙渊国人,还请姑娘未来不要后悔……”深深看了一眼凤眉,红衣男人似意有所指,便转头走向雪铃草。

    只见男人徒手摘下一片又一片的雪铃草叶,待到有一小捧,便双手合十,掐诀念咒将雪铃草化成了水,滴在大汉黝黑的手臂上,那手上的灼烧慢慢停止,但伤口却依然血流不止。

    “这?怎么会这样?”凤梅不解,之前那位大叔不是说只要把雪铃草的提炼物用上就能好了吗?

    “怎么?姑娘还不满意?”红衣男子转身问。

    “不是说用了雪铃草就会好吗?为何伤口还在,依然血流不止?”

    “我只是说救他,并没有说一定要治好他,妄想他人之物,这些伤痕只当做一个教训罢,他现在性命无虞。”红衣男人转身,欲离去,浓雾渐起。

    “还未请教先生大名,请问您真的是蛇仙大人吗?”凤梅对着他的背影问道。

    红衣男子并不说话,稍作停顿,回眸露出玩味一笑,便消失在竹林中。

    然那笑看痴了停留原地的凤梅。
作者有话要说:
编编一直催更,此篇故事风格是第一次尝试,有许多新奇想法想表达,写的十分慢,还希望各位看官多多收藏

五里梅花春两度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