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一。

    这个时候,我忽然好想念班主任大人,多么希望他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拍我肩膀,然后把我带去他的办公室,毕竟面对一个班主任比面对几十个怒发冲冠的护花使者在处境上要好得多,不过其实仔细想想的话也不会好多少,班主任那一张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把同学说出几行真诚悔过的眼泪来是不会住口的。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牛立高声问我:“特美丽是谁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牛立的话里带着一丝丝敌意和嘲弄,原来她并不是要跟我拉近关系才来跟我说话的,而是要戏耍我,我觉得她跟周围的人墙是一伙的,于是,我正眼也不瞧她,嚷道:“反正又不是你!。”嚷完后,我仿佛一头发怒的大野牛,凭着蛮力突出重围,直奔家里而去。

    奔到校门口的时候,我停下脚步,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心想,这是不是又是一个梦呢?我是不是还在课堂上呢?直到我的脖子发酸,没法再维持这个忧伤的姿势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不是梦,我正活在现实里呢。

    我耳边传来张仨调侃的声音:“你在瞧什么呢,是不是想看看天上是不是真有特美丽那个仙女?梦你也信?不用功学习结果变傻了吧?真是英年早傻啊!”

    张仨推着他的自行车来到我身边,我问他:“你怎么还在学校里逗留不回家?”

    张仨笑着说:“你不也一样吗?”

    我沮丧地说:“我遇到一点事,不过哥们我现在不想告诉你是什么事,没那个心情。”

    张仨踹了他的自行车一脚:“我也遇到一点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是什么事,老子的自行车前胎爆了,它今天大概是想休假了。”

    我面无表情地说:“恭喜你,爆得好。”

    张仨笑嘻嘻地说:“今天给你骑回家吧,你帮我把前胎补好就行了。”

    我白了他一眼:“做梦,信不信我把你后胎也给戳爆?”

    见我心情是真的不好,张仨向我挥了挥手:“兄弟,凡事想开点,千万别让我在明天听到你去世的消息。”然后他就推着他那爆胎了的自行车灰溜溜地扬长而去了。

    我突然有一种强烈得没法消除的感觉,我已经不那么喜欢牛立了。她在我心目中已经不再是什么光芒四射的仙女了,她只是个相貌姣好的俗人而已。

    我想,我可能要面临失恋了。好奇怪,牛立应该都还不知道我曾经很迷恋她,而我就要失恋了,我怎么可以这么奇葩呢?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人都有,真是的!

    

二。

    高二(一)班是尖子班,二班是中等班,三班是三等班,其实也就是差生班。牛立的学习成绩一向挺拔尖的,高一分班联考的时候,她甚至有两门成绩考了个满分,从这一点来说她是学校里最棒的,因为其他高材生中最多有一门是满分。按理说她轻而易举就能进入尖子班前几名,可是天意经常弄人,可能天意是经常弄错人,现实是不会按理说的。她英语考试竟然忘了写她的尊姓大名和学号,而英语和数学一向是她的最强项,于是按规矩只能计零分处理,如果仅此而已,她就算抱着英语这个大鸭蛋至少也能进入二班,可是天意又捉弄了她第二次,最后一门化学考试的前十分钟,她竟然突发高烧,并且好像是烧出了校纪录!为了避免学生战死考场,学校不得不将这个病号紧急送医,听说还是送进了市人民医院的ICU房。

    她为什么会发高烧呢?因为她在考试前在学校小卖部买了两根雪糕吃。那么她为什么要一次性买两根雪糕吃呢,因为她说她很郁闷。她为什么会郁闷到要连吃两根雪糕呢,就因为她英语考试忘了写名字和学号啊,她气馁啊。本来她说她打算吃掉不止两根雪糕的,但为什么她最终只吃了两根呢,因为考试的那几天天气特别闷热,雪糕特别畅销,她去买的时候,小卖部的冰箱里只剩最后两根雪糕了。

    打那之后,学校要求小卖部内部自行整顿,平时限量出售对学生身体不利的食品,尤其是在考试的时候,严禁再卖雪糕之类的会影响学生正常发挥的零食。小卖部的老板有多痛恨牛立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她一人的原因,断送了他们很多财路,因为大部分学生最喜欢吃的就是对身体有害的零食,比如甜食,比如冷饮,比如油炸食品。

    牛立的家人很善长危机公关,牛立刚被扶上救护车还不到几分钟,牛立的爸爸并没有急着跟过去照顾她,而是载了一后备箱的礼品来学校打点,一是希望学校通融一下,可以算上牛立的英语成绩,哪怕是按百分比打个折扣计分也好,比如百分之九十,或百分之八十,最不济百分之九或百分之八也行;二是还是希望学校方面再通融一下,让牛立康复后单独重考一次化学,用备用的试卷也行。

    可是事又不凑巧了,学校驳回了牛爸的所有请求,大概原因只有一个,学校的主要领导班子是刚上任的,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一把火算是熊熊燃烧起来了,这是一把公平之火,校领导要表现出他们公正无私的一面。虽然他们也很不甘心牛立这个一只脚已经踏进重点大学校门的国家栋梁一失足考进了差生班,但他们也无计可施。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呢,如果他们私自对牛立网开一面,耳边必然会响起很多不和谐不中听的声音,会被许多人唾弃的。这样既影响学样的声誉,也会影响校领导的仕途,而且很多人也会对牛立指指点点说三道四,致使以后牛立不能安心学习,那样反而得不偿失。

    本来牛爸是来给校领导做工作的,却反过来被校领导们做了一通工作,而且被说得哑口无言了。于是牛爸决定让牛立转学,但牛立死活不肯,原因是她习惯了牛马镇一中的花草树木和桌椅板凳了,她担心转学换了新的学习环境后会水土不服,不利于茁壮成长。她还联合老师们劝导她的长辈,说在任何一个班级都能学好,能不能学好的关键不是看自己所在的班好不好,而是要看自己的脑子好不好使,牛立说她的脑子还可以,老师说牛立的脑子特别好,非常发达。

    牛家很宠爱牛立,生怕牛立一生气又跑去外面买雪糕吃,就答应了牛立继续在一中就读。而且,听说校长和校书记还私下承诺,如果牛立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全校前五的话,会考虑在高三的时候把她安插到一班去的。这是一颗定心丸,更是一颗救心丸,彻底恢复了牛爸牛妈等人的自信心。

    于是,牛立就在三班定居下来了,准确点说应该是暂住下来了,因为她的成绩一直维持在全校前三,和我的成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高一联考的悲剧不再重演的话,牛立高三会换去一班。但是老天的心思谁又能猜得透呢。

    三。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爷爷正在放歌待我归来,那经典且优美的旋律是这样的:“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啊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潸然泪下,我确定我眼睛里并没有进沙子。

    我爷爷赶紧把歌关了,跑过来连声安慰我:“我的宝贝大孙子啊,别哭,别哭,咱们不听了,不听了。爷爷想不到你现在听到这首歌会伤心难过。给爷爷笑一个,走你——”

    我觉得我宛如一个笨蛋,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还处在穿开档裤的毛头小孩年纪,怎么能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呢。

    我平时也喝酒,但我并不喜欢喝酒,我觉得每种酒都辣舌头和嗓子,为什么非要折磨自己五官中的一官呢?这样不好。所以我并不喜欢借酒消愁,我喜欢借游戏消愁,但我天生并没有什么游戏天赋,到目前为止,我最擅长的游戏是俄国方块,因为这个游戏真的很简单粗暴,只需要动手,不需动脑。我不爱看书又不爱玩电子游戏,这就是我一直保持惊人清晰视力的秘诀。

    说起文娱活动,我最佩服的是我的同桌张仨了,他很喜欢唱那种歌。据说高一没有文理分班的时假,在一堂历史课上,他在偷偷听歌,并且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大概由于耳机音量开得太大,他哼得也很大声,本来他是打算哼给他周围的同学听的,结果实际效果却变成了哼给全班听。他把某首歌改编了一下歌词,变成这样:“我的老杨哎,你叫我做什么,我只许你看,我不许你摸……”而正在上课的历史老师刚好姓杨,是一个古板严肃的老头,张仨歌词里的老杨大概指的就是他了。张仨这几句唱词的吐字发音那叫一个干净,是字字清楚地灌入了全班师生的耳朵中。一阵静默后,全班同学爆发出了雷鸣般的热烈掌声,而杨老师头顶上硕果仅存的几根残留的秀发居然无风飘扬了起来。这件事情把张仨的逗逼本色展现得淋漓尽致,从此之后,张仨凭借这一首歌在学校里牢牢地奠定了他逗逼角色的地位,在学校人称逗逼张,也有人叫他牛马镇一中好声音。

    这一首歌差点把正派的杨老师唱得晚节不保,从那之后,杨老师经常点名张仨回答问题,大概是了为配合张仨那句:“我的老杨哎,你叫我做什么……”但杨老师既不看他,也不摸他,张仨能回答出问题,杨老师就叫他坐下,回答不出呢,嘿嘿,那就抄三遍……从那之后,逗逼张的学杂费里面又多了一笔不小的开支,因为要花钱买墨水和作业本抄历史题目,张仨的历史课也因此而变得更加充实,他本人在杨老师面前也变得更加老实,至少在上课听歌的时候他再也不敢唱出来了。不过张仨仍然很喜欢在课堂上做课外活动。

歧生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