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一。

    我的学习成绩那么差还要没皮没脸地留在学校,这曾经感动过很多人。他们夸我了,说我虽然智力方面欠缺了一点哦,不是一点,是只有一点智商但是算得上是个追求上进的孩子。

    好多人都关心地问我:是不是想从倒数第二名一步一步爬到数一数二的档次?

    我真的要笑死了,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抬举我呢?我之所以还坚持去上学,并不是为了获得知识的力量,而是为了天天与班上的一个女孩子见面。虽然她并不是很在意我,但由不得她选择,谁叫她跟我一个班呢。虽然她不想从了我,但我是一直愿意从了她的,随时恭候,嘿嘿。

    我记得曾听一个同学说过这么一句话:一切不以学习为目的的学生都是在耍流氓。总感觉这句话似曾相识,又好像哪里不对。

    我还记得当我把我上学的目的向我爷爷坦白后,我爷爷兴高彩烈地说了这么一席话:“很好,为了追求一个女的竟然不畏学习上的压力而坚持上学,够坚强,够执着,爷爷我欣赏你!”

    那个女同学警惕心很高,从来不愿意跟班上的男同学多接触,一开始我只知道那个女同学叫刘丽,但后来我又听别人说她叫刘利,最后我偷偷翻看过她的课本,发现她叫牛立!天啦,我眼前瞬间浮现出一只牛直立起来的诡异画面。不管她叫刘丽还是刘利还是牛立还是其它什么玩意,我私下叫她特美丽。

    要知道,不是所有女孩都可以叫特美丽的。

    我经常有事没事地在特美丽面前晃荡,像个迷路的小孩似的。我的动机只有一个,为了引起她的注意。然而后来我发现我的做法实在是怎一个蠢字了得。很明显只在特美丽面前抛头露面是很难引起她的注意的,除非在她面前抛头颅,因为在她面前摇头晃脑的不只有我一个,而是全班乃至全年级乃至全校的大部分男生。也就是说想把特美丽追到手的可以说有车载斗量的一大票男同学,我只是沧海一粟。

    记得有一天中午午休时间,我全神贯注地坐在座位上凝视着特美丽的倩倩背影,她正在写着些什么,我心想,真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孩子,我可能配不上她。正当我士气低落,准备先趴到课桌上休息一下的时候,特美丽突然站起身来,然后手里抓着一张折好的纸,笑吟吟地向我走来。我赶紧低下头去揉眼睛,假装刚睡醒,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因为我不想让特美丽知道我刚才在偷看她的背影,以免在她心里留下一个我是猥琐男的不光辉形象。

    特美丽径直走向我,把那张折纸半塞进我课桌上的某门课本的书页里,并甜美地冲我一笑:“给你的,你打开看看吧。”然后她迈着欢乐的步子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在坐下去的同时还回过头来向我温柔地笑了笑呢。就冲特美丽那回眸一笑,让我做十年小狗我都愿意。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你在瞅啥?”以及这句话的标准答案:“瞅你咋地!”

    我激动极了,像得了帕金森一样,浑身乱抖了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病情”,成功地打开那张折纸,却发现是一张空白的信纸。当时我纳闷得很,特美丽为什么要送我一张崭新的信纸呢?她让我看看,看什么?看白纸?有什么好看的?笑话,我又不是没见过信纸。莫非她要我在上面写几句话?正当我大惑不解的时候,我灵机一动,把信纸翻了一个身,好家伙,原来正文在这一面呢,一行秀美的字体出现在我眼前:“金好哥,我喜欢你哟!”

    幸福来得太突然,我在座位上静静地憋了三秒钟,然后情绪突然爆发了,一跃而起,大吼一声:“特美丽!我更喜欢你!”

    再然后,我发现我清醒了,应该说是睡醒了,原来我们正在上数学课,上数学课打瞌睡是我的惯例。我发现教室里安静得像个太平间,全班同学几十双雪亮的眼睛投向了我,像是在欣赏一具刚诈尸的尸体一般看着我。讲台上,那长着一个冬瓜般硕大头颅的数学老师,他的身子正对着黑板,一只手把一块三角板按在黑板上,另一只手正握着粉笔在画一条直线,只画了一小段,因为受惊嘎然而止了,而他的脑袋几乎全部扭了过来,是用后脑勺对着黑板的,这场面,一般只有在恐怖片里才会出现。我这才发现数学老师笨重的脑袋粗短的脖子竟然可以这么灵活自如,居然能够向后旋转一百八十度角呢。

    原来,我在这节数学课上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黄粱美梦,就是梦见特美丽主动对我笑和给我送纸条。

    我心想,完了,放学后要去班主任办公室一趟了。谁知数学老师怔了几秒钟后,见既没有发生地震,也没有出现火灾,更没有暴发学生暴动,就缓缓地回正他那颗聪明的大脑袋瓜子,若无其事地继续讲起课来。

    在我心惊胆颤面红耳赤地坐下去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偷偷向特美丽的方向瞟了一眼。发现特美丽竟眼带笑意而又好奇地盯着我看呢。我惊呆了,我觉得我梦里有一部分是真实的,因为就在那一刻,我发现特美丽回首的样子真的就像我刚才梦见的那么楚楚动人。还是我的梦还在继续,我还没有清醒过来?

    不过我的确是醒了,特美丽也的确是那么迷人可爱,我也的确觉得很丢人,惟一让我不那么难堪的是,没人知道我吼出来的特美丽是谁,因为我从没向别人透露过我给牛立起了个外号叫特美丽,这是我心里的秘密。特美丽回头看了我好几眼,我心里又情不自禁地响起那一句话来:“你瞅啥?”看来我被这句话毒害得不轻啊。

    正当我以为事情不了了之了的时候,同桌张仨愤怒地用肘顶了我一下,不满地说:“你干什么呢?”

    我看了一眼正在忙着播撒智慧种子的数学老师,见他没什么可疑的动静,就急忙小声地问同桌:“张仨,我刚才怎么了?”

    张仨没好气地说:“你小子是不是做春梦了?你讲了好大声的一句梦话你知不知道,而且你还窜起来了,我还以为你要跳起来打我呢。你是不是梦到天上的仙女了?要窜上天去亲她?”

    我生气地质问张仨:“我上课睡着了,你怎么不推醒我?太不够义气了。”

    

张仨委屈地说:“怪我咯?我刚才也睡着了,而且我也梦到了一个小美人,正在关键时候,你大吼一嗓子,吵醒我了。我还没怨你呢。我这种梦是可遇不可求的你知道吗?”

    我急忙求知若渴地问:“莫非你也梦到美女了?是谁啊?”

    我发现张仨不经意地向牛立瞄了一眼,然后慌慌张张地把目光移到黑板上,嘿,这小子慌不择路的眼神出卖了他,他平时上数学课从不瞧一眼黑板的,用他的话说就是:“完全看不懂,鬼知道数学老师画的是什么符呢。”

    果然,张仨嗫嚅着说:“我梦见女的了吗?忘记了,被你吓得失忆了。”

    我神秘一笑,不再追问。

    张仨问我:“特美丽是哪位美女?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不?你在梦里叫得这么大声,我也想一睹她的芳容,如果真的长得好看的话,我们就公平竟争,怎么样。”

    我淡然一笑,随口敷衍他一句:“梦都是乱做的,做过就忘掉了,我哪里知道她是谁呢?”

    但我心里很不痛快,因为我居然跟我同桌在同一节课上梦到同一个女孩子,真是没道理。所以我心烦意乱地又对张仨说了一句:“你赶紧接着睡吧,把你刚才的觉补回来。”

    放学后,我慵懒地收拾好书包,准备离校回家,忽然有人在身后拍了拍我肩膀,我没有立即回头,用心感受了下那只手拍在我肩膀上的力道后,发现不是班主任拍的,这才不耐烦地回过头去,一边回头一边对着空气问:“你干嘛呢?”

    我的语气有点凶,因为我不喜欢别人从后面拍我肩膀,更何况我们班主任有这个恶习,这是他找犯了事的学生谈话的前兆。我们班的每个学生几乎都快与他达成这方面的默契和共识了,只要我们班的学生发现有人在背后拍了自己的肩膀,回头看到是班主任那副冷酷到底的面孔的话,就不需要任何语言沟通了,因为同学们都知道,此时此刻,摆在面前的只有一个选项,那就是乖乖地跟着班主任去一趟办公室,先涤罪恶的灵魂,升华人生。

    可是当我看清目标人物后,发现这次从我身后拍我肩膀的不是班主任,也不是任何我讨厌的人,而是她,特美丽。她似乎被我的态度吓得有点不知所措,于是我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响亮清脆的耳光,因为我刚才吓到了我心仪了好几个月的女孩子了。于是,我马上面露最灿烂的笑容和特美丽打招呼:“原来是你啊,我,我刚才不知道。”

    “对不起!”我和特美丽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脱口而出这句话的。

    “没关系!”我俩又不约而同地说道。

    我内心顿时好纠结,这才体会到如果两个真正的文明人相遇后将会是多么麻烦,说话不是你一言我一语,而是同起同落的。我好庆幸,幸亏我不是个文明人,当个文明人身心好累。

    但不知为何,在特美丽面前我自觉地当了一回文明人。

    我本来想跟特美丽用文明人的方式说说话唠唠嗑的,但我明显地感觉到身边的气氛对不我利,有点让我不寒而栗。因为我用余光就能发现身边好多男同学正虎势眈眈地瞅着我呢。我求生的本能告诉我,在这种时候应该远离特美丽,才能活着回到家里。

    于是,我赶紧说:“牛立,我要回家去了,再见。”

    说完后我抽身要逃窜,牛立却一把拉住我的手,不高兴地说:“急什么?我又不是来问你借钱的。”

    我问:“那你要借什么?”

    牛立愈加不悦:“哎啊,什么借什么呀,你别惹我生气了,要不然我真问你借钱了。”

    说实话,牛立要是真问我借钱的话,我一点也不会生气,我荣幸还来不及呢,会让我生气的是,我没有钱可以借给她,截至目前为止,我还是个无能之辈,我生我自己的气。

    我小声地在牛立耳边说了一句:“这里貌似很不安全,咱们借一步说话。”然后我转身要走,可是却有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男同学组成人墙挡在我面前,他们共同的特征是个个都那么凶神恶煞。我往东他们也往东,我往西他们也往西,貌似是要堵死我,不知道我跳楼他们是不是也会跟着跳楼。我转身要往后面开溜,结果发现我被包围了,我无路可逃。我赶紧举起手表示愿意投降,听候他们发落。我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其实他们并不是针对我,他们针对的是任何一个与特美丽近距离接触的男同学,我曾经也当过人墙围追堵截过别的男同学呢,那是一个看上去很斯文败类的男同学,一般情况下他很腼腆,但居然也有胆敢向特美丽示好,结果被我们吓得一个星期都食欲不振,差点饿死。

歧生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