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省亲

    第二天,天刚刚亮我便醒了过来,我叫来下人洗漱之后推开窗户看着东方渐渐变白,便顶着茫茫大雾在门口等待,等待回门。

    兴是我太过激动了,在门口等了好久头发都被雾气打湿,直到太阳已经升至头顶我才看到夙倾骑着马从外面回来。

    我以为即使他睡在那女人那里,但面对回门这么大的事至少他不敢怎么样。但我错了,因为他是夙倾,连皇上都引以为傲的二皇子,即便我们是赐婚的,他都不放在眼里。

    在此之前乃至早上我都在想,为什么被赐婚的是我,如果不是我该有多好,或许在我苦痛一阵日子后也就想开了,然后我会有我的新生活。可现在我的生活只有无尽的等待和痛苦,为了等待哪天他能才看到身边毫不起眼的我而苦痛万分。

    夙倾走到门口,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跨步向王府里走去并冷冷地说着:“等着!”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是字面意思还是别有用意,只是,我不想再花时间去多想了。

    “是。”我平淡的回答道。

    结果反而是他愣了一下,回头瞪了我一眼“哼”的一声就进了王府。

    等他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正准备如往常般跃上他的骏马,我上前拦住了他。

    “王爷,我有话要说。”

    夙倾如没听见般跨上他的马,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着前面,好像他看了我一眼便会肠穿肚烂一般,这般行为我看在眼里又好气又好笑。

    这个决定是我花了很大的勇气才下的,现在如果就被他吓退,那么以后就没什么机会说了吧?

    我看着他突然有了主意并大声喊道:“王爷如果不介意接下来的话被人听了去,我就在这里说了,王爷之前让管事传达的事我答应,不过我也有条件……”

    果然夙倾脸一黑,立马跳下马向我冲了过来:“别再喊了,你想干什么?”

    我看他如此紧张,心情大好:“如果王爷要我在皇上皇后面前逢场作戏,那么等你抱得美人归之后请求皇上赐我一纸休书,并写明我邹墨一身清白。”

    “这不可能,赐婚岂能说休就休,更何况父皇不会答应。”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严厉地打断了,我回想起自己说的话,心中大骇,我本来只想让皇上赐我休书的,怎么就要证明清白了呢?只是看着他如此果断的拒绝,突然觉得心中苍凉,也许在他的眼里除了他心爱的女人,其她女人的贞洁名声与幸福根本不重要吧。

    “那便抱歉了王爷,我无法与你逢场作戏,到时候皇上皇后问起我也只能如实回答了。”

    说着我便转身打算入撵。

    “你!好……”我听到他将拳头攥地咯咯作响的声音,从他的话语里我听出他似乎是权衡之后下了很大的决定。原来他不是没有软肋,他的软肋是她。

    我苦笑之后转过身来望着他。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父皇答应此事。”

    看着他一字一句说着我突然就笑了:“谢谢你,如你所愿,今后我们各不相干。”

    我以为我的大方退让最起码会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却发现并没有那么容易,我的心如今就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一般喘不过气来了,只是现在我片刻都不想耽搁,只想快点回家看看我的爹娘还有哥哥。

    到了左将军府,轿子一落我便迫不及待地冲向我的爹娘,刚刚在轿内便看到爹、娘还有哥哥站在门外迎接我们了。

    “爹、娘,女儿好想你们啊!”

    “臣,民妇,见过王爷王妃。”说着爹和娘还有哥哥就打算跟我行礼,我急忙接住爹和娘的手将他们行到一半的礼拦了下来一把将他们揽住。

    “爹,娘,我依旧是你们的墨墨,从未变过。要行礼,就对王爷行礼吧,不过我想他不会在意这点礼节的。”我说完立刻跑到哥哥身边抱住他的胳膊,在我还没出嫁之前但凡有达官贵人,这个位置都是我的。

    “让王爷见笑了,是下官教导无方。”

    说完爹跟娘便向夙倾行礼。

    到了家里几句闲暇叙旧之后,倾夙便和哥哥一起去了花园,我紧紧抱住娘眼泪就下来了。

    “墨墨,之前娘听许伯说你第一天便一个人站在门外是怎么一回事。”

    没想到才开始温情娘便哪壶不开提哪壶,爹听到后立马板起脸来:“这事我也听说了,墨墨你什么时候做事如此草率了。”

    我见两老人如此看重此事,又搬出眼泪来:“我真的很想念你们,那天见完皇上皇后我便想着为什么我得三天后才能回门,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满腹委屈,结果鬼使神差就回了家。差点破了规矩,事后我也很后悔,请爹娘责罚!”说完我满眼泪汪汪地看着爹假装无辜和可怜。

    “唉、罢了罢了,都是你娘宠坏的,下次不许再坏规矩听到没有!”

    “是……”我继续假装无辜。

    “怎么是我宠坏的呢,这分明就是老爷你宠坏的!”见爹气消了,娘倒是不愿意了,非要跟爹较个高低。

    

见到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我看着心里暖烘烘的,之前有再多的委屈现在全都烟消云散了。

    “我呀,是被你们俩还有哥哥一起宠坏的,你们三个人都有责任!”说着我就扑了上去给我爹娘一个大大的拥抱。

    “怎么又扯上我了!好事从来没有轮上我,脏水你倒是很愿意往你哥哥我身上泼。”

    只见邹暮溪与夙倾聊完了正事从小径走了过来,我冲着邹暮溪明媚一笑:“说你宠我怎会是脏水,这说明哥哥你对我最好呀。”说完我又朝他做了个鬼脸。

    “诶,墨墨,你今天气色有些不对,刚一下轿子我没来得及问,是身体不舒服吗?”

    娘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病态,来之前我照过镜子以为可以瞒混过去。

    “这还不都是因为昨晚想到可以回家太激动了没休息好。”我抱住娘撒娇道:“娘,您不用担心,我待会儿回房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看向夙倾,正好看到他微微臭下来的脸,也许他在想我昨天在他面前假装昏倒的戏码,现在被我自己揭穿所以对我厌恶吧,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你要留下来?刚刚王爷说他下午还有事要办,你们不一起回去吗?”

    哥哥诧异地看看我又看看夙倾,满脸的狐疑。

    我赶紧解释到:“对,就因为王爷有事要办晚上不回王府了,怕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所以特意将我留在娘家。”说完我连忙看向他那千年不变的黑臭脸希望他能帮我。

    “是的,今天要麻烦将军夫人了。”我听到了是他波澜不惊的声音。

    “是民妇要谢谢王爷给我们和墨墨相处的机会。”娘听到后开心的握着我的手拍了又拍。

    “好,本王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后他干脆地转身就走了,爹娘见到立刻起身送他出门。

    “爹,娘,我去送王爷上马。”

    见爹应允我就随着夙倾一起向马儿走去。

    “你在耍什么花招?”

    说这话时他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语气十分冰冷。

    “民女不知王爷在说什么。”说完我拿出礼貌性的微笑来隔断我们之间的距离:“王爷路上小心。”

    “你若对沄儿耍花招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夙倾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接着跳上马勒起缰绳策鞭而去。

    我自动忽略了这句话,却想起了那被他唤做沄儿的女子,那天在花园一见真的是美到让男子魂牵梦萦,能被夙倾看上的也自然非凡夫俗子,而我是他千千万爱慕者其中的一个,凭什么能引起他的注意呢。

    想到这里我便不再往下思考,转身奔向我的爹娘,现在我只想好好在他们身边呆着。

    爹娘见王爷走了便转身进了门,我见邹暮溪也要跟上去,一把拉住他低下头对他窃窃私语道:“哥,你能教我骑马吗?”

    邹暮溪不可置信看向我:“你向来不喜欢骑马说大家闺秀更适合王爷,现在怎能突然要学骑马了?是不是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邹暮溪想了想又接着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回来后心境不同了?”

    好吧,万事都瞒不过我的好哥哥,但是我岂能说出这其中缘由,不然爹娘和哥哥又会心疼我。

    “哥,你会不会想太多了,我只是发觉以前我的想法都是错的,自从嫁给了王爷我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

    说完我假装幸福一笑,果然这表现让邹暮溪暂时收起对我的怀疑。

    “好吧,十天之后回家我教你。”

    看着邹暮溪宠爱地揉揉我的头发,心中的委屈瞬间就快喷涌而出,我赶紧低下头努力忍住情绪。

    “不行,明后天就教我吧。”

    “明后天?不行,最近我一直都在军营,根本没时间回家。”邹暮溪断然拒绝了我的要求。

    我眼球一骨碌瞬间一个想法出现在我脑海里:“哥,你说我去军营怎么样?”

    邹暮溪听到我的想法大骇:“女子不得入营你又不是不知道!”

    “哥先别着急,我当然不是以女子身份入营,我会乔装成男子,以你远房表弟的身份入营,别人问起你就说姑妈觉得你这表弟身子骨弱又吃不了苦,就先到军营里学学马术强身健体。”

    “这怎么行,爹若发现了还得了,更何况王爷那……”邹暮溪依旧不肯让步。

    “爹若发现了我自有应对的办法,我不会被人发现我的身份,王爷也是同意的,是他让我来跟你说的。”

    我以说谎不打草稿之势打消了邹暮溪的后顾之忧,果然邹暮溪无奈的点了点头。

弃妃要翻身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