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73章 天下之主

    这个时候,马氏终于明白了他在庆宣帝心目中的地位真的是一文不值的,她从头到尾都在利用自己、利用他的屏儿,甚至她还利用了朦儿!

    可是到最后,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她会这样对待他:“不,本后不相信,陛下不会这样做的!一定是你假传圣旨,撒谎!”

    靖王毫不客气地扔了一道敕旨给他:“那就请皇贵君君上接旨吧!”

    黄色的绸缎晃得他眼睛疼,他一把抓起那道敕旨,立即翻开查看里面的字迹。他真的很希望不是她的笔迹,他是替她打理了二十多年后宫的皇贵君呀——可是,可是里面熟悉的字迹生生打破了他的最后半分希望,这是她的亲笔记录!她居然真的如此狠心,她居然真的如此无情——

    马氏看着那道黄绸敕旨愣愣的发着呆,然后他发出了一连串疯夫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凤沛瑛,凤沛瑛你也算是对得起我——”他疯了似的用力撕毁着那道黄绸敕旨,“本后是瞎了眼对你真心真意了这么多年,你也算是对得起我吗——”

    此举已然是大逆不道,也彻底激怒了奉旨前来监督刑罚的靖王:“皇贵君君上好生大胆,竟然敢如此藐视母皇的旨意!既然皇贵君君上不愿意服从母皇的旨意就死,那便由本王代劳了。来人哪,送马皇贵君上路!”

    “唯!”侍卫们听到这位即将登基的新帝发话,立即过来束缚住马氏。

    马氏拼命地挣扎:“凤奚暮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你等着吧,本后的屏儿会联合漠离王储踏平大凤朝的土地!凤沛瑛临死前是不是最担心的是不是她的江山社稷啊,本后不会让她死得安宁的,本后要让她在天上看着她心爱的大凤江山是怎么一点点被毁去的,本后要让——呃呃——”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脖子便被人用白绫缠住了。

    靖王看着眼前的一幕,神色未动。

    就在这时,凌阳帝卿冲了进来,他哭着道:“靖王你放了我父君,你放了他——”说着便前去拉扯几个行刑的侍卫,想让她们放了他的父君,“你们松手啊,快点松手放开我父君啊——父君!父君啊——你们放开他——”却被人束缚着不让他再靠近马氏。

    靖王立在那里依旧面无表情。

    昔日尊贵无比的凌阳帝卿,此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倒在了他曾经最最看不起的一个庶王脚下:“六皇姐,六皇姐我求你了,你放了我父君好不好?你放了他杀了我好不好——”

    靖王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视线,继续看着眼前的刑罚。昔日父君死时是怎么的凄凉?当年郦君之乱时选在庆宣帝出巡的时候,她带着马氏父女出巡游玩,而自己的父君却被那些禽兽不如的东西百般糟蹋,最后落得个那样的下场。她恨了庆宣帝这么多年,恨了马氏父女这么多年。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她竟然也看到了燕王父女姐弟有这般凄惨悲凉的一天。这便是人们常说的,天理轮回报应不爽吧。

    燕王和翊王以及禁军统领一番拼死厮杀,最终还是冲破了层层防线,杀到了其父马皇贵君所居住的露华宫里。但是眼前的一幕让她永生难忘:“父君——”

    只见马皇贵君已经被白绫勒得奄奄一息,而凌阳帝卿也撕心裂肺、哭叫不止地喊着父君,可惜他被人绑缚着没有办法救助马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姐的政敌在他的面前亲手杀了他的父君。

    马氏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可他还是在看到自己心爱女儿的那一刻露出了一丝笑意来:“屏儿……”

    燕王泪水飞泻:“父君!父君我在这里,在这里!”

    他颤巍巍地抬起了手,被女儿紧紧地握住了,这才笑着道:“屏儿,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活下去……”言罢香消玉殒。

    “啊——父君——父君——”燕王大受刺激,执着随身携带的佩剑大肆屠杀着那些杀她父君的侍卫们,一时间惨叫声无数。

    杀完了侍卫们,燕王便将目标投向了这么久以来,不禁夺走她的权力、梦想,还亲手杀了她生父的女人:“凤奚暮本王跟你拼了——”

    周围的侍卫急忙冲上前护住靖王:“保护靖王殿下——”

    靖王被众人拥着暂时退出了露华宫。

    燕王最终没能杀了靖王,不过不是因为她不想杀也不是因为杀不了,而是发现凌阳帝卿晕倒了。她刚死了母皇又亲眼看到父君断气,身边真正的亲人就只剩下朦儿这一个弟弟了,他绝对不可以再出事!

    “朦儿,皇姐带你去燕王府,”燕王也明白此刻若是再和靖王纠缠,怕是对自己的势力有所不利,所以她不得不下令撤退。然后心疼地抱着凌阳帝卿出宫,“朦儿,有皇姐在,皇姐在这儿,好好睡吧。皇姐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我们走,我们走……”

    燕王没有纠缠于困兽之斗,靖王同样也不能恋战。因为等待她的事情还有更多更多,她不能因为一个燕王就分心,她接下来所要追求的是更高层次的东西——便是登基大典。

    燕王带着凌阳帝卿出宫以后,靖王安排好一切也回府了一趟,亲自告知了府里众位夫侍她平安的消息,众夫侍也都松了一口气。戚钰寒甚至还抱着她呜呜哭起来,这让一直就看不惯他的沐侧君又是一阵闹腾不依。

    她回府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报平安,而且还想亲自送送李蕊。李蕊自从醒来告诉她想离开东京城回老家以后,她就一直记挂着这事。马车和随行的保镖那些都已经给她准备好了,是她这个做主子的对不起李蕊,她执意要离开她也没资格请求她留下来。既然要走,在这个关键时刻各方面便要更加格外用心。她现在和燕王已经撕破了脸皮,两个人之间避免不了一场恶战,而且根据马氏临死前所说的话,燕王更有叛国求荣的嫌疑,所以李蕊在这个档口离开京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可是她非要走,靖王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挽留,那便给她最好的马车和保镖,甚至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还抽动了鸣羽卫的人过来。她给死士下了严令死命,必须要保证李蕊平安到达她的老家,否则提头来见。甚至朗仪曾经看不惯她和孟绮二人和她们有过冲突,这时候靖王在如此关键的时刻,还动用鸣羽卫的人来替她做保护,更让她十分恼火。但是恼火归恼火,她也不能干涉插手主子的决定,最后只能由着主子了。

    靖王看着李蕊,终究还是有些舍不得:“真的要走吗?”

    李蕊看着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低声道:“嗯。”

    见状,靖王叹了一口气,然后道:“那就走吧,本王给了你这一路上最好的保障,足以能够让你平安到达老家。还有月俸盘缠,也足够让你这辈子衣食无忧。李蕊,如果你真的要走,以后便莫要再回到东京城了。”

    

李蕊也不舍地看着她,但最后仍然坚定地点了点头。她也舍不得王殿,但是她必须要离开这里。王殿马上就会登基成为下一任的皇帝了,她一个手臂断了的残废人留在这里算什么?王殿刚刚登基肯定需要的是稳固,而她继续留在东京城的话只能带给她无尽的麻烦。她和孟绮这辈子跟随王殿追求的是什么,不就是想亲眼看着她登上皇位吗?如今王殿已经做到了,而且是陛下亲口告知众大臣的,她和孟绮什么遗憾都没有了,也是时候该离开这里,回到她的老家去了。

    靖王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尊重她本人的选择,放她离开,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靖王府外,李蕊穿着普通平民的服饰,被人慢慢扶上了马车,依依不舍地看着这个呆了好些年的地方。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立在大门前的主子,终究还是放下帘子让马车起步前行。

    靖王就这样一直注视着马车远去的影子,最后变成一个黑点,然后完全消失不见。这时她才转过身去,默默地回到府里。

    柳氏身怀有孕,看到妻主平安归来后彻底放下心来,早已经歇息了。而林侧君强撑着处理府中的内务,但毕竟身体机能透支有限,这时候也已经睡下了。至于戚钰寒和沐侧君两个人,知道妻主刚刚经历了陛下驾崩和对燕王的一场恶战,又刚送走了一个贴身多年的护卫,心里肯定会很难受,所以就争先恐后地前来伺候。

    靖王看着他们两个,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很累,面上出现了一丝疲倦之色。

    沐侧君见状,急忙关心道:“王殿,今天在宫里那么辛苦。但是你别难过了,到澹儿房里去,贱侍给你讲笑话好不好?”

    戚钰寒立即反驳道:“陛下刚驾崩,你居然要给王殿讲笑话?简直是大大的不孝啊,你是不是别有用心想让王殿被大臣们笑话啊?王殿,到寒儿房里去,贱侍给你熬完安神汤,你喝了好生睡一觉,明早再进宫好不好?”

    沐侧君杏眼圆睁地看着他:“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要跟我抢王殿,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怎么,想打架啊,你以为我会怕你是右相府的嫡公子,来啊来啊——”

    “打就打,谁怕谁啊?”戚钰寒也不甘示弱。

    靖王在一旁苦笑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许吵了,都到本王房里去好不好?寒儿可以熬安神汤,澹儿可以讲笑话,你们两个的愿望本王全部都满足,都不吵了好不好?”

    闻言,沐侧君冷哼道:“看在王殿的面子上,本君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哼!”

    戚钰寒嘲讽他道:“别再哼了,脖子再扭厉害点,小心掰不回来就糟了。”

    “你说什么——”

    大凤朝的祖制,如果皇帝死于夜晚,朝臣和在宫外的皇嗣是第二天再进宫来守灵的。目前庆宣帝这边的情况是君傧和几个小皇子在守着,翊王因为要保卫皇宫所以也没有回府休息。靖王虽然离开了,但是沂王已经接到消息携王君进宫来处理庆宣帝的后事。而且靖王在离开皇宫前也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又有亲妹翊王在宫里坐镇,基本上没有一个人敢传她的闲话。

    靖王这一晚的确是放纵了自己,喝过戚钰寒的安神汤便窝在沐侧君怀里听笑话。因为她心里难受所以需要缓解一下自己内心压抑的心绪,她也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不孝。原本庆宣帝驾崩这个消息对她来说是很让她兴奋的,可是没想到最后事情竟然演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的所有心情都被这个驾崩的夜晚搞乱了。她是那么地想要她死,可是到了最后她却真的为了眼前母亲的离去伤心,是她错了吗?她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是她得到了这个梦寐以求的皇位是真的。

    这一晚靖王府女主人内室榻上的情况便是,戚侧君抱着靖王,靖王蜷缩在沐侧君怀里难受,笑话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听进去了的话也不知道是听进去多少,反正等兴致勃勃的沐侧君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妻主已经睡着了。他瞅了瞅抱着靖王的戚钰寒,也像是一副睡过去的姿态,不禁恨得咬牙切齿。

    次日一早,东京城的上空飘来九九八十一声丧钟报响,大凤帝都的老百姓们都明白皇帝驾崩这个消息,不禁跪地痛哭、全城缟素,三个月内禁乐舞、宴会等一切喜庆的活动。

    靖王换好了一身朝服入宫,这时候天也才微微泛出鱼肚白。她进宫后直奔朝仪宫,翊王和众位大臣已经到了含元殿,等着她这位新帝的登基大典。

    她临行前,在朝仪宫的宫殿前告诉了沂王一个秘密:“那日母皇在京畿大营附近的林子里失踪,事后我知道了一件事,母皇的失踪是为了试探我。不仅如此,她还留下了一道诏书,据传她跟亲信说上面写明如果本王当时图谋不轨,便即刻诛杀本王。如果她撑不到回京的日子,便让那些亲信们以诏书为准,借九儿手上的兵权,然后拥护八皇妹登基。”

    沂王没有说话,目光仍然看着远处。

    她看了看对方的表情,继续缓缓言道:“本王得知此事的时候,已经是母皇驾崩之后了。她的亲信可能是怕本王日后登基了怪罪吧,所以交出了那道诏书。诏书是本王如果图谋不轨弑帝弑母,所以让别的皇女登基不假。不过八皇妹知道诏书内容里‘别的皇女’这一项指的是谁吗?”

    沂王依旧没有回答。

    靖王笑了笑,继续道:“本王既然告诉八皇妹此事,那自然说明母皇上面所说的‘皇女’不是八皇妹了。八皇妹是不是很想知道这个人是谁?那本王在此告诉你,这个人便是九皇女翊王。”

    闻言,沂王身躯一颤,回过头来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靖王心下了然,笑得越发灿烂:“母皇之前应该召见过八皇妹说过此事吧,可惜她坑了八皇妹一场,她内心里还是最宠爱九儿。哪怕是将这个皇位给了我,她还是最爱的她。大皇姐、燕王、我还有八皇妹,都只不过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

    沂王闭上眼神色悲凉,她缓缓睁开眼后,跪倒在了靖王的面前:“臣妹知道皇姐想要说什么,不过臣妹真的有心无力了。待燕王的事情结束之后,臣妹便回沂地,一辈子都不会再踏入京城半步。”

    靖王看着眼前伏地跪拜的女子,神色依旧平和。

    此刻的含元殿中热闹不已,翊王虽然为了庆宣帝的驾崩而伤心,但是同样也为皇姐实现了多年的梦想而高兴。看到靖王到来,她笑得更加灿烂:“来了来了,皇姐来了!”

    靖王换好了一身黑金帝王礼服,头戴帝王冠冕,缓缓踏入殿中。看着周围这些熟悉的朝臣们此刻变成自己麾下的臣子,心里无比自豪。她缓缓往台阶上走去,那里有金灿灿的皇帝座椅,那是她一生的梦想,她实现了追求了半生的梦想,她成为了这个大凤朝的天下之主,成为了大凤朝新一代的帝皇。

凤宫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