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39章 露出真面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马庆芷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看不起她的模样,继续挑衅道:“你别以为我不在京里就可以拿这些唬三岁小孩的话来糊弄我。我马庆芷是谁,我是大凤朝的西北少将,是陛下心目中的肱骨之臣。你以为就这么几句忽悠之言就能够说动我,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此时的马兰潇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份耐心,她阴沉沉地看着对方问道:“你可想清楚了,当真不愿意跟我一道回京?”

    没等她说完,后者就狂妄地叫道:“你问几百次我的回答也是一样,我不可能跟你回去,除非燕王殿下来接我——呃!”

    她的话突然一顿,身子也僵了一僵,面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望着马兰潇。

    她竟然真的敢对她动手!

    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了起来,她带着满腔怒意地瞪着马兰潇,对方的面孔也在她眼中变得模糊起来,颈上被击中的骨头泛着剧烈的疼痛,马庆芷就在这样的怒意与震惊之中晕了过去。

    见她倒下,马兰潇急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妹妹倾倒的身子。看着她不省人事的脸庞,心里也颇为复杂。

    但是她很明确一件事情,如今的马家不能再接受一丝一毫的动荡,所以她并不后悔最后的这一击,总比日后她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来得好!

    这时候,听说马家的大小姐、少主赶到云华镇消息的军师匆匆赶了过来。本来是欲过来参拜她的,没想到竟然看到了眼前震惊的一幕。

    马家少主竟然打晕了少将军!

    马兰潇盯着她讶然的面色,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依旧蹲在远处,扶着已经晕过去的妹妹。

    军师看着她们俩的模样都好不到哪儿去,抿了抿唇,上前道:“抚南将军,少将军她……”

    听到她说话,马兰潇抬头看了她一眼,神情里略带了一丝不满,接着拦腰抱起妹妹,对她道:“传我的吩咐下去,大军立即前进回京。少将军身子不适,待本将送她回府之后,再到宫里回复陛下。”

    闻言,军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晕厥过去的马庆芷,点了点头道:“是,抚南将军,在下这就去安排传令。”

    征战了大半年西北地方叛军的小抚南将军、马氏一族的嫡次女带着大军浩浩荡荡的回京了。京城里的百姓们都人潮踊跃,纷纷想瞻仰一下这位少将军的风采。只是可惜,在镇南大将军、马家当家主人马釜玥派其嫡长女、小抚南将军的胞姐马兰潇去云华镇迎接她的时候,小抚南将军因为路途遥远身染疾病,见到胞姐前来又大喜大悲过度,导致突然晕厥。所以马家的少主、大抚南将军马兰潇派了马车先行护送妹妹回府,再到宫里向陛下禀报小抚南将军回京的消息。

    听说这小抚南将军在云华镇逗留了三天,也是因为身染微恙、军医建议暂时休养两日的原因。

    “这么说,这小抚南将军还真是挺爱国护民的?”

    “那是当然啊,诶你没听说陛下都准备给她举行一场庆功宴。这小抚南将军可是当朝皇贵君的父族、马家的嫡次女,陛下能不重视吗?”

    被官兵阻拦在两侧的人群叽叽喳喳地看着路中央迤逦而来的漫长回京队伍,绝大部分人都对这个小抚南将军马庆芷有口皆碑。

    一辆并不是那么显眼的马车停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巷道里,马车上的主人盯着不远处长长的队伍,还有特意摆出来的一辆中等马车,以及那位竭力掩盖事情真相的马家少主,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孟绮看着主子的面色,顿了顿,上前道:“王殿,现在马家二小姐也已经入京了,恐怕燕王那边的羽翼会更加丰满。而王殿与翊王殿下二人目前因为纳侍一事有了隔阂,属下怕这个情况对王殿不利。”

    靖王依旧欣赏着远处华丽的仪仗队伍,缓缓问道:“你觉得本王那天将事情挑破是做错了?”

    孟绮自然是不敢承认此事,只好闭口不言。

    而在靖王看来,别人的不答话就表示默认,表示对方真的认为她做错了。可是她有她的打算,况且她不能够让翊王坏了她的大事。

    “母皇目前是很喜欢九儿,可是帝王的爱从来都是虚无缥缈的,你保不准她什么时候就跟你翻脸无情了。所以,人人都觉得九儿目前如此受到母皇的重视,在兵部开始发展实权,是一个步步高升的好现象。但是帝王心性习惯了喜怒无常,俗话说伴帝如伴虎,谁知道哪天母皇一个不高兴就让九儿去纳侍去封侧,替皇室开枝散叶了。所以,本王这么做其一是为了在母皇面前留一个好印象,让母皇觉得本王不是一心为了上位不顾姊妹亲情的人;第二个也是为了给九儿打一个预防针,如果将来某一天她硬要与母皇对立,或者反过来说是醒悟过来母皇这样对她的用意了,她就不会恨我。”

    孟绮只是一个藩王皇女的贴身护卫而已,有些东西还不能理解,听靖王这么一说,如茅塞顿开道:“王殿果然英明,这可是一石三鸟之计啊。”

    既向庆宣帝表示了她给做母皇的她一个面子,又同时收买了翊王未来的怀疑度,还落得一个不被亲妹理解的委屈角色,真是十分高明。

    说完之后,孟绮的笑容又再次垮了下来,忧愁道:“可是王殿,现在马家的两个嫡女都在京里了,如果她们联合起来帮助燕王夺位,那么将是对王殿上位之路极大的不利。”

    闻言,靖王转过头去笑意深沉地看着她:“这不简单吗?让她们没法联合起来不就成了?再说了,即便是她们两个同仇敌忾一直对外,本王想让她们自相残杀也有的是办法。更不消说这两个人本来就不对盘,连平素都招摇如斯,私底下还不知道会对撕成什么样了。呵呵,两个跳梁小丑而已,也值得本王费心去对付?只要收拾掉马釜玥那只老不死的狐狸,这些个年轻人,本王根本不屑一顾。”

    

孟绮点了点头,认同了主子的说法,又道:“王殿,那马家的势力如此之大,我们也不能光靠着陛下来处置对方,也应该暗中做点什么。而且马釜玥那只老狐狸特别不好对付,也就是因为有她在,马家才能够有如此如日中天的机会。倘若是她倒下了,那么整个马氏一族就如同鸟群兽散,也成不了气候了。”

    话虽说说得容易,但是真正的要付诸于实践,真正地做起来,却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尤其是她们现在的幕僚群还不够庞大,对付中级官员尚可,若是要对付马釜玥这般的人物,一不小心便会被反咬一口,继而粉身碎骨。

    靖王凝视着眼前快要走完这条街道的末等小兵,缓缓言道:“我们也可以施计让马家的两个嫡女互相残杀,继而达到分裂马家的目的。凤瑗屏这么多年以来横行于朝堂之上,靠的是什么?不就是靠她和马釜玥那只老狐狸所共同拥有的三军大权吗?如果马家不中用了,你猜燕王会怎么样?”

    主子似笑非笑的面孔让身为护卫的孟绮隐隐打了一个寒战,她垂下头掩饰道:“属下不知。”

    “大朝会后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凤瑗屏在朝堂之上接二连三地败给我,她的幕僚群已经有了四分五裂的状态。虽然她掩饰得很好,口风动向把持得很紧,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私底下某些内阁群辅是怎么议论她的,本王倒也略知一二。”

    孟绮试探地问道:“那王殿要不要笼络这些人,这些人——”

    没等她说完,靖王便神色一厉,低喝道:“本王说过,这辈子绝不会接受追随过凤瑗屏的任甚人。她们既然有胆子护持凤瑗屏上位,就得有胆子承担相应的责任。本王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还没有沦落到当救世主的时候。”

    她这辈子,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接收一个追随过燕王的人。不仅是因为燕王此人野心巨大,邪恶过甚,追随她的人不是亡命之徒也是为了权力可以弃家卖国求荣之人。她凤奚暮虽然不是什么三观有多正的人,但是这一点还是很明白的。她怎么能够保证对方对她的臣服是来源于真心,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真实的目的而欺骗于她?况且一个连自己主子都可以随手抛弃的下属,她可没有那份天大的信心可以驾驭得住对方,不会害怕对方有朝一日挟天女以令诸侯,或者做得更狠一点,再进一步直接毒杀了她?燕王的人她从来不会要,也同样没那个胆量来接收。

    闻言,孟绮点了点头,明白了主子的意思。抬头看着眼前已然消失了的漫长队伍,问主子道:“那王殿现在出发去接小世女?属下怕小世女受了惊吓,不肯和王殿回来。”

    “小孩子嘛,既然醒着不愿意听大人的话,那就让她睡着回去呗。”

    她轻飘飘地抛出一句话,仔细一想却是那么残忍冷漠。

    她是她的亲生母亲,怎么可以对她下那样的手?

    孟绮又垂下了头,不敢出言反驳。主子的女儿,主子想怎么样对付就怎么样对付,哪里有她这个做下人的在这里甩脸子给主子看的份儿?

    见状,靖王轻声笑了出来,问道:“干嘛一副这种表情对着我?觉得我很残忍吗?”

    “属下不敢。”她是傻了才会承认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但是就是这般的回答,对对方来讲和回答“是的”也没什么区别,她像是挑刺一般地问道:“是因为不敢这样觉得,而不是因为不会或者没有这样认为?”

    孟绮依旧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见她这副样子,靖王整个人笑得越发恣意妄为:“哈哈哈,好了好了,本王便不逗你了。我的确是想给婧儿喂一些安眠粉,但是不是因为怕她不听话不乖,不愿意跟着我回府。而是因为刚才卫中传来消息,咱们大凤朝的第一美女对于本王又要有新的动作了。我不想让孩子受这样的惊吓,所以才想出这个法子的。”

    闻言,孟绮整个人抬起头来讶然地看着主子,一脸的不可置信:“什么?燕王又要搞什么动作?还要对王殿来一次刺杀活动吗?她不怕陛下……”只不过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了。

    不过截住她话头的不是突然出现的别人,也不是身旁的靖王殿下,而是她自己。燕王不怕庆宣帝什么?不怕她再对自己做出一次惩罚吗?

    这怎么可能?

    虽然庆宣帝对于靖王的态度在这两场上朝之会上面表现出了出其不意的风格,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庆宣帝是有意站在靖王这一边替她回击燕王的。但是庆宣帝对靖王本身是什么态度?她怎么可能为了这样一个不受自己待见又没有什么明面上势力的女儿再一次对燕王出手?大朝会虽然说表面上看是靖王赢了,但是燕王也没有吃太多的亏。后来一次的朝上虽然选择了和稀泥的形式,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讨到什么好。庆宣帝对于靖王的态度依旧不理不睬,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相反倒是开始热衷于对翊王进行培养,让她在兵部任了职。

    现在还能够被好些人当做太女假象的藩王皇女人选,就是八皇女沂王凤睿庭了。她一直以来都得到庆宣帝的宠爱,也在朝堂上可以站稳脚跟,似乎是目前唯一可以与燕王殿下匹敌的人物。但是俗话说凡是都有例外,历史上那么多最后继承皇位的黑马也不鲜见,众人一边在将沂王殿下当做暂时唯一的太女人选之时,也同样在忖度庆宣帝的心思,说不定这个皇位陛下还有别的心思,想要传位的继承人并非是沂王殿下呢?

    靖王冷笑道:“母皇对本王一向是很不待见,若是没有父君当年的淡如春风,恐怕她早已朝本王下手了。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我对付燕王?她想借我的手来对付燕王,怕也是因为不满意马家势力的过于庞大,想必也有心思开始收拾马家了。”

    孟绮还在思索她前面的话之时,却又听她缓缓言道:“还有一件事本王很是担心。以前前太女还在位之时,她对其嫡长女喜欢得不得了。自从前太女一家毙命之后,她转而对我的婧儿开始百般讨好。她出了宫门,第一个居然是来靖王府看婧儿,惹得燕王妻夫对我们妻夫和女儿不满。当时却又对于我的问安选择了一直以来的不作理踩。我一直在怀疑母皇是不是要利用婧儿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对婧儿的好就是一个向燕王和马家发出挑衅信号的信息,她想让我的婧儿成为她阴谋之下的牺牲品。”

    靖王缓缓说完,眼神里还是很飘忽的状态。这些事情她不敢笃定,在内心深处也隐藏了多时。她不敢说出来,怕女儿会遭到庆宣帝或者燕王的报复。但是庆宣帝越是对婧儿好,她就越是担心这件事情发生。

    孟绮有些惊讶地看着主子,她实在不知道主子竟然会对陛下对自家小世女的态度作这般猜想。在她看来,庆宣帝就是单纯的喜欢自家小世女而已,虽然不待见主子,但是对一个两岁的可爱孩子待见她还是觉得说得通的。

    见到靖王如此胡思乱想,她劝慰道:“王殿别思虑太多了,先把全身心的思绪投入到分裂燕王和马家这上头来。属下一直认为陛下是很单纯的喜欢小世女而已,毕竟小世女才两岁,平日里一直非常招人喜欢。陛下身为祖母,对小世女这样也是说得通的。”

    而靖王又怎么可能会想通?对于一个不待见自己却又手握生杀予夺大权的母亲,却很反常的表现出十分喜爱自己目前唯一的女儿,这件事让她想想就觉得背脊发麻。

    她摇了摇头道:“本王想不通,本王一想起她之前对婧儿的种种态度就感到后怕。每次一想到她的作为,我晚上就害怕得睡不着觉,睡着了也是噩梦连连。本王好害怕她哪天就突然露出真面目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小段咱们凤女士又开启了装虚扮弱模式,觉得好可爱。我一直觉得她在现代的职业一定是影视演员,不论是装虚扮弱还是装乖扮巧,亦或是王八之气,都是各种有吸引力滴。

凤宫赋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