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遇见

    和母亲随便的聊了会后,她就回去了,时间似乎过的很快,一转眼半个月就过去了,期间安长吟也有来找过她,但都被安长溪让云意给拦下了,她宁愿被安长吟给发现自己的不同,也不希望自己忍不住掐死那女人!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安长溪一身墨袍干净利落的摇着折扇,她用草药将自己的脸给抹黑了,看起来真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模样。

    一路来到一家茶馆前,里面几个小二连忙迎了上来,“公子一个人?”

    “嗯,”她压低声音似乎不愿多言。

    那小二也很有眼力见,连忙将她带到一个安静的包厢内,这茶馆是没有大堂的,环境也十分的幽静。

    大步上前坐在那张木桌前,安长溪收起折扇一下一下敲打着自己手心,目光幽幽的对着那小二道:“叫你们掌柜来。”

    小二正想问她要喝什么茶,乍一听她这么说,顿时就退后两步弓身道:“客官稍等。”

    见他出去,安长溪才静静的打量起这间厢房来,竹制的帘子,几乎房间没所有摆设都是竹子做的,莫名一缕竹香飘入她的鼻中,让人不禁心绪宁静下来。

    这时,竹帘摇晃了两下,一个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公子有事?”

    安长溪一边打量着这边五官充满正气的男子,一边语气幽幽的的道:“我想买个消息。”

    话落,她明显注意到这掌柜的脸色一变,虽然很快就恢复自然,但还是被她给捕捉到了那抹不自然的神色。

    掌柜双手作揖,低头正色道:“在下不知公子在说什么,还请公子明示。”

    安长溪嘴角一勾,眸中全是从所未有的笃定,“明预阁。”

    说完,那掌柜就突然变了下神色,一脸莫测的看了她眼,随即坐在她对面,语气低声道:“不知公子想买什么消息?”

    “蓝纪离结党营私,收受贿赂的证据!全部!”

    她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晰,仔细听的话里面还带着丝不易被察觉的恨意,然而,这还是安长溪尽量压制的结果,前世她无意间听蓝纪离说过这间茶馆实际是一个情报组织的聚集地,那幕后人十分的隐秘,怎么也查不到,如今,安长溪才会想来这里试试,她要找到那些证据给爹爹看,让爹爹暗中提防那个畜牲!

    掌柜闻言瞳孔猛然一缩,他不是没有做过这种朝廷上的生意,不过像安长溪这种这么想要这么直白的证据,还是头一回见,她是怎么这么笃定那离王爷结党营私收受贿赂的?

    微微思索一番,掌柜才低声开口道:“这个公子怕是要等几日了。”

    见有戏,安长溪才松开眉眼间的紧绷,慢慢勾起嘴角,颇有一番邪肆味道的说道:“钱不是问题,我要的是最详细最直接的证据!”

    “那公子三日后过来即可。”掌柜微微拱手。

    安长溪眸光一闪,随即从袖中掏出一叠银票来,“这是定金。”

    对于她的爽快,掌柜也只是一笑,便将银票收入袖中,“那在下就先告辞了,公子可想喝什么茶?”

    “随意即可。”安长溪慵懒的靠在那张太师椅上,闭着眼不时假寐着。

    听到竹帘晃动的声音,她就知道掌柜已经走了,安长溪深吸一口气警告自己一定要慢慢,切不可急在这一时!

    蓝纪离在几位皇子中继位的机会是非常大的,第一是因为他的确是有点能力,做事也都很让皇上满意,第二,就是他这人十分的会作秀,在所有人面前都一副不喜名利的模样,背后谁又知他才是那个野心勃勃的人!

    不过有件事安长溪算是松了口气,她这次没有被毁坏名声,蓝纪离也不会这么快上来献殷勤,自己就没有理由要嫁给他,安家就不会成为他的助力,这也算她重生以来改变的第一件事情吧。

    想着门外不知怎么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争吵,安长溪刷的一下睁开眼,渐渐起身整理了下衣裳,脸色沉稳的过去打开门。

    只见走廊那边有一小堆人在争吵着,如果是平常,安长溪自然不会多管闲事,可是,她却是看见了那一堆人不凡的身份,一个是户部尚书的嫡子,后面还跟着一大群走狗!

    而另一边嘛,竟然是蓝靳念和蓝北墨,不知是不是安长溪的目光太过注目,那边一副事不关己的蓝北墨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般这朝她看过来。

    

两人的视线顿时交撞在了空气中,安长溪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慌,不过又很快镇定下来,自己已经把脸给涂黑了,他应该认不出来吧?

    想着,安长溪顿时心中一定,沉着脸便退回了自己房间。

    不一会小二便端着茶进来,安长溪不由随意的朝他问道:“怎么外面那么吵?”

    小二闻言也是一阵哭笑不得,他无奈的出声道:“还不是那些爷在争一个房间,看起来他们也都非富即贵,就是苦了我们这些伺候的人!”

    说完,他便端着盘子退了出去,没过多久外面的争吵声便以停了下来,安长溪轻轻抿了口清茶,一个大臣之子竟然敢顶撞皇子,大概也就是看在蓝靳念他们没有继位的可能吧,毕竟落毛的凤凰不如鸡,那个户部尚书之子也是个蠢的,好歹他们也是王爷,竟然敢如此的顶撞,以安长溪的直觉来看,那人以后肯定不会好过!

    正当安长溪微微感叹的时候,房门被推开,竹帘轻轻晃动着,她目光一顿,随即转向来的那两个不速之客。

    “你这臭丫头倒是清闲,还敢女扮男装,就不怕我告诉你爹爹?”

    说话的人一身蓝袍,面容白净俊秀,颇有几分书香公子的味道,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安长溪微微皱眉,果然还是被认出了,索性她也不在狡辩,直接承认道:“我只不过出来喝喝茶,想着男装可能要方便些,怎么,这也有问题?”

    蓝靳念俊眉一挑,随手用折扇敲打着桌面,顿时坐在她的对面扬声道:“自然是没问题,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我和二哥也在这里坐一下吧?”

    安长溪微微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前世她就和这个离王爷聊的不来,几乎见面就吵架,不过这个蓝靳离倒也不过是个跳脱的纨绔公子罢了,所以安长溪到也不是很讨厌他。

    “两位王爷随意,我就先走了。”说着,她便起身想要离去。

    “这药草需用凉水清洗,不然便会残留在脸上,逐渐导致面色变黑。”

    依旧是那个风轻云淡的声音,却让安长溪不由脚步一顿,她回过头看向那个一直在装透明的嫡仙男子,明明有个那么好的气质,为什么总是会让人那么容易忽视呢?

    “多谢王爷相告,”安长溪不由轻声道谢,随即便出了房间。

    她这草药可是问了大夫才知道的,大夫都只是说用清水冲洗即可,并没有说要用凉水,不然安长溪就要用温水了,只是蓝北墨怎么会知道她用了这种草药?只是看一眼便知道,安长溪心中逐渐浮出一个猜测,但那也只是猜测,若真是那样的话,那她的计划就要稍稍更改了。

    回到府中,安长溪便发现安长吟在自己院子里等她,她立马转身去了云意的房间清理了下脸上的草药。

    再次回到院子里时,安长吟见他一身男装打扮并没有什么惊讶,安长溪以前也喜欢这样去马场练马。

    “怎么三妹妹来了?”安长溪淡淡的说着进入了院子。

    安长吟面色一变,突然抬头两眼含泪的看着她道:“妹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还望姐姐相告,我一定改。”

    又是这副模样!安长溪努力的压抑住内心恨意,随即也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来,“怎么妹妹这样说?你那么乖怎么会做错事情呢?”

    说着,安长溪便脚步不急不缓的走至石桌前坐下,幽幽的给自己倒杯茶道:“不要让我发现是谁在妹妹面前嚼舌根,不然我定拔了她的舌头!”

    那阴狠的语气让安长吟不由打了个寒颤,她现在才不过十四岁,心机城府自然不是很深,突然被安长溪这么一吓,身子就止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是……妹妹看姐姐这近日都不曾理我,便想着是不是妹妹做错了什么事情,惹的姐姐不开心了?”

    安长溪轻轻抿了口茶,嘴角微勾,眼角斜着她道:“妹妹说的什么话,在这府里,除开母亲,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

    安长吟闻言这才松了口气,随即语笑嫣然的上前拉着她的手道:“那明日皇后娘娘的赏花宴,姐姐也带我一起去可好?”

    “当然可以,妹妹那时记得打扮的漂亮些。”安长溪不着痕迹的松开她的手,眸中一丝异色一闪而过。

    “姐姐说什么呢,”安长吟说着还害羞都低下头,只是没人看见她眼中的得意罢了。

    握紧手中的茶杯,安长溪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很好,既然你喜欢出攀高枝,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没过多久,安长吟便带着满意的答案,高高兴兴的回去了,当然,安长溪的笑容也很开心,只是越看反而有些诡异。

嫡女斗:重生之妖娆皇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