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重生

    “滚!”

    本来已经上前两步的嬷嬷们,在看到云长溪那种凌厉嗜血的眼神时,顿时一惊,不由都停下脚步不敢上前!

    云长溪冷眼扫过那一群人,在看向安长吟时,她眸光微微一顿,便又立马移开,她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压抑住内心的嗜血,没上前将那女人撕碎!可是现在不行,安长吟在她母亲和爹爹面前都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要是出了事,自己可不好解释,不过,来日方长,她会一步一步改变前世的轨迹,让那恶毒的女人不得好死!也要保全安家所有人!

    她浑身尽量收敛着戾气,慢慢走下床来到那个所谓她房里的男人身边,语气听不出喜怒的道:“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是怎么进来的?”

    “还能是怎么进来的,不就是大小姐你放他进来的吗?”五姨娘冷笑着掩了下嘴。

    “听说别院的庵堂花开了,我若和爹爹说,五姨娘想去那逛逛,想来爹爹一定会答应的。”安长溪一双稚嫩的眸子闪烁着莫名的幽光,似笑非笑的模样给她那绝色的面容添加了一丝神秘的色彩。

    五姨娘她们一愣,顿时就不敢出声,以前的安长溪最不懂这些宅院的弯弯绕绕,别说去告状了,所以她们才会在私下底讽刺一下这个大小姐,却没想到,她如今竟然会用这招来威胁自己,难道她以前性子直爽都是在装的吗?

    想到这,所有人心中不由打了个寒颤,若真是如此,那这个大小姐的城府也太深了,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妙。

    而安长溪却不知道她们心中会想那么多,只是见她们一脸憋屈的模样,安长溪才冷冷勾下唇,一脚将这畏畏缩缩的男子给踢倒在地,不由带着寒意冷声道:“你若肯说实话,说不定我还能绕你一命,不然,我便将你五马分尸,怕是也没人敢说什么。”

    这话由一个面容绝色的少女口中说出来,所有人都不由退后两步,因为安长溪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不得不信她是在说真的。

    安长吟看着这一幕不由紧握了下拳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女人平日里也是在伪装吗?

    那男子捂着疼痛难忍的腹部,不由哀嚎着求饶道:“不要杀我,我……我只是进来偷东西而已。”

    前世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安长溪冷冷一笑不在说话,以前她的确不懂这些弯弯绕绕,哪会想到这竟是被人设下的阴谋,在冷宫那三年,她什么都想明白了!

    安长吟,是你吧!

    “只是进来偷东西?那你倒是说说,你想来偷什么?”

    接触到安长溪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男子一阵慌乱,不住的说道:“我……我……”

    “你什么你?说清楚,究竟是谁让你来这里诬蔑我的?”安长溪的眼中猛然迸发出一道摄人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我说我说,是我见色起意,小姐还请饶了我吧。”男子低头偷偷瞄了安长吟一眼,见她正冷冷的看着自己,咬了咬牙说道。

    “好,既是如此,云意,叫人进来,给我狠狠的打。”安长溪冷声说道。

    几个姨娘见到这样的情况连忙点头附和,“你这贼人竟然还想诬蔑大小姐的清白,我就说大小姐这么单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你这贼子当真是可恶!”

    “是啊是啊,我看就得乱棍打死,不然得污蔑了我们大小姐的名声不可!”

    几个姨娘顿时话语反转替她出头着,其实这些姨娘也不是多坏的人,只是嘴上不绕人罢了,大早上能来这里捉奸,也都是听了安长吟的话,说安长溪现在还没起来,怕是出了什么事,这才过来看看,却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想到这,她们看向安长吟的目光可就不同了,难道……

    “姨娘们就先帮我看着他们执行吧,我就先回府了!”安长溪淡淡的笑了声,便随意穿了件宽大的外袍,不施粉黛的朝外走去,云意连忙跟在她身后,走时,还恶狠狠的踢了那男子一脚。

    不是安长溪不注意形象,只是若在穿戴梳洗好的话,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撕碎安长吟那个女人!便索性披了件斗篷坐上了马车,现在的安长吟心机城府还没有前世那么重,所以她有的是机会拆穿她的真面目,让她不得好死!

    坐在马车上,安长溪杂乱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复,前世那些片段一个个浮现在她脑中,充分的说明了,这不是梦,她是真的重生了!

    人人都羡慕她有一个好身份,国公府唯一的嫡女,父母恩爱双全,她还是当今皇上的侄女,太后最疼爱的孙侄女,这些名号随便拿出去都可以让她顺风顺水一生了。

    可是,就是因为前世她过的太顺利,这才被人算计,蓝纪离处心积虑的接近她,好让自己身后的势力助他登上皇位,可暗地里,却和安长吟那个恶毒的女人勾搭在了一起,还由于安家的势大,乘机灭了安家,这让安长溪不得不恨,渣男贱女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呀!

    正在安长溪两眼通红的陷入前世的怨恨中时,马车突然一顿,她的身子不由往前一仰,外面顿时传来云意稚嫩娇俏的声音,“小姐,前面是墨王爷的马车,我们要不要让他先过去?”

    安长溪闻言顿时一惊,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她微微撩开车帘,只见对面马车的帘子也被人掀开,两人的视线不由交撞在一起。

    

“原来是安大小姐,”蓝北墨对着她微微一笑,随后便将视线从她不施粉黛的小脸上移开,对着小厮淡淡道:“让安大小姐的马车先过去。”

    对面男子一袭月白色锦袍,如墨般的长发被墨玉高高束起,面容俊逸脱俗,就好似那不食人间烟火般的谪仙,飘渺的让人只能远观不可近看。

    安长溪微微一愣,不由露出了重生以来的第一个真心笑容,“不可,还是王爷先过吧,我不着急。”

    她浅笑着露出几颗皓齿,白皙圆润的在阳光下还照射出几丝闪光,蓝北墨眼席一垂,随即淡淡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就先走了,安大小姐慢行。”

    话落,那边的帘子被放下,安长溪也退回马车里,脸色一脸的幽深,前世她对这个墨王爷倒没什么交集和印象,当时蓝纪离登基后他成了逍遥王,倒也没遭多大的忌惮。

    只是,蓝纪离怕是万万也没想到,皇上临终前留下的遗照却是传位给蓝北墨的!

    当年皇上突然驾崩,皇宫里一片混乱,安长溪却突然接到太后的急诏,她匆忙入宫,却没想到太后把那份遗诏交给了她,让她找机会给蓝北墨,她慌乱之下不知该怎么办,只好把遗诏藏起来,而蓝纪离就突然找来,让自己把东西给他,那时,自己才知道她的丈夫竟然是个如此野心勃勃的人,她当时还不肯,其实只要蓝纪离在多说几句,她就会把东西交出去了,毕竟他是自己的丈夫,可蓝纪离却拿安家来威胁她!

    安长溪这才看清那个畜牲的真面目,绝望之下,她只好答应他的要求,守着那东西不出冷宫半步,可那畜牲还是对安家下手了!

    当今皇上名号轩帝,也算是个明君,储君人选中一直没有蓝北墨的存在,谁也不会去注意到他,可就是那份遗诏,不得不让安长溪对蓝北墨生出几分好奇来,从各方面说,蓝纪离的确很适合那个位置,可皇上为什么要将皇位传给蓝北墨呢?这让安长溪一直都想不明白。

    马车渐渐晃动起来,也一下子打断了她的思绪,没过多久便到了国公府,看着那个偌大的牌匾,安长溪深吸一口气,小手紧握着拳头,眸中全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这一世,她绝对不会让前世的悲惨在发生!

    蓝纪离,你想登上皇位?呵……做梦!

    一进府中,她的长溪院还是一如既往的色泽艳丽,安长溪微微皱眉,对着身后的云意道:“把那些花都移走。”

    “啊?”云意一惊,小姐不是以前最喜欢那些花了吗?不过见安长溪已经进了房间,她也不好多问,只好招呼其他下人们把花移走。

    看着镜中这面容白皙稚嫩但丝毫不掩绝色的面容,安长溪有些微微恍惚,自己在冷宫里待了三年,磨平了她所有的气息与菱角,如今,竟然还可以看到自己这么年轻的一面,她该说老天真是待她不薄吗?

    直到云意推门进来,她才回过神,转了下神色,“母亲可在家?”

    “夫人正在兰院,小姐要过去请安吗?”

    看着这么年轻的云意,安长溪不由起身深深的看了她眼,最后勾起嘴角轻声道:“云意,你真好。”

    正低着头的云意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安长溪已经出去,她只好连忙跟了上去。

    她换了一身碧绿收腰水纹襦裙,完全的把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朝气给展露出来,只是她身上却偏偏散发出一股沉稳的气息,生生的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

    一进兰院,只见一个面容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坐在石桌上剪着花枝,她的身后站着两个丫鬟和一个嬷嬷,见安长溪进来,那个嬷嬷连忙迎了上来。

    “大小姐怎么来了?老奴这就去给您泡茶。”

    “谢谢余嬷嬷。”安长溪眸中闪烁着暖暖的笑意,似乎和平常有那么些不同,不过余嬷嬷也没有多注意,便俯身退后两步离去。

    “母亲……”

    见到那个中年女子,安长溪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喻兰不禁失笑一声搂住她的身子,语气掩饰不了宠溺的道:“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莽撞,你姨娘她们都回来了?”

    安长溪蹲着把头埋在母亲腿上,随即贪恋的蹭了两下,语气喃喃的道:“我一个人回来的。”

    “嗯?那吟儿呢?”喻兰闻言不禁脱口而出。

    却没注意到安长子眸中一闪而过的恨意,那个安长吟出生时姨娘便死了,还是她母亲抱养过来养在膝下,待遇丝毫不输给嫡女,谁能想到那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竟然为了蓝纪离给出卖了安家!

    “妹妹跟姨娘们一起回来,我待的受不了便一人先回了。”

嫡女斗:重生之妖娆皇妃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