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满月

    月影疏斜,烛光留影。

    一家九口人围在一起,除了小八,全是女人。

    无双亲手下厨做了几道菜,算作是庆贺小八满月了。

    她们家可不比大户人家,没有大鱼大肉,但是有这几碗,已经很知足了。

    青椒茄子炖土豆,这叫‘地三鲜’。用黄豆炖豆芽,这叫‘母子相会’。一盘蒸花生、煮花生各一半,这叫‘一国两制’,大白菜的叶子一片叠着一片放锅上蒸,这叫‘一山还有一山高’。

    家里没有油,所以无双只能清一色的炖、蒸、煮。

    听着这些有趣的菜名,全家人笑声连连,其乐融融。

    正在这时,院子门被推开了,冲进来一群人。

    “老四媳妇,孩子满月了你怎么也不请家中长辈来主持,反倒是自己吃上了,就这么不懂规矩吗!”聂家老头拄着拐杖立在院中间。

    前几天无双还听说老头子被她气得病倒了,这会儿不是精神抖擞的吗。

    “娘,我出去看看,你们接着吃。”无双拦着她娘不让她出去,这群人嘴里没好话,她娘身体还没恢复,才养好的根基可不能又被坏了。

    无双家的院子本来就不大,除了聂家本家之外,连聂家老祖宗都请来了。

    这位老祖宗已经百岁高龄,是聂家一姓嫡系中年龄最长的,早已不管世事,颐养天年了。

    这回被请了出来,怕是担心村长站在她们这边。

    “怎么?我们作为长辈来瞧瞧还不行了?”

    聂老太太看着无双没给她一个好脸色,严声厉色的回应着无双。

    等了半天,无双也不应她。眼瞅着要对她发脾气,无双却走到了老祖宗跟前。

    “老祖宗,我就问你一句,分户是行还是不行?”

    谁也没料到无双会这么直接,这反而让他们措手不及。

    正当所有人沉默的时候,彦玲珑走了出来。

    “娘,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我不想让弟弟妹妹再像我一样,更不想他们像我爹一样,不管怎么样,今天这户是分定了!”

    地面上结着薄薄的冰块,无双的膝盖落在上面,发出咔哧咔哧的声响。

    彦玲珑面色很复杂,但是看得出来,她还是很生气。

    无双之前对她说,只是去和本家搞好关系,可是现在竟然说要分户。

    一直以来,只有犯了事的小辈才会被本家逐出户籍,另立门户,这在村里算得上是一件大事。

    无双的二婶范果果在她婆婆的示意下,煽风点火。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老四媳妇,老四要是还在,他看到自己养出了这么一个不尊孝道的逆女,一定也会……”

    “住口!我家的孩子用不着你们来说道!”

    无双猛然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她就算生气也会维护自己的孩子,这才是亲情,而不是像这群人一样,除了欺压亲族,谋取己利。

    “行啊,这分户也倒是挺好的。我们聂家和你们一点的关系也没有了,以后一个子也不会给你们花。”

    聂老太脸上狰狞的表情,她看着无双就像是要一口给无双吞了似的。

    只有老祖宗一直坐在边上看着这群人熙熙攘攘的,好半天才发话。

    “孩子?你果真是想分户么?”

    说话的时候语气还有些微微颤抖,毕竟上了年纪岁数大了。无双也确实不想因为此时气到了老祖宗,可是这聂老太一行人太过于冥顽不灵,眼下这可是最好的时机。

    无双走到老祖宗的身边,快速的跪下。

    眼中含有泪花,毕竟这可不是在现代分个家什么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聂家村这可是要被众人嗤笑余生的事情。

    “老祖宗,无双的心意已决。”

    彦玲珑看着无双,她知道她的孩子这么做肯定是为了她们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拿纸和笔来。”

    看着这架势范果果心里一阵欣慰,这下可是倒好这一窝子的赔钱货就不用砸在自己手里了。

    只是身后的这些村民们唏嘘,胖婶一直趴在无双家门框边上鬼头鬼脑的探看,手里还拿着一把瓜子,孙姨娘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来了。

    “你看看这范果果还真是,这姐妹八个到时候给卖去窑子也还能卖上一大笔钱。”

    虽说声音非常的低,但是无双还是听的异常清楚。

    姐妹八个?看来这些人还真是太天真了,看来这是大家都以为小八是个闺女。无双心中一阵窃喜,一会好好的给他们一个教训!

    “这以后啊还是祝福你们娘几个最好是找八个入赘的女婿,这样你娘就能颐养天年了。”

    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提高了几个分贝,彦玲珑感觉胸口堵得慌险些没有一口鲜血吐出来,但是今天这场面就算是硬撑着也要撑到底。就算是被欺负到了头上来,这颜面还是要的。

    彦玲珑也是实在不想给无双增添什么心理上的负担。

    “无双啊,这以后你可就姓彦,虽说你们身上流着我们的骨血。可是这一旦分户以后这聂家一粒米的关系可是和你们都没有,你们要饿死,渴死,我们可不管,还有,我们聂家毕竟养育你们这么多年,以后你们八姐妹出嫁的彩礼,都要给我们,算是还债!”老祖宗语重心长的对着无双说道。

    “老祖宗,分户是一定要分的,既然你么要彩礼,那么我们生疮害病也找你们出医药费,算是我们借的!”

    老祖宗被无双这么一噎,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

    这范果果还觉得没完拉着老祖宗的胳膊,范果果是属于那种微胖型的,无双又瘦又小的长得就像难民似的,她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无双。

    “我说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这可是一窝子的赔钱货,我们要是继续管下去我们这一家子都要跟着被饿死。”

    无双狠狠地剜了范果果一眼。

    “你们大可放心,以后我彦无双姊妹八人,即便是我去卖血割肉我也会照顾好我们一家。这个就不用你们费心了!”

    她信誓旦旦的看着范果果他们。毕竟现在的彦无双正可谓是今时不同往日。

    签字画押的时候那速度堪比火箭发射了,然而正是这个时候不偏不倚,小八的哭闹声回荡在整个庭院里。

    这即便是个傻子都能分辨出,这可是男娃的哭声不是女娃的哭声,声音要比较低沉的多。

    

“这?这是谁家的孩子?”

    老祖宗先开了口,这哭的这么凶听的也是叫人揪心。

    还没等着彦玲珑起身,她转身走进屋里去,这寒冬腊月的天气就这样给小八光着双腿用小被褥给包裹着抱了出来。

    “还能有谁,我家八弟……”

    说话的时候这脸上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种骄傲的神情,周围的这些人眼珠子都快要掉在地上。

    然而这场闹剧最为看不下去的就是老祖宗,她气得差一点吐血,早知道,死也不答应这丫头分户。

    聂老太似乎有些不愿相信,这会这范果果又换个人似的走到他们的身边。

    “啊哟,我早就有所耳闻这老四家生的是个男娃,唉只是可惜了,无双丫头你也是的,咱们都是一家人,这么一闹你看看老太太该多伤心啊。”

    这好话算是都被范果果给说尽了,无双白了她一眼没有再言语。

    “以后谁要是在敢嘲笑我们家里没有男子,我就给他的眼珠子挖下来!”

    无双语气加重了三倍,甚至彦玲珑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居然是自己的女儿。

    聂老太才不可能会如此的善罢甘休,看了彦玲珑一眼。那眼神之中满是轻蔑,这既然是男娃要是流露在外姓人的手中那可是要被村上的人给笑掉大牙的。

    “无双啊,你这年纪尚小,八弟可是你们家唯一传宗接代的苗子,这我觉得还是应该先给我们抚养较好。”

    聂老头说话还算是比较中听一点,但是尽管如此无双也不会上他们的当的。

    院子里的一群小家伙们都探头探脑的看着姐姐和这些人在争议些什么,然而看着无双就连理都不理聂老头,顿时间这聂老太可是爆发了。

    “你这个死丫头,一点规矩都不懂长辈的给你说话瞧瞧你那样子!这孩子本来流着的就是我们聂家的血,我们抱走也是天经地义!”

    这可是眨眼间的功夫说着说着,径直可就走到了无双的身边。

    看着这架势就是要打算直接给小八抢走,无双可不是一个吃素的主儿。

    轻轻一侧一闪,这聂老太差点没有一头栽在地上。

    彦玲珑被眼前这架势给吓了一跳径直走了过去,这无双死死的护着小八,身后一群人可就蜂拥而至。

    范果果的心中窃喜,看来今天是把这小八抢回家是势在必得的了,这几个包袱今天也给甩开了。

    “你们都给我住手,这白纸黑字上面写的那么的清楚,村长你该不会也说这上面写的什么你不知道吧?我们姊妹八个现在和你们聂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总不能这么的不要脸吧?”

    聂老太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身后这群人哪个不是要脸要皮的人,无双的话虽说是难听,但是对付这种人就不太适合说什么好听话。

    “可你也别忘了,你们的身上可是流着我聂家的血!”

    聂老太说话的时候这会可是底气十足的。

    “您怕是忘了吧,我们现在已经姓彦,已经和本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这一群人虽说蠢蠢欲动,可是看着无双手上的字据谁都不敢轻易的放肆。

    正在他们准备继续撕扯下去的时候,无双竟是一点的脸面都不给他们留下,转身把门一拉。

    “我八弟现在需要休息了,没事的话各位请回吧,彦府庙小。”

    无双说话间这聂老太可是被气的不轻,感觉这会天旋地转头晕眼花的,往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在地上。

    “婆婆,你怎么了?”范果果跟的紧,连忙上前扶她,可是一抬腿,也跟着瘫倒在地。

    “哎呦呦,疼死了,有蛇!”

    这一声嚷嚷之后,场面变得更加热闹了,咒骂声、哀嚎声,还有看戏的嘲笑声。

    等到有人拿来了灯笼照亮了这片,却没找到什么蛇,只看到脚上确实有伤口。

    今晚还出了一件大事,老祖宗躺在地上,没气了。

    她身上没有伤口,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可就这么一下子没了。

    无双家比起外面的热闹,显得更加沉寂。

    “娘,我不该瞒着你,但是……”

    “双儿,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彦玲珑抱着小八坐在炕上,双眼红肿。

    无双跪在她跟前,身后跪着六个妹妹。

    “娘,我的意思就是不想让弟弟妹妹再受苦,我们有手有脚,为什么不能养活自己!”无双心里很清楚她娘问的是什么,可是她不能说。

    难道她能告诉她娘,其实她的女儿早就死了,被人关在猪圈里冻死的?还是告诉她,其实她的丈夫不是意外死的,因为他的尸体上有人为的伤口?

    她都不能,她只能保持缄默。

    小八的满月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度过的,临近睡着的时候,无双还能听见她娘的叹息声。

    后来她娘让她为小八取个名字,她迷迷糊糊随口说了一口,无笛。

    于是,她弟弟小八正式取名彦无笛。

    其实无双的意思是她们家人无敌,没有人能欺负,不过这个名字也确实不错。

    安静的早晨被一声尖叫声吵醒。

    无双鞋子也没来得及穿就跑去厨房,进屋就看见小六银枝脸色僵硬得站在那里。

    “怎么了?别哭了啊,姐在呢。”无双和小六银枝之间隔了十一年,除了小七,她是最小的妹妹了,无双对她的疼爱自然也多一些。

    超生的父母们或许能体会她的心情,六个丫头喊她姐姐,照顾她们成了她的责任,要是谁有个头痛脑热的,她累得想撞墙。

    可是!她们都是自己的姐妹,虽然累却也快乐着。

    “姐,蛇、蛇……”五岁的银枝说话不太利落,这会儿被虾的不轻,更说不清楚了。

    无双朝着水缸旁边看去,一截金黄色的蛇身露在那里。

    这时候,其他姐妹都围在门口了,还没进来就被无双赶了出去。

    “关上门,我没说之前谁也别进来!老三,你留下。”无双想着老三胆子大,让她留下帮把手。

    说实话,无双这辈子最怕的动物就是蛇,最喜欢吃的肉却是蛇肉。

    其实这也并不矛盾,吃蛇肉的时候蛇是死的。

长姐持家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