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二卷 第66章

    花生跟在松鼠身后像个犯错误的孩子,错在哪里他也不知道,两个人如苍蝇般漫无目的在树林里穿梭,松鼠走在前面闷声不语,他的背影散发出严肃的气场,明明是白天花生却感觉到很压抑,几次花生欲言又止想说话都不知该不该开口。

    “大……大哥!”花生忍不住还是胆怯的唤了一声,这次见面,大哥有种异样的感觉,举止投足间变得有些陌生了,记得每次出门的时候,虽然自己话多可他还会很有兴趣的听,时不时听到某处也会调侃花生几句,最重要的是大哥很喜欢喝酒,喜爱到走到哪里酒从不离身,曾经为了能喝到最好的酒不惜花下重金置办酒庄,可这次相见大哥居然滴酒未沾,与以往完全相反。

    松鼠停住脚步,花生险些撞上,没忍住怒气松鼠回身给他一拳,开口骂到,“你这个傻子,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花生这一拳挨得懵懂,不应该是这样吗?他给的指令是先绑架人质用以要挟,然后扔出烟雾弹逃跑,以前也是这样的套路,还是说哪样环节出现了错误。

    “犯罪,越简单越好,你做的这么复杂,生怕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秘密是吗!”松鼠对着迷茫的花生咆哮后,用尽全力大口吸气呼气,面部狰狞舒展颈部,样子就像吸毒后的享受状态,蠢货都是蠢货,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留着他们还有什么用,松鼠的心里即将崩溃,当年的事不能暴露,绝对不能,他的脑子里只浮现出一个字,杀,知情者越少越好。

    大哥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不是人他是魔鬼,咆哮的时候他看到了看清了,只有魔鬼的脸才会这么恐怖!此刻花生想跑,想逃离魔鬼的爪牙,松鼠仿佛看透了花生的心理,强行露出绚丽的笑容定下心神说“抱歉,兄弟,我刚才有点过激了!”道歉的话并没有起多大作用,花生只是做样子的摇摇头说着没事,在花生的眼里这个笑容不如没有,看上去就像魔鬼图谋不轨的讨好,人呐!习惯了总是保持着温柔的一面,一旦爆发就会深入人心,那些曾经的温柔都会烟消云散,所以有些心理学家才会说,生气时候的脸是最丑陋的,看来相由心生并不是空穴来风,这一点松鼠最初并不相信,但是今天他深信不疑,因为在花生的脸上就看到了生气带来的后果。

    “大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花生还是习惯听从他的吩咐。

    “还记得当年小屋的那场事故吗!我怀疑和畸形人有关,眼下最主要的是就是除掉这些祸害!换取咱们的平安,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刚才那些人不是善茬,让他们抢先一步知道全部真相,那咱们就全都完了!”

    “你说的这些我知道,那些人真实身份是警察!如果当年的事被他们知道了那咱们可就真的走到头了!只是,大哥,骰子毛肚他们我们还没有遇到……。”

    “先管不了这么多了,能保住自己的命就不错了,但愿他们能够平安无事!”

    关键时刻听若潇说话能急死人,说到一半就停了,密室里有问题!它到底有什么问题就不能一次性说完!藏着一部分真吊人胃口,秋茉的急性子恨不得与若潇交换脑子,替她说完,若潇从兜里拿出捡到的几片白菜,说“这是我在密室出口走廊内里发现的!其中这一片,是我在小冰柜里发现的!”

    “小冰柜?是在内脏柜下的小冰柜?”方子寒问道。

    若潇点点头,接着说“没错,就在那里发现的,你们看这几片白菜叶上面只有踩痕,说明什么!”

    “说明在搬运的时候掉落在地上!”说完话后,白曦忽然恍然大悟又说,“那个小冰箱是用来保鲜蔬菜的!”

    “和我想的一样,这几片白菜叶是我在密道里发现的,而且他们出现的地方全部集中在一处,就是那个不起眼的密道出口!”

    “孙婆婆也恰巧出现在哪里,集中的白菜叶,及时的营救,若潇,你是说孙婆婆在保护那间密室,听到动静之后才露了头,救了方子寒他们!”白曦顺着若潇的思路说下去,接着又说“你怀疑孙婆婆和畸形人有关系?”

    若潇打了一个响指说,“聪明,现在只有这一种解释能说得通,而且我还怀疑咱们一开始见到的大宝二宝,就是畸形人所扮!”话毕,所有人的目光变成了惊讶,感觉好像卷进了一个巨大的圈套中,难以想象两个可怜的孩子会是森林里的杀人魔,他们可怜的样子真的无法与杀人魔结合。

    

“等等,我有点接受不了!若潇你是不是想错了!”周璐第一个站出来反驳,她知道她说的话可能起不了什么作用,没有聪明的头脑,也不会破案,但是她想为大宝二宝辩解,因为他们太可怜了。

    “璐璐你先别着急,这只是我的猜测,也许这件事真的和他们没有关系!”若潇安慰道。

    “我们手里掌握的线索有限,两者这样链接确实有些牵强!”秋茉也赞同周璐的反驳,确实不能靠着几片白菜叶和孙婆婆的疑点就加以定案,还有些疑点还要一一破解,“若潇,你还没告诉我,你和松鼠在密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想杀我!”若潇非常淡定的回答秋茉的问题。

    “杀你?为什么?”秋茉的言语就像白纸般的孩子无力,不停的问为什么为什么,以前办案她会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进行勘察,勘察也有目标范围,但这个案子是个例外,人员从进入森林就被迫分开,几人经历的都不一样,谈起范围这么大森林她跟本无从下手。

    “我不知道,我和他进入密室后,他的种种迹象令人琢磨不透,当时本想缓和我们之间尴尬的气氛,就随口聊了几句关于孩子的话题,没想到他就要杀我,还有我肯定一点,松鼠和畸形人绝对是一伙的……。”

    “停,你先别说了!我的脑子有点蒙!”若潇的话说到一半,白曦忽然插嘴打乱。

    “又怎么了?你就不能让她一次性把话说完!”秋茉白了白曦一眼,这些小鬼怎么这么不懂礼貌,不知道别人说话的时候少插嘴吗!

    “ 秋茉姐,你别激动!”白曦坐在秋茉身边,已经感受到来自秋茉的暴脾气,“我有些逻辑跟不上,若潇,你怎么知道松鼠和畸形人是一伙的?”

    “白曦,你就没发现刚才与松鼠对峙的时候,畸形人所射的弩箭,三支全部偏向我吗,明明松鼠的位置最好,一箭就可以射穿心脏当场死亡,可畸形人当时并没有动手而是阻止我接近松鼠,还有,我们来到森林的目的是找到失踪的人质,这么长时间都过去了该去的地方也去了,我就问人质在哪?”

    “别绕弯了,把你的问题都说出来!”秋茉实在懒得听她绕来绕去,直接点想到说什么就说什么,本来很简单的问题都让她复杂化了。

    若潇看几人的表情,呼出一口气,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首先第一点,我们是看到失踪人口家里的录像和地图才来到这地,疑点是为什么要用电影的桥段?绑架人质到手之后远走高飞多好,何必留下线索引他们过来,既不打勒索电话也不说价钱,第二,失踪人口家里怎么会如此干净整洁?没有一点比如打斗的痕迹?说明他们是直接敲门而入,屋主开门才遭遇毒手,以他们的长相肯定会引起关注,为什么当天没有人报案?第三,为什么要选择这片森林?第四,为什么所有遭到分尸的人身上都有树叶纹身?第五,其他人都死了为什么松鼠能活到现在?这也是最重要的,假如我猜的没错松鼠和畸形人联手,他为什么要杀掉这些人?第六,就是我手中的白菜叶,放在密室里是给谁吃的?松鼠,畸形人,孙婆婆他们之间到底有这什么联系?最后一点,我在小屋外看到了第四个畸形人,这个人身材魁梧可是电影里没出现过的人!他将麻袋放在屋外且又徘徊许久,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他又为什么这么做?”又是寂静,短短几个小时听而不语的默契渐渐升高,不是故意为之而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几个问题让他们哑口无言,方子寒第一次觉得破案是件麻烦事,焦躁的他胡乱的抓了几下头发。

    “你怎么了?”周璐被他莫名举动吓了一跳。

    “突然觉得破案怎么这么麻烦,书里有些案例不就是找到几处线索然后说出他的犯罪手法就完事了吗,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到现在我都没找到关键性的手法,抑郁的脑袋疼!”还是书本上的大学生,若潇心里苦笑了一下,现实可远远比书本上教的多的多,复杂的多,丑陋的多,方子寒的每一步都按照书中所写的运行,刚出校门还不太认识这个社会,社会上有太多的意料之外。

    “我看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用手法犯罪还不够麻烦的呢,现在破案破的不是手法,而是心理,是他的犯罪动机,犯罪片子出的太多,连几岁小孩都知道犯罪最简单的就是带上手套掩盖指纹,还有,现在人犯了大罪都会逃之夭夭,谁还会傻傻的留在犯罪现场等着你去抓,有了钱换了姓名变了样子开始新的生活,这么一待也能消停的过几年。”若潇用她比较社会的语言,在方子寒面前说的得意洋洋,不是她看不起方子寒,而是觉得他有些可爱,一种纯粹的可爱,这个世界可以说是污秽的,想站住脚跟背后都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心酸,方子寒的纯净就是一股清流,所以总想逗逗他,看着他吃瘪的样子。

    “逃之夭夭啊!”秋茉陷入沉思,在她进入警局之前,曾在学校里听过一些案子,关于树叶的事,好像确实有这么一件案子,当时在同学聚会上随便的说了几句,几人还根据这案子讨论过,现在怎么想不起来了。

女妙探若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