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二卷 第64章

    怎么办,到底怎么样才能甩开他们,眼看着前面就是密室出口,带着他们进去自己就是再入虎口,但是,白曦这小子总在他身边转悠,每次偷偷转头查看地形准备逃跑,都能对上他的眼神,那眼神注视过来仿佛能看透他的心事一般,真是个当警察的好料子,无时无刻都在监视着我,想着花生随吐了一口痰,又小声骂了一句,这时,密道里突然跑出一个人。

    “若潇!”白曦大喊了一声。

    “白曦?”长时间在密道里突见阳光难免有些刺眼,实际上若潇并没有看清前面的人,凭着声音听得出应该是白曦,所以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句,白曦的声音松鼠也听见了,紧随若潇身后偷偷把刀藏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跟着跑过去,就等着再靠近一些找机会下手,终于看到失散已久的亲人啦,花生刚想开口叫道,松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花生的欣喜,快步接近若潇悄悄拿出小刀对着她的后背,不好,若潇只顾着眼前忘记了背后的危险,白曦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若潇将她护在身后,起脚踢飞松鼠的手,明晃晃的刀在空中画了一个小弧度。

    “白曦!”

    “大哥!”

    几人同时惊呼,白曦惊讶的看着松鼠,他居然想要杀若潇这是为什么,早前见到的慈父模样早已不在,现在的他就像是发了疯的狮子,随时随地想要吃了他们,是那种一口吞掉不留骨渣。

    “松鼠,你要干什么!你疯了”白曦环抱着若潇喊道,听到白曦的训斥松鼠才恢复神智,果然冲动是魔鬼,一不小心就被这丫头带动了情绪,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松鼠身上,现在的他就是光杆司令面对一群知他弱点的人,一群随时置他于死地的人,后悔呀可是现在已经收不了场了,他的刀一出注定就是撕破脸,情绪稳定之后才看到花生居然跟他们在一起,果然还是不能相信他们,也罢,还是自己动手比较稳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关键时刻还是老天在帮我,只是差一点火候。

    “我是疯了!我是被这丫头逼疯的!”松鼠继续隐藏情绪把矛头全部指向若潇,反正当时没有什么人在,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至少在花生面前将自己摘干净,计划还在继续,说一半隐一半吧!

    “我逼疯你?那好松鼠,请你说说看我是怎么逼疯的你?”若潇吐出一口气,定了定心神说道,既然出了密室那就马上敞开天窗说亮话,两人之间的距离足以伤不了她,再说还有白曦秋茉他们,从哪个角度上考虑自己都是安全的,虽然有点依仗人多之势但底气很足。

    “我…”松鼠无言以对,总不能说是因为孩子吧,松鼠重新整理思路,不能再让若潇牵着鼻子走,她说的话几乎都是陷阱,再说下去他就全盘皆输了,“你知道我在里面是怎么过的吗,有人被分了尸,我怕下一个是我,可是她呢,不紧不慢硬是要留在那里,你不怕死我怕!”松鼠实在想不出什么像样的理由,真实的想法不能告诉他们,更何况花生还在,思考了许久随随便便的找了一个点发泄,准备拖延时间,该死!那些家伙怎么还不来,密道入口锁死这个暗号他们不知道吗,一群蠢货!

    “这个理由找得真好,你…!”若潇冷笑了一声,话还没有说完,一支箭嗖的射过来,差点射中若潇的腿,随后一声诡笑传出,几人慌了连忙后退几步,他们就在附近,可以想到人手一把弓弩正对着他们的心脏,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啊,这话说的真没错,松鼠的嘴角轻微上扬,这个笑容若潇看到了,他的笑太熟悉了,就像致命弯道第五部中那个男人一样,其目的是将小镇上的人全部杀死,可是为什么,他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为什么,看过这电影的人不只是她一个,这么明目张胆的模仿电影杀人是不是有点…说白了就是白痴行为。

    

“若潇,小心!”就在若潇神游之际又一只箭嗖的一声向他们射过来,白曦紧张提醒道。竖立在若潇的脚边仅几厘米而已,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躲开,唯独若潇一步未动,说她未动其实就是脑子反应慢了些而已,等反应后才发现两支弩箭刚好就在脚边,以弩箭射过来的角度明显是针对他们,尾翼处有着大幅度倾斜,畸形人应该就在松鼠的左后方位置,最近的猎物不要偏偏挑远处,若潇绕过弩箭向着松鼠走了几步,果然第三只弩箭射过来又竖在脚边,在白曦的眼里若潇这就是不要命的行为,硬是要往枪口上撞,难道说她想到了什么?若潇用实际行动想赌一把来证明自己的猜测,从畸形人向他们射的第一支箭起,松鼠依旧站在原地,好像知道畸形人不会伤害他一样,所以若潇也试试,果然三支箭都偏射向他们,确切的说是在逼退,试问哪有杀人魔的准头这么差,果然他是和假畸形人真是一伙的。

    暴露了,全部暴露了,看这小丫头的架势已经猜到了很多,再怎么隐藏都骗不了她了,应当找个合适的机会动手,松鼠的眼神看向花生,只可惜现在不是时候,不能因为她的出现搅乱我,松鼠回想若潇的举动,还真有不怕死的丫头,小丫头难道你的妈妈没有告诉你不怕死的后果就是杀身之祸吗,几人迟迟未语,时间仿佛停了一般,谁也不愿意开第一口,这气氛僵持的只能看眼神行事,附近的畸形人也是如此,看着他们没有交流的对峙,这完全和一开始计划的不一样,弓弩已经准备就绪,这一次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接下来该怎么办?想带着大哥一起走,怎么走才最安全,前有警察后有畸形人,往那条路上走都是死路,花生皱着眉头不停地给松鼠使眼色,怎么办您倒是给个暗号啊,松鼠的表情忽然变得柔和,接着晃动几下脖子,然后又随意做了几个肩部伸展运动,如此放松的动作让若潇他们看不懂松鼠的意图,而后掐着腰大幅度的扭了几下,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大动作下右手食指微微点了几下腰上的小口袋,花生马上领会意图,对啊,关键时刻怎么把他忘了,这可是逃命时的必备之物啊!不过,要先找个引子,余光观察身边的人,若潇和白曦是离大哥最近的人,如果发生意外他们肯定会追上来,时间不充足再者自己的宝贝就剩一个了,方子寒和白曦他不能动,警察必定会一些擒拿术或者带着手枪自己肯定应付不来,至于秋茉有点离得远不好下手,那就是剩下周璐了,她的腿伤正好可以帮忙,想到这,花生突然对着周璐的小腿狠狠地踢了一脚。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周璐无防备的大叫,小腿上的伤口再一次流血,这死胖子下脚可真够狠的,怕是伤到了骨头,花生掏出小刀对着周璐的脖子说“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告诉你们刀可不长眼啊!”花生的做法让松鼠吓了一跳,这么做是何意?不是告诉他扔出烟雾弹就可以了,突然演出这一出让他怎么演下去,松鼠摇头后悔花生这个傻子,厚着脸硬头皮现编吧,离开再说!

    “周璐!”若潇才看到周璐腿上的伤,又命令花生说“把刀放下!”

    “放下?恐怕不可能吧!”松鼠捡起踢飞的刀,走到花生的面前说道,方子寒看着刀就在周璐的脖子上,再深一点就要划破皮肤了!“冷静,我劝你别做傻事!有话我们好好说!”方子寒刚要说话,秋茉抢先了一步,又摆出了那一幅警察谈判的姿态,她的眼神时刻盯着周璐脖子上的刀。

    “好好说?已经没这必要了!”松鼠抛弃了他所有的想法,他要完成他的计划,原本他还想利用若潇,让她在某个时间段当证人,所以才在密室里留她一命,但没想到出来却意外碰到了花生,计划还照常进行,“我们要活,我们要出去!你们想死随便别搭上我们兄弟!”话毕,松鼠让花生带着周璐一步步后退与他们拉开距离,听到兄弟两个字,花生有些激动地看着松鼠。

    “我们知道你们想出去,我们也想啊!我们也在尽全力找出口,请相信我们!”秋茉尽量放低声音和语调,希望能缓和他们之间的气氛!

    “相信你们?你们也在找出口!呸!放屁!找出口至于在密道里磨蹭吗,明明可以出去却还要浪费时间等待畸形人进来杀掉我们,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找出口吗!”若潇算是听明白了,说来说去,松鼠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这下全部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了,故意拖延时间不想出去是个普通人都会发怒,这一点正好符合他们,那自己就是个罪人,还是个充满疑点的人,不得不承认松鼠这一招颠倒黑白玩得很好啊!心理战术很是高级。

    “怎么不说话了?你们就是和畸形人一伙的!”松鼠指着若潇咆哮,这话从哪里说起,周璐也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若潇苦笑了一下,看他们一个个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又被列入怀疑对象了,这几个月她还真是点背,怎么什么罪名她都能摊上,就连冤枉也是摊了双数,也难怪当时密道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先说的人先占主权。

    想明白后,若潇点点头说“你走吧,我们放过你了!再说你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实在用不着挟持!”话一出令花生有些措手不及,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了?没有什么疑问吗?“对,你可以走了,没什么疑问!不过,你要先放了周璐!”若潇接着说,与其想要翻身一局她更担心周璐的安全,她的腿伤很严重,松鼠这个家伙深不可测,放走了他就意味着丢失了一次接近真相的机会,可是……算了……丢就丢吧,大不了重新再开始,只要周璐没事就好,何况我也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思路。

女妙探若潇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