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39章 病中失言

    楚瑜叔送走东方白,转身来到如花的屋里,如花今天怎么也不听劝,非要把家里的被褥都洗了一遍。说是大家平时很是照顾她,现在正好为大家做点事。害的巧姐也跟着挨累。

    楚瑜叔对东方白身上那隐约的要想很是感兴趣,要是放在平常一定会把人多留一会需根问底的。可是今天他实在是担心如花,也就暂时隔了下来。

    果然,巧姐已经沉沉睡去。如花脸色泛白脸颊猩红,眼皮直打架,昏昏欲睡的,显然是累着了。

    唉!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楚瑜叔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如花的额头。还好只是轻微的有些热,只要半夜不烫就没什么问题了。

    如花已经筋疲力尽,实在没有力气多说话了,模糊的看着楚瑜叔往茶壶里放了些水,然后把壶放在离她很近的地方。想说什么,眼皮很是不争气的闭上了。

    就这样睡着了?楚瑜叔看着床上如花,这个倔强要强的女人哪,怎么就不知道要依靠一下男人呢?自己也跟着帮忙洗了小半天,不然说不上会累成什么样呢!家里的人今天都没回来,楚瑜叔就知道是凤如故意的,故意给他创造一次机会。可是好不容易为他争取到的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这么浪费了,他还想好好的与她谈一谈呢!就谈她和他,谈谈他们两个的未来。

    也许就是命吧,命里注定他要多受折磨,但愿命里注定他也能修成正果。

    楚瑜叔走出如花的屋子,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心里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刚才本想给如花号下脉了,可是又怕把如花吓着,虽是刚入夜,可一个大男人进入女子闺房也是不妥,要是如花误会就不好了。

    如花对男人太敏感,从不多看一眼,也从不在男人身边多呆一会儿,店里来的男客也是尽量让别人招待。相对于那些男人楚瑜叔简直是收到了特等待遇,还能跟他说几句话,也能面露几个微笑了。虽然也还是淡淡的,可也足够融化楚瑜叔的心了,让他感觉练了一天的武功也不在那么累了!

    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真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啊!

    楚瑜叔每每甜蜜的想着便会不知觉的露出白痴般的微笑!很多时候他自己都会觉察到,都会觉得很白痴!

    最早洗的几件衣服有的都已经干了。楚瑜叔把他们收起来,放进如花的房里。他也只有在如花睡着时,在今天的这种情况下才会进入到如花的房间里,平常是绝对不可能的。如花太介意这一点了,他不会犯她的大忌。

    楚瑜叔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渐渐暗下来的星空,今晚恐怕会有雨呀,也许还刮风。楚瑜叔对天相不是很懂,只能看个大概,他的顽劣师傅是没工夫教他这些旁门左道的,即使那也是祖师爷留下的技能之一,他也只是在留下的书中弄懂了一些简单的。他赶紧把院子里凉着的被单什么的捡下来,放到前厅的桌子上。估计明天就会干的,明天如花还会忙个小半天。

    樊剑南还在院后面练武,是每晚必到半夜的。楚瑜叔从来不挡着他,年轻人是应该有点韧劲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楚瑜叔强迫自己躺在床上早点睡觉。早睡早起,明天也好能帮如花干点活什么的。如花现在就有病倒的危险。

    不知不觉睡着了。半夜惊醒时,樊剑南刚刚从外面进屋。

    “下雨没?”楚瑜叔赶紧问道。

    “下了,还挺大,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来势很凶猛。”樊剑南不知道楚瑜叔要做什么,见他很是认真,便也实话实说。

    楚瑜叔猛地做起来,穿鞋就往外跑。外面雨很大,没有什么风,风在雨前,估计刚刮完。院子里还有风过的痕迹。

    怎么睡得那么死,刮风了都没醒,楚瑜叔自责起来。

    如花的窗户都被大风刮开了。楚瑜叔迅速的关好窗户,如花还在沉睡,楚瑜叔暗道不好,自己关窗户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醒来,别是发病烧糊涂了吧!

    这样想着,楚瑜叔迅速的闪到如花床边。伸手轻拭了一下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楚瑜叔明白一定是刚才被风吹着了。伸手又摸了摸巧姐,还好巧姐一切正常。

    楚瑜叔点上蜡烛,自从他跟凤如说过油灯燃出来的烟对眼睛不好,凤如第二天就把家里的油灯都换掉了。改成了蜡烛。

    他担心如花或是巧姐突然醒来,见他在屋里吓一跳。但是巧姐还是被惊醒。楚瑜叔马上说:“巧儿,你娘病了。你先看她一眼,我回屋取药。”顾不得巧姐诧异的表情,楚瑜叔交代一句马上就出去了。

    回屋看见樊剑南还没睡,说了句:“你先睡吧,如花病了。烧的很严重。”拿出自己的银针还有药袋,回到如花的屋里。

    楚瑜叔有一副金针一副银针,药袋也是特制的,里面什么样的要都有,就是医治这种常见病的没有。只好用针灸控制一下了,心肺头部特别是耳朵都会受高烧影响的,楚瑜叔施了针,见巧姐瞪大眼睛在看。心想有功夫得教巧姐用针了,这样以后有个小病什么的,巧姐自己就能治。

    “看着点,别让她翻身弄到针。”楚瑜叔想到前厅里是有酒的,可以用酒退烧的。

    不一会儿,端着一个大碗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块小手绢,是用来沾酒用的。

    

他坐在如花的床前,看着巧姐很是着急的看着她。摸摸巧姐的头,安慰道:“别担心,受了风寒,加上累了一天,所以更重一些。咱们好好照顾会没事的。”巧姐噙着泪点点头。有楚叔叔子身边她总是感到很踏实。

    楚瑜叔拿起如花的手,用手绢沾上白酒,手心手背的搽了起来。

    巧姐突然想起了什么跳下地,急急的说“我去给娘熬碗姜汤。”

    巧姐穿鞋的当,楚瑜叔交代:“先烧点热水,一会儿看你娘口渴,发烧时喝凉水对心肺不好。然后在熬,多熬一碗你也喝点,驱驱寒。”他真想自己去烧水,让巧姐来搽拭,可实在是不会烧大锅呀!他只用过熬药的小罐。

    巧姐把桌子上的水壶随手拿着,答应着跑了出去。

    如花轻哼出声,楚瑜叔赶紧把她扶了起来,让她的头枕着自己的大腿上。现在她的头上都是银针,实在不适合大翻身。

    “如花,怎么了,很难受吗?”楚瑜叔轻声询问道。

    如花强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楚瑜叔,浑身像被碾子压过一样,每个骨节每一块肉都很疼。眼睛想要冒火一样。

    刚才楚瑜叔和巧姐说话她也听到一些,只是怎么也醒不过来。

    楚瑜叔用手绢轻轻搽着如花的头部和耳后。

    “如花,以后干活不用这么玩命,要想干咱们可以分两天干,累病了吧。”楚瑜叔握住如花的手,又搽了一遍酒。如花第一次和别的男子这么近,条件反射的想要抽出被楚瑜叔握着的手,可是他的胳膊酸痛酸痛的,一点不听使唤,心里吓了一跳。

    如花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了,眼皮也越来越沉。担心的问:“我要死了吗?”她一直都感觉很不好,小腹下坠,还经常胀胀的疼痛,她不好意说,心想下边一定是被张德那该死的弄坏了。

    “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你死。”楚瑜叔柔声的安慰着。他把如花抱起后背靠着他,一直胳膊搂住如花,另一只握住如花的手。

    “别瞎想,没事的,坚强些,你还有巧姐呢!”楚瑜叔看着如花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一阵自责。要是他够心细一些就不会让风把如花的窗户吹开了,如花也就不会受风寒。

    如花努力的集中注意力,对她的宝贝,她的巧姐,眼泪刷的一下子流了出来,楚瑜叔没料到她会哭了出来,慌乱的说:“怎么了?哪不舒服?”

    如花摇摇头,这个男人太好了,好到自己舍不得让给别人,可是自己这幅样子怎么能配得上他。不由得悲用中来。

    “楚瑜叔,我要是死了,你就认巧姐做女儿吧,她需要一个父亲。”如花很担心自己的女儿将来因为没有父亲而被夫家欺负,母亲么,有如玉如意和凤如几个是不缺的。

    楚瑜叔一惊,马上道:“好,你不会死的。我可不想认她做女儿。我只想要她做我的女儿,等你病好了,可好?”楚瑜叔一只手悄悄的摸上了如花的脉搏。

    原来如此,难怪她这么灰心丧气。不过是一些女人家隐讳的疾病而已。

    放下心来,便计上心头。

    “我们三个一起过。”楚瑜叔轻轻拔去如花头部的几根银针,用很平静的语气肯定的说。他可不会笨到用问的。

    “好!”如花模模糊糊的闭上眼睛,说完就要睡去。楚瑜叔暗喜,如花你这可是病中失言了,我可是会当真的。容不得你不承认!

    “叔叔,我来了。”巧姐端着一大碗姜汤进来了,端到近前。

    “如花,来,喝完再睡。啊!”楚瑜叔摇摇如花。

    如花勉强打起精神,一口一口喝着巧姐喂她的姜汤。靠着楚瑜叔宽阔的肩膀,很是舒服。身心很是放松的睡去。

    楚瑜叔看了看巧姐一眼,说道:“剩下的你喝了吧。然后你也睡吧。我来看着你娘。”拔去所有的银针,楚瑜叔搬了把椅子斜靠着,眯了起来。他要等一会儿再给如花再搽一遍酒。

    巧姐第一次见楚叔叔那么温柔的跟娘说话,那么轻声细语的哄着娘,心里很是高兴。她早就想过,要是楚叔叔是她的爹该有多好,但是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老娘从来不提她还真摸不准老娘的意思,总归是对楚叔叔没有什么坏感就是了。

    楚叔叔对老娘有意思,她早就看出来了。暗下决心,要是有机会一定助楚叔叔一臂之力!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