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34章 柳家亡婿

    晚霞艳丽的出现在西部天空,大片的晕染着,极是好看。可在柳家庄人的眼中,那残阳却像血一样的红。

    下午那个外乡人带来的消息不一刻就传播开来,让人们很是震惊,大家从来没见过的凤夫人的相公,现在居然来信了,还是死讯!

    人们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知道是惋惜还是感叹!走在路上也不自主的向村口望去,看看到底有没有那外乡人说的棺椁,不是说不久之后就会运到么!总觉得这件事不太真实。

    凤如哭晕了两次的消息传到柳宅的前厅,不一刻也传了出去,老娘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呜呜……我苦命的女儿呀!那个该死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赶忙用手绢拭拭眼泪,实在她没有太多的伤心,只是有点心疼女儿。

    老宅那边估计是听到了消息,柳老爷子已经派大孙子过来问了。

    柳俊峰交代给大堂哥:这几年,三姐夫一直和三姐有书信往来。最近还有一封信。就在几天前说是生病了,本来今天从青州城回来的那么早就是想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和三姐如意一起去看看的,没想到紧接着就传来死讯了。

    听者一顿感叹,原来以前是误会凤夫人了。只是可怜了那两个孩儿,不知道见没见过他们的父亲! 那个人也真是没福气,眼看着自家大好了,却没福享受!

    柳父一听大儿子这么说,那一定是知道内幕了,疑惑的看向儿子,儿子冲老爹肯定的点点头,表示他是知情的,柳父心里有了底。既然这样,人家的棺椁也在来的路上了,就按柳家姑爷的礼节安葬了吧!

    “俊峰,你去通知族长和几位族老,就说你三姐夫没了,棺椁正在回来的路上,估计要晚一些才能到家,请族长晚饭后来家里商量一下。”柳老爹这是正式承认了那人是三女婿。

    又把那外乡人叫进来详细的问了一遍,又确认一遍,知道他叫长生是那个叫梅振东的仆人。梅振东少年时期父母就双亡了,一直是自己一个人靠南北东西的倒腾为生,是从货郎做起的。近几年才发展的较好一些。大家这才知道,念儿的爹是叫梅振东。

    柳老爹不在怀疑,叫杨成孝进城买一些孝布之类的殉葬用品备用。一边拿出黄历仔细查看,哪天适合入土。据说,人已经在道上走了两天了,现在恐怕有些搁不住了吧,已经不适合在多停几天了,还是越早入土越好。

    况且正是因为他,柳林几乎和三女儿反目为仇,也是因为他,让柳家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害的三丫头吃了那么多的苦!怎么还有太多的心情为他大操大办!只盼早点入土,好平息这场意外的风波。让生活重新走入正轨!

    等着看热闹的人们一看尘埃落定,柳老爷安排的妥妥当当,没有不承认什么的也就一哄而散。于是闲暇的人们又有了新的话题。

    凤如一直躲在房间里没有露面,要如意对外面说一切都听老爹做主。让老爹在自家范围内找一处安葬,暗自叮嘱柳俊峰,引到老爹把坟地定在正在建设的鹿苑中,那里靠山树多是风水宝地。

    凤如自有她的打算,一旦某人发现不妥,最直接的证明就是开棺验尸。那处在她和白老大夫的交界,等鹿苑竣工后是要全面封锁的一般人寻不到。东方白也是一定会派人时刻保护照顾他老爹的,那时他要想动,看在东方白的面子上多少也会有一些顾忌吧!

    梅长生在柳俊峰的带领下来到了后院拜见了夫人。

    按照常理,凤如是应该亲自确认一下的。而来的既然是自家家仆也是应该先来拜见自家的当家主母的。

    凤如特意和钟叔一起商量安排了当家主母的身份,即便是假的也是不允许男人在外面胡来的。也只有这样才能有借口上柳家庄安葬。

    这个梅长生估计是钟叔特意在外面买过来的。也是,一个小有资产的在外营生的男人身边怎么可能没人呢!对,这样的人才能派来给主家报信呀!钟叔对于人情世故和习俗还是比自己懂得多。

    “你,起来吧。”凤如斜靠在床上,一脸的病容。说话也没什么力气。

    “那边谁在看着?”凤如问的是棺材的运输那头。

    

“回夫人,是一个叫钟叔的。”大壮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很是训练有素,钟叔挑人的眼光是很严的。

    大壮递上一个小布包。凤如示意如意接过来打开。一个有些旧了的荷包,不用说应该是凤如送他的。钟叔顾虑的真是周详,万一老爹他们盘问起来不是还能拿出证据,总不能马马虎虎的冒认了。由凤如确认也说明很是慎重,不留给人任何遐想。

    “爷说,他自幼父母双亡,有幸与夫人相识,这些年没有回家只是想挣些家当而已。希望夫人原谅。也希望夫人能允许葬在柳家庄。这个是爷给夫人的信物,夫人认得。让我以后就跟着夫人!”长生深鞠了一躬。不用说,这些话一定是钟叔教的了。

    “ 哦,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自会有人安排你,以后怎样安排,等老爷入土后再说。”凤如知道柳俊峰和如意一定会诧异。他们都是认识钟叔的。

    “我在接到信后就派钟叔做前站先去了。没想到人就没了。也罢,钟叔做事干练,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凤如解释着。这里只有如意是知道钟叔今天刚回来的,时间上虽有点说不开,但以如意的性格是不会瞎说的。

    柳俊峰点点头,领着大壮出去了。

    前院传来很大的哭声,如意皱皱眉:“谁呀?这是!”

    “一定是念儿和盼儿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两怎么可能不知道消息呢!也只有他们两个对那位老爹还有一点感情。不过,没关系,哭过就好了,还太小,从小也没见过,没什么感情!”凤如不紧不慢的说着,就像说着别人家的事!

    如意有些担心的说:“别把孩子给哭坏了。这两傻孩子,还使劲哭?老娘也是,不劝着点。”向前面看着就要往前面去。

    “哭就哭吧!没有爹,念小子心里一直不舒服,憋了好几年了。再说,既然是要办丧事就应该有点哭声的。哭不坏!”倒不是凤如不心疼孩子,只是没有点哭声的话,别人是会起疑心的。

    家里人不说都是恨那个人的也是差不多,心里恐怕还会有一丝快意吧,怎么可能哭呢?那也就只能让两孩子哭了。听动静恐怕不光是两个孩子在哭,估计铁蛋和杨子涵也跟着哭呢吧!

    “如意!”凤如叹了口气,“还是先劝着点吧,明天出殡还是要哭的。去把盼儿带过来,念儿愿意留在前面就留在前面吧。让峻峰过来。”凤如只好吩咐如意去了。身边还是应该留一个贴身丫头的,有事时真看出了信息传播的不便利。古人养家仆也有不得已的地方啊!

    如意正想去前面看看,一听三姐有吩咐马上抬腿出去,快步走向前院。

    屋内,只剩下凤如一人了。凤如闭上眼睛仔细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合情合理。钟叔不会早到也不会到的太晚的,是会留出安排明天一切事宜的时间的。

    柳俊峰抱着还在哭噎着的盼丫头,如意跟在后面安慰着:“不哭了。啊,盼盼乖,听老姨的话。”如意很有耐心的哄着。

    进得屋来,柳俊峰把孩子放下,盼丫头一下子扑进凤如的怀里。

    “娘……”小丫头把头窝在凤如的怀里不动了。凤如抚摸着,安慰着这个小女儿。

    “俊峰,一会儿派人通知城里的店铺子,停业三天。留大姐和巧姐在家,其余人明天全部来奔丧。做人奴仆是应该为主家出灵的。”凤如声音略微有些小的交代着。这是刚才她刚刚想到的规矩,再这里也应该是通用的。老爹他们怎么样不用考虑,但是铺子是自家的,人是自家的,是一定要这么办的。那人毕竟是自己的夫君,是一家之主。

    “告诉老爹,明天的孝服,只让念儿和盼儿还有死契的穿即可,其他人等不用预备。在给我预备一身。”凤如叹了口气,很是无奈。

    “明天出力的,无论是谁一律打赏。多预备点零钱。中午预备几桌招待族里的人和前来的左邻右舍,其他的人都不用通知,自己来的留下吃饭,不预备酒,席面按柳家庄的管理来。柳家女眷包括如意一律不用跟出,连同桂花在家预备午饭。备了份子钱的一律不收,不用解释。”凤如边思考边说,这些都的得由她吩咐的,老爹他们是不会擅作主张的。

    “所有家仆的孝布一律只带三天。这个明天出殡回来之后再说就可以。不用先说。我先告诉你,看我一会儿忘了。”凤如敲敲脑袋,表示有些糊涂了。这确实是一件很让人挠头的事。

    柳俊峰看着三姐的憔悴模样,开口劝道:“三姐,还是节哀吧。人毕竟去了,咱们还得看孩子。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他很想说,这么多年没有他也过来了,又怕三姐伤心,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人死为大。不管有什么过节都应该放下了。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