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31章 念儿的爹

    钟叔见钟婶被德婶她们缠住,担心钟婶一高兴把不该话说出来,故意咳嗽了一声以示提醒。

    钟婶给了钟叔一个放心的眼神,她知道钟叔顾虑周全一向也是听钟叔的,继续和惠娘德婶她们讲这次东部边关一行看见大林的事情。夫人那里只好等一会儿再拜谢了。

    正在房间内规划着果园建设的凤如,看看图纸,思考着还能不能在完善一些,也想看看有没有画蛇添足不实用的地方,将来要是在扒了重建就浪费了。即便不能一步到位,也得为将来扩建留下余地。

    院子里惠娘和德婶的喜悦而意外的惊呼以及之后不一样的动静,她都听到了,细听一会儿,知道是钟叔回来了,等她出现在院子里正看见钟叔皱着眉毛,面色凝重的模样,心里一惊,难道是钟林出了什么意外?不应该呀!

    钟婶被大家围着脱不开身,看向夫人很是不好意思,凤如知道大家的心情,于是说道:“没关系,你慢慢和大家唠,大家这些日子都很惦记着你们,也惦记着钟林,很想知道钟林的情况,钟叔会和我说明情况的。”凤如知道,按理钟婶他们回来是先要和主家报备的,但大家都关心他们,耽搁一会儿也是有心可原。

    “夫人!”钟叔上前施礼,行的是大礼。凤如也没管他,转身回了房间,不用言语钟叔自会跟上。

    凤如进屋坐好,示意钟叔也坐。钟庭海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夫人的脾气他是了解的,推三阻四后的结果还是一样,浪费不少时间,还不如一开始坦坦荡荡的接受。

    正在钟叔犹豫着怎样开口,凤如先问了:“怎么了,难道钟林的事中间出了什么岔子不成?”她看出了钟叔的为难。

    “不是。”钟叔心里一紧,原来夫人误会了,他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钟庭海站起身来,大礼行拜。

    “多谢夫人大恩!”钟庭海心想,还是和夫人禀告完钟林的事,再说另一件吧!看来夫人是没有感觉到什么风吹草动。

    这下,凤如更加糊涂了。也没有着急扶他起来,一脸不解的看向钟叔。

    “这次见到钟林很是顺利,我们是走了五天半到的东部大营,然后陆大人就去把钟林提了出来,当天下午我们就见面了。这次多亏夫人的巧安排,设计让大林脱离奴籍,我们一家感激不尽。我和老婆子已经商量好了,要是三个人一起有困难的话,我们老两口就不用考虑了,能给大林脱了奴籍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钟庭海记您一辈子大恩。”说完,钟叔眼里含着泪花又拜了下去。

    这回凤如听明白了。原来东方白这次不仅仅是让钟叔去看看钟林那么简单的,想必是有了万全之策能让他一家三口脱离奴籍了。

    凤如心里感激着东方白,心里暖洋洋的。这小子怎么知道我的心里?这可是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呀!

    “咱们自家人不必客气。”凤如上前扶起钟叔,她实在不习惯这里动不动就跪的规矩。要是让她跪,怕是会觉得是天大的侮辱了。

    “我们和大林第二天还在一起呆了一整天,给老婆子乐的跟什么似的。”钟叔感觉自己就像跟女儿唠家常一样。

    “陆大人安排钟林去邻国办点事情,夫人放心没什么危险的,就是看一下风沙对百姓的影响,看看是不是像要传中的那么严重。任务完成后,钟林自会到青州找咱们。”钟叔心里暗自庆幸自己从小教育钟林读书识字,这下派上用场了。

    “哦,那是好事呀。等钟林一回到国内,就会以立功的名义正大光明的给钟叔一家去掉奴籍。嗯,这招是够名正言顺的。”凤如心里暗暗佩服东方白的巧安排。不愧是老手,游刃有余,随便就能把功劳送人,看来确实是朝廷有人好做官那。这么说来,钟林不禁脱了奴籍而且还交了好运,要是这次的事办的利索,入了东方白的眼,那钟林恐怕就会官运亨通了。钟叔一家这是交了好运了。

    可是,钟叔从进院就提着头,一副思考的样子,应该还有别的什么事?什么事那么疑难?需要钟叔回来的时候急着赶路,整整缩短了一天的路程?

    凤如从钟叔的话里早已觉察了不妥。去时用了五天半,之后又在那呆了一整天,就是七天了。第八天往回返,要是还走五天半的话是应该在明天的这个时候到家才对。钟叔去时因为是见子心切是会尽量马不停蹄的赶路的。回来放松了心情应该不会那么赶才对!

    

不用说,还是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一定是大事?

    “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凤如看着沉思的钟叔说。

    钟叔一惊,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夫人就觉察到了,也好,反正是和夫人有关的。此事非比寻常,是一定要对夫人说的,要他装作不知道他是绝对办不到的。

    “是的,夫人,是有关夫人的事。我正考虑要如何开口。”钟叔的表情一下子庄重起来,现在夫人在他的心中是无可比拟的,要是有什么闪失,他会拼了命保全夫人的。

    哦?我的事?凤如这下更加蒙了?自己能有什么事让钟叔如此为难不知道如何开口?

    “夫人见谅,本来是不应该说道夫人的隐私的,但事关重大,庭海不敢隐瞒,希望夫人早作准备。”钟叔停了下,似乎也在舒缓镇静自己的情绪。

    哦?我的隐私?难道传出对我什么不利的谣言了?这么慎重?从钟叔的神态中凤如猜出恐怕不是谣言那么简单!钟叔岂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怎么会重视无聊的谣言?

    疑惑间,就听钟叔继续说道:“在回来的路上我因为要小解,躲在树后面。在草丛中看见一株稀有草药,想着夫人要种植就蹲下来想连跟采回来。这时候,有两个人在道边休息,估计也是刚刚小解完。他们是这样说的。”钟叔咽了口吐沫,喝了口凤如端过来的茶水。

    “随从模样的人说,‘侯爷,时隔这么多年不用心内不安了,人在当时看上去就已经咽气了,估计是活不了了。现在夫人眼看就要生产,若这一胎是男孩可不是大喜?’被叫做侯爷的那位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一生不曾愧对于谁,更别说是是位女人,当时确实是药力所致失去理智。唉……青州城外柳家庄附近的北部小山……墨某一辈子的内疚。’说完又叹了口气。”钟叔尽量的说的完全一些,看得出是在用力的思考,很怕说错了半点。

    “随从不再言语,那位侯爷接着说道:‘要是人还活着,要是不幸有了的话,今年也已经五岁了。他们母子要是活着怕也是不好过的!那女子不知道定亲没有。唉……’随从马上宽慰道:‘事后咱们不是回去看过了吗,山上不是有一个女孩的坟吗。这说明人已经死了。侯爷就不用耿耿于怀了。’”钟叔边说变留意着主家。

    凤如越听越是心惊,态度马上认真起来。五年前,青州城外柳家庄北部的小山?那岂不就是自己的原主所经历的事?念儿和盼儿今年可不就是五岁了!难道真是孩子的爹要找来了?

    从夫人的神情变化来看,钟叔已经能够确认,他不经意偷听到的谈话的所指就是他家夫人!

    钟叔继续说道:“当时我是蹲着的姿势,没敢动,于是便小心的趴了下来。那两个人并没有看见我。就听那位侯爷说:‘若要人知道堂堂的墨羽将军皇上新封的侯爷当年竟然会强暴一名少女,不管什么原因都是没什么脸面的。’随从马上说:‘侯爷要是实在心里放不下,这次路过,可以过去烧点纸在打听一下家人,打赏一下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了。’那位说道:‘好!’两人骑马走了。”钟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夫人的事他也悄悄的打听过,也留意过干活的柳家庄的雇工们背后的议论。说辞虽与这个有些出入,但当时钟叔也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不然不会五年了还没有人见过念儿的爹!

    凤如知道以钟叔的头脑是一定会和自己联系到一起的。太多的巧合放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

    “钟叔,既然你已经猜到是我,那我也不想隐瞒你,多谢你能及时告诉我。他们只是来上坟到没什么若是真要打听起家人恐怕会节外生枝。对方还是以为侯爷,难保没有人为了些小利益出卖我!”凤如十分冷静的分析着。事情是在原主身上发生的,她本身没有经历倒是没有太大的难堪没有太过激动的反应。

    钟叔很是佩服到这个时候夫人还能镇静。这么令人难堪的事情,他费劲脑汁考虑如何开口,夫人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听夫人语气好像不想让孩子借此机会认祖归宗啊!

    “夫人的意思是不想让人知道?也不想让小少爷认祖归宗?”钟叔不能靠猜测来确定主家的意思,十分明白的问了出来。

    “是的。”凤如恨恨的说:“柳如风之所以改名为凤如就是拜他所赐,此仇此恨永生不忘!”她是最恨强奸犯的,怎么,便宜都让你占了现在还想回来要孩子,做梦!

    要不是发生了那样的事,原主怎会扔下年幼的一对孩儿,不情愿的离世。那么她也就不会远在千年之后穿越过来,来这里受这份罪吃这份苦了,没准抢救抢救还能把她抢救过来呢!凤如刹那间对天地宇宙的所有不满都发泄在了那位还没见面的墨侯爷身上!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