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08章 近水楼台

    历来,江湖是最残酷的,它没有道理好讲,强者为尊是古来定律。

    即使你为人再好也不能免于受盛名所累,不得不接受挑战,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保全自己。那些来自于武林新生代的挑战是残酷的,有事更是含有阴谋诡计的。小伙子们往往会采用非常手段来为自己博得盛名,无论成败都是不乐观的。

    败了,不仅是脸上挂不住那么简单,也许还会深受其辱,也许还会有性命之忧。

    成了,恐怕也不会是乐观的,以后会有更多的人不顾一切来挑战他,来博取盛名!更是后患无穷!

    所以,很多前辈都会选择金盆洗手这个途径来摆脱那种境况,楚瑜叔以前是不理解的,归隐不就得了。但他现在明白了,那也是不得已的选择,也许一大家子上百口人的性命全在这仪式之中了。而有些人即便是洗了手也是难逃厄运的!

    江湖中人有几个是善终的!别的不说,就像是自己的师傅。还有师傅的师傅,那是世外高人,在楚瑜叔心中神一样的人物,一生救人无数,是最应该远离是非的,却也是难免遇难,而且结局很惨!怨不得人们常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更何况还有恩将仇报的人在。是呀,何时才能了呢!

    楚瑜叔早已厌倦!

    厌倦了追逐名利,厌倦了尔虞我诈,厌倦了以往的一切,厌倦了一个人生活!

    他渴望平常的生活,像百姓一样,心安理得,不紧不慢享受着生活。所以,早在师傅去世时,他就已经开始淡出了。淡出江湖人的视线,让人们慢慢的忘记他。他最想做的就是娶一个他爱的也是爱他的平常人家的女子,然后生一大堆孩子。

    特别是在这家铺子养伤这些日子,院内温馨的气氛,遇人友善的笑脸,如花的墨声不语温柔贤惠使他觉得他就应该娶这样的妻子。所以他手臂上的小伤本就没什么也早已好的差不多了,他还是坚持每年让如花帮他上药,来享受一下从她身上传来的温柔气息。

    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他竟然挣开了伤口,好让她有理由继续上药,他知道他看她的时候越来越多了,眼神也越来越……

    他自己竟也是说不明白的,是盼望、是柔情、是渴望?总之是他以前所没有过的,他已经尽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要太多的表现出来,害怕吓着她,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他很想告诉她,有他在,她可以不必害怕的,他不想看见她像小白兔受到惊吓一样的模样。那样他会心疼!可是他没敢,担心她心思重睡不着觉,只好把所有的话放在看她的眼神中,不知道她懂不懂!但愿她多少懂一些吧!

    这种愿望最近越来越强烈,他知道,他遇到对的人了。只是那对的人似乎还有些问题,像蚕蛹一样把自己包裹起来,看来他要耐下心来,等着她脱茧成蝶!

    他不需要她能有多美丽,只要她能摆脱那些来自于她自己内心深处的束缚,能轻松生活,心太累是不利于健康的!他愿意为此付出也愿意为此守候!

    他以为他可以看淡一切,只要她好。可是今天他才知道,他不喜欢别人窥视他的珍宝,特别是那些他看不上眼的男人,那不入流的样子怎么配得上如花!有什么资格?他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红了!怎么办?

    楚瑜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要是如花想嫁人了,那她要嫁的只能是自己。念头一旦闪出,便挥之不去。理清了自己的思路,也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楚瑜叔站在自己屋里,没有往里进,他想听听凤如接下来是不是要找如花谈谈,想知道他们谈些什么。他更想知道如花是怎么想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唉!”一声长叹,吓了他一跳。屋里有人,樊剑南在屋?刚才进来时忽略了!

    “楚叔叔,要是喜欢呢,就去跟人家表白,这样可不是男子汉的作风。”盘腿坐在炕上的樊剑南起身下地。

    “臭小子,你懂什么,小屁孩一个。”楚瑜叔的脸不禁红了。但愿屋内灯光暗,臭小子看不见。

    “我是不懂,但是,一旦要是有我喜欢的人,我会让她知道,你以为她是知道的可是也不一定,你一直不表白她会以为自己的感觉是错的,要是因此放弃了,岂不可惜。”樊剑南越说脸色越暗, “就像是父亲对我,以前我怎么也感觉不到他是爱我的,现在知道了已经晚了。”樊剑南黯然的垂下头,走向门口,推门出去了。

    楚瑜叔再也不能漠视小屁孩的话了。是的,不能留下一丝遗憾的可能。

    他刚要转身出去,就听凤如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大姐,听说最近巧姐在跟楚大哥学医?”凤如不是很确定。

    

“是么?”如花的声音是惊讶的。如花不知道?楚瑜叔心想,巧姐还真是守信,那凤如是如何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的?”如花问道。

    “哦?”凤如笑了,这个当妈的居然不知道。

    “如意无意中听到巧姐在背药方,因此留意了,才发现的。看来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瞒着你呢,难道是怕你不同意吗?这是好事呀。”凤如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怎么知道。”如花苦笑了一下。最近忙着学习记账什么的,把女儿忽略了。可是他为什么不和自己说呢,巧姐也没说,那一定是他不让的,不然巧姐是不会瞒着自己的。

    是担心自己误会他居心不良?还是不想自己与他有什么瓜葛?

    如花虽然十分清楚他的眼神的。也知道他实际上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只是和自己一样不愿意多说话,也许是在别人家里的缘故吧。但是,她又一次告诫自己,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他不是自己高攀的起的人物。太多的东西对自己来说都是奢侈的。

    如花轻轻叹了口气。不管是什么原因瞒着自己都是可以谅解的。

    见如花不语,凤如以为她在担心。“没关系,楚大哥不是坏人,他能相中巧姐,是巧姐的福气,至于没有拜师什么的,你不比纠结,可能是考虑巧姐是女孩的缘故吧。可能是怕她学不长远。你就当不知道!我们也装作不知,随他们便吧。你不用担心。”凤如尽量的解释,担心大姐理解不了江湖人的怪癖。

    “我不担心,巧姐要是在能跟她学点功夫什么的我就更放心了,总不至于将来像我一样,逆来顺受的,软弱无能只有挨打的份。”如花尽量放平了声音,表示她已经不介意提及过去了。但是凤如却听出了小小的凄凉。

    而屋子隔壁的人却听得心中一动,看来以前挨打是常事了,不然人都没了,还耿耿于怀的。这是他第一次听如花提及,心里很不是滋味。

    “听说,他已经死了,不知传言是不是真的。”如花的语气是平静的。

    这让凤如很意外。大姐第一次主动的说道那个人。

    “我已经跟钟叔说了,找个稳妥的人去问问。”凤如觉得自己没有必要瞒着大姐。有些事是回避不了的,也许知道了结果对大姐来说是一件好事。过去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得大姐喘不过气来。

    “要是真的。就找个机会领着巧姐去坟上看看,再不堪也是她的父亲,孝道还是要讲的。也省得她以后心里埋怨我,孩子是不懂这些的。”如花悠悠的说着。既没有上心也没有激动,似乎在说着别人的事。

    等巧姐上完了坟,也就安心下来了,也省得她总是惦记,惦记着那个破家,惦记那个破爹。那时她们才彻底的和过去划开了界限。

    “好,到时候,让德叔陪巧姐去。”凤如岂能不明白如花的意思?就像前世的自己,孩子的爹再不好,自己还不是在孩子面前为他树立形象,不过是担心影响孩子的世界观人生观什么的,跟爱无关!

    如花点点头,很感激的看向凤如。凤如不自然的别过头去,她很不习惯别人感激的目光。

    “大姐,对门米店的老板跟德婶和小红都打听过你。看来对你很有意思,你对他印象怎么样呢?”凤如还是没能忍住,她只是很想知道大姐对于再嫁的想法,不是非得对门米店的老板的。

    “米店?”如花回忆着。没有什么印象啊,就光顾着忙活自己加了,实在是不知道自己附近都有着什么样的买卖。

    隔壁屋的人屏住了呼吸,很怕自己漏过什么。

    “没注意。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我和巧姐现在挺好的,刚刚有好日子过了,就好了伤疤忘了疼?男人么,还是先不要考虑了,巧姐还小,万一再遇见个畜生,我们娘两个可就都毁了。就这样挺好。家里怪忙的,你就不要跟我两费心了。我只想让巧姐快快乐乐的成长,将来能嫁个好人家。到时候你们帮着长点眼睛。”如花很轻松的说着,脸上一片向往的神色。

    凤如也没在多说什么,现在大姐已经可以谈及过去谈及未来了,很不错了。

    隔壁的人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对那人没心思是最好,自己还有时间。不是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么,他一定会努力抱得明月归的。

    他相信!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