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94章 假的真的

    华灯初上,百花楼内。

    青州城的百花楼与别家青楼有所不同。门前既没有站街拉客的,门内也没有搔首弄姿的,比起别家都含蓄得很。

    据说这是望月成名之后在望月的影响下形成的风格,比较注重格调和品位。很适合读书人的附庸风雅,很受闲人雅士的追捧,也多得上层人士的关注。所以,虽然人很多,却不是别家那样风骚露骨,自是别有一番风味!

    男人更爱这种朦胧的感觉,似梦似幻,春风掠池,眼波留痕,这半梦半醒之间的半推半就,半遮半露,欲语还休,无一不是让人念念不忘的!仿佛这里的美眉才可称为是人间的尤物!

    此刻的望月独倚窗前,最近的锋芒毕露让她确实达到了空前的盛境,但她反而越发觉得空虚,心情越发的低沉。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空虚岂是男人的热情索取所能填补的?

    男人是越接触越多,反而发现天下男人都是一般黑!她看到的无非都是迷恋,沉醉,心动的只是推杯换盏之间的浓情蜜意,哪有人真正用心的对她。头一天还是誓言旦旦,第二日便已经坦然睡卧在别人的房中!

    难道真如凤姐姐所说,真正的好男人是很少上青楼的?不是好男人没有,而是自己的方向错了?

    若是等不到,还有什么理由继续留下来?可自己又如何全身而退?难道要学凤如一样,另择身份而居?这青州城有几个不认识自己的,怕是想这样都不行啊!

    百花楼的众人议论纷纷的紧张的打扮的时候,望月还在那想着心事,惆怅到不行,爱谁来谁来,唱还是那个唱法,即便是要求陪睡也不过是肉体之欢,露水情缘,是谁还不一样!在青楼呆过的女子就是在这一点上应该看得更开一些。那个不是经历过几十个甚至几百个男人的?何必扭扭捏捏故作姿态呢!

    看来有必要和凤姐姐详谈一次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呀。主意打定,心情愉悦了不少,换来贴身丫鬟,梳洗打扮起来,无论高低贵贱,来者都是客,都是自己的金主,都要给人家留下好印象的。这幅皮囊是自己的招牌!

    东方白和墨羽走进百花楼时,客人还不是很多。因此没有得到太多关注就走到了包房。古天昊正在包房中等候。

    “墨兄,这位是青州城古天昊。”东方白先发制人的介绍了。从一进包房,墨羽就感受到这人的气息,绝不是普通的高手,看身形,他敢肯定,就是那日与自己并肩作战的蒙面人之一,他太熟悉这种气息了。与他是同类人的气息。

    当下墨羽一抱拳:“幸会,让兄弟久等了。”一边坐在正位上。虽然东方白是府尹身份,但同时还挂着左相之职,而且他还有世袭的爵位,是正统的皇亲。但自己远来是客,年龄痴长几岁,所以不必客气的。

    “能与传说中的人物把酒言欢实在是古某的荣幸,请。”既然已经谈兄论弟了就不要介意职位的高低了。古天昊的豪爽让墨羽倍感亲切。

    墨羽像想到什么了,“古老弟可是这古家窖酒的家主?”那可是传说中响当当的人物。

    古天昊哈哈一笑,“惭愧,惭愧!愧对先祖哇。”古天昊一直为自家的酒不能成为当世第一而耿耿于怀!

    “诶,我军中将士都爱这古家之酒,豪迈大气,浓烈芬芳,是应该男子汉喝的酒。不像别家的,似乎是专门为女人家准备的,绵香柔软,不是我等男人的专爱。”墨羽几句话,把各家酒的专长点的明明白白,看来是真懂酒的。

    “墨兄不愧是男人中的男人。很多人因为它的浓烈而不喜,而还有很多人恰恰就是因为它的浓郁甘冽而倾心。天昊特意带来几坛好酒。”古天昊招手叫来侍者,吩咐倒酒,既然是来放松的,就不在乎有外人在场。

    古天昊的好酒怕不是一般的酒了,应该是珍藏的。

    墨羽端起刚倒好的一杯,一饮而尽,不禁赞道:“好酒!”酒入腹中一阵暖流。“可惜!”

    “可惜什么?”古天昊以为这酒还有欠缺。墨羽 爽快一笑。

    “可惜这么一小盅一小盅的喝,不过瘾。”东方白在旁解释着。以墨羽的性格不是大碗酒大块肉的才够风格。

    “噢!哈哈哈,对,换大杯。”墨羽的豪气名扬四海。此刻更是不加掩饰。

    东方白和古天昊也换上大杯,豪饮了一杯。菜品此时才摆上来,三人面面相觑,不禁失笑,原来是他们心急了,落座夹菜。

    

望月在小童的陪同下进来的,这种情况她的贴身丫鬟是不被允许跟随的,小童也是把她所需的备品,琴啊什么的准备就绪便退了出来。

    三人都是身份不凡之人,别说是望月就是整个百花楼也是得罪不起的。望月很自觉的坐在琴前,轻轻弹奏,轻轻吟唱,在金主没有要求之前,她是不宜喧哗的,这种进退的尺度早在几年前她就懂。这也是她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屋内的气氛因佳人美酒,一下子温馨起来。东方白觉得墨羽是看了一眼望月后露出疑惑的神情,然后没事人一样,和他们喝起酒来。从古家窖酒到边关趣事,三人交谈甚欢。

    望月连唱两曲,歇琴后拿起身旁的水杯,轻轻缀了一口。

    “望月,是今日有事?”墨羽的话一出口,三人都愣住了。

    望月轻轻起身,福了一礼,“看来望月唱的并不好,让爷失望了。”娇胜西子,吐气如兰。

    墨羽很是意外,问道:“你就是望月?”难以置信的真实表情真真实实写在脸上,让古天昊和东方白很是不解。

    “墨兄见过冒充的望月?”东方白问道。有人冒充望月也是有可能的。

    “哦?没有。”墨羽见众人误会,实话实说了。“之前路过青州府,在一家饭馆的隔壁听人唱过望月的新曲,以为就是姑娘了。看来墨某误会了。”东方白即说是有人冒充,那这个一定是真的了。那,那天的那位……

    难怪墨羽这次一反常态,竟要求在青楼畅饮,原来是寻人来的。

    东方白和古天昊相视一眼,不由警惕起来。他们两个都知道,望月的新曲来自于凤如,难道这位侯爷是来找凤如的?不过从错认望月的情形来看,似乎还不知道有凤如其人!

    东方白不留痕迹的说:“看来哥哥是懂琴律之人,一首曲子唱红了,自然会有人跟唱,唱法不同各有韵味。明日中午,望月有专题献唱,老兄可一饱眼福。京城是绝对没有的,听说很多人专门赶车来这里欣赏的。”这招化骨绵法,化万物于无形!

    古天昊很是赞同东方白的机智,不能让这样的危险人物接触凤如,万一他是凤如喜欢的类型可就糟了,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墨羽转过神来,很是歉意,“不好意思,我并不懂音律。只是当时的那一唱让我受到了特别的触动,致使念念不忘。见笑见笑。”他并没有掩饰,很光明磊落的说出,让东方白和古天昊长出了一口气,提起的心才慢慢的放在了肚子里。

    望月更是惊讶,原来是这位爷亲点的自己,看情形还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听他形容的场景,应该是第一次自己和凤姐姐见面的地方,那时确实是凤姐姐在唱,自己在记曲子。现在她两人见面大多会以梅三多的名义,她很不理解,现在看来姐姐是有道理的。

    看那男人的情况,若是自己就是他要寻找的那个人怕是会很霸道的金屋藏娇吧!三个男人中,就属他浑身散发着让人畏惧的霸气,看古家主和这位东方府尹的态度应该是很大的官了。

    之前姐姐就叮嘱过,若是有人询问是从哪里来的词曲就说不认识,万不可泄露,不然会惹麻烦的。

    一股要保护姐姐的念头滋生出来,以姐姐的独立是不会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的!不过,她喜欢,让人有安全感。不过以自己的出身是不能奢望的!所以她的眼神是柔情的,没关系,这样的男人是让人来敬仰的,不一定适合做丈夫,但对自己来说哪怕是一夜也好,人生是不能有遗憾的!

    似乎感到了望月的异样目光,墨羽不削一顾的连看都没看一眼,既然不是就不值得浪费精力了!东方白觉得这一晚的畅饮,墨羽再没看望月一眼,很是可怜那女子,看来传闻还是有一定的真实性的。

    酒过三巡,东方白不禁感叹,“我有一朋友,博学广闻,见解非凡,之前我上奏的边防策略就是源于他得意见,可惜他远在他方,不然墨兄若能与他一谈,定会受益良多。”东方白有些怀念与梅三多的相处时光了,不禁叹了口气。可惜身体似乎好不起来了。

    “东方似乎很惋惜。”墨羽知道东方白能说出的人物一定是不凡的。

    “他行动不便,怕是在青州城也是不能与墨兄彻夜详谈的。”东方白屡次要为他诊治都被拒绝了,很是不解。但出于尊重,没有强行施为,梅三多总是不自觉地与他保持一定距离。这让他很是恼火,但也理解!

    原本还计划墨羽会在百花楼留宿,东方白之前也交代的模糊,那时他还摸不准墨羽的心思。但夜半时分墨羽主动提出回衙署休息,并很礼貌地谢谢望月姑娘的陪同,大手笔的进行了赏赐。

    望月很是温柔的谢过,但她知道心里还是有小小的失落,这种男人中的男人是自己希求不来的,哪怕一夜也是奢侈!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