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90章 一切顺利

    按照昨晚的安排,一大早,姜彦驾着车,拉着柳俊峰和李洪波还有杨成孝一起去了砖窑。今天的主要任务是量地然后交款。订好了手续后办!

    舅舅的主要任务是看砖窑看新家,认亲!用凤如的话是让舅舅看看,相没相中那房子那院,至于管理砖窑也只是一项工作,相信舅舅没什么问题的。

    有些话凤如没拿到明面上说,在她心里实际上真正的重点是认亲。若是这门亲戚认下了,今后的工作更好开展了,有那哥两个帮衬着,舅舅在这里也不是孤军奋战了,不仅有了帮手而且是有了实心实意的帮手,也省得老娘担心不停!估计那哥两个也是求之不得的吧!

    本来凤如是打算要一起去的,但老爹说,今天水车要安装试行,想让她过去看看,不然大家心里没底。

    凤如也觉得柳俊峰他们完全可以处理那边的事了。于是留了下来。无论怎样,能暂时避开东方白就行,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应对。凤如第一次感觉自己有些害怕见到一个人!

    凤如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自己多虑了,有那么多事要忙,是不必刻意的躲避的。水车在这里是没有见过的物件,大家都很期待也都很兴奋,那一千多亩的水田能不能种成就靠它了。

    怎么会大意呢?凤如不由得自责起来。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看来还是乱了,不然不会自乱阵脚,连自己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了。男人稍微挑拨一下就这样了,看来还是修行不够哇!

    女人永远是对爱情抱有希望的。哪怕已经遍体鳞伤!

    上天恩赐了一个机会,重活一世,已经很难了,何苦困住自己,就让此情不关风与月吧!相信东方也会慢慢接受的,心里这样想着。女人真是善变呐!

    老娘本来要跟着去看看房子的,但听柳俊峰说今日老东家搬家去的话不好,好像看着人家一样。于是强忍住,在家等一天,明天再去吧。

    凤如到达小河边时,水车已经装好,正在往河里安装。由于这里的堤坝已经修好,所以安装起来很不费力气,蓄水池和引水沟都也已经挖好,储存一些还是必要的,说不准那一年什么时候就会有旱情,算是未雨绸缪吧。水的流量也随时可以得到控制,都是按照现代水库的闸门模样设计的。

    看着水流跨越堤坝流进梯田,老爹很是激动,他务农二十多年,也曾考虑过这片沙地的改造,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种巧夺天工的方法,妙,妙极了!难怪三丫头胸有成竹的买下这一大片沙地,怕是要羡煞旁人了!

    凤如还不知道,在这一群人的眼中,她简直就是神人了,敬仰的不得了。这一大群男人从此更是死心塌地的追随着这个女人,这个屡创奇迹的女人!

    在凤如的指导下,大家把水车的水流调到最小,田里的人应该是还没有准备好,怕措手不及,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大家太兴奋了。老爹指挥大家各就各位,开始整理。

    水田里的稻苗几天前凤如就在自家的老房子里育下了,已经很高了,等田里润好应该可以插种了。

    老房子在新房的后面,一直被舍得扒,屋里现在全是地龙,用老娘的话是满屋都是炕,烧上火,温度上去了,才能育苗。满满一屋子都是,肯定是不够的。但也没有办法,铁蛋家也帮着育了一些。就得一批一批的来了,实在不行还可以跟有多余的人家购买一些。

    总之,这水田是围成了,接下来,老爹自会张罗,不用凤如操心的。反正,今年也不指着能收多些,主要还是养田,等养熟了就可以佃出去了,那时就省心了。

    高兴之余,凤如没有忘记叮嘱大家一定要保密。凤如不想引人前来观看,这一千多亩的水田的四外圈已经被凤如用土坯给围上了,主要还是为了封锁建桥的消息和建房的消息。

    凤如非常郑重的恐吓道,如果消息是从谁嘴里泄露出去的,那么一旦查实,她凤如是永远不会雇佣他的,而且她家的地也是永远不会佃给这种人种的。

    伙计们当然不会说出去,让别村学去了,可不好,现在他们柳家庄可是蒸蒸日上的,将来大家都好了,孩子们嫁娶都不用看外村的脸色了,于是这种保密就上升到集体的利益和荣誉上来了。

    凤如看着大家忙得不亦乐乎,自己反而没什么事了。反正也出来了,随便看看姜鸿威他们的堤坝修到哪里了,这几个家伙,干起活来像是在虐待自己一样,说了好几次也不知道改没改,正好去看看。打定主意便向东走去。

    修堤坝是惠民的,这次修的质量高一点,今后无论河水涨落都不会影响到两岸的百姓,因此姜鸿威是非常认真的。凤如也说过不要进度,只要坚固。还不止一次的要求他们几个不要太累,注意休息等等,这让几个大男人特别的感动,一下子见到凤如,感觉都特别亲切。

    “夫人今天怎么有空?”姜鸿威明显黑瘦了许多,但脸色已不似先前的苍白,更显健康,神采奕奕的。看来适应的不错。

    “水田开垦出来了,今天上水车,过来看看。”凤如像唠家常一样。

    “夫人似乎很博闻,连水车这样的东西都能想得出。还懂得土质沙化的治理。”姜鸿威略感意外。前几天,路过时他见过那几个小伙计在研制。他没有问,随便打听是不好的。况且既然在露天的地制造就是不防备他们的,就是问凤夫人也是会告诉的,何不光明磊落一些!

    凤如知道早晚会有人提出疑问的。故意苦笑了一下,“我的事,姜大哥应该会听到一些,我过了五年的几乎是全封闭式的生活,就是靠着看书才活过来的,只要是有字的书都看,所以知道的自然比别人多一些。”语气中透着很多无奈。

    姜鸿威一愣,没想到夫人会提起过往,还会如此从容淡然,那无奈的苦笑像在讽刺世人一般,是在嘲笑世人的低俗吗?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

    “他们都很佩服夫人,崇拜的紧呢!”姜鸿威随便找个话。

    

“乡下人没什么见识,怎么不见你崇拜我?他们是见识短!”凤如知道姜鸿威说的是真话,她说的也是真话。

    姜鸿威却在心里说,你怎知我不崇拜你,我也是崇拜的紧的!只是和他们的原因不一样罢了!在我心里你何尝不是神仙般的人物,无人能及!姜鸿威也是苦笑了一下,这苦只有他自己懂!

    “夫人出来一上午了吧,快午时了,阳光大晒得很,夫人还是回去歇歇吧,有我在放心吧!”姜鸿威在撵人了。

    “你们几个干起活来想要拼命一样,是最不让人放心的,特别是你。”凤如半开玩笑似的指着姜鸿威。

    “要劳逸结合,随时保持充沛的状态,一旦有需,岂不是强弩之末?”凤如点到为止,这里还有外人!

    “就数你们几个最累,中午要躺一会儿,中间也要多休息,告诉你们不赶的,快了反而会坏事的。”凤如最后一句话说完,人已经走出一大截了。

    她确实是要走的,不过不是回家歇歇,而是,她还要去大桥那边看看,顺便在看看那边的房子。本来是可以下午的,但就手了,下午好在家好好歇歇,今天都靠步行确实有些累了。腿酸酸的,得勤加锻炼了!

    砖窑那边今天也是极为顺利地。

    估计是村长他们打听了凤如一行人的来历,态度极为恭敬,一共量出荒地二百二十八亩,收二百二十两银子,山脚下的山地一共是一百一十六亩,收二十两银子,一共是二百四十两银子。除去定金又付了一百四十两银子。也是三年不收税,三年之后按中田收税。

    这些都是晚上,二姐夫跟她汇报的,现在他是大总管,钱都从他的手里花出去的,他也是要入账的。凤如自然也会按照包子铺的规矩,一个月看一次账本!

    舅舅对于那里的新居特别满意,院子里的菜地,种子已经种上,老两口昨天下午就开始搬家了,到今天中午已经全部搬完,很多农活工具都留了下来,还留下一部分家具和日常用品,老两口也和李大壮李二小一起认了亲,李大壮和李二小哥两小时候是见过李洪波的,三人一聊就清楚了,特别亲切,还没出五服呢!

    今天晚上就是由那哥两个帮忙照看院子和砖窑的。砖窑需要人值夜班的,炉里的火是不能灭的,不然会耽误一天的活。

    柳俊峰建议应该把工人轮流排上晚班,不能随意,要有合理的制度。凤如让他马上完善成熟,考虑周全后直接让舅舅去实施。

    今天签了十七个长工,包括李家兄弟,大家对工钱都非常满意。契约上写得明明白白,每月月底结算,每天工作五个时辰,中午的一个时辰两人一组换班回家吃饭和休息,每人算是休息了半个时辰。姜彦建议用三个人专门负责烧窑,每晚一人值班,第二天值夜班的人可以休息一天,三人轮流,也不用单独增加工钱,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掌握好火候的。

    老东家明天会赶回来,按照事先约好的,要在砖窑指导教授二十天。而且明天也是要过手续的。砖窑的户主放在柳俊峰名下,老东家留下的房子和地记在舅舅名下。

    柳俊峰立刻提出反对,凤如笑着告诉他,不会那么便宜他的,三年之内所有产出花销都归家里调配,三年之后,归柳俊峰,如果自己用砖也是要和别人一样的,需要拿出现银来购买。

    到那时就看柳俊峰和舅舅两人的了,那时,所有雇工的工钱还有舅舅的工钱都由柳俊峰自己出,所以,要未雨绸缪啊!

    柳俊峰一下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担子重了些,面色凝重。老娘是最高兴的,哪有那么严重,到时候,凤丫头还能看着不成,她是最乐观的!自家名下算是有了产业了!

    凤如交代让舅舅、李勇、柳俊峰、姜彦四人跟老东家学技术,一定要自己能烧出砖来,而且,凤如还想要他们研究一下,争取的老东家的帮助下,把瓦也制出来,老东家干这行已经有近二十年了,一定会很容易的。实验成功就大批量投入生产,所有产品都不用外销,自己的需求量怕是都供不上呢!

    不过凤如特别交代,如果有来买的也一定要热情接待,好好维护客源,自家用砖,毕竟是有年限的,要做长远打算。

    老娘是最兴奋的,明天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领着王姐和小红去看房子了,刚搬完家一定是一片狼藉,得好好收拾收拾粉刷粉刷,布置好了,好搬过去。

    凤如告诉舅舅,房子西侧的菜地想扩到砖窑来,想在那里建一个牛棚,自家应该养一些牛车的,往来运砖也省些麻烦,舅舅也可以在哪里养些猪哇鸡鸭什么的,到时候专门雇个老头什么的专门来放养,这是后话以后再打算。

    李洪波那里会不同意,王姐是勤快人,也是愿意养一些的,那侧本来就是和砖窑相连的,扩建起来很方便。

    今天一大早,老娘就去请花媒婆了,不仅是给看了个日子还请了花媒婆主持,十天之后就是黄道吉日。舅舅和王姐的意思就是越简单越好,老娘的意思是既要简单又要隆重!

    凤如不禁哑然失笑,老娘可真逗,太有才了,隆重了还能简单得了?最后,舅舅拍板了,新房就按老娘的意思先放在家里,三天后一起搬到清丰镇,那边就不说是新婚了。这里也要简单操办,不通知不让随礼,只请家里亲戚和理正和花媒婆等人见证一下就行了,因此酒水也只置办六桌。

    老娘白白眼,自家人就占两桌多,一半了,还有什么?但舅舅很坚持,而且坚持自己掏酒席的钱。

    老娘很是不愿,舅舅说这是他和王姐的意思,年纪大了,大操大办的也不好意思,该有的礼节不废就行了。王姐微笑着看着舅舅说,一副夫唱妇随的模样,让人说不出什么,给老娘遗憾的!相信现在整个柳家庄都已经知道了,老娘一定是起到了故意的作用!

    出人意料的,东方白今天没来,大概是有事情要忙了,毕竟是一个府尹大老爷么。

    东方白是故意隐瞒了他和白老先生的关系,毕竟是皇亲国戚,必须慎重!下一步是明修栈道还是暗度陈仓,都还不好说,所以是不能走漏风声的!他的老娘是公主,也是不容易的!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