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80章 选房址

    古天润没料到大哥会来得如此的早,还在睡梦中就被他暴躁的声响惊醒。十分不解,昨晚大哥和大嫂小别胜新婚,应该不至于火气这么大吧!真是盼自己马上成亲心急到这种程度?还是家里那边催的急?还是和大嫂那边出问题了?

    “大哥,你也太差劲了吧,这一大早上的,不在家和大嫂好好温存温存,单纯的跑来就是为了去选房址?怨不得大嫂这么多年都没个动静!”古天润抱怨着,看大哥的脸色不好,像是生气了,自己没说什么吧?

    “古老二,别研究我了,开收拾,好吃饭,吃完饭咱们骑马去,正好也散散心。”没好气的,语气又中充满着无奈!

    古天润看情况不妙也没在多言。兄弟两一起吃了早饭,骑马一起出去了。两人的方向分别是东侧西侧和北侧,南侧是京城方向,不在选择范围。古天昊像是刻意的避开北方,先是东侧然后是西部。东侧只有一个小山包,再往东是一片大平原,没有什么隐蔽性可言,古天润不太喜欢,自己需要的是绝对的隐蔽,不能有意思马虎。西侧的地势到时还可以,只是自己的私宅在那里,占据了绝对的优势,除此之外没有合适的了。

    在古天润的挑逗下,古天昊终于说出了昨晚老娘给他下药的事。这事应该让弟弟知道,老娘能对他这样也能对天润这样。还是先提个醒的好。古天润听得张大了嘴巴,太惊讶了,老娘也太猛了吧,和儿媳合伙算计儿子,还是下那种药的!不会吧?不过,似乎是老娘能干出的事!咳,怨不得一大早的大哥就跑到古家别院来了,又是洗又是冲的,原来是心里膈应啊!大嫂哇,你自求多福吧,大哥的心怕是很难在你身上了!大哥这是惹不起躲出来了!

    “娘也太过分了,哪有这样算计自己儿子的!”古天润说了句公道话。

    “大嫂知道吗?”古天润想了想问了句,见大哥点点头,不会吧,这一家子极品,有什么样的婆婆就有什么样的媳妇!还好还好自己要搬出去另过了,不然真是受不了。大嫂也太笨了吧,竟然同意用这种手段,自家男人什么样不清楚吗?再说哪个男人受得了被自己老娘捉弄还被妻子捉弄的,还是人家两个合伙的?不怪大哥不愿回家,看来真正可怜的是大哥呀!

    “东方白前些日子天天来别院,最近怎么不来了?那么忙?”最近大家都不怎么正常啊!一个小小的府尹能把东方白拴住?恐怕他那两个书童就能应付吧,还不是每天潇洒玩耍,说忙就是借口!

    “他呀,怕是忙着讨好女人呢吧!”古天昊没好气的说。好在那个女人对她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东方大哥动了春心?不容易呀。”古天润好奇的,“也是,东方比我还大一岁呢,是该成亲了,哪家姑娘那么幸运?”看是不经意的一问。

    “幸运?我看是倒霉吧,阴阳怪气,长得比女人还要妖孽!”古天昊不削一顾的。现在谁要是敢说东方白比他古天昊强,他就敢把他撕了!

    古天润知道今天说什么大哥都是听着不顺耳的。“咱们还有一个地方没去,虽然路是别扭了一点,我们先找个地方吃午饭,然后去北部看看。”还是说正事吧,免得伤及无辜!

    “百花楼最近比前一阵子还火了,听说望月姑娘最近得了几首曲子很是不错,去那吃个饭,就能听到望月的新曲,每日只在中午唱一首,怎么样?去听听曲?”古老二建议着,见老哥皱眉立刻解释着:“谁说上妓院非得那什么呀,娱乐娱乐放松放松,没什么不开心最重要!听听曲也好啊!自古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何必拘泥于形式呢?”怕大哥不同意,赶紧加了一句。古天昊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正好心情不好,去听听曲也好。不过,好像那曲子好像是凤如做的,自己还真没听过!

    百花楼坐落在青州城的偏东侧,在正街。虽是白天,可还是门庭若市。跑堂的吆喝着来往端菜,忙得不亦乐乎。大家当然不是奔着吃午饭来的,在吃饭期间有一段评书一段快板,还有望月姑娘的每日一曲,若是大家没听够就有望月的丫鬟在唱一两首。这是望月新推出的节目,而且是免费的。主要用来推广新曲。百花楼的妈妈当然愿意啦,这几天白天的收入暴涨了,望月说什么妈妈自然听什么!

    古天昊和古天润选了上楼的一间临窗雅座,看楼下的表演非常清楚。

    小二上来点了四个小菜,来了一壶古家小酒,兄弟两个要好好盘点盘点今天行程中的收获。

    望月走进场时全体哗然了,她是盛装出现的,在凤如的要求下,她没十天换一个风格,每个风格的装束只唱相应的几首歌,好在一天只唱一首。有时是自己抚琴,有时是手下的婢女抚琴。望月手下的婢女都是她自己花钱买下的,要是愿意接客的她便放她们去,不愿意的都留在身边,现在仅剩三个,被望月培养的棋琴书画各有精通。因此她们的出现也是令人兴奋的 。

    

今天恰巧是第十一天,是转换曲风的第一日。为了这些惊人的造型和搭配的曲子,凤如给姜鸿威和樊剑南落了新户,姓没变,改了一个名字,而且不是奴籍。但望月觉得远远不够,硬塞给凤如八百两银子。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东西给谁谁都能红,让谁唱谁都能火!所以,她不敢出任何差错,约了还几次都不见凤姐姐的人,说是出去收租子了。

    昭君出塞的造型,雍容华贵,形容萧索,配着红豆曲诉说着滴不尽的相思。每一句都唱得古天昊的心一动。是的,凤如是个曾经受过伤害的人,应该是敏感的多疑的,是不会轻易相信爱的,自己怎么能硬要求什么呢?看来,小弟说得对,自己真的用错了方法!既然词曲是凤如做的,那一定代表了当时的心情,自己真的不够细腻,不如东方白细腻!

    古天润看着大哥闭着眼睛欣赏着曲子,以为是渐入佳境,却不知内心里已是千愁百转,古天昊感受的凤如的词曲就像凤如就在身边一样。曲终了,久久不能出境!

    众看客大叫着再来一曲的时候,古天昊睁开眼睛,他不喜欢这种喧闹而竞相无知的杂吵。站起身来付了饭钱出去了。

    “走,到北部去看看。”解开心结,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去那离凤如最近的地方看看。兄弟两个一路驰骋,来到了柳家庄的北部,东山之后。这里实际上是最理想的,可惜离青州城有些远了,路途不是很方便。再往北走二百多公里外是一道天然屏障,古天润十分的清楚,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里驻扎着一个兵营,可以说是青州府的北大门。再往前将近一千里处,还有一道防守,是墨羽在还是将军时驻守的地方,那里才是真正的边关。这里是实力够强了,不需要自己巩固,看来北部也不是理想的地方啊!

    兄弟两个不在快马加鞭,往回返时,不在那么赶了,慢慢的骑在马上闲聊。

    本想从柳家庄的北边走过,可是古天昊不由自主的驱马顺着北部的到进入村中,北部的西侧据说是凤如的新家,应该是竣工了吧。糟了,以前说过,竣工时要来庆祝的,怎么忘了?也不怪凤如不那么满意自己,看来自己真实做得不够哇!带着这样的心情,不禁加快了马步,想看看新宅到底竣工没有!

    远远的就看见一处高大宅院整齐的立在不远处,砖墙大院很是气派,只是很孤立。古天昊刚要下马前去,一个身影让他心里一惊,“二弟,你看。”古天润抬眼,一个酷似东方白的身影被迎进柳宅。古天昊眯着眼睛:“是东方白?太夸张了吧,还易容来的?”古天润也像是发现了感兴趣的事情,“走,看看去。”

    古天昊伸手敲门,一个妇人打开了大门看了看,“公子找哪位?”

    “在下青州城古天昊前来拜访凤如凤夫人。”古天昊声音洪亮是故意说给屋里人听的。

    那妇人没有开门让人进的意思,“我家夫人不在家。不过俊峰少爷在。”王姐本想把人拒绝在门外,但转念一想这么器宇轩昂的人物万一是夫人的良人,可不是罪过了?于是高声喊道:“俊峰少爷,有客来访。”

    “来了”是柳俊峰的声音。就见柳俊峰疾步走出,来看自己的人还真没有!

    “古大哥?”声音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惊喜,柳俊峰高兴热情的把人迎进来。“大哥这么有空?可惜三姐今天不在家,明天晚上才能回来。”柳俊峰有一阵子没看见古天昊了,“古大哥好像瘦了很多。”古天润好奇的向屋里望去。

    古天昊也是有些日子没见柳俊峰了,“哦,这位是我弟弟,古天润。”古天润点点头,小伙子不错。柳俊峰一抱拳:“柳俊峰!”,打了个请坐的手势。

    一个小丫鬟进来上了三杯茶。古天昊像是随便的问了一句:“来的时候,看见一位老先生进去了,是家里的哪位?”

    “是白大夫,来给老娘看病的。”柳俊峰不善说谎,确实是来看病的,不过不是给老娘,而是念小子的师傅,前几天用力过度伤口崩开了,楚瑜叔离得远来不及就上白老先生给看看,今天是过来换药的。

    啊!看来不像是说谎,古天昊打定主意等那位白老大夫出来看看,因为东方白也是为大夫,真是巧了。
作者有话要说:
秋水请求收藏啊,多谢亲们的支持!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