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73章 贼姐夫

    张德会怎么样,包子铺的人压根都没有想过,也没人在乎过,他能怎么样?一个泼皮无赖而已,硬的不行来阴的,总之他是不会沾到便宜的。

    现在,只要休书在手,一切都不是问题。告到哪都是有理的。

    所以凤如特意给每个屋的柜子都上了一把锁,家里人来人往的,难免有疏忽的地方。德叔每晚都会查看一下前屋后院,特别是后院的大门锁没锁。

    楚瑜叔的到来,让大家安心了不少。毕竟楚瑜叔是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有功夫在身的男人,据说还很厉害。因此最近也就渐渐的疏忽了。

    柳如花性子温和,平时不多言不多语的,大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如意是清楚的,大姐以前很爱笑,很开朗的。和现在反差很大。

    现在这样她真的很担心,害怕她自己憋出病来,所以背地里总是开解她。如花也只是笑笑,不说什么。她自觉没什么脸面见人了,她自己也知道是自卑的心里在作祟,也想融入大家,放下一切负担,快乐一些,轻松一些。但是胸口的大石头就是除不去,压得她喘不过起来,经常的长出一口气,只有这样好像才会轻松很多。

    每晚,夜深人静时,如花都会在女儿熟睡后起身,来到小院中,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坐一会。看看月亮,享受一下心内的只属于自己的片刻宁静。她很喜欢这种感觉。渐渐的像养成习惯一样痴迷起来。

    现在这样最好,女儿一天天的开朗一天天的长大,懂事不少。脸色看上去也健康不少,个子也想长了很多似的,行为举止像个大姑娘模样了。若说她的心还有一处是柔软的,那就是她的女儿了。一想到女儿,她才会露出会心的笑容,才会有一种幸福感。

    这一夜还是一样,如花坐在石桌旁的小凳上。平复完心情,如花站起身来刚要进屋,突然觉得后院的门好像没锁。想着想着不自觉的就走了过去,门确实是开着的,开了一个小缝,于是伸出手想把门关上。

    一个黑影突然从暗处窜了出来,如花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就被那黑影抱住,嘴也被那人的一只手捂住。一嘴的酒气迎面扑来:“如花!”是那恶魔般的声音,震得如花从心里往外的颤抖。身上每一个毛孔都竖了起来。

    让人看上去以为是在害怕,但如花知道她不是,在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即便是死都无所谓,何况其他?但是她也没有叫,张德猜的正确,她确实没脸喊叫。只有狠劲的拼命的挣扎。心里想着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惊动别人。

    张德本就长得五大三粗,现在借着酒劲,加上几天来都没有亲近过女人了,哪里还肯放手,见如花果然没有喊叫,心里甚是得意。不禁把那张醉醺醺的大嘴凑了上前来。

    如花的双手被钳住,挣脱不得,见张德的嘴凑了过来,一狠心便迎了上去,狠狠的咬住那臭哄哄的双唇。死死咬住,不肯松口,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解恨!

    张德疼得呜呜的叫不出声,如花把所有的仇恨都用在了此刻,哪里还能松口,硬是咬的渗出血来,张德疼得受不住了,松开双臂,猛劲把如花推开,“你个臭婆娘。”上前就要打如花。一个劲道十足的石子打在他身上,疼得他停住动作,朝石子方向望去。

    一个冰冷的男人声音从角落里传出,“还不滚?”狠绝的有些愤怒了。吓得张德酒劲过了一半,顾不得细看,转身掉头就跑,连滚带爬。

    如花站着半天没动,刚才的争斗已经让她气喘吁吁,几近虚脱。那狠狠的回击让她有种快意。刚刚那阻止张德的那个声音她清楚,是谁她也知道,正是留在店中照顾樊剑南的楚瑜叔。

    楚瑜叔从暗处闪身出来,如花一见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早就在这里了。看了那么半天都不出手,枉费自己这么多天精心的照顾他们两个,真是没良心。看来男人真的都是薄情寡义的!气不打一出来!

    楚瑜叔见如花浑身颤抖,料想是吓得够呛。

    如花紧咬牙关,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要瞪出血来。楚瑜叔吓了一跳,没想到如花会是这样的状态,脱口说了句:“对不起,我以为……”耸了耸肩,继续道:“他毕竟……”他不知道怎样解释才好,他心里实际上是存在观望态度的。

    如花恨恨的打断了他:“你以为我是犯贱,会上赶子对吧,所以故意躲在那不知声,看热闹?”如花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哗哗流了下来,狠绝的说:“如果哪天我死了,劳烦你转告三妹一声,一定要为我报仇,一定要用张德的命来雪我之耻辱。”一辈子的耻辱!

    

楚瑜叔心头一震,这个小女子的刚毅决绝,是他始料不及的,让他深深后悔不已,后悔没有早点制止张德,让如花受了惊吓。

    恐怕今后的几天又会半夜被噩梦惊醒久久不能入睡了。隔壁的他知道得清清楚楚。不禁想安慰她,伸出手臂把如花拥入怀中,不知如何才能表达明白:“对不起,你别怕,别怕,我以后不会了。”不会放任让别人如此欺负与你!

    宽阔的肩膀温暖的怀抱让如花片刻间恍惚了起来,多少次梦里祈盼的不就是这样的怀抱吗?但是,那只是在梦里。理智马上回归的如花,毫不迟疑的推开他,跑回自己的屋去。是同情是怜悯吗?不需要!柳如花不需要任何男人自己就能活,而且一定能活得更好!

    楚瑜叔见跑回屋去的柳如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最近他都有点弄不懂自己了。不由自主的观察起这个小女人,对她的事是一清二楚,大概是最近太闷了吧。

    此刻看见如花这样,不禁暗暗恨上了张德。该死的,你都对如花做了什么,让她一接近男人如同见了蛇蝎一样,感到恐惧可怕,在那样受惊的情况下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安慰。墨声不语的站了片刻,转身关上院门,却是把他自己关在了外面。快速消失在黑夜中。

    一路疾奔,楚瑜叔寻张德而去。

    柳如花跑进屋里,迅速的插上门,生怕有人会追过来。靠着房门,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当时自己恨不得要了张德的命。可是一个瘦小虚弱的女人家哪里是男人的对手,有一把剪刀就好了,匕首也行啊。自己太疏忽了,暗暗想到这种情况不能再发生了。

    第二天,当楚瑜叔再次发现眼皮有些微肿的如花时,如花看上去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既好笑又好奇。于是决定跟上去看个究竟,发现柳如花在柴房里背着人,表情严肃的狠狠的磨着一把匕首,看上去应该是新买的。

    柳如花那专注的神态让楚瑜叔一瞬间失神,心脏不由得抽疼了一下,不禁自责起来,昨晚真是应该及时出手的。看来自己小瞧了她,她的韧性让他刮目相看!她这是准备要拼命了?还好!还好!

    楚瑜叔永远都不能对人说。昨晚,离开包子铺不久他就已经追上了张德,那家伙嘴里嘟嘟囔囔的骂着,骂如花的话不堪入耳,让人火冒三丈,什么“小贱货,小骚货,臭婆娘”等等,还有更难听的,让楚瑜叔毫不犹豫的出手了。现在张德已经顺利的喝酒喝多得栽在水沟里,永远的不会再来骚扰如花了。

    之前他还以为,如花对张德多少还有点感情,一夜夫妻百日恩么,何况他们两个是那么多年的夫妻,还有一个女儿。张德鬼鬼祟祟的在后门张望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没太想管,毕竟人家曾经是夫妻,万一柳如花愿意呢?

    本着观望的态度,任由事态发展。最后见柳如花实在是拼了性命的咬住张德的嘴,才惊觉自己错了,一分神的功夫,就见张德上前要修理柳如花,不禁出声制止。

    站在院子里,楚瑜叔在等柳如花磨完匕首回来。见她路过,迅速的从她身边走过,然后放慢脚步,轻声的在柳如花的耳边说:“放心,我已经警告过他了,他不会再来了。”柳如花警惕的看了下四周,没有人,放下心来。别让人误会才好。心里对楚瑜叔生了些好感。

    之前听三妹说他是江湖人士,她对两个人是极其戒备的,甚至叮嘱女儿不让她太接近他们。他们毕竟不是普通人,江湖浪子最重要的是在于一个浪字,谁知道他是怎样的浪?一定是干什么都是没拘没束的,还是躲远一点好。

    家里德婶和钟婶都很忙,小红好如意还是女孩子,所以一直以来照顾楚瑜叔和樊剑南的事就落到了如花的身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每天把早中晚饭送进樊剑南屋里。每天给他熬一遍药,有时还是楚瑜叔亲自熬的。

    如花清闲的时候很多,闲下来,她就给如意和巧姐做衣服,基本上都是坐在外边的石桌旁做的。这样谁需要帮忙时,她好方便伸把手。

    接下来的几天如花刻意的回避着楚瑜叔,晚上也不出来看月亮了。这让如意觉察出了不妥。现在的如意可有心眼了,她假装着不知道,慢慢的观察。

    如意清楚她必须装作不知道的问一下,要是一句不问,怕大姐伤心,以为没人关心她。大姐倒也没对如意隐瞒,说了张德夜半摸进来的事,被楚瑜叔听到后吓跑了。其余的就没再说什么。如花有如花的打算,这次要是隐瞒了,一旦下次张德再来,说漏了,好像自己包庇他一样,让人误会就不好了。弄不好,那厮反咬一口说是她勾约他来的,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的心已经死了,不会再为任何人心软,何况是那个恶魔!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