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6章 收亲兵

    凤如的每一天都没有白白浪费。

    在钟叔走后就开始着手设计房屋,主要是下水。她要让新开发的房屋与众不同,才能买上好价钱。按照现代小区的设计,街道都是铺着砖或石头的。到时候看石头够不够用。种草种树种花,都用笔标出来。环境绝对优雅舒适,干净整洁,不信不引起轰动!

    如意在家又住了一宿,第三天跟着柳俊杰和凤如回城里了。凤如告诉老娘不要跟老宅透露在城里买房子的事,也不要着急,等收拾好了让老娘过去看看。

    这天的路上气氛有些不同。朝廷押着重案犯经过,很多人都回避了,也有人返回去了,哪天进城不行,非得今天?

    近三十人的队伍,在官兵的押运下,带着脚镣手铐下走得很慢。

    凤如观察囚犯中穿着不同衣服的几个人,感觉相貌方正眼神坦荡,不像是穷奢极恶之人,其他的虽然走得艰难却没有一个人呻吟,都很坚强的咬牙挺着。这样意志坚强的人怕不是普通人吧,押运官兵对他们的态度也很反常。按理罪大恶极的人都会让人厌恶反感,做官差的对他们不会有好态度的。

    这群人的情形有些不同。不会是冤狱吧,而且是连官差都心知肚明的冤狱!

    凤如让柳俊峰故意放慢行进速度。在这队人马休息时假装车坏了停下来修。

    两个类似官兵头领的家伙隐到树后,凤如示意柳俊峰跟过去偷听一下。

    原来,驻守西部的樊将军受奸人暗害,罪名通敌叛国,被诱骗至他处已经秘密处死。一家老小无一幸免。更是连累军中诸将贬的贬罚的罚。此刻押运中的都是嫡系亲卫军。听押运官的意思似乎给他们下了药,所以很放心大胆,要不然一旦反抗起来怎么会是敌手。

    两人商量着如何处置他们,言下大有惋惜之意。怕是要处死。两人在那商量来商量去没有个结果。一会儿摇摇头一会点点头,看出很为难。

    犯人中的那个看上去像是领头的大步走了出来,快步走了过去。

    “官差兄弟,我等都是上过战场之人,是从死人堆里爬出之人。没有什么好怕的。今日将军大难,我等皆愿跟随,是死是活估计上边早有交代。你们给个痛快话,不必为难,我等不会怪罪于你们的。”其他众人都是视死如归的模样,都不做声,军纪之严可想而知。

    两位官差见他如此光明磊落。转身出来,一抱拳。面露为难之色:“我等兄弟确实为难,樊将军大名天下皆知,忠勇仁义无人不晓,这恶人我们是坐定了。实话说,出来时,我等接到两条命令。一条是边关发来的,要务必在途中处死诸位。一条是京城发来的,说是沿途变卖即可。咱们浩浩荡荡走了这许多天,哪有人敢买诸位,若是到了京城还是这样,我等也无法了,只好求诸位英雄原谅了。”说道最后竟有些黯然神伤了。

    押运官差们大都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

    听了此番谈话,凤如心里了然,樊将军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至于是否有人通敌叛国还真挺难说,但一定是另有其人。当下聊起车帘走了出来。

    “我有一言,不知各位英雄愿意听否。”在场的都很惊讶。这种场景,其他路人早已回避,哪有人上赶子找麻烦的?还是一名妇人?

    不等官差回答,凤如接着道:“刚才的话我已经听见,我能成全诸位,既能让诸位保全性命又能让官大哥交差怎样?”说完目光肯定的望向官差,她知道,决定权在差大哥手中。

    官差一听这话,正中下怀,也不顾及男不男女不女的了。“夫人请这边说话。”把凤如让请了过去。

    “愿听夫人详谈。只是,夫人即使花费了大量的银子,我等也难于交差。”押运官,无奈道。

    “我听明白了,有人想要这些将士之命,有人却想用他们花点银子花。不知要多少银子呢?”凤如直接问道。

    “五百两。”官差有些为难的说。五百两不算多,市场价买一个奴仆也就十五两到二十两,还是精壮劳力。这样病病殃殃的不知被下了什么药,还能不能解?若是能恢复定能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凤如正在思考解药的问题,先前代表将士们说话的那人又张嘴了:“夫人善意我等感激不尽,只是我等均是重罪在身,夫人若是没有把形式看准或是没有强大的心里承受力,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了。让逮人知道,怕会连累夫人。还是自顾去吧,一免惹祸上身。”此人在临死垂危之际,还处处为他人着想,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就喜欢胸襟宽阔凡事拿得起放得下的汉子!就冲这番话,这趟浑水,本人趟定了。凤如心中一宽。好汉子!

    

“先生未听古人有言,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存吗?是不一定是是,非不一定是非。我既伸手,必会想法以保全诸位。”凤如向来有什么说什么。

    众人互相看了看,这个女人让人另眼相看,言简意赅,令人不自觉的相信。

    “夫人磊落,我等岂能畏首畏尾。还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糕的?让夫人破费了,但凭夫人差遣。”好一个军中汉子,不愧是樊将军的亲随。

    凤如拿出五百两银票交给官差。官差本有意搭救,现在更是顺水推舟。凤如又拿出二十两让官差大哥们在城里住住脚喝点茶。让他如此禀报。给京都的就说,人是沿途一个一个变卖的。给边关的就说,人是病的病死的死,最后剩下几个被解决掉了。

    总之,这些人从此在这世间消失了。凤如也会尽量不让他们露面以免惹上麻烦。凤如心想我自会想办法让他们换一个身份活着。

    此法正合官差的意。可谓两全其美。遂逐一去除枷锁和脚链。交给凤如。

    一共二十七人。有几个人可能是绷劲的身心一下放松了,锁撩去掉后,虚弱的倒地。凤如交代柳俊峰组织他们把人抬进自己的马车。连同副驾驶的位子一共运进城六个人。其余的步行进城,都去凤记包子铺。叫柳峻峰往来多接运几趟。

    和凤如对话的人,深施大礼:“在下姜鸿威谢夫人大恩,今日夫人大义保全我等性命,我等必将誓死回报。”身后众人皆跪地叩首,谢恩。

    凤如摆摆手,扶起众人:“家财散尽还复来。大家客气了。这里不是说话之处,到地方咱们再详谈。如何?”交代众人分批走,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

    柳俊峰看出事态的严重,马车不觉加快了速度。来往多接几趟,三姐就会更安全一些。今天的事弄不好会掉脑袋的。

    凤记包子铺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显得有些拥挤。

    凤如把他们分散安排在大山的住处,主屋的客厅卧室,院内的石桌旁,还剩几个零星的就坐在前面铺子的大厅中。凤如把那位姜鸿威请到自己卧室内,后面跟进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风度不凡,应该是这些人中的另一个头,看姜鸿威恭敬的态度,官衔应该在其之上。

    姜鸿威迟疑了一下。女子的闺房再简单也能看出来。

    “事急从权,姜兄不必客气,请。”凤如带头进来,俨然一位久历军中的女将军。

    姜鸿威此时不知拿什么心态对待眼前的这位磊落大方不拘小节的年轻夫人。人家毕竟花了银子把一干人等当做仆役买了下来。可是……迟疑间,柳俊峰进屋把椅子放在两位的身边,然后站在了凤如身后。

    “把如意叫来。让蕙娘和小红给外面的人打水洗漱一下然后上包子和粥,先让他们吃饱再说。”凤如吩咐小弟。柳俊峰点头出去。

    如意进来时,三人都坐在椅子上,今天的气氛异常,她也比往常谨慎些。

    “今日家中有事,外人一律不准进入内院,包括古加文和古天昊他们。一会儿,你和钟婶给外面的人量一下衣服,他们现在这身不能穿了,去布庄买现成的,青布的就可以。除下的衣服烧掉。吃完饭后全部撤到内院。另外告诉家里人不用紧张,他们都是好人。”凤如交代完后,如意出去了。

    屋内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心里对这位夫人不禁另眼相看,短短的一会功夫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刚刚提及的古天昊他们是听说过的,樊将军生前屡屡赞赏,在她这里却没当回事,看来这位夫人很有来头。

    就听夫人说:“两位不必拘谨。凤如花费一些钱财换下诸位忠勇之士的性命,凤如认为值得,奴仆一说不必放在心上。”凤如通过姜鸿威的态度感觉到他很介意。

    这下姜鸿威再也坐不住了,看了下首的那位一眼,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等随将军出生入死倒不在乎区区贱命。只是将军现下唯一的血脉在此中,我等无能,断不能让少主沦为奴仆,还请夫人成全。这位是将军故人,是得信赶来营救少主的,奈何少主深受剧毒,需慢慢去除,才留了下来,楚兄乃江湖能士自有办法脱身,望夫人从权。”凤如心里一喜,看来不下心钓到大鱼了。

    “姜兄舍身取义,凤如佩服。我看众人都是中了手段才委屈与人的,凤某也是敬重诸位才出手的。既然出手了接下来就要有完全之策。我这里是家小店,内院宽阔,房后是一片荒沙地,广达千余亩,日前已被我表兄买下,现在归凤如处理。”凤如还是留了一手,没有说自己就是荒地的主人。

    “想来楚先生应该是位江湖神医,就和姜兄留在小院陪樊公子疗养如何?”凤如建议道。

    姜鸿威直觉得这位夫人眼光锐利,从进屋到现在自己心里不断震惊,由内而生的佩服。

    楚瑜叔更是如此。不经接触能说出他的身份,恐怕是江湖中人也不能做到,而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夫人,净是靠推测说准了,眼高于顶的他不能不对这位敢自称凤某的女人另眼相看了。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