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0章 惩恶夫

    凤如姐几个从巧姐口中知道的只是这一次的事情的一部分。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柳如花心里的苦更胜过那些几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

    如花嫁到张家沟时才十六岁,正是花样年华,本还对生活有一丝幻想。夫君即使大些但要是个知疼知热的到也可心,怎么过不是一辈子?那料想竟是如此不堪之人!行为举止肮脏龌龊,令人厌烦!大伯娘跟他们比起来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那张德正是壮年,如狼似虎的年纪,如花年纪小且秀丽端庄,看得他心里直痒痒,哪里照顾到如花脆弱的心里和身躯,自是夜夜索要,不知餍足。

    如花本就不是很乐意,每日里避又避不开躲又躲不掉,即便是月事里也避免不了。心里厌烦已极,对他没有一点的喜欢,哪有什么缠绵蜜意笑脸相向,自是心里越来越冷,一点温柔不见。

    如花的婆婆寡居多年,性格乖僻怪异,把儿子握得死死的,生怕儿子与媳妇一条心把她隔离了。白日里故意刁难,手里的活计是干完这样有那样,累得腰酸背痛的,夜晚又被折腾个没够,直觉生活没了希望。

    怀了巧姐后,情况多少有些改变,但巧姐出生后,因为是女儿,连月子都没做到头,就下地侍奉一家老小了。

    张德本盼望着在添一男孩。可如花的身体瘦弱本不易怀孕,加上白天一整天的劳累,到晚上没有好好的休息,长年累月下来,身体盈亏,精神上备受煎熬,心里憋屈至极,夫妻间的事一点都没有兴致,应付了事,就盼着快点过去,哪里还能受孕!

    接连几年如花的肚子不见动静,张家人渐渐失去了耐心,对待如花不仅仅是辱骂了,转为动手动脚了,一个不顺心,就找茬出出气,隔三差五的不是打就是骂,而且一次比一次下手重。

    如花抱着女儿不知夜里哭了多少回,心里的盼头渐渐死去。真真后悔生下女儿跟着受苦,本来性子柔弱的一个人被锻炼的坚韧无比。谁要是拿巧姐出气,简直比要她的命更严重,拼了性命也要保护巧姐,几次下来,大家也明白,认可欺负她也不去招惹巧姐。

    现在,巧姐在包子铺,被一大家子人疼着,每天都有包子饼随便吃,感觉极不真实。晚上甚至不敢睡觉,直呼是在梦里,担心第二天醒来,梦境不见,一切都是假的。叫凤如姐几个心疼不已。把大姐和巧姐从魔窟里解救出来的决心更大了!

    如花从如意那知道是三妹的包子铺,心里惊喜,娘家可下有靠山了,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心情好病也好的快了些。

    巧姐穿上新衣服乐的合不拢嘴,偷偷告诉如意这是她第一次穿新衣服呢,以前都是别人用旧的改的,柔柔软软的真好看!

    这几天,小红和蕙娘发现总有人在自家门口鬼鬼祟祟的偷窥。偷偷的告诉如意和钟婶。大家认为一定是大姐夫!一定是大姐夫到医馆打听,说是被他们家救了,人现在住在这里,怕是会来要人了!

    对付这样的恶人,钟婶和德婶是见得多了,有都是办法。告诉如意要这般这般,一次性解决大姨奶奶的问题!

    钟叔害怕对方蛮不讲理来个硬抢,这几天出门特意留下大山保护柳如花和巧姐。告诉钟婶和德婶对待恶人不必手下留情。

    如意担心张德认出自己,反而坏了事。特意在内堂帮忙,没有露脸,前厅交给钟婶小红和蕙娘打理,大山在旁协助。

    张德听说如花没有死,被好心人救了,很是高兴。来到医馆打听,医馆说人在凤记包子铺,是凤记包子铺的东家救了她,让他去那里找。

    张德在包子铺门口徘徊几日不见娘两个踪影,料想是伤势重了点暂时不能下地。常在暗处看能不能见着巧姐。

    巧姐这几日被安排帮忙干活。

    如意当着巧姐的面特意问明了大姐的心思,柳如花是宁死也不会回去的,巧姐也是。几日里和小姨在一起,不再担心被打被骂,不用看别人脸色,巧姐爱死了这里。柳如花也是,以前战战兢兢说不上什么时候什么事不对就会惹祸上身,担惊受怕的日子是再也不想过了。

    得了这样的回答,如意放心的办事了。叮嘱巧姐不必害怕,配合大家,如果她和他娘不想回去就必须听话。

    张德见着巧姐在帮忙做事,更加不愿意走了,直想着把老婆接回去了事,根本没考虑过其他!正在徘徊间被个婆子给叫住,但见来人穿着讲究,梳洗干净,浑身透着威严的气息。

    “那个汉子,你站住!”钟婶叫住张德。

    张德赶紧点头哈腰:“夫人好!”

    

“你可是巧姐的父亲,柳如花的相公?”钟婶面无表情的问着,冷冷的,语气中流露出不容侵犯的威严。

    张德见对方直接道明,楞了一下,马上回答:“是的,正是小的。”很是喜悦。

    “你跟我进来,我家老爷有请。”转身也没理会他跟没跟上,进了铺子。

    张德见对方直接认出自己,料想耍赖不掉便跟了进来。他一心想接回他家的婆娘。跟着走进院子,见巧姐正在干活,也没言语。

    走到正屋,大山立在门口,见他们过来,低头禀告了一声:“老爷,柳如花的相公来了。”就听屋里的人“嗯”了一声,张德心里一紧刚要进屋,被大山拦住:“你就在这儿回话吧。”对他东张西望很是不满。

    领他进来的夫人,现在看来也是人家的仆人了,也立在门口,正在恭恭敬敬的回话:“老爷,今天早上惠民堂的掌柜的来要账了,说是暂时一共二十五两银子。以后的药钱另算,人是我们送去的,先记在我们头上。让回头给结了。”屋里人又“嗯”了一声。

    张德见着架势是说自家的事,额头冒出细细的冷汗。

    妈呀,花了二十五两还没完呢!心里直敲鼓,先前在门口徘徊时的横劲早已去无踪了。颔腰低首,渐生惧意。

    就听屋里的人说:“你既然来了,是来认领妻女的吧!那就准备准备领回去吧。”张德又是一愣,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吧?那医馆的药钱明明还欠着!

    屋里的声音又响起:“只是,你刚刚也听见了,惠民堂还欠着药费呢。我的车把你的人送进医馆不说车钱的事,单说这几日吃我这里住我这里,还得倒出个人侍奉,吃喝用度没个二两也有一两。”张德心里一惊,看来碰着茬子了。

    暗道不好,心里不停琢磨。

    “我既然担了救助你的慈善的好名,这些自然就全免了。只是医馆的诊费和药钱,还需你自己解决。刚刚你也听到了,人家记在了我的名下,那你就拿二十五两银子赎人吧。实在筹不够可以先送十二两把你女儿领回去。张家沟我也是知道的,你家什么情况我也清楚,你老娘在怎么混当家做主的还是你吧!希望你能明事理莫要赖了我的帐!”自始至终,说话人的语气就霸道得不容人插嘴。

    张德虽是无赖,平常不过是跟左邻右舍打打混,跟自家婆娘耍耍横,最多不过是和理正犟犟嘴,哪见过这样的架势?

    平常骂人是随手就来,仿佛天底下只有他一人,能耐的不行,今日愣是只有点头的份,不敢反驳半分,门口站着的年轻人身材魁梧,表情僵硬,更是让他心惊肉跳,心里再怎么不服也不敢张嘴,生怕惹恼这位,好汉不吃眼前亏,装孙子吧!装了半天孙子连说话的人都没见着!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张家沟的,见着老娘,算是有了主心骨,把事情经过一说,巴巴的恳求老娘给拿个主意。老太婆心里明白,人家并没有多要他的。

    那臭婆娘这几年经常挨揍,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自己儿子还是个精力旺盛的,没日没夜的折腾,小身子骨早羸弱的不行,这要是仔细调养起来,可有的银子添!再说巧姐那丫头,哪里值十二两了?去年张地主家招丫头,领巧姐去,因为瘦小,人家才给九两银子!

    娘两个,闷不做声,张德的妹妹推门进来。

    张家人丁单薄,只兄妹二人,张寡妇心疼闺女没有外嫁,在本村找了户人家。张春没少欺负如花。更是把自家的脏衣服都拿来让她洗,平日阴阳怪气,挑拨离间的事没少做!只是姑爷算是本分之人,平日里没少开导张春,张春打心眼里想跟姑爷好好过日子,许多事都是要背着点自家男人的。

    听了老娘和大哥的叙述,张春心里也犯了嘀咕。

    大哥什么样子她不知道?好吃懒做,一身横膘,种地不卖力气侍弄专会投机取巧。人家一亩地收二百斤粮食他家收一百八。

    多亏老娘是个能算计的,家里养猪养鸡,在别人眼里像个过日子人家,这如花娘两个要是走了,那么多活谁干活?再找一个?说得轻巧,这几年风言风语的不少,谁家姑娘愿意来受罪?大哥臭名远扬的!

    不过眼下这个难关是得度过。二十五两银子确实是个大数目,够买下如花娘两个了,老娘手里现在怕是连五两银子都没有吧!

    赖!怕是赖不过去吧!娘三个同时想到了这个问题。转念一想,对,只能赖。

    关键是怎么赖,才能赖过去!得想一个天衣无缝的办法!要钱是没有的,那人病得那样了,要回来干嘛,当祖宗一样的侍奉着吗?

    娘几个从下午商量到晚上,猪饿得直叫唤,张春赶紧往家赶,不然一定被老娘抓住干活,身后老娘骂骂吱吱的声传来。心想,使唤我?我家的活还人没干呢!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