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9章 知原委

    柳如花今年二十五岁,成亲那年十六岁。姐妹四人中数她的性子最为柔软,凡事忍让。因此,连反抗都没有反抗就顺从的嫁进了张家沟!

    以大姐要强的性格,吃多少苦都是不会对别人说的,尤其是对娘家人。当年迫她下嫁给大她九岁的张德,她心里也是不愿意的。婚后越是不顺就越是不愿意回娘家。

    一晃九年过去了,竟一次也没回过娘家,心里的怨恨是可想而知的!越是这样的疏离娘家越是让婆家觉得好欺负,逐渐的变本加厉,演变成现在的悲惨境遇。

    姐弟三人背着大姐,聚在三姐屋里。都觉得不能就这样忍下去了,应该有个了结。稀里糊涂的可不行,这次是让柳俊峰巧遇了,要是有下次,可不一定这么好运!

    凤如决定让柳俊峰道张家沟打听打听,看看到底大姐和大姐夫过得真么样,大姐夫对大姐有没有一点怜爱之情。看大姐闭口不谈的样子,也不忍心追问,慢慢等伤好一些再说吧!

    此时,凤如已经冷静下来了。不能像如意那样直接让人家散伙!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次婚!人家孩子都九岁了,万一只是婆婆不好岂不是拆散了一对有情人?

    如意走出房间,胸口像有一块大石头压住一样,透不过起来。拉住小外女的手,向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会弄成这样?听了巧姐的讲述,大家更是气愤。

    原来,柳如花,这几日身子本就有些不大舒服,晚上估计是被张德又折腾的够呛,早上比平时晚起了那么一小会儿。

    本来现在还是农闲时节,早一会儿晚一会儿是没多大关系的,可是张德的老娘确是容不得的。嘴里骂得很不干净。“贱蹄子,骚娘们就知道勾引老爷们,大白天的捂被窝子也不起来,好好的爷们儿给教坏了。”还不停的敲着锅碗,叮当直响。

    张德什么德行,还用她教坏?如花气得不行,以前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她就当没听见,可是现在女儿大了,这么不堪的话进了女儿的耳里成什么样子,让她这个做娘的脸往哪放?

    偏偏张德恼了他娘叫骂,不让他睡好觉了,也跟着骂骂吱吱起来:“快他妈的起来做饭去,你他妈懒死了?”这话把如花气的,全家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干,所有人,包括已经出门子的小姑子,没事不是歪着就是躺着,还说她懒?

    如花没有理会张德的恶言恶语,结婚这么多年,早已经心死了,还在乎什么骂吗?

    屋外张德的老妈听见儿子在骂媳妇,敲过敲得更加起劲,“你个不会下蛋的鸡,还张能耐了,什么时候相当少奶奶,等生出儿子再说!不要脸的小娼妇。”火上浇油可是她的本事!

    张德最是气恼自己没有儿子,听见老娘这样骂,见如花还是在那不紧不慢的穿衣服,气就不打一处来,上前狠狠的踢了一脚,把如花直直的踹到了地上。

    如花大叫:“干什么?”狠狠的瞪了过去。

    张德掀被下地,劈头盖脸的揍了起来,嘴里骂着:“妈的,娶了你倒老血霉了,还他妈顶嘴,我让你顶嘴,让你顶嘴!”不分脑袋屁股的一顿胖揍。

    屋外,张德老娘听见儿子开始揍媳妇了,在外面加钢:“生不出儿子的贱蹄子,除了能陪爷们睡觉还会什么?一大早上的塌被窝子,想饿死老娘是怎么地?”语气明显的幸灾乐祸。

    巧姐在一旁被惊醒,知道娘又挨打了,忙叫住奶,不让她火上浇油了,“奶,现在天还没亮,别家都没起呢!”这话听在婆婆耳里,是捅了大篓子。

    老婆子哭着喊着:“大德呀,看看你养的好女儿,教训他奶奶呢,不该让他娘起的那么早。娘老了招人嫌了。”呜……呜,装作很伤心的直哭。

    张德本是粗鲁的浑人,早上睡觉被打扰本就不爽,老太太这么一闹,直觉得娘两个就是丧门星,下手更加狠毒了起来。

    巧姐见老爹没有停下更加使劲了,也不顾什么上前拼命拉住老爹,心想少打一下是一下。巧姐那是张德的对手,身上挨了好几下,又疼又怕,哭出声来 。

    上次奶奶和小姑合起火来打娘,娘就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不吃不喝的一味的想寻死。是她在娘跟前哀求不要扔下自己,不然自己也不活了,随了她去,省得在这里吃苦受罪。如花也是可怜自己的女儿,没下狠心走,又活了过来。

    老太婆见屋里大的热闹,推门进屋,拉住巧姐,“你个大逆不道的小贱货,还敢帮着你娘打你老爹?看我不撕了你!”加入战斗。

    世界上竟有人如此,颠倒黑白播弄是非,如花气得险些倒仰过去!之前的屈辱一下子涌入脑海,嫁个男人这样,每日被他折磨不说,还要挨打受气,大不了一死,活着还有什么奔头?豁出去了,伸手跟着支把起来,一家人打作一团!

    

如花哪里是娘两个的对手,最后躺在那里,只有被打的份!此时的如花生死对她来说早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早死早解脱 ,死有什么可怕,害的自己白白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直至张德打累了,坐在那里喘着粗气,用叫揣着她:“装死呀,还不他妈的起来做饭。”做饭?如花停在耳中,心里冷笑,给你做饭?这辈子在不可能了!还想像以前那样对我,下辈子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太婆一看如花伤的很重,鼻子嘴都出了血,淌了搁哪都是,忙拉住儿子,劝道:“打打消消气得了,别真的打出人命。”张德哼了一声穿上上衣出去了。

    如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老太婆见不可能指使动她,骂骂吱吱的做饭去了。

    如花一天都没动弹,躺在床上,当然饭也没吃。任凭老太婆怎么骂就是不动!

    张德一天都没回家,去一兄弟家吹牛侃大山了。晚上回来时,老娘自然免不了一顿诉苦,哭的眼泪汪汪的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当然免不了又是一顿胖揍。见如花鼻青脸肿的样子很是晦气,骂骂吱吱的把娘两个赶到柴房去了。

    巧姐偷偷的给老娘留了一个馒头,可怜巴巴的递给老娘,生怕老娘在萌生去死的念头。

    如花见女儿受气而又小心翼翼的样,刚刚萌生拼死的心一下子柔软起来,一个大胆的念头在脑中跳出,为了女儿得拼一拼!大不了鱼死网破!告诉女儿无论第二天发生什么样的事都要跟着她,切记切记!拉着女儿的手入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太婆来到柴房叫如花起来做饭。

    巧姐被惊醒,看着身旁的母亲似乎没有了生息的样子,慌了神:“奶!”老太婆被这声凄惨的叫声吓了一跳,不会吧,赶紧上前用手贴贴鼻息。心里咯噔一下,没了气了。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儿子屋,叫醒儿子,说明情况。

    张德也傻眼了,之前有过这种情况,可过几天就好了,鞋也顾不得穿的来到柴房,看如花面如死灰,有些狰狞,不禁害怕起来。

    昨天如花戚声的咒骂回响在耳边:“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要杀了你!去死吧!”声声凄厉,当时在气头上不觉得怎样,现在看着地上的人,都有些硬了,吓得冷汗直冒,毛孔从头上竖到脚跟底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巧姐哭倒在地,摇着张德:“爹,爹,救救娘吧,找个大夫救救娘吧!”半晌,张德才回过神来,女儿的话提醒了他。

    是的,得找个大夫看看!必须得找个大夫看看。就是死了也得找个大夫给看看,不能让人知道是自己打死的,就说是病死的。忙找人许了一天的工,借了辆牛车,把如花仍在车上,往城里赶去!走的远一点,回来好撒谎。

    巧姐死活要跟着,被骂了回去。巧姐刚要回身便觉得衣襟被拽了一下。猛然想起,昨晚娘对自己说过,无论发生什么都叫自己跟着。忙抬腿迈上牛车,做到娘的旁边。

    张德还要再骂,被老太婆阻止了:“这样也好,别人看着也像那么回事,去就去吧!万一有救,不省得再讨媳妇了!快去吧!”张德向来听老娘的话,骂了几句,驾车而去!

    进了城门,就听巧姐不是好动静的喊:“爹,娘的手怎么硬了!娘!娘!”惹得众人拿不好的眼神直看他。忙把车停住。摸了摸如花的额头,烫的像火炭一样,下体直直的,看上去是硬了一样。

    旁边的人看了说:“死了一半了吧!快去吧,那边就是医馆,唉!就是就过来还不得个十两二十两得!”这话吧张德吓个半死。在家就没了气,这回让别人看出来了。怎么这么傻,就该在半道扔下。要让人发现可真么办!

    张德把车拉倒无人处,把如花从车上扔下来,拉住女儿驾着车就往回跑。

    巧姐趁老爹不注意,跳下牛车就往回跑,张德干着急却不敢大叫,在心里把她祖宗八代都骂遍了!怕人发现,心下一狠,随他去吧,待会儿稳定稳定再来寻她,小崽子,定要把她卖掉,留着在家气人!

    接下来的事,柳俊峰他们都知道了。这里面有大姐故意的成分,是想早点摆脱吧!可没料到自己伤的那样重,以至于后来昏迷不醒,吓坏了巧姐,也是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柳如花命大,被柳俊峰在没认出人的情况下救了。天见可怜呐!

    众人长出一口气,如意搂着巧姐,慢声安慰着。告诉她,以后都不用怕了,有大舅小姨三姨在,没人再敢欺负他们!

    巧姐抬脸看着如意,期待的问:“小姨,我和娘能不能留在这儿,不回去?”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前还觉得轻易不能拆散人家两口子。这回听了巧姐的叙述,也猜出大姐的意思和决心。

    如意和柳俊峰不约而同的说:“能!”凤如也微笑着点点头!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