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8章 遇大姐

    柳俊峰在街上闲逛,想买一些东西,来之前确定了好几次,家里都需要什么,水桶啊计划好的东西都已经买完送到了铺子里。

    现在正在随处逛逛,一来看看还有什么是没有想到的,二来也感受一下城市的繁华。

    临近城门口处,一大群人不知在围观着什么。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不停传出来:“求求各位大叔大婶,行行好,帮我把娘送到大夫那吧,求求你们帮我救救娘吧!”小女孩声嘶力竭的哭喊,嗓音已经嘶哑。让人动容!

    不停的有人挤出挤进,摇摇头走出来的几乎都是那句:“可怜呐!”无奈的表情让人一下子就能猜到里面发生的就是悲剧。

    柳俊峰挤进人群,见一妇女披头散发躺在地上,脸上血迹斑斑,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堪也沾了不少的血,已经气息奄奄了亦或是昏死过去,看不出年龄。旁边跪着的小女孩的脸上身上也都是血,应该是她妈妈身上的。

    小女孩大概七八岁左右。

    小女孩跪在那,不停的磕头,请求众人能帮助她救救她的妈妈!

    可是救人是需要银子的,看情况很严重,哪是几个铜板就能解决的事?不少人摇着头,扔下一两个铜板,实在不忍心看小姑娘的惨状,嘴里嘟囔着“可怜啊”之类的话远去了!

    躺在地下的妇女,意识虽然模糊,一只手伸向女儿,拽住女儿的手摇了一下,大概是心疼她的女儿吧,哭喊了半天,磕了半天的头,额头已经见血了。

    这母女情深的情景让柳俊峰实在不能忍受,招呼小姑娘收拾东西,让众人帮忙抬人,要送往医馆。众人本就可怜母女两个,见有人相助,那意思就是有人能愿意替他们母女掏钱看病了,哪有不帮忙的道理,纷纷下手帮忙,不一会儿,就把人抬到了医馆。

    医馆的伙计招呼着众人往里抬,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赶紧走过来,见是女人,吩咐药童:“去叫你师娘来帮忙。”应该是坐堂大夫了。

    不一会儿,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夫人急匆匆的过来也伸手协助,帮忙抢救。帮忙的众人见医馆有了妥善的救治纷纷离去了。

    柳俊峰坐在外面等着,因为他要知道具体情况,看需要多少钱,走时好给留下,不能让医馆难为小女孩母女。里面呻吟声不断传出,情况虽让人着急,但看来至少人还是活着的。

    伙计一盆一盆的端着污血水出去倒,见柳俊峰目瞪口呆的样子,以为他害怕了,忙安慰道:“公子不必担心,这只是师娘为她擦洗的血水,不是新流出来的血。她伤的虽重,却没有性命之忧,您放心。”柳俊峰心情一松。

    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把人送进医馆,可不想就这么死了。

    不到半个时辰,那位师傅和师娘从里面走出来了。两人都累极了,吩咐伙计把熬好的药喂给屋里的女人吃。

    知道柳俊峰是仗义相助,跟他解释:“这个女人身上伤的很重,新伤压着旧伤,有的已经化脓,因此还发着烧,多亏被送入医馆,耽误时间长了,怕是神仙也就不过来了。你也是好心之举,我们医馆也不能挣你的钱,你就交十两银子,待会儿,药童会把这几天内服外上的药准备好给他们娘两个,你就放心吧!五天之后再来复诊。”说完也不在理会柳俊峰,回后堂休息去了。

    柳俊峰见他确实累的不轻,没在多问,拿出银子给了身边的伙计。

    伙计殷勤的交代:“老板娘吩咐了,知道公子不方便收留她们,今天让她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儿看看情况再说。”柳俊峰点头称谢。都说这家医馆医德高尚,果不其然。

    先前的小女孩跟在后面也出来了,脸上的污垢也已经清理干净。柳俊峰直觉得小女孩像在哪见过一样,面熟得很。

    “你叫什么名字?”柳俊峰忍不住的问。

    小女孩非常正经的:“回恩公的话,我叫巧姐,是张家沟人,这次得恩公搭救,感激不尽,恩公就是让我做牛做马,巧姐也必定报答恩公的大恩。”说完跪了下去,狠狠的磕了一个头。没有提及姓氏,显然不愿提及父家的人。

    柳俊峰心中一动,大姐不就是嫁到了张家沟?大姐不也是只有一个女儿,今年九岁了吗?仔细端详着小女孩,模样像极了大姐,说是大姐的女儿也是正常的,不禁起了疑心。

    “你娘叫什么?”柳俊峰但愿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小女孩迟疑了一下,按理母亲的名字是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的,但是……巧姐迟疑了一下还是回了:“回恩公,我娘姓柳,姥家是东柳村人氏。”女孩不认识柳俊峰,此时受人大恩不知如何报答,直愿把性命都交付于他,自是有问必答。

    柳俊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顾男女大防,冲进屋去。

    屋内,简易的床上躺着一位年轻妇人。脸上和身上已被清理干净,头发也已被整理好,挽在后面。面色青白,不知是打的还是撞的脸上轻微肿着,有些充血,形体瘦弱,身上缠了不少绷带。一看就是被长期虐待的结果。

    

“大姐?”抑制不住声音的颤抖,柳俊峰唤着床上的人:“我是柳俊峰。”床上的人看是极力想睁开眼睛,不知到底看没看见,笑了一下,趴在床上不在动了。

    柳俊峰不知何时脸上已挂满泪水,看来大姐是有些不认识他了。于是不顾伙计的诧异,冲出医馆向铺子奔去。

    他要找如意,这么多年就只有如意见过大姐两回,必须让如意去确认一下。不是大姐还罢,若真是大姐,可怎么得了!

    如意和凤如听了柳俊峰的描述大吃一惊,按理大姐过得不如意是众所周知的事,没想到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想那大姐夫比大姐整整大了九岁,谁家男子娶了小自己这么多的妻子不是疼在手心里,爱在心底里的?大不了是不善于表达,哪至于虐待?

    一行三人带着疑问,急急忙忙的奔向医馆。

    刚一进医馆,如意就看见了在门口处的巧姐,巧姐见着柳如意顿时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扑进如意的怀中,生离死别般的哭着:“小姨!可见着你了!”这下不用见着本人就能确定,里面的人就是大姐了!

    巧姐毕竟年纪小,现在见到亲人了,刚才的坚强劲一下子化作无限的委屈,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哄了半天才止住眼泪,身上仍旧一抽一抽的,让人看了心里极不好受,看把孩子折磨成什么样了!气不打一处来!

    几人来时气势迅猛,此时却有近乡情怯的感觉,屋里的人感觉到了门外的异样。

    “是大弟来了吧!”语气轻柔虚弱,这还是在吃了一碗粥之后,才有的力气!刚才进医馆时时半迷糊半清醒的,大弟不大认识她了,可她还是在眉宇间认出了大弟。加之在门外柳俊峰问巧姐的话,柳如花是一字不落的听了去,更加确定,救她的是自家的大弟!

    如意几乎是哭着说的:“大姐!我是如意。”冲进屋去。

    “如意?”柳如花虚弱的声音几乎让人听不见,显然很是意外。如意应该在陈府,此时契约还未满啊!奈何身上疼痛难忍,不便翻身。

    如意见状,转到大姐眼前,蹲下身来,“大姐,真的是我!”如意轻轻抚摸着大姐,眼泪顺着脸庞滑落。

    “还有我和三姐!”柳俊峰接着说,心里暗自庆幸,也有些后怕,当时自己稍稍自私一点,大姐恐怕就……看来还是心底善良一点比较好哇!

    柳如花见着如意,凄惨一笑,自己在世为人,还能见着几位弟弟妹妹真是上天的恩赐呀!惹得如意更是心酸。还好前几年,大姐领着巧姐来陈府见过自己两次,此时能认得小姨,与小姨相认,不然恐怕是谁也别想把她妈妈抬走了。

    凤如当即决定,抬大姐回自家铺子休养。

    谢过馆主,问明所要用的药,恳求医馆保密,任何人来打听不要多说。柳俊峰和馆里的小伙计抬着大姐,回了凤记包子铺。

    看情形,今天是回不去了。

    大姐家里发生了什么不重要,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一定是不怨大姐的!姐妹几个就数大姐性子柔和,有什么事都会忍!重要的是大姐现在的情形。不能想象受到了怎样的待遇,新伤压旧伤?他妈的!

    凤如气得恨不得上张家沟把人都杀掉!该死的张德!哪有什么德!简直,简直就是德性败尽、禽兽不如!

    钟婶和德婶见夫人和大少爷把人抬回来了,知道一定是大姨奶奶了,赶紧张罗着抬进中间空着的厢房。里面的被褥是现成的。

    柳如花此刻是清醒的。见几个弟弟妹妹都已经长大成人,特别是大弟干练果断,很有大人的样子,放心的让他们折腾。

    巧姐有点愣头愣脑的,没听娘说还有这么有钱的亲戚呀?

    此时安定下来,柳俊峰招呼巧姐:“来,巧姐。叫舅舅!”巧姐怯怯的模样让柳俊峰一阵不忍。

    巧姐心里早就把柳俊峰当做亲人一般,现在是舅舅了,更是觉得亲切。抑制不住心里的欢喜:“嗯!舅舅好!”转过身对着凤如鞠了一躬:“三姨好!”向如意也鞠了一躬:“小姨好!”众人见她如此乖巧,不禁都非常喜欢。

    留下如意和柳俊峰照顾大姐,陪大姐唠唠嗑,凤如和其他人都出来了。

    大姐的衣服染上了很多血迹,即使是干净的也已经很破旧了。凤如交代小红和钟婶去铺子给大姐和小外女一人买一身包括鞋,在买些布料回来,一人在做一身。

    看那娘两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逃难过来的!

    凤如告诉蕙娘除了做鱼之外,在买些大骨头回来炖汤,给大姐补补。暂时不能做鱼汤,鱼汤是发物,大姐现在身上有伤,不适合!

    凤如这几日正想办法了解大姐家的事,这下不用主动上门了,她下定决心要好好管管大姐的家事!她要好好领教领教那位大姐夫到底是何许人物!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