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0章 户籍

    按照约定,一大早,凤如就准备进城了。出发之前,交代李二哥,在山脚下盖六间草房,中间是厨房,两边屋子各一铺大炕。泥土的,草盖。盖房子的土坯早就拖好,柳俊峰没事就拖百八十块的,现在大约有万十来块,够用。今天开工,小工从山上的人里出,需要师傅,让李二自己做主从村子里雇,一定要快,风干好了,着急住人。

    通过几天的思考,凤如决定买几个劳力,要终身买断的。接下来得开始治理小河了。这项工作必须秘密进行,不然会招来大祸。自己的腰不够粗,怕是承受不起。还有那些治理完小河后的计划,会一一泡汤。自己的发财大梦也随之瓦解。绝对不允许这样。因此一切必须小心行事。隔离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去古家别院前,凤如去了趟万花楼。望月通过几天的研究演唱,越发觉得词曲的绝妙,常常会不自觉想起凤如。不知对方是否把自己当做妹妹一样的对待。

    当凤如进来时,望月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才几天没见,姐姐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浅色衣裙素雅而庄重,头上别的赫然是自己送的碧玉簪子。凤如是故意带上的,以表示尊重。果然,望月见着簪子时,被触动了一下,身躯有些颤抖,眼睛也雾蒙蒙的。脸上的喜色是由衷的。

    凤如寒暄了几句,直接道明自己的来意,有事相求。

    本来,在凤如心里衡量时,古天昊也是可以办成这件事的。可是,对古天昊的了解太趋于表面,为人如何,值不值得以性命相托,还不能确定。况且自己的狡兔三窟,防的就是他这种精明的人。望月则不同。女人家接触的人和事毕竟有限,直觉告诉凤如,她不会出卖自己。由她出面,更不会引起注意。

    什么事呢?就听凤如对望月说:“今日来见妹妹是有急事请妹妹帮忙。以妹妹人脉定可以相助。若是妹妹觉着为难也没关系,你帮姐姐研究研究,看看怎么能把这事弄成。”既没有阿谀奉承也没有刻意渲染,真像自家姐妹唠着家常。

    望月急切而真诚的说:“姐姐有事但吩咐无妨,妹妹能做的定不会推迟。”凤如面色沉重的说:“我有一表哥,家在北部穷僻之地,父母双亡后,变卖家财,想来青州城定居。谁成想路遇劫匪,劫了户籍证明和官府文书,还被重伤,现在正躺在我家治病。我想如果能通过关系把户给他落上,不必让他千里迢迢再回去,让他心里宽超宽超,病不是好的快些!不知妹妹可有门路?”凤如故意很为难的样子。

    望月沉思了一会儿,门路怎会没有。只是那些男人鄙陋而低俗却自诩风流倜傥,自持甚高,不愿意理他们罢了!青州城上到知府下到小吏捕快哪有她不认识的?哪有不认识她的。即使有一半个不认识的,打听打听也就认识了。

    凤如知道有门,像望月,属于古代的出名女子。一个有才有貌风靡一时的年轻女人,想办成这件事太容易了。 关键是看她想不想。

    凤如试探着问:“若是需要打点,妹妹尽管直说,不能让妹妹搭上。”望月看了凤如一眼,这个姐姐总是喜欢直来直往,自己确真是喜欢直来直往,不掩藏真性情,让人与之交往轻松愉快,不似他人那样勾心斗角。想到此处莞尔一笑,“姐姐取笑妹妹了,若是说在这青州城让我给哪家当大娘子,办不成,别的都可商量。你把姓名、年龄、原籍写一下。安心等消息吧。莫提打点不打点的。我办事若是要大点,不是折了名头?”吩咐丫鬟备笔墨。

    见凤如书写完毕。看也不愿意耽误时间看,说:“姐姐好不容易来一回,别让这些俗事搅了兴致。”怕她误会又解释一句,“最多五日,之后姐姐随时可来取户籍。”凤如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在纠缠。

    望月看凤如的表情,知她懂得自己,便坐在琴旁,清拨入曲。几天练习下来总觉得缺了点什么,韵味不够!凤姐姐可下来了,哪能不指点指点。琴音响起,凤如脑海里不禁出现红楼梦的电视画面,歌声收起时,凤如还在忘我中,久久。就到未查出望月的默默注视。坦然直言道:“妹妹歌声清澈透明,音质非常好,听不出哪里不妥,若硬要寻错,便只有一点”。话音未落,望月急急的问:“什么?”

    “一种历尽沧桑的归属感。红豆曲是惦念着不在身边的情人,无奈又担心的情况下做的,妹妹的无奈沧桑尽在曲风中,只是心中定没有可相思之人,顾,像是看热闹的,韵味自然不尽人意。”凤如安慰道:“已经是极好了,不要追求完美,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顺其自然,何必强求呢!”语气轻柔得像抚慰一个孩子。凤如尽量宽慰着眼前这个让人不知怎样形容的女子。自尊心极强、敏感而对自己又无奈的女人!

    

不是说,可以卖艺不卖身的么,不是有出淤泥而不染吗?怎么统统都是故事?看来现实是残酷的,故事才是唯美的。用望月的话说,既入得娼门,一日为妓,终身为妓。今日把你喝醉,你清醒,明日把你喝醉你还清醒,后日呢,一天又一天,哪有那个男人真正坐怀不乱的?别说世上没有好男人,真正坐怀不乱的咱也接触不到。所以,认命吧!阎王让我三更死,我也不想留到五更!听听,多悲观!

    几次凤如都想开口劝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怎么说才能不伤她,怎么说都会围绕这一话题,就伤了她,还是不要继续吧!你从来就不是救世主。凤如在心里告诫自己,凡事不要大包大揽,不要意气用事。上一世自己随性而为吃了不少暗亏!

    凤如和望月相谈甚欢时,门外有丫鬟禀告,有位小厮求见,并递上拜帖,望月看也没看一眼。凡是送拜帖的都说明人家是有身份和地位的,给你拜帖,是给你身份给你面子。所以,人是必须见的。

    丫鬟领进一清秀小厮,上前行了一礼,凤如望去,是古加文?

    古加文看了凤如一眼,做了个揖,态度恭敬,“凤夫人”转而对望月说:“我是古家家主的小厮,不好意思来打扰姑娘。凤夫人是家主的贵客,家主等了一大上午,不见踪迹,有些着急,特让小的来此迎接,希望姑娘见谅。”虽是对望月说话,听起来极像和凤如解释,像是怕她生气一样。凤如心想,耽搁得时间是有点长了。

    望月着实愣住了,古家家主洁身自好,上万花楼也只是吃喝玩乐,商谈正事,从不招妓,更不留宿,多少姐妹用尽手段,人家只是微微一笑,转身离去。越是这样越让人抓狂,致使古家家主的人气一路飙升。

    看来这个姐姐来头不小哇,古家家主就差亲自迎接了。大概是顾忌影响吧!毕竟一个已嫁一个已娶。神情满是探究。暧昧的看向凤如,“姐姐还认识古家家主呢!”

    凤如如何不知她眼神的含义,小丫头误会了!也不急于解释,轻轻站起身来,慢声细语的说:“我与家主是朋友,与望月是姐妹。”言外之意,朋友哪有姐妹亲呐,望月在心里小声的说,那得看是什么样的朋友!

    又对古加文和蔼的说:“我和望月妹妹一见如故忘了时间,不好意识,劳你跑了一趟。”抓住望月的手轻轻一按,说:“五日之后,来见妹妹,到时词曲《月满西楼》赠与妹妹”。话中的意思只有望月能懂。词曲一说欣然接受,况且姐姐此时说出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便不再反驳。

    望月心领神会。点了点头,温柔的说了声:“姐姐慢走,不远送。五日后见”。凤如点点头与古加文离去。

    路上,古加文一再解释,是自己着急自作主张找来的。凤如一笑,并不在意。时间确实长了点,没办法,自己刻意要交下望月这个朋友,自然舍得花时间相处了。因为,古家别院的葡萄酒只需提点一下,监督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花大量时间,自己因此放松了,忽略了别人的感受,有些过意不去。

    古天昊一脸的漫不经心,让凤如很是宽心。古天昊语气淡淡的说:“徐娘知道你今天来,特意准备了午饭,想你愿意吃,若是回来晚了,浪费了徐娘的心意”。古加文听得直白眼睛。天哪!爷这么会撒谎啊,不是谁急得不行,派人去找,怕道上出事,怕这怕那的。现在好了,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头一次看见爷这么紧张一个人,心下暗道:不会是动了心吧?不过乎着爷的女人那个不比这个漂亮?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钱财有钱财的!怕是爷更在乎的是酒?古加文摇摇头,太多时候,爷都是让人看不懂的!

    凤如坚持检查了酒再吃饭。古天昊没办法,只好依她。

    酒发酵的非常好,已经淡淡的有些酒味了。叮嘱古加文一定要每两天搅动一次,成酒快些。建议古天昊每隔三四天做一缸酒,间隔长些,便于各地取材,毕竟现在季节葡萄短缺。大量收购恐引起同行注意,只得小心行事。到了葡萄收获的季节,一天一缸或两缸都可以。

    古天昊点头称是,他已经让人收购葡萄了,心里不大托底,若是制不成酒,白瞎葡萄了,正是贵时候!也没着急。慢慢来吧,不是着急就行的事!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