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2章 开荒

    第二天,凤如一家刚刚吃过早饭,还没来得及去工地,连着接待了两拨客人。

    第一拨,是铁蛋娘领来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媳妇,眼睛弯弯的,一脸和气,给人感觉什么时候都是笑着的,很讨喜。梳洗干净利落,看穿戴家境应该不错。不张扬懂得谦虚。铁蛋娘是极有分寸的女人,一般人铁蛋娘是不会往这领的。

    铁蛋娘看出凤如不认识,笑着给她介绍:“这是杏花,是理正的大儿媳,去年刚过门的,你不怎么出门,面生也是正常的。”适时地缓解了冷场。

    杏花也是第一次与凤如接触,之前只是远远看见过。走近了,大大方方的对凤如说:“堂姐好”,言语中大有示好亲近的意思。

    “前几天,我听公爹说,堂姐跟东山村的理正定了好多树苗,约好一个月之后送来,就想,要是先把树坑挖好了,树苗来了就可以直接种上了,不然放的时间长了,会有损失的。”言语中尽是关切。

    凤如心下一喜,这几天正在想这件事呢,不知怎么做好,颇费心神,于是问道:“弟妹的意思是……”

    “堂姐,咱自己人不见外,我就直说了。我想让你把挖树坑这活包给我家,怎么算钱都行。本来公爹是不让我来的,怕给堂姐添麻烦,怕堂姐不好意思算价钱,可是我想,堂姐给别人多少就给咱多少,谁也别占谁的便宜,这样就不用顾忌了。所以我就来了。”凤如静静的听着,那张白净脸看似天真的样子,说出的话思路清晰把你的进路退路都给堵住了,还合情合理。

    不简单那!

    理正家娶了个好儿媳!

    理正也是好思路,即便自己不答应,也是女人家自说自话,不妨碍脸面。可是自己怎么可能不答应呢!有机会和理正交好,怎么能放弃呢!何况,还是来帮自己干活的呢!

    杏花说得对,给谁干不是干呢?就是价钱费掂量,不能少了,也不能太多了,于是定下三文钱一个树坑,东山村定下的那批树苗只是一小部分,之后会把栽种树苗的示意图他们。又夸了杏花几句,杏花高高兴兴的走了,说是,回去准备准备就开工。

    第二拨来的是凤如的爷爷。是在凤如老娘李氏的陪同下来的。说是舔着老脸来的。目的是想帮凤如开那些荒地。

    爷爷说眼看就要到种地的时候了,不开出来,这一年就白瞎了。见她太忙顾不过来,本来是应该帮忙,可是荒地面积太大,很费人工,家里大大小小也得吃喝,因此就舔着老脸来,也是那句,雇谁不是雇就按工算吧。怕凤如不好给价,说是能顶上一个小工就行。

    凤如心想,也好,最起码外人看着和气。

    爷爷和老爹是能尽心尽力的。只是价钱若按爷爷说的?那哪能行,在别人眼里还是应该看出区别的,把别人踩下去,把自己显出来的事凤如不会干,站在别人的肩膀上才会显得更高。所以,凤如会帮助老宅站的更坚实一些。至于能到什么程度还得看他们自己。于是,凤如给出了一亩三十文的价钱,开出多少最后一起算。这显然在爷爷的意料之外,当然很是满意。

    老爷子很是激动。

    凤如借机把送给爷爷奶奶的布料拿了出来,说是买了好几天了,太忙没工夫送去,眼看爷奶的大寿就要到了,也不知道来得及来不及。

    老爷子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怎么来不及呢,什么时候都来得及!心里感激孙女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呢!不管是不是李氏告诉提醒的,总之心里受用无比。对李氏更加和颜悦色起来,顺便夸奖了李氏一番。赶紧告诉李氏明日过来帮忙做饭,李氏求之不得。两人就这样乐呵呵的被打发走了。

    凤如的心里因两拨人的到来,特别的敞亮。虽说是对方有求于自己,不也是自己正需要的么。这就是境界呀!

    世人拜高踩低,锦上添花多,雪中送炭的少。无论是谁,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样!

    老娘得了话等不到明天,中午就过来了。早就想找机会和老闺女唠唠,解解心里的疙瘩。有了老娘帮忙做饭,凤如就可以倒出身来,干别的了。吩咐柳俊峰把牛车套上和她进趟城,叮嘱二姐夫用心照顾工地。

    

路上,凤如和柳俊峰唠了一下柳俊峰自己的情况。

    柳俊峰从小跟父亲学习识字凤如是有印象的。通过谈话凤如发现柳俊峰并不想求学入仕,不仅如此,还有一点小小的抵触。让凤如很意外。什么原因?古人不都是觉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么”。特别是在崇文的柳家庄。那可是穷家子弟光宗耀祖的唯一途径。

    柳俊峰从小识字,读书很多,年轻才俊,应该很有前途,难道是家里贫困?还是也想姐妹们一样,为了不连累家里不给大伯大伯娘添堵,连前程都放弃了。以爷奶的为人,一旦有光宗耀祖的机会是不会放弃的。爷奶也是不提不念的,而且大伯家的三个儿子也只是粗浅的识得几个字,并未认真做过学问。

    看来是有内情啊!再三仔细问过,柳俊峰才缓缓道出缘由。

    原来,当年已是秀才的爹和大伯,意气风发的去青州府考取举人。爹和大伯是一起考中秀才的,盛名风极一时,整个青州府广为赞誉,传为美谈。

    安顿完住宿,想着买几本书,正在大街上闲逛时,巧遇自己恩师家女儿被人调戏。

    柳林当时年仅十八,尚未成亲,正是风华正茂、得意之时。见状,义气填膺,上前拉住师妹,为她解围,本想把她拉走,可对方是有钱人家公子,怎可放手,大打出手,结果大哥柳海的左臂被砍了一刀。

    哥两个从小洁身自律,彬彬有礼,从未与人发生冲突,怎会打架?也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如何是对手?被打得遍体鳞伤,师妹也被人硬拖了去。

    可恨当时无一人上前帮忙。慢慢的,等人群散了,才有好心人上前告诉他们,那人是知府家的公子,谁敢得罪?权利高于律法?恩师可是举人呐,自己女儿还不是受辱!兄弟两个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没想到第二日,二人被通知:在大街上打架,行为有损,取消考取举人资格,以后永不准再考!这个消息仿佛惊天霹雳一般,让一心进取的柳家仿佛天塌下来一样。

    而最为悲惨的还不是救治不及,柳海的左手废了,而是,第二天传出来的,师妹不堪受辱,于凌晨上吊自尽了。恩师一家为防报复,草草收尸,举家迁移,不知所终。

    兄弟两个彻底被打击了。什么金榜题名,什么光宗耀祖,跟世道黑暗,无处说理来讲,尊师重道礼义廉耻,一文不值!考上举人又如何?恩师还不是远走他乡,甚至可能要隐名埋姓!考上状元又如何?官场中有这种人,还有清白得了?这对柳氏兄弟来说是莫大的耻笑。

    从小到大,礼仪家教被视为金科玉律,稍稍偏差就会捱一顿臭训。像跳梁小丑一般!在已经通过科举,越过龙门例如知府大人等人的眼中就是狗屁。

    自认高人一等的读书人在官场人的眼中不过渺小卑微如草芥!所谓道德高尚品行高洁根本是连命也保不住的。曾经备受人尊敬的恩师,被人踩之如泥土。而那人的身份地位竟是一干学子努力深造的目标!往昔的宾客盈门到人人避而远之。世态炎凉,是在有事发生后才能看出人心的凉薄!也让人心彻底凉透!

    柳海不仅仅沉浸于手残的颓废中,恩师的事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打击。柳林也由原来的活泼好动变得沉默寡言。哥两个的精神支柱到了,就像没了魂一样,没了理想就没了追求,没了信仰就没了目标,那人生怎么过都可以了!

    不谙农事的柳家兄弟放下毛笔拿起了锄头,种地了。兄弟两个的世界被彻底颠覆!以往自诩辉煌的二十年算是白活了,得从新来过!

    这是柳俊峰十二岁时,父亲柳林亲口告诉他的,那表情柳俊峰一辈子都能记住!

    柳林告诉儿子官场黑暗,勾心斗角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实。吃人不吐骨头不是戏文中说的,是现实。不适合咱们这样的人家,没有根基、没有靠山、没有足够用来挥霍的钱财。不会曲意逢迎、阿谀奉承。与其到时候与之格格不入倍受排挤诬陷,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如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平安一生才是福!

    看来老爹真是重男轻女呢!儿子知道的这么详细,而做女儿的连毛皮都没摸着。也是,这么惨痛的教训,轻易怎能拿出来说呢?当时一定是大弟想着科举,老爹才吐口的。怪不得大伯家的几个小子能本本分分在家种地呢。大概也是知道了原委吧!

    所以,柳俊峰并不打算科考。但读书还是非常用功的。一个有志向的人是不会让自己目不识丁、见识浅薄的。这一点凤如很欣赏。不注重外在的表现形式,别说是年轻人,即便是自己,也会因为一点小小成绩而沾沾自喜吧!

    凤如已经下决心好好成就成就这个弟弟了!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