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8章 算账

    晚饭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盼丫头非要刷碗,凤如很欣慰也很感叹。古人在许多方面都有可取之处,自己在对孩子的教育上就不如原主。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呀!当娘的擅长什么孩子在那方面就是弱项,反之,当娘的在什么方面不行,孩子在那方面就会很出色。虽然是不得已的,但对孩子们来说也是一种历练。

    离睡觉的时辰还很早,凤如决定利用每天睡前这段时间,对两个孩子进行启蒙教育。

    念小子早慧好学,头脑清醒,将来也定不是一个混沌之人,启蒙晚了要耽误的。若是好好调教一番,前途不可限量!

    借着今天赶集这件事,凤如想好好给凤念上一课,至于盼丫头,明显不如念小子聪明,但和同龄的比也显得伶俐些,就让她跟着学,一两年后看看再说,多学些东西总是没害处。好在这里对女子的要求并不高!

    有了这个想法,刚吃完饭将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凤如就把凤念叫到院子里,让他帮忙做了两个木头盒子,做成沙盘装沙子,给孩子们练习写字用。

    一切准备完毕,凤如找了三根合手的小木棍,暂时算是笔吧。趁着天亮学不是也省灯油?对了,灯油不多了,这次忘记买了,下次可得记着。

    “念儿,盼儿,你们来,帮我算算今天都花了多少钱?”凤如叫过来两个人。

    这个财迷小抠念小子,今天花这么多钱,一定肉疼了。精简持家是好事,但作为一个想要发展的男人过于精简反而会束缚手脚,不是有句古话叫做有多大心眼发多大家么!

    “来啦!”两人爽快地答应着,迈着小短腿走了过来,坐在了凤如对面的小木墩上。

    “我说,你们两个算。今天在集上买成衣四十文,买肥肉七十五文,五花肉六十文,先算算,加一起是多少?”凤如微笑着看向两个小家伙。

    凤念低着头,不说话,小嘴闭得紧紧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明显在肚子里算着。

    盼丫头则撅起小嘴,小声说:“娘,我们没学过,不会。”小丫头想都没想,看都没看,她一看哥哥在那儿皱着眉头,就知道不是简单的,干脆放弃了。

    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是聪明人的做法。但是看都没看想都没想,过于草率也是不可取的,这一点也得改。

    “念儿,你算出了吗?”有点大灰狼欺负小孩的感觉。那才是五岁的小孩子呀,凤如多少也有些不还意思了,但为了教育孩子也只能勉强为之。

    “没,还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算。”小家伙脸色通红,最终还是实话实说了,很好。

    凤如很自然的直了直上身,很正式的说:“从今天起,每天的这个时辰,我会教你们认字和算数。”算数两个字语气加重表示重视,在凤如的印象中,古人特别重视文学而忽视数学,但这个“术”实在应用很广,必须学。

    “算数应用之广,小到家庭、店铺、总管算账,大到天文地理,无处不用。所以,如果要出人头地,做人上人就必须好好学。我先教你们加法口诀,得记住。背熟于心。”她尽量回忆自己在小学是从哪里着手的,好一步步由浅入深的引导孩子。

    于是,凤如把自己在小学学的加法口诀教给了两个孩子。“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二等于三,一加三等于四……”。又引领着他们背诵,觉得差不多了,休息一会儿,又教了三个字,手把手在沙盘上用木棍写。

    “今天在城里没给你们买笔和纸,不是舍不得,而是现在初学,没有必要,还浪费,等你们大一些,我会送你们进学堂,请先生教,那时,再买笔墨纸砚,好吗?”凤如结尾用商量的语气,即显得和蔼又不失权威,凤念一直处于兴奋中,心里特别崇拜这个娘亲。

    凤如看时辰差不多了,其实也就不到七点,但孩子们累了一天了,又兴奋又紧张,很容易累的,便讲了个睡前故事《龟兔赛跑》,哄两个孩子睡了。

    躺下不一会儿,孩子们就睡着了。这一天既新奇又兴奋,把孩子累坏了!

    终于安静了,终于可以一个人思考思考了。

    

今天,对于凤如来说可以说是特别重要的一天,她也是第一次赶集,第一次赶这古代的农贸大集!买了那么多东西,算了一下,一共花了九百九十九文,差一文一两银子。

    那些不过是解决燃眉之需罢了,重要的不是这些。

    凤如吹了灯也躺在床上,脑里像过电影一样,回忆着一天的经历,尽量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吸收着有效的信息。

    从村北出发,往东走,就是东柳村的方向,大约有八里地的路程,其实柳家庄和东柳村是连着的,只是中间隔的是双方的耕地。

    从东柳村的西部走到紧东头,在往南走,大约四里地,经过一座桥。桥很大,河面很宽,水流很急,大概是开春开化的缘故吧,但河床很浅,四里地得有三里多沙地,大概就是河床浅,河水蔓延的缘故吧,荒芜一片。

    一看就是没有经过治理的。在凤如的印象中古人对河流的治理自古就有,只是偏重于黄河长江这类大型的流域。小流域治理好像是在新中国城里后才开始逐步实施的。

    过了桥,大约也有三里路的荒沙地,然后往西走一里地就看见青州城的东门了,未进到门里,人们就已经开始摆摊卖货了,一直往里往西往北延伸了半个青州城。

    通过观察,集上虽然人山人海,但大家礼让有序,没有太混乱的局面出现,说明这的人还是很文明的,这就好。自己可不想扎在野人堆里,连个道理都讲不出!

    等等,好像漏掉了什么,什么呢?

    凤如认真的思考着。哪里不对劲了?她一项是敏感的,既然有了疑问那就是一定有不对的地方,于是又把刚才的回忆一遍。

    对了,是方向,去青州城的行进方向不对。从柳家庄往东——往南——往西,到了,如果再往北的话不正好走一圈吗?而且三个方向都是正东正南正西的,中间并没有曲折。

    凤如疑惑了。怎么搞的?什么状况?怎么会这样?

    从青州城的某处再往北,应该能直接到达柳家庄。这个直线应该是两地最近的距离,为什么会饶了大半圈?看大家那习惯了的表情,没有一个人是抱怨的,看来这种情况由来已久,都是被众人认可的,认为是理所应当的?玩什么呢?

    问题一提出,凤如的思路清晰了,我说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

    一定是那条河。从西向东流如大海,河的上源,一定是从北部流来的!

    北部地区气候寒冷,冬季雪很大,累积起来数量可观。开春雪化了,导致下流河水泛滥,河流两岸,春季无法播种,这也是东柳村南大桥南北七八里沙荒地的缘故。

    古代土地众多而人口稀少,没有危害到人们的生命财产,朝廷也就没太重视,疏于治理了,以至于年长日久,形成自然了,人们也就习惯了。一定是这样的!

    难怪,从东门进,往西走,再往北走,然后顺着大街就拐向西了,当时没注意,那条街应该是十字路口,结果是三岔路口,没有往北去的路,也就是说——青州城没有北门,凤如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在古代,一个城市没有北门是什么概念?意味着什么?

    用凤如的头脑思考,只有两个意思。不知道符不符合古人的思维。

    其一,这里是这个国家的中原腹地,不是边关,不会受到战火的荼毒,不需要防守。或者北部自有天险,易守难攻。所以才会没有北门。

    其二,从现代城市发展的角度看,这个城市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扩建,而且前景远大。但前提是,必须把河流治理了。交通发达而且离京城很近是它的一大优势。山清水秀,宜室宜家!看来青州城非常有潜力呀!

    有了这两点认识,凤如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挣钱的模式逐渐在脑海里成型清晰,此事得从长计议,好好谋略谋略。

    心放在了肚子里,头脑也要休息一下了,睡意自然而然的就上来了,好困,还是先睡觉吧。一天的奔波使得凤如的小身板有些受不住了,现在解决了困惑,自然睡意朦胧。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