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出路

    现在什么时辰了?

    华丽开始用古人的思维思考了,只是自己向来就算不明白时辰,看看太阳,还没到中午,刚吃完早饭,离晚饭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天吃两顿饭真是省事。

    华丽把玉佩包好连同包裹放了回去,金子放在了枕头下,留着明天用。心里想着,穿过来十多天了,得好好看看这里的世界,同时还得找找发家的出路。必须想办法改变现状,自己不禁走出房子,又一次的站在自家院子打量着四周。

    自家的院子很大,菜地也很大,是买房子时带的。柳如凤自己又在挨着菜地的地方开了一大片荒地种粮食,在自家房子的北侧。

    华丽用目光测了测,菜地大概有两亩,田地也就两亩多一点,因为是荒地开出来的,产量并不好。加上原主并不懂得怎样耕种,看上去很贫瘠的模样。

    如今正是早春三月,冬意刚刚褪去,地上的草已经见了绿色。这里的气候有些类似现代的北京一带,不过比北京还要暖和一些,冬天也没有那么多雪。最起码,华丽接收的记忆中就没有白雪皑皑的概念。

    太好了,她可不喜欢寒冷的冬天。

    自家在村西头,往西是一大片荒地,再往西是一座荒山,不大不小。这里的耕地还有大面积没有被开垦出来呀!很好!

    华丽站在院子里,向东北望去,村子的东北也有一座大山,确切的说是几座,绵延看不到头,山上树木高耸,郁郁葱葱,与荒山形成鲜明对比。怎么会荒到这种程度?连灌木丛都没有?草都长得没人家绿,是经历了什么劫难吗?不知道能不能改造。

    自家往南是望不到边的荒地,不,确切的说不是荒地,荒地还长草呢,连草都稀稀疏疏的,从露出的地判断,更像是沙地,在往前有小河?不然总不至于是沙漠吧,哪天有空得去看看。

    在柳如凤的思维中没有这些概念,她暂短的生涯中还没有沙漠这样的词出现过,所以有些问题还得华丽自己去了解。

    和附近几个村子比起来,柳家庄算是富裕一些的大村庄了。百十来户,人口大概也有几千人了吧,听说曾经一度有人张罗着要把这里变成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成功!

    这么大的村子管理的井然有序,看来理正还是有些水平的。村里人基本上都能自给自足,虽然也都是吃糠咽菜,但还没有饿死的,这就挺让人羡慕的了。

    这个大商朝绝对不是商纣的那个商朝,难道是五代十国时期?

    华丽猜想着,也不对,那时候没有科举制度,而这个朝代有,从服饰上也看不出到底是历史上的什么时期。也许是一个自己说不知道的架空的世界呢!

    不过华丽并不纠结,爱哪个朝代就哪个朝代,跟姐有什么关系?姐就一农妇,不像人家穿到什么太子妃呀、公主哇或是王妃身上,基于自身的利益,非得弄明白不可。姐也不操那心,爱谁谁,谁当皇上老百姓不活着?管他是哪个朝代?姐只管挣钱过舒心日子就行了。

    “三凤,三凤!”三凤娘李氏正往这边来,她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离老远就看见柳如凤站在院子里登高眺望,赶紧冲过来冲柳如凤喊:“刚好点,就在外面吹风,凉着,春风刺骨的。”话音刚落,人就到了门口,一看就是个爽利的人,手里拿着小半袋苞米面(华丽猜的)。

    对于这个娘,华丽从心眼里接受,刀子嘴豆腐心,善良正义和自己前世早逝的娘真的很像,无形中觉得亲近了许多。要是没有这个娘,柳如凤怕是和两个孩子早就死翘翘了!

    “凤啊,你这刚好,小心些。”边说边把手里的东西塞进华丽手中。

    “老天保佑,你可大好了,不然,娘可怎么活。”说着背过身躯,控制着不让眼泪流出。

    看着围拢过来的两个小娃,随即又笑了,说:“多亏我的大外孙,愣是把他娘喊过来了。”边说边往屋里走,华丽随后也跟了进来。

    李氏四下看了看,几天没来,屋子干净利落了不少,看得出是女儿动的手。抓起华丽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一下一下抚摸着,眼里充满了慈爱。

    “凤啊,这回大难不死,你可想开一点吧,好好过日子。不看别的,看两孩子,多招人疼啊。别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几句话说的华丽心里暖暖的,老娘的真情流露让她好感动。

    

“娘,放心吧,这回我想明白了,我也不指望着谁了,好好过。”她想她已经说明白了,老娘听后一定会高兴的。那柳如凤的观点她本身就是反对的,何况现在由她做主!

    “这就对了,不然你这阴一天晴一天的,魔魔怔怔的,两孩子也跟着遭罪。”老娘还是忍不住的埋怨着,第一次说了实话。

    原主是个心思重的人,老娘和她说起话来也都是小心翼翼的。也难怪,自身发生这么大的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不然和别人唠唠,纾解纾解郁闷,也不至于抑郁而终。

    华丽还有重要的话要问,于是岔开话题:“对了,娘,在咱们这盖个大房子得多少钱?”这几天,她就想着这个问题。

    “普通的泥草屋十几两就够了,要是像族长家那种就得百十两银子了。”李氏望向柳如凤。

    “怎么,你要盖房子?”老娘似乎不太相信。

    “是呀,你看,这房子眼看就要倒了,不起早打算的话,一到雨季恐怕挺不过去。”华丽耐心的解释道。事实摆在那,刻不容缓那。

    华丽从来信奉: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印象中,这是一代女皇武则天曾说过的一句话。

    通过几天的观察,这是她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现在正是盖房子的好季节。雨季未到,地还得一个多月才能种上。正好用这空闲时间盖房子。

    “那什么……”李氏试探着问:“手里宽绰吗?”就是问手里有没有钱。

    华丽知道二十两金子的事李氏他们并不知道,于是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孩子的爹给我留了一个玉镯子,明天集上我想当了”。

    李氏了然,关于孩子的爹,一直是一个避讳的话题,也没深问,心想伤心的东西留着也没什么用,当了更好,还留那玩意,日子过得有今个没明个的。娘俩一阵沉默。

    “凤儿……凤儿……”李氏连叫了好几声,华丽才回过神来,是呀,自己现在是柳如凤了,不,准确的说是凤如,得尽快适应这个称呼了。

    “娘,对不起,我走神了。”凤如抱歉的笑笑。

    李氏理解的说:“没事没事,以后,咱不唠这个话题。”完,误会了,以为在想那个男人了,没有必要解释,误会就误会吧,她怕越描越黑。而且她知道的也不多,说多了会穿帮的。

    “凤儿,明天,你要是有空去城南陈府一趟,看看你妹妹吧,你妹妹三四年没回家了,她心里是怨我了,可,可我又有什么办法!”李氏低着头,面色凄苦。

    妹妹?

    凤如就一个妹妹,柳如意,今年十五岁。

    五年前,为了给大伯家的大堂哥柳俊义娶亲,年仅十岁的妹妹被送去青州府陈家做丫环,而且签了十年的契。

    凤如想,如果当时自己不出事的话,恐怕被卖出去的是自己吧,小妹是代自己受过了,想到这,小如意泪眼汪汪的喊着“三姐,三姐”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不禁眼睛有些湿润。

    “好!”凤如心下想,等姐有钱了,姐就把你赎回来,小如意,再忍些日子,等姐。

    有一点,凤如想不明白,自家爷奶都不是蛮不讲理的人特别是爷爷,明理的很,不然也不能当选为族老。怎么一到自家问题上,特别是大伯家有事时,不仅是爷爷奶奶,就连爹娘都自动站在大伯家的立场上,哪怕自家吃再大的亏,也要全了大伯家?

    有故事,有内容,有待于慢慢梳理!别急,柳如凤心里的小九九又在盘算了。

    有了李氏送来的苞米面,娘仨吃了顿干的,李氏教完凤如贴大饼子,看完凤如把大饼子放到锅里就走了,说什么也不在这吃。

    凤如也没硬留,毕竟那边还有一大帮子人呢?李氏也许是偷偷来的,看来自己这个当女儿的还真不让人省心呐!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