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章 归来

    凤丫头大名柳如凤,是青州府辖下柳家庄柳林的三丫头,今年才二十岁,上面有两个姐姐,大姐柳如花二十五岁,二姐柳如玉二十二岁,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分别是柳俊峰,今年十七岁、柳如意十五岁、柳俊杰十二岁,两个姐姐已经嫁人,三个弟妹尚未嫁娶。

    而柳如凤的大名,之所以响彻附近几个村子,是因为五年前,年仅15岁的三凤丫头做了件惊世骇俗的壮举:自己下聘娶了自己,并把村西头空了十多年的荒宅,以五两银子的价格买了下来作为新房,并举行了一个人的婚礼,气的柳林大怒、大骂,当着看热闹的乡邻族老的面,与三凤断绝了父女关系,不许三凤再登柳家大门。

    这里边的内情如何,大家众说纷纭。

    最为惊奇的是,在谁也没见过新郎官的情况下,第二年,柳如凤产下一对龙凤双胞胎,于是柳家庄的村民再难平静了,各种猜测纷纷传出。

    以柳家庄严谨的村风来说,这要是没个说法,这有“秀才村”之称的柳家庄还有什么脸面?如此不堪之事是一定能传扬出去的,与其等外村人来说道唾弃,不如自己趁事态还不太严重,主动处理了,以平悠悠众口。

    这让柳家庄村民脑袋里那根深蒂固的认为“比外村人要高一等”的思想,深深的受到了打击。一家之事就这样成了整个柳家庄的大事!

    本来,近几年一无是处的东柳村,凭借地理优势,不断发展壮大,声望大有超过柳家庄的趋势,已经让众村民神经紧张,如此这般形势,此事必须有一个说法。

    当柳家族长柳伯明、三位族老柳仲德(三凤丫头的爷爷)、柳季江、柳粟、里正(族长的大儿子)柳青聚在一起商量后,在心里不禁对三凤另眼相看:有媒有聘有仪式。一个成了亲的女人生孩子,似乎无可厚非,唯一的硬伤就是没人见过孩子的爹,各位面面相窥,不好下决定呀!

    最后三凤的亲爷爷发话了:“虽于理于法没有破绽,但事实在那,也堵不住众口,若给不良居心之人加以利用,纵是我柳仲德一脉以死谢罪也是对不起柳氏家族的,把柳林和凤丫头叫过来吧!”众人闻听话说的如此重,心下释然,不禁劝导。

    理正柳青,也就是三凤的堂哥,站起身来,态度恭敬,边思考边说:“二叔,众所周知柳家庄现下正在走下坡路,一个不谨慎就会留人以话柄。”说到这,故意顿了顿,那意思就是:我们本不想怎样,但没办法。

    “我知道,我知道。”凤丫头的爷爷也就是柳仲德忙接下话,不无歉意的说:“如果当年不是大海和林子出了那事,柳家庄不至于到今天……”还未说完神情便暗淡了下去,低着头,像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好了,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大家也没有埋怨你们的意思,你就别再自责了,再说当年的事也不怨大海和林子。”族长柳伯明怕他没完没了的解释,出声阻止了。当年的事拼上整个柳家庄也还是一样的结局!

    “是呀,二叔!”另一族老柳粟忙接过话:“这话,咱以后就不提了,还是想想一会儿凤丫头来了怎么说吧。”是呀,怎么开口又怎么安排结局,几位族老又陷入了沉思中,空前的感到为难那。

    作为当事人的三凤,并没有让几位族老为难,也没有躲避。

    在族长以自家人商量的语气说出“最轻也得去除族姓,赶出村子。”这句话后,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三凤恭恭敬敬的跪下,面目平和的道出:“凤儿与夫君一见钟情,本要与爹娘提亲的,怎奈身有要事,不敢耽搁,想着圣人云:做大事不拘小节,便将聘礼交于凤儿,约好了前来接凤儿,时至今日,尽管杳无音讯,但凤儿知道,定是有要事缠身,不会相负,凤儿与孩儿愿意等!各位长辈如有为难,凤儿愿去除族姓,然父母恩不敢忘,请允许以爹爹起的名“凤”为姓,容暂居柳家庄,以等夫君,各位大恩,他日结草衔环必将报答。”杀人不过头点地,姓都改了还要怎样?

    于是难题迎刃而解,第二日,理正就去给双胞胎上户,户主:凤如,长子:凤念,长女:凤盼。然后公示全村。

    这是华丽清醒过来后不断闯入脑海里的,这些信息就像电影片段一样,还是自动播放,挥不去也阻止不了。

    别人死后能穿越,生命有了另一种形式的存在,都是很是感激,高兴得很。

    可是华丽不同!华丽在现代是政府职员,家里还有一个比较成功的买卖,见识比同龄人多了一点,头脑比之灵活一点,毕竟大学毕业,文化底蕴比别人厚了一点。父母早亡,情感经历比别人艰苦一些。

    天哪!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能商量商量吗?

    姐不愿意呀!

    已经三天了,华丽心有不甘的闭上眼睛,大腿被自己掐的青紫了好几块,一遍一遍的重复,想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原主柳如凤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关于这个家、关于这个村子、关于这两孩子、还有一个男人,貌似两孩子的爹?可是画面里的男人……

    华丽甩甩头,尼玛,怨不得现在日子过得这么艰难。原来原主是被强奸至孕的,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好在这柳如凤也算一奇女子,在众人尚未发现,及时的订婚结婚,虽然也有争议,好在面子是圆过去了,而这事也只有自家爷奶,大伯大娘、爹娘和弟弟妹妹知道细情。

    不过,华丽总感觉柳如凤有些喜欢上了那个男人,或许还有一丝小小的祈盼,她能够十分清楚的感觉到,一接触到男人的话题,那分分明明的来自内心深处的柔软!

    切,那人会接你们母子回家吗?都五年了,要接早就接了!

    这个傻瓜!还真敢想!

    痴情中的女子都是有些蠢的吧!华丽不禁有些可怜她!

    自古痴情皆磨难,向来男人最无情!

    可是,怎么就穿越了呢?自己死的甘愿、了无牵挂、无怨无恨那!穿的不都是有恨有怨的吗?老天,不带这么玩人的!我说过了下辈子宁愿为花为草,是树也行啊!

    不愿为人,太累、太累心那!

    这个傻瓜!华丽在心里不止一次地骂道!

    与那男人纠缠的画面不停的在脑中盘旋,仿佛要告诉她知道这个男人对原主极其重要。气得华丽脑仁直疼。

    那双欲火燃烧的眼睛,哪里带有一丝情感?粗鲁狂野的动作更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那句随便说来安慰随从的话,“只要她不死,手里的事一旦有个眉目,我会接她入府。”声音冷冰冰的,无数次出现在柳如凤梦中,并被她甜蜜的回忆了若干次,几乎成了执念。

    这个傻瓜!还当誓言了。也是,就是这句话支撑着柳如凤的精气神,坚持到今日。不然,柳如凤自尊心极强,恐怕自己都容不了自己吧,这有孩子也是意料之外的事。

    是呀,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俊朗多金的男人对女人是极具杀伤力的。

    更何况柳如凤这样的,不过一介村姑,一辈子都接触不到这样的男子吧。从画面中男人的服饰打扮上,周身所发出的气场,可以分析出,非富即贵,一定是上等人家的公子哥了。

    这是华丽根据对男人的印象和手里柳如凤留下的信物得出的结论。

    还信物,华丽无语了。不知柳如凤是怎么想的,那块玉佩明明是在男人与之纠缠缠绵时,柳如凤留了个心眼,为留下证据从男人身上拽下来的,男人并未察觉。

    至于那二十两金子,是男人以为柳如凤活不过了,留下的安葬费。留的还不少,华丽心想,大概是心里也觉得对不起这个小村姑吧!

    毕竟人家才十五岁,那么猛烈的冲锋陷阵了……等等,华丽分析着,妈的,这个男人还挺能的么,整整五六个小时,这家伙是吃药了还是——天生的?有天生的吗?现代的男人不是五分钟六分钟就泄了吗,挺过十分钟的都少吧,怎么搞得,这古代的男人是不上化肥的缘故吗?

    等等,等等,想什么呢,分析分析得了,别那么色,华丽在心里又一次告诫了自己。

    还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