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逝去

    清晨,薄雾还未散去,鸡鸣初歇,炊烟冉起,田间农舍,扶柳翠绿,恰春风拂面,真是一派宁静祥和!画一样的境界!

    这是大夏王朝青州府辖下柳家庄。

    “凤儿!”一声凄厉的刺耳尖叫,打破这和谐,穿透整个村庄,把人从仙境拉回现实,把那些要起还未起,处于迷糊中的人们彻底叫醒。

    “怎么了?”听声音是从村西头传来的,莫非……是凤丫头!

    当好事者跑到村西那处破旧茅草屋舍时,一个四五岁左右的男娃正拽着村里唯一的大夫白老先生拨开众人往屋里挤去,老先生气喘吁吁,显然是一路奔跑而来的,村民们自动让出一条道,让他们通过。

    屋内,虽是清晨,却光线昏暗。

    榻上一年轻女子,破衣褴褛,形容枯瘦,却妆容整洁,特别是那头发,一丝不见凌乱。屋内除了弥散着浓浓的汤药味,没有想象中的因女主人生病没人收拾而发出的肮脏气息。很明显,女主人是很爱干净的人。也显示出女主人的与众不同。

    床前一个小丫头,瘦小的脸上给人感觉只剩下两只大眼睛了。两只小手摇着女子,嘴里已经呜咽不清,抽搐哽咽,一看就是哭的久了没了力气,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娘……娘……”让人看了揪心。

    另一端,一四旬左右妇人,面色凄凉,泪流满面,见大夫来了,赶紧让步:“白老,三凤已经没了气息,您看……”妇人强忍住悲痛,扭过头去。

    歇了一口气,不甘心却毫无底气的说:“您看,我女儿还有没有救……”没等她说完,这位白老先生已坐在床前的木墩上。

    白大夫大名是什么无人知道,什么来历也无人知道。四年前带着小孙子还有一个老仆人来到此处,便被这里的淳朴民风所吸引,地理位置也好,风景也不错,背靠几座大山,景色俊美不说采草药也是很方便的。前有小河,风水很好的样子。特别重要的是这附近几个村庄没有大夫,在村民们盛情挽留之下,在柳家庄居住下来。

    这三凤自从五年前生下双生子伤了元气,加之营养不良,近几年一直没有调理好,更何况气滞郁结、郁郁寡欢,病又重了许多。年前又偶感风寒,身体更加糟糕。

    “咳……”老大夫明明知到结果,还是把手放在了病人的手腕之上,把起脉来。脉搏若隐若无,只剩一丝,一个不小心便把不着,呼吸全无,面如死灰,就这样,还怎么能救得过来。

    “咳……”白老先生轻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对着三凤娘说:“原本以为熬过这一冬,开了春就能缓解一下,谁成想,还是……”接下来却不知怎么说。

    见一家老小哭的甚是可怜,只好安慰道:“风丫头也是要强的,既然去了,便全了她最后的脸面吧。”边说还边摇着头。

    凤儿娘猛听得最后一句话,便知无法了,不由悲由心生:“娘的凤儿啊……”让人听得肝肠寸断,领大夫进门的男孩一声不吭,瞪大眼睛,似乎不相信一样,一眼不眨的盯着床上的女子。那模样,让人极是心疼!

    院里看热闹的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可怜啊,就这样一个玲珑的人……着了天妒呀……”是个女声。

    “是呀是呀,这剩下两孩子可怎么办?”又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动静。

    “就是,指望她老柳家抚养……就三凤爸那心气,咳,难那!”

    “可不是,谁看见三凤爸了,这死了都不来见一面!咳,也不怨三凤啊!”大家话语中带有深深的同情与惋惜,并没有幸灾乐祸的,可见这里的民风还真是淳朴的。

    众人议论着,渐渐便没了声息,只是静静的看着。

    一中年妇女拨开众人走向已哭坐在地下的三凤娘,蹲下拍拍她的肩膀,说:“二嫂子,你得振作呀,这凤丫头的两个孩子……”说到此处,看向那两个懂事且招人怜爱的小人,真叫人心疼啊!

    不禁长长叹了口气说 :“还得你去想办法,总不能……”话语中带着无奈和惋惜。

    三凤娘听得这话,醍醐灌顶般猛然惊醒,忽的抬起头来,望向与她说话的那人。

    “是二柱娘啊,谢谢你。”边说边站起身来,用衣襟擦了擦眼泪。

    像是要豁出去了一般,目光无比坚定的说:“对,我得回家一趟,大不了鱼死网破!不能没人管我的乖外孙。”抬脚向门外走去,刚到院中,就听得屋内传来颤抖的一声惊叫,带着让人感觉与这场景十分不同的惊喜的感觉。

    “姥!”是那龙凤胎的男娃发出的声音。

    

惊喜无限的,声音颤抖着:“娘,娘动了,真的动了!”这句话像是惊天的霹雳骇呆了众人!

    屋内正准备走的白老先生猛地立住脚,立刻望向床上的年轻妇人,怎么感觉脸色不似之前的死灰?竟隐隐有了些红润?白老先生眨眨眼,怕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

    随着小女孩的晃动仿佛真有动的迹象,白老先生立马跨步过来,脚步有些踉跄,顾不得礼节,抓起女子的手,从新把起脉来,竟隐隐有了跳动,虽然很弱却很有规律,不似之前的时有时无,来不及多想,医者的本能让白老先生不在迟疑,立即投入了有效的急救中。

    三凤娘三步并作两步的返回屋里,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看着,呆呆的!

    “快,打开窗户!”白老先生无比凝重的挥挥手,指挥众人。

    “快,让开门口,保持通风,凤丫头有缓过来的迹象!”众人赶忙配合着退到院内,诧异的伸头往里看。

    不知是谁小声说:“不是回光返照吧?”话音未说完就被旁边的拽了下衣襟,忙止住声,不再言语。

    白老先生拿出银针坐在床前迅速的扎向病人的人中、百汇等几处大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病人的脸。

    稍稍停了一会儿,抬起手招了招,道:“麟哥,你来把脉。”一十三四的白净男孩走过来,坐在木墩上。

    “爷爷……”少年抬起脸,眼里满是疑虑,爷爷每次出诊都带着他,之前的每一次诊脉,他都有参与,见爷爷面色不太正常,也没敢多问。

    少年异常慎重的按下右手,很大一会功夫,才缓缓的,却是一板一眼的说:“脉搏虽弱,却还平稳。”边说边闭上眼睛,眉头微微皱起,“越来越清晰、越有力。”语气肯定。

    白老先生尽量控制着不让手抖动,压低声音:“你白姐姐大概是命不该绝吧!”语气里带着不解的疑问。

    半晌,还是无比坚定的对身后的众乡亲说:“凤丫头刚才昏厥了过去,本来已经不大好了,但又被大伙给叫了回来,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语气中较之刚才轻松许多。

    白老大夫故意轻松的,明知这样说有悖医德,但以他对乡下人的了解,也只能这样说了,不然被众人说成诈尸,或是借尸还魂、鬼怪附体什么的就更难解释清楚了,他可不想费那口舌,惹那麻烦。到头来,受累的还不是他自己!

    众人对白老大夫的说辞丝毫不怀疑,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是呀是呀,一冬天没见,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也说不过去呀,还好还好,没事就好”。

    “就是,算命先生可说过,三凤是富贵命,还没享到富贵怎会没命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可好了,肯定是老天爷可怜两个人孩子!”语气轻快了许多。气氛也不似之前的凝重。

    白老先生对众人挥挥手,急切的说:“三凤刚缓过来,还很虚弱,不禁风,刚才开门放了半天了,屋内有些冷,对病人不利,大家散了吧,谁有心,哪天再来看。三凤没事了,放心吧!”众人一大早就来看热闹,有的还没吃饭,一哄声的散了。

    屋里一下子空旷起来,那男娃才缓过神来,扑向床边,一只手握住女人的手,一只手摸着女人的脸,毕竟是年纪小,此刻才知道后怕,大声哭了起来:“娘……娘……你可醒了。”

    伴随着哭声,床上的人确实有了反应,缓缓张开眼睛,木然的望着四周的一切,好像从未见过,与她毫不相干一样,似乎很震惊,目瞪口呆,不言不语。大家只道她刚从鬼门关回来,有些不清醒,病中迷糊不清的有都是,也没在意。

    三凤娘李氏赶紧烧火,想着给她做点稀粥吃,提提精神头。两个孩子此刻估计也还没吃早饭,可怜的小人啊!两个孩子挤在床前怎么也不肯离开。生怕一动娘就没了,巴巴的睁眼看着。

    白老先生爷孙两个对头坐着,沉默着,思量着,手还放在脉上。相互望着,又似乎根本没看见对方。到现在为止,他们也难以说清楚,这三凤到底是怎么好的?对于病情的突变措手不及,以至于相互观望,不愿离去。想着多留一会,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白老先生从先前的震惊到现在有点兴奋了。医学中的奇迹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挑战,对于他不能掌控的东西还存在一种侥幸。

    床上的人被扶了起来,靠着被子坐着,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只有那一起一伏的呼吸声,和不时眨一下的眼睛,告诉别人她是活着的。

    这已足够让关心她的人欣喜不已了!

出嫁不从夫:钱程嫡女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