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4章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独孤夜披星戴月来回来,黑色的袍子上,还带着一层薄薄的轻霜,冷寂的脸上,目色更为严重。

    之前他一直疑惑,锦无恙的母亲,为什么会和纳兰明若的父亲有交集?

    这番出去探查,所获不小。

    独孤夜暗中查到当年真相,原来,神医之所以会杀死锦无恙的娘,则是因为,锦无恙的娘赵琴琴,她因嫉妒神医的妻子,事先杀死了神医的妻子。

    故而神医才会不接受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找琴琴,设计妄想要和神医同归于尽,逼不得已,神医纳兰明嘉才会将其杀死。

    一路想着这其中的来龙去脉,独孤夜朝着书房走去。

    半路上遇见了走在前面的侍卫林战,此刻林战正捧着一盘水果朝着纳兰明若的房间走去。

    林战是独孤夜的心腹,几乎是独孤夜在四五岁的时候,东阳王就将那是十一岁的林战派到他的身边。

    起初只是陪读,但是后来随着两人感情的加深,不管是诗书礼仪,还是习武练字,独孤夜都带着他。

    他这一身武艺,可以说是和独孤夜一个师傅学来的,故而他在王府里,除了夜王就属他的武功最好。

    并且他是看着独孤夜长大的,所以他对独孤夜也可以说是整个夜王府,最了解的人。

    “林战!你去哪里?”独孤夜蹙眉。

    听见身后的喊声,林战站住了脚步,看见是自己的王爷,于是索性将自己手上的水果盘子端到独孤夜的手上:“王爷!既然您回来了,就把这些水果送进纳兰小姐的屋子吧!”

    将盘子塞到独孤夜的手里以后,林战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拍了拍独孤夜的肩膀:“王爷!为了属下未来的王妃,你可是要好好地表现啊!”

    独孤夜有些奇怪地看着眼前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男子,再看看手里的水果盘子:“林战,你最近是怎么了,你之前不是不待见纳兰明若吗?为什么现在这样殷勤,三天两头往她屋子送东西?”

    林战微微一笑:“王爷,那是因为属下不知这那纳兰小姐在您心底的地位,所以才会不待见她,现在属下知道了她的重要性,当然是要好好巴结!”

    “你在说什么?”独孤夜忽然将头低了低,墨色的眼珠看向别处:“她在我心中有什么地位?”

    独孤夜生性孤僻,并且不善于与人交谈,又不近女色,现在林战忽然朝着他说这样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承认的。

    而林战也是了解独孤夜的人,也知道他是死要面子,于是微微额首:“她在王爷心中是怎么的地位,相信王爷自己再清楚不过,就不需要属下在多此一举了。”

    说着,看了看纳兰明若居住的小阁:“好了,王爷快些去吧,不要让佳人等久了。”

    看着林战走远的身影,独孤夜微一迟疑,但是还是朝着纳兰明若的房间走去。

    天光乍地透漏,月边还挂着几颗将灭未灭的星辰,夜风微凉,青幕即将就是白昼。

    独孤夜墨色的长发,在夜风中袅娜盘旋,那端着盘子,一脸面瘫,神色惆怅的样子,乍一看,还别有一番风味。

    毕竟待会儿他进去以后,要告诉纳兰明若的,是她的身世,还有他父亲纳兰明嘉的俗世情缘。

    独孤夜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只是稍微一迟疑,但是马上就抬起手来,敲了敲纳兰明若卧室的门。

    “咚咚咚——咚咚咚——”

    独孤夜一手端着盘子,一手轻轻敲着纳兰明若的房门。

    要说他以前是从来没有敲门这样的习惯的,不管他是想去哪里,从来都是直接推门而入。

    在他的眼里,整个王府都是他的,也就没有什么门,是他不能进的。

    并且之前的那些女人,巴不得他闯进去做些什么呢,只不过……

    那些女人大抵是想不到,他是进去将她们拖去喂他的狼崽子吧?

    “咚咚咚——咚咚咚——”

    敲了一会儿。

    屋子里面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独孤夜心里一紧,害怕是纳兰明若出了什么事,于是一脚将大门踹开!

    正要出声呼唤纳兰明若,但是一脚抬进门槛的独孤夜,却是看见依旧睡在大床上的纳兰明若。

    屋内,有着如春的暖意,描金绣纹的罗账内。

    纳兰明若雪白的手臂裸露在被子外面,倾国倾城的脸上,带着恬适的微笑,长长的睫毛,在瓷白的脸上,投下一道扇形的阴影,尖瘦的下巴,点在被子上,光洁的额头,大抵是室内温度有些高,微微冒出一层香汗。

    别人的香汗,或许只是比喻,但是纳兰明若体内带着特殊的香气,这汗香也是淡若幽兰一般甜腻。

    

独孤夜忽然为自己的鲁莽而懊恼,这样一幅睡美人的画面,他居然忍心扰乱。

    于是他只是将水果盘放在桌上,然后掩门出去了一阵儿。

    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他又推门而入,不过这一次,声音却小的可怜,他修长的手上,拿着一张草宣,笔墨纸砚,一样不少。

    他在纳兰明若的床边支了一张小桌,然后执笔平宣,看着眼前的睡美人,细细将她画于纸上……

    外人大抵是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温柔的独孤夜。

    此刻的他,敛去了一脸的戾气,唇角带笑,眼波流转,丝毫不是之前在外面的面瘫脸。

    纳兰明若昨夜逛街实在是太晚了。

    并且在龙舟上和锦无恙,陆雪衣一干人等斗智斗勇,一觉睡到了现在,就连方才独孤夜的敲门声也没有听见。

    窗子微微张开一条细缝,风扬起纳兰明若的一个被角,而后打了一个旋儿,又转到别处。

    纳兰明若的锁骨,在掀开的被角若隐若现,之后被子落了下来,鼓起了一道小小的风,吹起了她鬓角汗湿的碎发。

    一眼望去,那安详的样子,就像是误入人间的仙子。

    一瞬间,独孤夜居然忘记了手上的作画,看着纳兰明若,轻轻将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伸出,温柔地将她鬓角的碎发拂到一旁。

    那双从来都是握剑的双手,居然也会有这样温柔似水的动作?

    大抵是他的手太冷了,那样温柔柔软的脸蛋,碰上了独孤夜冰凉的手指,使得床上正燥热的美人,朝着独孤夜挤了挤,想要将他的手指跟靠近自己一些。

    独孤夜一惊,心豁然跳动。

    这个时候,纳兰明若仿佛不满足于他手间的微凉,于是一把抓住独孤夜的整个手臂,将自己的脸,都凑到他身上。

    由于纳兰明若现在的灵魂是一个21世纪的军医,平时她在家里都不喜欢穿着衣服睡觉,所以……

    独孤夜的脸瞬间红了红,早在几月前,他就已经品尝过她的美味。

    只是那时夜黑风高,并且是在乱草堆了,他为了救人,快速解决的,况且,那个时候的纳兰明若,还只是一个丑女,而非现在的倾国倾城之颜。

    独孤夜不可避免地咽了咽口水,定了定神,伸出手来,想要将纳兰明若的被子盖好。

    但是,纳兰明若却感受到了他的移动,于是本着追随那阵冰凉的感觉,伸出另一只藕臂来,擒住了独孤夜的腰肢!

    独孤夜看着依偎在自己怀中的美人,睁大了狭长的凤眼,想要将这个女人推开,他怕自己会忍不住。

    可是此刻纳兰明若的身子软趴趴的,他越是推,越是不经意地将她身上所剩无几的被子抖落。

    再也忍不住!

    独孤夜双手忽然一把拦过纳兰明若宛若细柳的腰肢,大力抽过散落在床上的被子,背过脸去,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

    这个动作太大,难免会惊醒正在熟睡的纳兰明若。

    她嘤喃一声,而后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看向来人。

    “嗯?你怎么会在这儿?”片刻的迷糊之后,纳兰明若的声音加大了一个分贝:“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话的瞬间,她立马将被子紧紧地拢在一起,用看登徒子的眼神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

    独孤夜一脸黑线,他总不会说,这其实只是一个误会,他之前只是为了松水果,但是敲门不开,他担心她的安危,于是夺门而入,可是又看见她倾世的容颜,于是忍不住要画下来,但是后来居然看呆了,于是就摸了摸她的脸,之后就是她自己朝着自己攀上来了?

    这话……估计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吧?

    果然,还未等独孤夜解释。

    纳兰明若家看着旁边的笔墨纸砚。

    指着眼前的“大登徒子”,惊叫道:“不是吧,你平时画我也就算了,毕竟只是你的遐想,但是现在你居然胆大包天,偷偷跑进我的房间,企图画我的裸 体?独孤夜!想不到你是这样无耻的人!”

    纳兰明若看着旁边画上那个沉睡的自己,裸露的手臂,明明就是刚才自己的姿势,想不到这样平时看起来一副谦谦君子的面瘫脸,居然也是个假正经。

    独孤夜脸上一瞬间变幻了好几种颜色,先是红色,然后是深红,之后是煞白,最后变成铁青。

    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看着把自己当做无耻之徒的纳兰明若那样指着自己,索性不解释,只是将旁边的笔墨纸砚收起。

    然后默默转身离去。

法医娇妃:腹黑冷王请上座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