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0章 杀母之仇

    “哈哈……”

    纳兰明若捧腹大笑,看着落荒而逃的陈明。

    要是现在纳兰明若不是那个对陈明下毒手的人,兴许锦无恙会被她这天真无邪而落拓的笑容迷住。

    但是只要一想起,就是这个一笑倾城的蛇蝎美人,刚刚在自己的贴身侍卫身上打了致命一击,他就气得牙痒痒。

    但是仔细想想,要不是自己事先设计想要害夜王,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想不到,仅仅只是一个月的时间,这个纳兰明若就从以前的那个小白羊,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了。

    而那陆雪衣也是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纳兰明若,安安分分地坐了下来,再也不敢拿手指指着这样一个“可怕”的人了,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口酒,然后喝了下去。

    那小生看见这样惊骇的一幕。

    原来这是宰相之子锦无恙的计谋,真是无耻啊,原本想着要去陷害人家的,但是却反过来连累了自己身边的人,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锦无恙赶紧叫人将桌子上那四大坛血坛子搬走,然后命人从新备上小酒,看着独孤夜,道:“王爷,臣弟方才只不过是跟王爷开个玩笑而已,你千万不要介怀啊,这本来出来玩,就是要找点乐子的。”

    说完,亲自给夜王的面前倒上一杯酒。

    但是这个时候的夜王,脸上已经是铁青了,还从来没有谁敢这样戏弄与他,在朝中,就算是皇帝,也要给他三分面子的,但是这个臭小子,居然敢这样对他?

    独孤夜看着眼前的血坛子,已经被人拿走了,自己的神志也清醒了一些,忽然勾了勾嘴角,看着眼前假意欢笑的锦无恙,流云这个时候,恰好将夜王的脸遮住了一半,使他看起来更加是倏目惊心。

    夜王忽然飞起一脚。

    将面前端坐着的锦无恙一脚踹到了水下。

    “啊。”

    锦无恙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夜王,居然敢将自己踹下水里。

    陆雪衣惊呼一声,“无恙哥哥。”

    然后跑到船边,看着水里扑腾的锦无恙,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无恙哥哥不会游水,谁来救救他,他这样下去会死的。”

    锦无恙愤愤地抓住船边,想要爬起来,但是就在他扣住船边的时候,独孤夜绣着鹰鹫的锦鞋。

    一脚踩住了他的手指,将他重新逼回了水里,然后冷着脸,道:“锦无恙,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取笑到我夜王的头上来?之前你对纳兰明若做的事情,在你杀死我的狼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我就已经没有识破你了,也算是卖你爹一个面子,但是你现在居然敢欺压到我的头上来。”

    夜王看着水下扑腾的锦无恙,朝着那记事的小生点点头,道:“你过来。”

    那小生听着夜王低沉的声音,哪里有敢不过来的勇气,立马小跑着上前。

    夜王轻启嘴角,道:“写下来,锦无恙之前对自己的妹妹纳兰明若下手,在她的身上下了春药,并且叫叫花子去侮辱她,但是半路上被本王撞见,幸得救了她,才使她免遭毒手。”

    “啊。”那小生惊骇道,“想不到堂堂宰相之子锦无恙,看起来一派谦谦君子的样子,却是这样的……”本来他是想说居然他是这样的卑鄙小人,但是想着自己只是一介平民,真要这么说,可能会人头不保的,于是赶紧闭嘴,只是用力地在书上将这件事情写下来。

    纳兰明若看着为自己昭雪的独孤夜,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谢谢……

    那锦无恙在水中扑腾了一忽儿,嘴里口口声声喊着救命,但是夜王还站在船边,月他针锋相对,这个时候,船上的那些奴仆,却是一个都不敢上前去。

    那陆雪衣实在是不忍看下去了,于是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这一幕,倒是真的使纳兰明若震惊了,想不到陆雪衣还是真的喜欢这个锦无恙。

    但是跳下去的陆雪衣,只是会游泳而已,但是并不会救人,一下去,那锦无恙就拉着她的衣领,想要挣扎地起来,这下子,倒是苦了被锦无恙压在水下的陆雪衣了,她被呛得眼泪连连。

    但是那锦无恙却是不顾她的死活,毫无章法地托着她,想要借助她活命。

    独孤夜眯眼看了锦无恙一眼,还真是一个卑鄙小人啊,就连自己一起的女人也不放过?

    夜王只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毕竟是宰相之子,他现在还不能对他做些什么,于是只好微微叹气,一挥手,将水下的陆雪衣拉了上去,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将锦无恙救了起来。

    那锦无恙和陆雪衣在岸上喘着粗气。

    眼里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神采,差一点就死了,锦无恙看了一眼将自己推下水又将自己救起来的夜王,心中发怵,再也不敢造次了,尽管现在他手下留情,但是他此刻明白,这夜王不是不敢动自己的,要是把他逼急了,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于是艰难地站起来,看着夜王,道:“算你狠。”

    丢下一句话,然后扶起身边的陆雪衣,道:“我们走吧。”

    一把将身旁那小生手里的笔记打到水里,恶狠狠地说道:“想要将我现在这个落魄的样子记下来?你嫌活的太长了吗?”

    那小本子被打进水里,黑色的墨迹,马上就散去,随着流水浅逝。

    

小生看着要将自己的丑行一笔抹去的锦无恙,心里鄙视他,但是嘴上还是不敢说些什么。

    “滚。”锦无恙朝着那小生大吼。

    那小生只是敛眉。冷哼一声,于是转身离去。

    在转身的那一瞬间,露出半张脸,在锦无恙看不见的地方,轻轻一笑,心道:可笑,锦无恙,你以为我的笔记不见了,你的丑事就不会公诸于众了吗?你的事情,早就被记住我的脑海里了,想要这样一笔抹去,未免太天真。

    看着已经走掉的小生,那锦无恙舒了一口气,百密一疏的他,一定想不到,他的事情,第二天就被这个小生在朝中传遍了。

    他带上自己的属下,和陆雪衣想要一走了之。

    居然忘记了,他才是这船上的主人。

    但是纳兰明若怎么会如他们的意,一把抓住锦无恙的手,在她的心中,一直有一件事情在困扰着她。

    为何她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那么喜欢锦无恙,但是锦无恙却要那样对待她?

    是什么使他这样没心没肺?

    她真的要替之前的这具身体,好好地问一问,他为何这样的没良心。

    “锦无恙,我现在问你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回答我。”纳兰明若拉着锦无恙的手臂,态度诚恳。

    锦无恙看着身后凝眉望着自己的纳兰明若,又看了看一脸威胁之意的独孤夜,于是点点头,抽开自己的手臂,道:“你有什么事就快说吧。”

    “锦无恙,我之前对你那么好,一心爱慕于你,但是你为何要联合陆雪衣来对付我呢?难道你就没有心吗?”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纳兰明若心里也很别扭,因为这个时候的她,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纳兰明若了,但是那具身体因为锦无恙而心痛的感觉,现在还徘徊在她的心上,她真的想要为那个傻女人好好地问问这个负心汉。

    锦无恙听闻‘难道你就没有心吗?’那一句,又看着眼前蹙眉凄楚的纳兰明若,心中不知为何强烈地震动了一下。

    要是以前的纳兰明若这样问他,他一定会堂而皇之地说出讨厌的话来。

    但是现如今的纳兰明若,不管死活外貌,还是内心,都已经和以前的那个丑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看着她那副无辜的样子,居然一时说不出口。

    但是又相信自己死去的母亲,巨大的仇恨笼罩在他的周围,他咬咬牙,握紧了拳头,说出了这些年一直深藏在自己内心的秘密。

    “纳兰明若,不是我没有心,实在是我们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我从小对你的好,其实都是骗你的,不是因为你不够好,也不是因为你丑,更不是因为你傻,只是因为你爹杀死了我娘!这么轻易杀死你,简直是太便宜你了,这样的仇恨啊……我这些年来忍辱负重地接近你,是为了让你慢慢地爱上我,达到离不开我的目的,然后我再将你狠狠地抛弃!”

    “我爹杀死了你娘?什么时候的事?”

    纳兰明若拥有这具身体之前的记忆,她实在是不知道这回事,他爹怎么会杀死宰相夫人,杀死锦无恙的娘呢?这完全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情啊。

    独孤夜眯眼,原来是上一辈的仇恨,竟然牵扯到了明若身上。

    他静观其变,冷冷地看着这一切。

    “什么时候的事?你爹真的好狠啊,在我八岁的时候,我亲眼目睹了我娘惨死于你爹之手。这是不可争的事实,你休想狡辩。”

    对于这件事情,纳兰明若真是是一头雾水,原来这个锦无恙也是受害者吗?

    但是她此刻真的是一点头绪都理不出来,她爹和宰相夫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爹爹要杀死她呢?

    锦无恙忽然发了疯地朝着纳兰明若扑上去,握住她的肩膀,眼睛里尽是血丝,大吼道,“但是你现在居然这样看我?你之前不是很爱我吗?为何会突然转身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我都还没有质问你,你凭什么来教训我?。”

    说话可以,但是动手动脚就绝对不行,独孤夜看着锦无恙失控地推着纳兰明若。

    再也忍不住,一把将锦无恙拂开,冷冷道:“把你的脏手拿开,她是本王的女人,怎么会爱你?是你想的太多了。”

    锦无恙被独孤夜一把推开,脚下不稳,差点摔在地上,幸好被他身后的陆雪衣扶住。

    纳兰明若看着已经失控的锦无恙,想起就是他联合这尚书府的人,将自己的奶奶的舌头割去毒打,还杀死了一直和自己相依为命的爷爷,于是缓缓摇头。

    她已经不是之前的纳兰明若了,自然是不会看见锦无恙难过的样子就心痛地不行,她只是微微一笑,逆着光的脸,更加小巧精致,朝着锦无恙不屑地说:“你都对我身边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了,居然还妄想我继续爱你?我看,是你的脑子有病才对。”

    锦无恙听闻这样冷冽的话,他扶着头,艰难地站定。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为何会忽然说出那样的话来。

    思路不是这样的,他接下来的话,应该是如何示威,应该是说要与她势不两立的话,为何会扯到爱情这个问题上。

    他脸色苍白,看着眼前的纳兰明若,还有她身旁一浪担忧的夜王,甩甩手,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转身踉踉跄跄地离去。

    而陆雪衣则是愤恨地看了纳兰明若一眼,也尾随锦无恙而去。

法医娇妃:腹黑冷王请上座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