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9章 喝血

    莫非堂堂夜王,吃个东西还有打包带走的习惯?

    虽然是无心之举,但是还是无意中透漏出这锦无恙对独孤夜的不屑。

    纳兰明若忽然将手上的那碗鲜血往地上一摔。

    “哐啷……”一声,那碗鲜血马上四溅在地上,瞬间绽开一朵娇艳的血色曼珠沙华。

    纳兰明若脸上写满了不悦,朝着锦无恙说道:“哥哥这是什么意思,我是夜王的女人,我代替夜王邀请你一同平常美味,你倒是好,不喝也就罢了,还出言不逊,你是不将夜王放在眼里吗!”

    “妹妹,我不要多疑,我没有这个意思。”锦无恙赶紧摆摆手,解释道。

    但是纳兰明若哪敢放过他,只是淡淡道:“哥哥要是不想同我们一起分享这鲜血的话,就将这鲜血拿走吧,我们不会独享的。”

    锦无恙简直对这个纳兰明若无语了,论身份,自己却是是不如战功赫赫的夜王的,本来自己也不用如此受制于人,只是这今天自己安置了一个记事的小生在这里,面上的尊卑,还是好照顾的,于是狠下心,将桌子上的鲜血拿起,想了想,要不?喝一点点,因为他只是想败坏夜王的名声,所以他拿来的血液,其实只是一些鸡血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老幼之分。

    想要将面前的鲜血喝下。

    那小生惊讶地看着锦无恙,心道:这些个王公贵族,还真是可怕啊。

    这个宰相之子锦无恙,真的要将面前这碗鲜血喝下去吗?他满怀期待地看着。

    果不其然,尽管自知不过是一些畜生的鲜血,但是锦无恙还是不能克服心中那道障碍,只是看了两眼,就将眼前的鲜血扔进了湖里。

    实在是……不敢啊。

    纳兰明若看见锦无恙这个怂样,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很大方地说:“好了,妹妹也不为难无恙哥哥了,既然哥哥是真的不喜欢,而不是有意推辞,那我和夜王……就开始享用了。”

    说完,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夜王,还有那惊讶的陆雪衣和小生。

    想要将眼前的那晚鲜血一饮而尽。

    但是在碗边快要碰上她殷虹的小嘴时,手上的碗,却一瞬间被一只大手打开。

    之间独孤夜神色奇怪地看着纳兰明若,他不想,不想纳兰明若为了他,而将他自己都不愿意喝的东西喝下去。

    而纳兰明若感激地看了夜王一样,却只是说:“没关系的。”

    于是将眼前的血坛子,又倒出一碗来,淡淡道:“这鸡血祛风、活血、通络。治小儿惊风,口面歪斜,痿痹,折伤,目赤流泪,痈疽疮癣。并且补血的功效是猪肝的十几倍,我喝了,气色会更好的。”

    “什么。这是鸡血。”

    独孤夜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血淋淋的坛子,指着里面鲜红的液体。

    而你是锦无恙也是一惊,为何这纳兰明若能一眼就看出这里面的其实是鸡血呢?

    纳兰明若看懂大家眼里的疑惑,于是不紧不慢地说道:“对啊,王爷,这味道,和咱们平时喝的是一样的,都是一些滋补的鸡血而已啊。”

    “那为何锦无恙会说这是人血呢?”独孤夜恶狠狠地看着锦无恙,谁也不能在他的面前说谎。就算是当今的皇上,也是没有这个胆子的。

    那锦无恙一看事情暴露了,但是还是不敢承认,死扛着:“哈哈哈。妹妹这回说的什么话,这怎么可能会是鸡血呢?这明明就是我从皇宫带出来的人血啊。”

    看着额头是那个已经在冒汗的锦无恙,纳兰明若更是坚信了自己的想法,微微额首,扬起自己尖瘦的下巴,看着已经动怒的独孤夜,将芊芊玉手轻轻按在独孤夜的肩膀上,道:“王爷不要生气,这无恙哥哥不知道你其实在府上,只是服用一些鸡血,他只是和外人的偏见同出一辙,想必也是一片好心,才会想要用人血来取悦于你,但是他似乎担心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不敢用人血,才用这鸡血来冲量,但这不是正中咱们的下怀吗?”

    独孤夜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但是他脸上的杀意,已经十分明显了……

    谁都知道这夜王脾气不好,心性暴戾,一向杀人就像杀鸡杀狗一般。

    锦无恙不知该说什么,是继续撒谎,还是坦白从宽。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陆雪衣,看着脸色煞白的锦无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于是上前一步,指着纳兰明若呵斥道:“纳兰明若。你在说些什么。你居然敢怀疑我无恙哥哥的话,无恙哥哥一片好心,你怎么能将它当做是路肝肺呢?简直可谓之至。”

    那锦无恙赶紧将眼前的这个冒失鬼一把拉住,示意她不要出声了。

    纳兰明若倒是没有想象中那样勃然大怒,而是将这鸡血一口喝下,然后很享受地深吸一口,道:“嗯,不错,是上好的土鸡。”

    居然连土鸡的味道她也能尝得出?锦无恙此刻是真心佩服她了。

    

纳兰明若看着独孤夜已经变色的脸,心里担心,知道应该早点结束这场谎言了,因为他从小喝鲜血长大的,现在看着鲜血,心里定是十分渴望,他原来深黑色的眼眸,已经渐渐染上了深酒红……

    纳兰明若笑着看着锦无恙,道:“无恙哥哥,想要证明这是不是鸡血,其实很简单的,你只要给我一根竹管。”

    听闻竹子管,锦无恙心里疑惑,但是还是想要看看这个纳兰明若究竟想要干什么,于是吩咐下人将竹管找来。

    纳兰明若将鞋边随身携带的小刀拿了出来,将竹子的头削尖,然后用削尖的那一头蘸了蘸碗中的鲜血。

    一脸势在必得的样子,道:“无恙哥哥,想要知道这是不是鸡血,只需要你身后的贴身侍卫一试。”

    “哦?怎么试?”说话间,锦无恙饶有趣味地看着纳兰明若,他的这名侍卫,他再了解不过了,他怎么可能会知道这坛子里面的东西,究竟是人血,还是鸡血呢?

    于是笑笑,道:“陈明,你暂且去给明若妹妹一试。”

    而陆雪衣也是抱着双手看着纳兰明若,她倒是要看看,这个纳兰明若,今天是怎么丢脸的。

    纳兰明若将陈明的手拉过来,在他的手腕处,用竹子尖,将他的手刺破。

    “你干什么?”锦无恙顿时紧张地说。

    “无恙哥哥急甚么,快好了。”

    于是继续受伤的动作,独孤夜看着那鲜红的鲜血,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不断地咽着口水,眼睛已经往完全午安变成了暗红色。

    纳兰明若赶紧给了独孤夜一个忍耐的眼神。

    于是继续手上的动作,她示意独孤夜用内力,将碗里的这些血液,推进陈明的手中。

    独孤夜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照做了纳兰明若的吩咐。

    大家则默默地看着纳兰明若的操作,但是那负责记事的小生,则是赶紧奋笔疾书,将这些奇事写了下来。

    待差不多将整碗的鸡血打入陈明的体内,纳兰明若如释重负得地擦擦脸上的汗,白皙的脸蛋上,因感了汗,而泛着盈盈的光泽。

    “好了,无恙哥哥,要是这真的是人血的话,那陈明就不会有事,但……这要是鸡血的话,他就会产生自身特异性免疫,适应不了鸡血,而有一半的几缕导致死亡……”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纳兰明若还故意停顿了一下,笑得一脸灿烂,看着陈明已经变色的脸。

    “什么。”

    锦无恙马上从凳子上起来,这可是他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也是最厉害的贴身侍卫,这个纳兰明若,居然不动声色地就将鸡血打入了他的体内,这要是陈明死了,以后谁来保护他的安危?。

    “哈哈——”纳兰明若看着那锦无恙紧张的样子,笑得十分舒爽。

    而那独孤夜也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说辞,皱着眉头,看着纳兰明若,不解道:“明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真的会死?还有,什么是特异性免疫?”

    他倒不是担心这侍卫的死活,只是奇怪纳兰明若奇奇怪怪的说辞。

    所以人都在疑惑地看着纳兰明若,尤其是那个已经被打了鸡血的侍卫,更是眼珠子都快要蹬出来了,没想到他这样的高手,不是死在刀剑之下,而是死在一碗鸡血下?

    可笑,实在可笑。

    看着大家急切想要知道真相的眼神,纳兰明若只是轻轻嗓子,缓缓道出,道:“这是医家的专业名词,你们不知道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实就是这样,这位侍卫大哥回去以后,有什么未完成的事情,要赶紧去做,虽然这样的死亡率,其实只是一半,但是有四分之一会感染上瘟疫,剩下的那一小点几率,也定然不会安然无恙的,不是大病一场,就是留下了永久的后遗症。”

    本来在纳兰明若说只有一半的死亡率的时候,那侍卫还有些安心,但是现在又听闻纳兰明若这样说,再也忍不住用手指着纳兰明若,道:“你在说什么。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

    纳兰明若毫不示弱,一点也不惧怕这彪形大汉的质问,依旧是面不改色,道:“你这话说的太满,这哪里是我害你了,要是这是人血的话,你就会没事的,但是这要是鸡血的话,你死了,就要去找你家主子寻仇了。”

    那陈明听得,立马将头转过来,看着自己的主子道:“少爷。这到底是什么血啊?”

    锦无恙头顶一阵冷汗,看着他心虚,但是又看了看纳兰明若那势在必得的样子,知道不管她是怎样识破这其实是鸡血的事实,但是他已经明确,她确实是已经知道了,这个时候要是再不说实话的话,就实在是枉为大丈夫。

    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道:“陈明,这……这确实只是鸡血,我方才不过是跟夜王开给玩笑而已,想不到竟然牵连到了你的身上,你还是速速回去找大夫治疗吧。”

    锦无恙实在是羞愧。

    那陈明一听,果然是自己的主子阴了自己,紧紧地握着拳头,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但是又不敢发作,毕竟主仆之间也有感情,于是只好地愤愤转身,跳下龙舟,发足急冲,朝着医馆奔去了。

法医娇妃:腹黑冷王请上座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