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8章 血坛子

    锦无恙在遭到纳兰明若的拒绝后,手抬也不是,放也不是,于是索性将手中的花朵,插在了身旁陆雪衣的头上。

    陆雪衣抬头一看,正巧看见锦无恙含笑的桃花眼,一时间心花怒放,揪着手绢,低声羞怯道:“谢谢无恙哥哥。”

    可是在说完之后,又忽然想起,这原是他送给纳兰明若,而纳兰明若却不要……她只不过是捡人家不屑要的东西,心里闷闷的,想要将头上的花朵摘下,但是又怕锦无恙不开心,只能闷闷不乐地用筷子敲着碗边。

    独孤夜深黑色的眸子看了陆雪衣一眼,而后继续喝酒。

    那纳兰明若也是将桌子上的桂花糕夹起一块放入嘴中,细嚼慢咽,而后朝着陆雪衣咋舌,道:“嗯,不错,这景武镇的桂花糕,果然是名不虚传,怪不得姐姐会吃的那样狼吞虎咽了。”

    “你。”

    陆雪衣知道纳兰明若是嘲笑自己刚刚说桂花糕呛着的事情,但是她之所以会被呛着,还不是因为纳兰明若。

    “你什么你?把你的筷子放下,二叔是怎么教你的?堂堂尚书府二小姐,居然一点礼仪都不懂,莫非还要我这个妹妹来教你吗?”纳兰明若简直就是无孔不入,逼得一向伶牙俐齿的陆雪衣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将手中的筷子放下后,陆雪衣怵然站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朝着大伙儿说,“我忽然头晕,去船头吹吹风,就先失陪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几乎是咬着牙齿的,实在是不能再在纳兰明若身边待下去了,那样她迟早会被逼疯,要是在以前,她大可以不顾一切指着纳兰明若一顿臭骂,但是今天无恙哥哥偏偏找了一个什么写游记的?

    为了不让自己的臭名名留青史,她只好咬牙忍气吞声。

    但是今日的仇,她陆雪衣发誓,一定会还报回来的。

    在陆雪衣即将转身的时候,纳兰明若还“好心”提醒她,道:“姐姐,船头风大,你生的这么弱不禁风,要不要妹妹陪你过去啊?要是你不小心再掉下去怎么办啊?有妹妹在的话,你也好有个照应啊。”

    “不必了。”陆雪衣几乎是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纳兰明月,心道:只怕是有你在,我才更要小心会掉下去。

    说完,看了一眼锦无恙,只见他正在和独孤夜交谈什么,都没有正眼看自己一眼,于是跺跺脚,更加愤恨地转身离去。

    陆雪衣独自一个人坐在船头,伸出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想着今日纳兰明若对自己的种种,并且无恙哥哥的漠视,心里更加委屈,一行清泪,不知不觉地落了下来。

    但是正当她心中烦闷伤感的时候,却偏偏还要听着身后几人的欢声笑语。

    身后。

    矮桌之上。

    纳兰明若正在跟独孤夜和锦无恙讲武林外传的故事。

    只见她方桌一拍,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故事徐徐展开……

    不多时,就连那不常常笑的独孤夜,也被她讲的故事逗笑了。

    那锦无恙本来就是见风使舵的人,听闻这样有趣的故事,自然也是十分配合地开怀大笑,而站在一旁的小生,则边笑边奋笔疾书,不仅将今日游湖之事记载下来,甚至于连纳兰明若讲的武林外传里的故事,也一并记了下来,如此珍贵有趣的游记,还是他第一次写呢。

    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此刻根本看不出来,原来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并且笑的还都是发自内心,真是十分诡异的一幕。

    太阳的光芒洒在湖泊上,泛着金色的波浪,灼灼夭夭尽光华。

    周围船桨的声音,伴着几人嬉笑的声音,居然出奇的和谐。

    眼看着这太阳就要落山了。

    游湖也快走到了尽头。

    锦无恙这才想起今天的正事儿来,有点遗憾地打断了纳兰明若的讲话,桃花眼眯起来,宛若一剪春水,朝着独孤夜,说出了这样惊骇的话来,道:“久闻夜王擅饮人血,臣弟这次专门从宫中天牢,带出了一些囚犯的鲜血,来让夜王品尝品尝。这些血液,都是臣弟精挑细选的,因为不知道夜王的口味儿,所以各个年龄阶段的血液都准备了一些。”

    说完,他虽然看见独孤夜的脸色明显一黑,但是还是朝着身后的属下拍拍手,道:“还不快将鲜血呈上来。”

    纳兰明若嘴里嚼着的桂花糕一顿,微微抬起眼来,看着锦无恙,这个臭小子……

    她又看了看身边负责记事的小生,终于是明白了锦无恙此番的目的。

    她就说嘛,锦无恙这匹白眼狼,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约他们出来游湖,看来游湖是假,蓄意将独孤夜的名声弄臭,才是他最终的目的,哦不,是将他们两人的名声都弄臭,原本那紫藤花也是一招,但是却没有成功,如今又开始对独孤夜下手了吗?

    

让这小生将他的残酷嗜血载入书中,受万人传颂?

    想得倒是美。

    虽然她现在还不是夜王真正的王妃,但是名义上已经是独孤夜的女人了,想要在他身上下手?首先得问问纳兰明若同不同意吧。

    她依旧低头吃着眼前的糕点,任由那小生震惊地将这件事情记载下来,而锦无恙看见小生已经开始对这件事表露兴趣,并且已经记载,唇边微微一勾,绽出一个得意的微笑。

    独孤夜沉着一张脸,虽然外界都传闻他一向喜欢喝血,但是其实他一直以来喝的都是狼血,并且只在每月的十五喝,可是这锦无恙却是在故意在这里借机讽刺独孤夜。

    独孤夜不是傻子,当然听出了这其中的意味了,深黑色的眼眸,透着深深的厌恶,大手一挥,直接将眼前的方桌掀翻。

    、夜王的脾气可不好,那是幽国家喻户晓的事情,他不想在这个像个白痴一样,喝人血,还要被这负责写游记的小生记入书中。

    锦无恙看见独孤夜忽然动怒,愈发开心,脸上嗤笑着,道:“哟,王爷这是怎么了?臣弟不过是一片好心,莫非……你是嫌弃臣弟的血液都是从监狱里取出来的,故而不喜?”

    他薄唇轻抿,道:“王爷大可放心,这些囚犯,不过是一些鸡鸣狗盗之辈,并未犯过什么大事。”

    于是继续拍拍手,叫身后的人将那些新鲜的血液都拿上来。

    那纳兰明若却是在一旁轻轻笑着,斜眼看了看那小生,那小生看见美人对自己笑,瞬间停下了手中的逼,也朝着纳兰明若笑了笑。

    纳兰明若的声音宛若柔风细雨,轻轻打在那小生的心上道:“小哥哥,你可要好好得记哦。”

    独孤夜不明白这个时候说这种话的纳兰明若是何用意,于是斜眼看着她,微微皱眉,想要窥视她眼中的深意。

    纳兰明若看到独孤夜眼中的不解,只朝着他微微点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不多时,锦无恙已经吩咐人,将刚刚被夜晚打翻的桌子扶起,打扫干净上面的污秽,然后将四个赤色的坛子,一字排开,端端正正地放在独孤夜的身前。

    纳兰明若赶紧将身子凑过来,催促着,道:“王爷。您还等什么呢?快点将坛子打开,我想要看看里面的血液,和王爷平时喝的,一不一样呢?”

    锦无恙心中疑惑,这纳兰明若不是和独孤夜站在一条船上的吗?

    为何她此刻会在这里起哄?

    但是也只是微微迟疑,那锦无恙就亲自将独孤夜面前的酒坛子打开,里面赫然是鲜红的鲜血。

    独孤夜正要生气起身走开,但是被纳兰明若一把拉住,将他安置在自己的身边,小声说:“王爷稍安勿躁。”

    声音轻轻浅浅,却是叫独孤夜一阵安心,于是他又极不情愿地坐下,静观其变。

    那纳兰明若将眼前的酒坛子里面的血液,分别不用一个个小碗盛了起来,然后看着锦无恙,笑嘻嘻的道:“无恙哥哥,你来闻闻这些血液啊?”

    锦无恙摆摆手,道:“明若妹妹,这是我给夜王准备的,你拿给夜王就好,我就不凑热闹了。”

    纳兰明若瘪瘪嘴,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道:“无恙哥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你邀约我与夜王来游湖,我们本来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现在你又呈上如此大礼,要是再不与无恙哥哥你分享,就实在是……”

    “不不不,夜王独享就好,我真的不喝。”不等纳兰明若将话说完,锦无恙就赶紧摆手拒绝。

    正巧这个时候,站在船头吹冷风的陆雪衣,再也站不住了,于是朝着这边走来。

    纳兰明若看见陆雪衣走了过来,于是殷勤地朝着陆雪衣找找手,道:“姐姐。”

    陆雪衣大老远的,看见纳兰明若那个小贱人朝这自己招手,心中疑惑,但是还是微微一笑,道:“妹妹找我何事啊?”

    纳兰明若将手中那一小碗鲜血,呈到陆雪衣的身前,道:“之前姐姐不是问我是怎么保养的吗?其实啊,姐姐你未曾发现,妹妹我是到了王府不久后,才开始变化的吗?这其中的原因啊,就是我自从跟了夜王以后,就和他一起分享鲜血,于是这次有了今日的纳兰明若啊。”

    此言一出,瞬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那记事的小生最为惊讶,看着眼前倾国倾城的纳兰明若,不敢相信这样的小美人,居然也是嗜血之人!

    那陆雪衣虽然一心追求美貌,但是看着眼前那碗血淋淋的鲜血,忍不住干呕起来,道:“这个……这个……”

    为难地看着锦无恙。

    锦无恙得知纳兰明若也喝血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鄙视了她一番,对她的仇恨更加是深了一层。

    看了看身边直欲干呕的陆雪衣,不耐烦地说:“明若妹妹,这血液岂是人人都可以喝的?我们没有这样的嗜好,要是你们喜欢,就全部喝了吧,喝不完的,还可以带走。”

法医娇妃:腹黑冷王请上座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