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27章 掉进水里

    可不是吗?

    为了整个两个人,他可是花了好大的一门心思的。

    由于龙舟较大,船头又很高,一般的女孩子,要是没有男生的搀扶,是很难掌握平衡踩上龙舟的,锦无恙是今天的东道主,自然是要走在前面引路了,于是他看着身后开心的纳兰明若,向着她伸出手来,“明若妹妹,来。无恙哥哥来扶你。”

    他在心里打着算盘,待会儿只要纳兰明若将手伸过去,他就立马松开,叫她还没有上船,就先摔个落汤鸡。

    虽然纳兰明若没有看出他的这点小心思,但是还是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必了。这点小事,我还不至于要人帮忙。”

    于是一个轻轻的起跳,她就轻而易举地上了船了,开玩笑,前世她可是特种兵,要是连上个船都做不到,那她还怎么混,再说了,眼前这小小的龙舟还入不了她的眼呢,21世纪的轮船都不再话下,这区区龙舟?

    纳兰明若上去以后,她身后就是陆雪衣。

    本来陆雪衣是想要叫锦无恙将自己搀扶上去的,但是刚刚在纳兰明若这里吃了闭门羹的锦无恙,居然完全忘记了他的身后还有一个陆雪衣妹妹,只是生气地走上了龙舟的二楼。

    纳兰明若自然是不会帮助陆雪衣的,只是站在龙舟上,看着一脸无措的陆雪衣,笑嘻嘻地抱住双手,看着陆雪衣笑道,“雪衣姐姐啊,你倒是快点上来啊,你不是还要请妹妹我来游湖嘛。”

    看着站在龙舟上幸灾乐祸的纳兰明若,陆雪衣的心里都气炸了。

    但是她居然说不出求助的话,看看身前是一直在嘲笑自己的纳兰明若,身后是如豺狼猛虎一般的面瘫脸夜王,他们两个一个鼻孔出气。

    谁都不会帮助自己的。

    而那个夜王居然更过分,看着一直不敢前进的陆雪衣,只是不耐烦地说,“陆雪衣。你要上就快点上。不要挡着本王的道。”

    一句话。

    将本来就委屈的陆雪衣气得差点哭了起来。她从小毒誓娇生惯养,高高在上的,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并且她一向以美貌自负,现在呵斥自己的,居然是一个男子。

    这让她的公主病无所适从,只好咬咬牙,一脚踩上龙舟。

    纳兰明若自然不会让她如愿,脚下一震。

    船只虽然不是震动地很厉害,但是却足以叫陆雪衣跌落下去了。

    果然。

    陆雪衣下盘不稳,脚下一滑。

    “啊——”一声惊叫。

    陆雪衣华丽丽地掉进了冰冷的湖中。

    现在虽然是六月,但是早晨的湖水,却还是冻人的。

    现在的陆雪衣还真的美丽“冻人”了。

    纳兰明若看着掉进湖水里的陆雪衣,不仅没有上前帮忙,反而是站在一旁大声的嘲笑。

    而夜晚本来也是打算不加以理睬的。

    但是他看见周围的人都对着自己未来的王妃,纳兰明若指指点点的。

    “哎。想不到这样的一位大美女,却是这样一个品行不好的人啊。”

    “是啊。她看见自己的同伴掉进了水里,非但没有要去解救的意思,甚至还站在一边嘲笑,她究竟安得什么心啊。”

    夜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绝对不能容忍其他人这样妄自评价自己的女人。

    这些人都懂什么。他们是不知道这个陆雪衣对她做的事情。

    她害死了纳兰明若的爷爷。

    独孤夜怀着万分的不愿,伸手,施展内力,一把将水里的陆雪衣拉了上来。

    陆雪衣上岸的时候,眼泪还一直飙升,但是她忽然抬头,就看见了一双深黑色的眸子。

    居然是……

    居然是夜王救了自己?

    他不是和纳兰明若站在一条线上的吗?

    他为什么会救自己呢?

    独孤夜当然是懒得和这个陆雪衣解释,只是又顺手将她带上龙舟,然后不发一言地向前走去。

    这个时候,他明显看到纳兰明若已经不高兴了,但是一向不善于言辞的夜王,还不知道怎么跟纳兰明若解释,自己去救陆雪衣,其实是因为帮她。

    陆雪衣一上了船,就立马朝着二楼的锦无恙奔去,一边跑,还一边抹眼泪,看着眼前的男子,倚着门框,情不自禁,“无恙哥哥,都是纳兰明若那个贱人!是她害我掉下去的。”

    

锦无恙回过头,这才看见一身狼狈的陆雪衣,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不仅如此,此刻她的脸上,还有头发上,都沾满了青苔和杂草,哪里还有一个尚书之女的样子?

    锦无恙眼里写着明显的嫌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还好意思来跟我说。快点进去换掉你身上的衣服。”

    陆雪衣看见锦无恙吼自己,心里更是不平衡,方才夜王帮助自己的一幕,忽然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逝,但是她随即就又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转身,随手抓住一个侍女的领子,气势汹汹,“走。我们去换衣服。”

    那个侍女真的很无辜,不得已换上了陆雪衣湿漉漉的衣服,其实陆雪衣心里也是很嫌弃这个侍女的衣服的,想她一个堂堂的尚书府二小姐,怎么可以穿侍女这样粗俗的衣服呢?

    但是没有办法,谁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船上根本就没有准备其他的女装,她就只能“委曲求全”了。

    待陆雪衣从更衣间出来的时候。

    甲板上一张小桌上,八样小点心一字排开,然后是一坛坛酒,旁边还插着一束束紫藤花。

    陆雪衣嘟嘟嘴,在锦无恙的身边坐下,但是由于她只是换了衣服,但是还没有洗澡,锦无恙闻见她身上的鱼腥味儿,十分嫌弃地挪了挪位置。

    现在他身边的这两个女人,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一个是天生体香的纳兰明若,一个是臭熏熏的陆雪衣,并且纳兰明若的样貌还要出众些,真是鲜明的对比啊。

    陆雪衣也不是傻子,锦无恙挪动位子的动作,她自然也是看见了,心里更加是愤恨。要不是这个纳兰明若。自己又怎么会被锦无恙哥哥嫌弃呢。

    但是这个陆雪衣,她却不会想想,真正喜欢她的人,又怎么会在这样的时候嫌弃她身上难闻的气味呢?要是真是爱她,就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她,怎么会是又是责骂,又是嫌弃?

    其实说纳兰明若以前是傻女,她也只是善良地“傻”,可是这个陆雪衣,才是真正的傻。

    四个人在小桌上坐定,锦无恙拍拍手,从正厅出来一位书生打扮的男子。

    锦无恙朝着大伙儿介绍道,“这位是朝中很有名的小生,专门给人写游记的,相信这次咱们开心的游湖,这位小生,会认认真真地记载下来的。”

    真不知道这锦无恙搞出这一出,究竟是什么目的?

    但是纳兰明若却是朝着那小生笑了笑,瞬间将那个小生眯得神魂颠倒的,“这个小哥哥,你真是厉害啊。能写那么难的游记。”

    旁白的独孤夜又开始皱起眉头了,不过是游记而已,有什么难的?

    至于这样夸奖吗?。

    纳兰明若继续说道,“小哥哥,既然你是写游记的,就赶紧将我姐姐,尚书府的二小姐,陆雪衣,刚才掉进水里的事情,写下来啊。”

    纳兰明若的眼睛亮晶晶的,这样看着那小生,并且故意将陆雪衣的家室说的这么清楚,无非就是为了取笑她。

    锦无恙绝对想不到,自己的这个坑,本来是为独孤夜准备的,现在却落在了陆雪衣这个蠢货的身上。

    那小生看这位美女这样抬举自己,马上就将这件事情写了下来,写得那叫一个陶醉啊。

    而一边的陆雪衣今天都还没有正式开始游湖,却是被这个纳兰明若一直数落。

    心里气得要死。

    但是居然找不到一句反驳的话来。

    独孤夜看见这个自己的未来王妃,原来是为了讽刺陆雪衣,头顶一道黑线……

    果然,他完全不用担心纳兰明若的。

    这是她的战场,没有硝烟。

    锦无恙终于是撑沉不住气了,他马上将身边插着的花,取下一只来,笑意盈盈地看着纳兰明若,“明若妹妹啊,你看看这花美不美?无恙哥哥帮你插在头上怎么样啊?”

    纳兰明若回想起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

    她对紫藤花过敏……

    这个锦无恙,还真的无孔不入啊。

    “俗不可耐。”纳兰明若丢下一句话,“原来无恙哥哥是这样的眼光啊,怪不得……”说话间,又看了看身边的陆雪衣。

    这其中的意味,真的是再明显不过了。

    陆雪衣现在已经失去了生气的能力了,只是愤恨地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桂花糕来,猛地吃了,却是呛得咳嗽连连。

    那身边的小生,看见陆雪衣呛到了,马上起笔,将这件事写了下来,还故意夸大了桂花糕的美味。

    “幽国历九十一年,六月初七,尚书府之女陆雪衣,因十分喜欢景武镇桂花糕,以至呛得咳嗽连连,娇喘吁吁……”

    “够了,不准再写了。”陆雪衣实在是忍不住了。

    而那锦无恙拿着手里的紫藤花,有些骑虎难下,手放下是好,还是不放下为好?

    想了想,索性将手中的花,插在了身旁陆雪衣的头上。

法医娇妃:腹黑冷王请上座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