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长姐的亲身试教

    “来人……来人,啊!”一道声线颤抖的声音从青丝纱幔飘了出来,透着痛苦虚弱。一只素白的手倏地从纱帐中伸出抓住了青色细丝蚊帐,一个用力便将青色细丝蚊帐给扯落了下来,“来人,快来人!”抓在纱帐上的手渐渐用力,手背上青筋鼓动。

    “哎哟,我的夫人,你就别折腾了,老爷是不会来的。”一个穿着青色婢服的女子坐在茶几旁“呸”一声吐掉嘴中的瓜子壳后漫不经心的说到。

    “青铃,你……”床上的女子似是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深得自己器重的婢女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瞪着眼睛忘记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青铃停止了嗑瓜子,蹭一下从木凳上站起,笑嘻嘻的向床榻走去,语带嘲讽,“二小姐,老爷此刻正在做正事呢,是不会来见你的,至于稳婆这事,哎,奴婢没法为你请来……”青铃说得一脸的惋惜,还无奈地耸了耸肩。

    “怎么请不来,稳婆早在一个月前就被接入府了!”慕挽歌看着青铃此时的神情也明白了些什么,抬手怒指着青铃,声音气愤,“我自认待你不薄,你……”

    “嗯……”突然一道柔媚得仿佛能滴下水的熟悉声音透过墙壁从旁边的厢房传来,然后便是床上摇晃的咯吱声,其间伴或着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这一切让慕挽歌未完的话生生梗在喉间,举起的手更是剧烈的颤抖着。

    青铃见此嘴角勾出刺眼的笑容,声音却含着极为不协调的委屈,“夫人,奴婢都说了老爷现在正在办正事了。”

    慕挽歌脑中炸响一声惊雷,震得她脑袋晕乎乎的。

    “不可能的!我去找他,他一定不会不管这个孩子的。”慕挽歌心中不安,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撞开房门便跌跌撞撞地直往旁边的厢房冲去。

    慕挽歌强忍住腹部的剧痛,用肩撞开了房门后便直冲内室而去,一踏入内室,空气中甜腻旖旎的味道便熏得她呼吸困难,床上之人那纠缠不清的两人更是刺得她眼睛生疼——那与她夫君正在床上颠鸾倒凤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一直尊敬有加的姐姐慕挽月。

    “君逸,二妹妹看到了呢……”慕挽月小手紧紧地搂着左君逸的脖子,对着他的耳朵轻吐了一口气,媚眼如丝的睨着左君逸。左君逸闻言一双凤眼满是阴鸷地看着呆站在不远处的慕挽歌,声音嘲讽,“看到便看到了。如果不是她死缠烂打的要嫁给我,我如何能娶她那么一个无德丑妇,我看到她就倒胃口。”慕挽歌闻言僵硬在原地的身子猛的一颤,心口更是如利刀划过一般难受。

    慕挽月闻言咯咯娇笑了起来,抬头对着左君逸的嘴角便印下一吻,眼带挑衅地斜睨着慕挽歌。

    “你这个……妖精。”左君逸对着慕挽月嘟起的红唇狠狠咬了一口。

    “夫君,孩子要出来了,求你救救……”

    “滚开——”左君逸突然抬头冲着慕挽歌怒吼到,“没看到我正在做事吗!滚出去!”

    慕挽月闻言面上得意之色更甚,柔媚道,“二妹妹,男人哪个没有惜美之心,所谓怜香惜玉,你要也得是块玉才行呢,你看你,顶多算块又臭又硬的石头罢了,你说你能像我这般让他快乐么?二妹妹,你现在睁大眼好好瞧着,姐姐这就教你如何伺候好一个男人。” 慕挽月笑得柔媚入骨,一只手轻轻一勾便将左君逸拉至眼前,两人的气息不过咫尺之间,“你学好了,姐姐便为你找一个稳婆来,可若你学不好,那你的孩子便……”慕挽月剩下的话被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诠释得清清楚楚。

    慕挽歌大睁着眼眸,强忍住转眼的冲动,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眼前被水雾弥漫,不一会儿泪水便顺着脸颊蜿蜒而落。看着眼前这一切,她的心已经麻木,原来自己曾经的痴缠是那般让他厌恶……

    “二妹妹,你可学会了?”慕挽月轻喘了几口气后问到。慕挽歌用力地点了点头,急切地说道,“我会了,现在你们可以救救我的孩子了吗?”她双眼中全是期盼之意。

    “会了?那便过来试试吧。”慕挽月说得云淡风轻,慕挽歌整个人却如同雷击一般呆在原地。

    “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想你的孩子胎死腹中吗?”慕挽月提高了音量,慕挽歌面上尽是犹豫挣扎之色,她终究迈出了颤抖的腿向着床前走去。

    慕挽歌还未走近便被一只大手给猛地拽住手腕,天旋地转间她便被狠狠地摔在了床上,左君逸一双鹰隼般的眼眸正冷冷地瞧着她,看得她汗毛直竖。

    

慕挽月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慕挽歌的脸颊,声音含着笑意,“二妹妹,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君逸的温柔以待吗?姐姐这次就成全你……君逸,你可要好好地爱她呢。”慕挽月的话说得别有深意,左君逸嘴角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

    慕挽月微微一笑便起身给两人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她面含微笑地站在床前看着慕挽歌,眼中是毫不掩饰地讥诮。

    左君逸眉目冷冽,嘴角却勾着诡谲的笑意,声音冰凉,“你不是学好了讨好我的招数了吗?现在就拿出来让我领教一下。你若伺候得我舒服了,我自然保你孩子无虞。”左君逸说着便抱胸坐在原处,冷眼看着泪眼朦胧的慕挽歌,冷硬的脸上没有丝毫柔情可言。

    慕挽歌喉头发出呜呜的哭声。她尽管刁钻野蛮,可她也只是一个深爱夫君,深爱孩子的普通女子罢了。

    慕挽歌艰难地抬起手,双手颤抖地环上了左君逸的脖子,声线不稳,“你……说话算话?”看着左君逸点了点头,慕挽歌闭眼便轻轻地吻上了左君逸, 她的身子在剧烈的颤抖着,也不知是因为剧烈的痛还是滔天的羞辱感。

    “慕挽歌,你刚刚看那么久就只学了这么点本事?”左君逸的声音冷厉无情,一甩手便将慕挽歌狠狠压在床上,慕挽歌疼得额头冷汗涔涔,面色惨白地如同死人一般,一闻左君逸这含嘲带讽的话更是白了几分,看来甚是骇人。

    “二妹妹,看来你刚才没有好好学呢,你看你弄得君逸现在可是一点都不高兴。”慕挽月皱了皱眉,几步走上前嫌弃到,“你这手应当这样才对。”她说着便抓起慕挽歌的手直往左君逸的胸膛摸去,嘴中还不住埋怨到,“你说你这么笨是不是活该被自己的夫君嫌弃?”

    慕挽歌只觉得自己整个内心已经崩塌了。她只恨不得能就此死去,如此倒还免了这两人的折磨羞辱。

    “哎呀,看来你还是没学好,如此,你腹中的胎儿我也管不了了。”慕挽月状若十分遗憾地说到,面上还露出了扼腕叹息的表情。

    “不……不!我学好了,我可以的。”慕挽歌一听慕挽月的话立马惊得抢口说到,声音中满是急切,“我可以的,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有什么你们冲我来就好,这个孩子是无辜的,你们救……救救他,求你们了。”慕挽歌声音凄厉,说着便扶着一个大肚子凑近了左君逸,凄声说到,“他也是你的亲骨肉,你忍心看着他死去么?”左君逸闻言眉目未动,嘴角噙着冷笑。

    “好好,你们想他死,我偏要生下他,我自己来,不要稳婆,更不要你们的施舍!”慕挽歌咬着牙恨声说到,眉目中冷然一片。慕挽歌说完便护着肚子颤巍巍地从床上起身。

    就在此时,慕挽月递了一个眼神给左君逸,左君逸反手一抓便将慕挽歌给拖回了床上,声音含着滔天怒意,“贱人,当初要不是你死缠烂打,使用卑鄙手段,我如何会娶你这么一个丑妇!如果不是你,我跟月儿如何会这般?你说,废物,丑貌,恶毒,这样的你如何与月儿相比!你还妄想生下这孩子?没门!”左君逸额头青筋跳动,嘴角抿着冷硬的弧度。他气愤之下抬手便狠狠地给了慕挽歌几个响亮的耳刮子,不过片刻之间,慕挽歌的脸颊便已经高高肿起,唇舌之间更是已经尝到腥甜的滋味。

    “原来……你们一直暗中有染。”慕挽歌不顾嘴角溢出的鲜血愤声说到。

    “哼,是又如何?二妹妹,我与君逸一直两情相悦,是你不要脸地破坏了我们,你才是那个该永远消失的人!”慕挽月嘴角勾出阴毒的笑,此刻哪里有半点帝都第一才女的端庄娴雅的模样!

    “二妹妹,看到自己最爱的人和最亲的人同时背叛你是何滋味?”慕挽月脸上的笑容太过扎眼,刺得慕挽歌不由得微眯了眼。

    “原来,我竟一直被你们玩弄鼓掌之间——慕挽月,左君逸,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慕挽歌强忍住腹部如潮水般涌来的剧痛恨声说到,一双已经被极度肿胀的脸颊所掩盖的眼里恨意凛然。

    孩子,对不起……娘亲不能够带你来这个世界了,对不起……慕挽歌痛得心都在抽搐,眼前更是阵阵发晕。

    “等你能活着时再来说这句话。”左君逸眼神一狠,抬手便狠狠地一掌拍向慕挽歌高高隆起的肚皮之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刺破了这屋中旖旎的空气。

    慕挽歌身子剧烈的抖动着,骨肉分离的痛如同将她整个人抽筋扒皮一般。鲜血不住地自她下身流出,不一会儿就将她素白的衣裙染红。

    “二妹妹,和我的小外甥一路走好吧……”慕挽月说着素腕一翻便将一把匕首狠狠地刺进了慕挽歌的胸膛之中。慕挽歌的身子随着她拔匕首的动作轻弹了一下,她能看到自她胸前喷出的血在空中绽开一朵艳红的花朵,那般美丽,却要了她的命。

    慕挽歌大睁着一双眼,死死瞪着这心思毒辣的二人,她要记住他们的样子,如有来世,她定要她们死无葬身之地。慕挽月突然俯身在慕挽歌耳边轻说了几句话,慕挽歌眼眸微瞠,身子抖动得更加厉害,嘴角鲜血不断涌出,眼角更是隐隐有泪划过……

丑妻倾城:邪魅妖夫碗中来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