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这是人生第一课

    2006年5月16日,阴历四月十九,星期二,天气晴朗,最高气温,36摄氏度。

    王贞和弟弟放学回家,他们的妈妈就叫他们赶紧吃饭。妈妈今天做了鱼,那是他们的爸爸昨天钓的,好大的三条大鱼呢。爸爸喜欢钓鱼,妈妈喜欢做鱼,王贞和弟弟都喜欢吃鱼,这一家四口多好,各得其所好,各得其所乐。

    “爸爸又去钓鱼了?太热了,怎么还不知道回来?”王贞知道心疼爸爸,因为爸爸对她好,不偏心。妈妈总是偏心弟弟,好吃的好喝的紧着他也就罢了,明明是他不懂事找姐姐事,妈妈也总是要说王贞不懂事欺负弟弟。

    王林只管吃着香喷喷的鱼,才顾不得管爸爸回不回。其实也怪不得他,他小,才八岁嘛,不懂事也正常。姐姐十七岁了,弟弟八岁,相差太多,妈妈总是宝贝弟弟那也很正常,只不过,王贞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她和爸爸亲,和妈妈就差得多,在妈妈面前,她差不多就是一个大人了。

    听到街门响,王贞还以为是爸爸回来了,赶紧去接,可进来的却不是她的爸爸。“小贞,你妈呢?”她急火火的问,王贞就说:“七婶,屋里喝口水呗,我妈在屋里。”

    王贞一喊,她妈妈就出来了。“小贞妈,你快去看看吧,池塘里淹着人了,我看着那自行车好像是你家老王的自行车。”

    “啥?”王贞妈再顾不得多说,赶紧就往外跑,王贞随后也跟着。爸爸是不会出事的,王贞一路上就这样安慰着自己。

    等到王贞和妈妈赶到村外的池塘,老王已经被捞出来,他是为了救两个放学后游泳溺水的孩子,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再多的安慰,也无法抚平丧失亲人的痛。父丧母病,王贞的幸福人生一下子被彻底颠覆,她再也笑不出来,小小年纪就懂得了什么是悲和痛。

    地里的麦子快熟了,棉花更是需要喷药除草,王贞经常跟着爸爸下地,虽然爸爸不用她干活,可她样样都会。于是,不用妈妈叫也不用妈妈教,王贞一大早起来就去干活,喷药除草的都按部就班做的妥妥当当不用妈妈插手。王贞知道爸爸的辞世对于妈妈的打击甚是严重,所以她想分担妈妈的痛苦。

    知道王贞快要考试了时间紧迫,她妈妈也不想她耽误,就说:“小贞,明天你去上学吧,麦子还得过几天才熟,棉花地里的活儿又没完没了,不能总是耽误你功夫,快考试了。明年咱就不种棉花了,都种成麦子,种麦子省事。”

    “不上了。”王贞说的很是平淡,不带一丝情绪,凭语气,根本就无法知道她心里的悲和痛。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淡定,很不相符。她妈妈吃了一惊,“怎么能不上?你学习好,得上高中,上大学。”

    “不上了。爸爸没了,妈妈身体不好,弟弟小,家里的活谁干?”

    尽管泪水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王贞却不想它掉出来,已经哭过了,再多眼泪又有什么用?爸爸没了,再多的泪水也换不回爸爸的存在。为了妈妈和弟弟,她必须学会坚强。

    “小贞,太懂事是要吃亏的。你爸爸没了,妈妈更不想你太懂事,学还是要上的。”

    再坚强,她也不过是个孩子啊,才十七岁而已,勉强也就是算个小大人吧。泪水最终还是破眶而出,一发难收。王贞走开了些,才说:“不上就是不上了!”

    她妈妈没再说什么,上高中上大学,那是要花钱的,家里的顶梁柱没了,谁挣钱供姐弟俩上学?就靠地里那点收入,一家人能吃饱穿暖都成问题。这年头,种地是赚不到多少钱的,不说是瞎耽误功夫吧,那也差不多,一年到头落不下几个子儿。

    这还说不上就不上了?学习成绩那么好,班主任也舍不得呢,一天就往她家跑了三趟,王贞就是铁了心,就是说不上了。“这孩子咋这么犟?”班主任是一点办法没有,“婶子,你再好好劝劝她,再怎么说也不能不上学啊,成绩顶呱呱的,清华北大那都给咱王贞留着座儿呢。眼下苦一点,毕业了有好工作了那就有好日子过了不是吗?”

    王贞妈也只能是连连点头,强装笑脸。“老师说的对,回头我劝她。这孩子就是驴脾气,我也想让她去上学,可要是她就是不去我也拿她没有办法不是?”

    

送走她的班主任老师,妈妈走进王贞的房间,看到她正在整理书本,心头掠过一丝欣喜,又掠过一丝不安。“小贞,你老师说的对,不上学将来有啥出息?再苦再难也要去上学。”

    “不上了。”王贞平静的说,“妈,明天你把我的书都卖了吧,留着也没用了。”

    “啥?”妈妈真的是惊讶到无以复加,“小贞,你真的不想上学了?不上学将来你是要后悔的。”

    “不会的!我不会后悔!不上就是不上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后悔!”

    闺女去上学,她半是高兴半是愁;闺女不去上学,她还是半是高兴半是愁。人生在世不称意十之八。九,看来这句话真的不是糊弄人的。王贞爸爸在世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用操心不用愁,可他一去,她觉得天都塌下来了似的,要不是还有这两个孩子还有父母,她真想跟着老公一起去。

    睡到半夜,王贞被惊醒了。她的窗没关好,风一吹哐当一下子,她不被惊醒才怪。起风了吗?也不知道是刮得什么东西呼呼啦啦的响。是不是还要下雨啊?院子里有没有需要收拾的东西啊?这些事以前不用她操心,可现在她不操心不行。王贞拉亮灯下床,先关好窗才穿衣出去。好大的风里,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就开始电闪雷鸣的下起雨来,雨点子大的像铃铛,打在身上冰冰凉不说,还疼里。

    这么大的风雨雷电,王贞觉得很是恐怖,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可晾在院子里的猪草得堆起来,别的东西倒是没有,幸亏洗好的衣服傍晚都收进屋里了。猪草还不干,所以就没收。

    尽管王贞手脚麻利,可还是不赶趟,那雨点子很快就连在了一起,瓢泼似的往身上浇。

    她妈妈打着的雨伞被风吹的翻转,一点用没有,她拉起王贞就跑回屋里。"傻孩子,人重要还是猪草重要?淋了就淋了,淋湿了可以再晒,淋烂了咱就不要了。"她妈妈说着说着泪都下来了。“小贞啊,女孩子可不敢淋那么大的雨,以后不管是啥,再值钱的东西咱也不管它。你爸爸没了,妈就指着你了,你要是有个好歹的,那妈还怎么活?”

    妈妈从没对自己这么关心疼爱过,她好像只关心疼爱她的弟弟,只有爸爸关心她,疼爱她。王贞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泪水在瞬间已朦胧了她的双眼,她赶紧转身躲开妈妈的目光。

    “好孩子,赶紧去擦擦身子换件干衣服,妈去给你烧碗姜糖水,喝了驱驱寒。”王贞想说,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可话到嘴边却又梗住,泪水似外面的大雨般疯涌。

    王贞不想妈妈看到她的脆弱,赶紧换衣服去了。窗外的风和雨还在继续,她眼里的泪也无法歇止,这不仅仅是坚不坚强的问题,爸爸离开她的痛依然挥之不去,之所以尽量忍住不哭,不过是怕妈妈更加难过而已,要是想爸爸了实在想的难受,她就窝在被窝里偷偷的哭。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自己最可靠。没有人会陪你走一辈子,所以你要适应孤独,没有人会帮你一辈子,所以你要奋斗一生。与其以泪洗面,不如用血汗去争取一个美好的未来。当眼泪流尽的时候,剩下的就应该是坚强了。

    有人说人生就像一杯没有加糖的苦咖啡,喝起来是苦涩的,回味起来却会有久久不会退去的余香。

    妈妈把姜糖水送进来,王贞接过来就喝。滚烫的姜糖水烫到她的嘴也烫到了她的心,泪水滴进碗里,是苦是辣她都要往下咽。爸爸没了,她必须坚强起来,妈妈和弟弟都需要她照顾,她不坚强能行吗?尽管她的肩膀不够宽阔,但是她必须承担起爸爸丢下的这副重担。现在她终于知道爸爸的辛苦了,爸爸一个人肩负重担,养着老婆孩子,实在是太累了,现在,他应该好好歇歇了。

    爸爸的离开,对于王贞来说,就如同是她人生的第一课,以往在学校里学过的所有都可以遗忘,只有这一课,绝对是刻骨铭心的,会让她终生难忘。

    妈妈拍拍王贞的肩,哽哽咽咽的说:“孩子,难为你了,小小年纪就要考虑那么多。你还小,不该你考虑的就不要考虑那么多,你爸爸没了,还有妈妈对不对?”

    在王贞的记忆里,妈妈的温情几乎为零,她已经不记得妈妈牵过她的手。面对妈妈的训斥她可以倔强的不流一滴眼泪,可就是这一点一滴的温情,却会让她在瞬间就泪流成河。感情太细腻,未必是好事,王贞咬了咬牙,想让自己坚强起来。可是,在妈妈面前,她有必要那么坚强吗?

我期待有一天我会回来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