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回忆,往事如风

    宁羽整了整肩上的包裹,抬头看着城门楼的两个大字“汴京”,不禁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沧溟剑”。这把剑是十几年来师傅从未离手的兵器,她至今还记得自己被罚闭关那日,残阳如血师傅握着剑负手而立白衣飘飘,宛若飘摇天地间的一缕仙魄,仿佛风一吹就散了,那般的不真实。更没想到那次一别竟成了与师傅的诀别……

    仿佛又回到半年前偷溜出谷被抓,她被师傅毫不留情地丢到暗室,名曰“闭门思过。”

    对于这个惩罚,宁羽已无任何感觉。毕竟被关了二十三次,早就无所谓了。

    在关禁闭的期间,为了能早日出谷,她曾与师傅苍穹打了个赌:只要她能解下师傅设下的所有毒术,那么她就可以出谷。

    虽然对宁羽来说,功夫是硬伤,但医术和毒术那可是她的出彩点。所以说江湖上苍穹医术毒术第一,那她可以毫不客气地称第二。虽然挑战师傅是有些自不量力,但为了出谷,她也只好拼了……

    ……

    “终于成功了!”抹去头上的细汗,宁羽激动无比,这种新型毒药,她终于研制好了。

    “宁羽……”此时苍穹的声音也由远及近地传来。

    “师傅?”听见苍穹的声音,宁羽高兴的一跃而起,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他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

    但苍穹却面色苍白的拍拍她的背打断道:“宁儿,你先听师傅把话说完。”

    “哦……”见苍穹表情严肃,宁羽遂也收去了心中的玩闹,乖巧地坐在一边听苍穹讲话。

    “这个……”只见苍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子,“是师傅多年前炼制的'万念,'有延年益寿、增长内力之效。”

    “这么……厉害!”宁羽咂舌,接过药盒小心仔细端详起来,原来自己和师傅的差距不只是一点点啊!

    “所以,江湖人想尽办法争夺此药,无奈之下我只好在谷中避世。这也是师傅不让你出谷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啊,宁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所以一旦'药圣'徒弟的身份曝光,你就会面临无休止的杀祸。“

    “那……我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谷中让师傅保护我吧!”听着师傅的警告,宁羽心急地问道。只要一想到在谷中待一辈子,她就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呵呵……”苍穹淡淡一笑,“师傅倒想照顾你一辈子,可情况好像有些不允许了……”

    “什么意思?”宁羽听得云里雾里,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心慌,师傅为什么好好的要说这种话?

    “师傅今日来就是要把'万念'给你。”

    “给我?”宁羽难以置信地问,“为什么要给我?师傅拿着不是很好吗?”

    “有'万念'至少可以护你平安,师傅……总不能一直呆在你身边。”

    “……”

    “好了,师傅累了,先回去了……”苍穹怜爱地摸着她的头,“三日后你便出来吧!”说完,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宁羽无言地点点头,看着苍穹的背影,不知为何会有一种这是最后一面的感觉?垂下头,看着“万念,”心头徒然有一种心伤……

    三日后——

    “怎么会这样?我的步法怎么会错?”三日之期已到,离开暗室的宁羽一进入“桃花阵,”便发现其中的不对劲:原本的步法全部被打乱,就连她都被困在里面找不到出口。

    看着迅速移动的阵法,宁羽显得格外慌乱,师傅不会无缘无故的改动机关,谷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办?我该怎么破阵?该怎么才能出去?

    “宁羽你要记住,'桃花阵,'只能困住局内人,要想破阵,就要做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灵光一闪,她猛然想起师傅当初教她走“桃花阵”时说得话,也许,她知道该怎么做了。

    遂罢,脚尖一点便跃到半空,仔细观察阵法的破绽之处。终于,她发现阵法是由东,南两个方向向西移动,而北则是薄弱地带,所以,只要破去北面,那么她就可以出来了。

    “来了……”又一轮的移动,宁羽知道时机到了,于是细腰一转便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北面,迅速抽出软鞭扫向那几棵桃树……

    ——果然,树倒阵破!

    呵呵,宁羽得意地拍拍手,几个纵跃便离开了“桃花阵,”但这时她却发现……四周熟悉的场景都变了……

    

“怎么……会这样?”走过破败的竹林,看着四周荒凉的场景,宁羽猛然想起苍穹,顾不得深究这些,运起功向苍穹居住的木屋飞去。

    远远地,宁羽便看见木屋被毁的七零八落,隐隐还有血腥味传来,“师傅……你到底怎么了?”她手脚有些发软,但依然想要走进木屋,骗自己师傅其实还好好的……

    “嗷呜……”忽然,一阵狼鸣打断了她的步伐。

    “狼?”宁羽大吃一惊,难道师傅是被狼给吃了?但随即她就否决了这个想法,且不说师傅武功高强,就是狼群他也未必会放在眼里,更何况这还是一匹像是受了重伤的狼呢?

    “嗷呜……”大狼又叫了一声,仿佛是要告诉她什么。

    宁羽犹豫半晌,终于向那匹狼走去。临近才发现,这狼的伤比想象中的还要重上好多。有些不忍心,于是从身上翻出药丸,碎布便开始为它疗伤。

    “呜……”大狼抬头看了看宁羽许久,突然不顾伤势向远处跑去。

    怎么了?宁羽一脸疑惑,但又见大狼回头向她张望一眼,随即便明白它的意思,遂,也不多加耽搁,跟着大狼身后来到一片竹林。

    这不是师傅练功的地方吗?难道师傅在这儿?宁羽疑惑道,脚步也愈来愈快。

    但事实却与她所想相差太远——苍穹不仅不在这,就连他从不离身的佩剑“沧溟”也遗落在地。

    强忍着心头的不安,宁羽拿起“沧溟,”拔开一看,眼泪终于止不住地往下掉——剑已断!

    “师傅说过,剑在他在,剑断……他……亡,狼兄,你是想告诉我师傅他已经死了吗?”

    “嗷呜……”

    似感觉到宁羽悲伤,大狼的长啸也充满了凄凉……

    ……

    找不到尸体,宁羽只好为苍穹立了个“衣冠冢,”希望他能魂有所归。

    看着简单的坟墓,宁羽才相信,师傅,是真的已经不在了……

    “师傅,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就不要那么挑剔,干什么做什么将就将就就算了,毕竟有谁能像徒弟这样被你骂被你罚呢?”

    “若是……在那个世界觉得实在无趣,就再收一个徒弟吧,宁羽…… 是不会怪你的……” 隐带哭音,但依然倔强的不让眼泪滑落。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的,我会用他的血来祭奠你……” 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愤怒和伤心 ,但透露出坚定。

    “沙沙……”一片寂静,树叶婆娑随风摆动,好似在回答宁羽的话。

    “徒儿明日就会下山,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看师傅……不过请师傅放心,徒儿一定会活着回来见你……那徒儿就先走了师傅……”

    “沙沙……沙沙……”声音不断,好似在挽留,在焦急,在不舍……

    ……

    “狼兄,明天我就要走了,你有什么打算吗?”自那日帮它疗伤,这狼就一直跟着她。

    “呜……”大狼低吟一声,似是回答。

    “呃,狼兄,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啊!”宁羽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它要表达的意思,遂罢也不再多想,毕竟狼有狼的生存方式,她又何必瞎操心呢?

    ……

    二日清晨——

    一宿未眠,天刚亮,宁羽便换好早已准备了的男装,背着包袱,拿着“沧溟”和仅有的半两银子就出发了。

    只是,走在半路上她就感觉不对——

    “狼兄,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宁羽一脸疑惑地回头,朝不远处的山丘上问道。

    这时,山丘上赫然出现大狼的身影,但却依然只如从前那样嗷叫一声便不再有任何表示。

    “莫不是你要跟着我?”宁羽大胆猜测。

    “呜……”似是听懂她的话,大狼点点头,走下山丘来到她的身边,咬过手里提着的包袱向前走去。

    感觉手里一空,又看了已走到前面的大狼,宁羽愣了愣,但随即便笑了起来,还好,这世上还有一个狼兄陪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支持哦!

御猫大人擒妻记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