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3章 你为什么不死

    季凉的眼睛倏地睁大,反瞪着程燕西,浑身僵住再动不得半分。

    “好好好,咳咳……”程老爷子终于放心,笑了笑,“丫头啊,你怎么说?”

    “我……”季凉皱了皱眉,“程爷爷,我还很小啊!”

    “不小了,燕西的奶奶嫁给我那时候也才跟你一样大。”

    “是啊,”陈婷笑道,“燕西比你大,知道疼人。”

    季凉看了程燕西一眼,眼前这个男人,从上看到下,没看到一点他会疼人的样子。

    “丫头啊,燕西都答应了,只等着你点头了,你想让爷爷求你吗?”

    季凉心中一阵烦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程爷爷的压力,姑母一家说不定会怎么折腾自己,如今老人家卧病在床,就这么一个心愿,自己按理说应该答应,可是,结婚啊!她还是个孩子,结婚对她来说太遥远了!

    “丫头啊,燕西是个好孩子,把你交给他,爷爷也放心哪!”程老爷子又开口,“这么多年你一个娃娃过生活,结婚了就有咱们程家护着你啦!”

    季凉还在犹豫。

    “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可你跟燕西的婚事是你父母答应了的,”程老爷子苍老的脸上有一丝动容,“他们在九泉之下肯定也不希望你孤孤单单的。你要是不答应,爷爷我到了地底下也没法跟他们交代啊!”

    “程爷爷你……”季凉咬了咬唇,“我,我答应就是了。”

    “好孩子,好孩子!”程老爷子终于笑开,握着程燕西和季凉的手,久久没有放开,“等过段时间小凉生日,你们就去登记!”

    “行。”

    “程然没有来啊?”程老爷子扫了一圈病房,淡淡的问道。 程燕西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皮一跳。

    “小然,她,”陈婷颇为不自在,解释道,“她还在国外学习,回,回不来……”

    “哼。”程老爷子重重的哼了一声,“没来就没来吧。”

    季凉大脑中思绪飞转,程然,程燕西异父异母的姐姐,是陈婷嫁过来时带来的女儿,比程燕西大一岁。程老爷子一向不待见她。

    程老爷子说了没多会儿就睡过去了,几个人悄声走出病房。程旭因为突发急事先行离开。

    季凉手心直冒汗,程燕西手掌的温度久久消散不去。

    “季凉。”

    “恩?”季凉听到程燕西叫她,连忙回神,一看走廊里已经没有人了,“有事?”

    “你什么时候生日。”程燕西单手插在口袋里,盯着季凉,似乎有些不耐烦。

    “还有几个月。”

    “我要具体时间!”

    季凉淡淡瞥他一眼,“十月八号。”

    “好,我们就那天去登记结婚。”程燕西果断的下达命令。

    “结婚?”季凉微微蹙眉,“真的要去结婚?”她还不想结婚啊!

    “不然你以为我说着玩的吗?”程燕西勾了勾嘴角。

    “可是我们两个才刚见面……”季凉有些手足无措的开口。

    “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程燕西哼了一声,“我要娶你纯粹是为了爷爷,爷爷的要求我不可能不答应,娶你,只是为了让他老人家放心。”

    “然后呢?”季凉不复刚刚的慌张,心里莫名轻松,“你究竟想说什么?”

    “就算结婚我也不会爱上你。”程燕西眼神冰冷,有些飘渺,“爷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医生说撑不过三年,如果……如果爷爷去世,我们的婚约就此取消。”

    “好。”季凉应下。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对不住程爷爷,可是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不是吗?“这么多年来程爷爷对我一直很照顾,他老人家的心愿我会尽力达到,”季凉继续说道,“只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手上的镯子还是我的。”季凉淡淡的开口。从小看着这个镯子长大,又加上母亲的熏陶,让她对设计珠宝首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才选了如今的专业。这个镯子要是收回去,她可不干!

    程燕西看了眼她纤细的手腕和暗金色的镯子,没有说话。

    “这个镯子是你母亲送给我的,”季凉呼了口气,想要说服他,“本来你也没有权力收回去。”

    

“不要提我的母亲!”程燕西忽然发狂,猩红着眼,一掌拍在季凉身后的墙壁上,恶狠狠地盯着季凉,“你有什么资格!”

    季凉吓得倚在冰凉的墙壁上,嘴唇有些颤抖,“你,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程燕西嗤笑一声,“你忘了十年前的车祸吗?”

    季凉眼睛猛地睁大,看着程燕西,就像在看一个恶魔。

    “十年前的车祸中,她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程燕西咬牙切齿,拳头狠狠攥起,一字一句的开口,“因为那场车祸,我的生活全都变了!天翻地覆!季凉,是你母亲害死了我母亲!”

    季凉的瞳孔一下子放大,程燕西的话像刀剑一样刺进胸膛。他说,自己的母亲害死了他的母亲!

    “我恨你们季家的人,可惜季家只剩你一个了!季凉,父债子偿!”

    父债子偿,父债子偿……

    程燕西说完,大步离开,可他的话还在走廊里久久挥散不去。

    不顾陈婷的挽留,季凉坐着小张的车,执意回到四季景都。

    她躺在浴室的浴缸里,一直泡到水凉了,才裹着浴巾走出来。

    季凉站到镜子前,擦了擦上面的雾气,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看到后背上两条丑陋的扭曲的疤痕倒映在镜子里,疤痕几乎贯穿季凉的整个后背。

    这是车祸那天留下的泯灭不掉的印记,改变她命运的那天历历在目。

    “妈妈,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八岁的季凉坐在车子后座,透过车窗,看到外面瓢泼的大雨将视线全部遮挡。

    “去我们家呀!”回答她的是副驾驶座上的女人,程燕西的母亲,她转过头来,笑着说道,“今天你燕西哥哥回家,我们去看看他,小凉你一定会喜欢燕西哥哥的!”

    季凉抬起头来,甜甜一笑。

    “可惜天公不作美啊,这么大的雨,我都有点不敢开了。”驾驶座上是季凉的妈妈。

    “没关系,开慢一点就可以了!”

    铃铃铃……

    车子行驶到怡海南路,温暖的车厢中,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似乎有些急促。

    “你开着车,我帮你接电话!开免提,你就可以听见了。”副驾驶上的女人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喂?”

    “夫人,不好了!”听筒那边传来季凉父亲的助理慌张的声音,“出事了!出任务的时候出了一点事,现在……”

    “什么!”

    两个女人同时开口,季凉的母亲把着方向盘,一张脸煞白,转头冲着电话喊,“在哪个医院?!快点告诉我!”

    “在滨海……”

    “小心!”助理还没说完,程燕西的母亲就忽然尖叫一声,声音之大,几乎穿透季凉的耳膜。

    “吱……砰!”

    助理的声音埋没在巨大的轮胎摩擦和汽车相撞的尖锐声中,季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身子先是重重的撞在前座的靠椅上,然后整个人随着车子翻了好几翻,最后被狠狠的甩出车子,倒在路边。

    季凉以为自己会死的,后背疼得几乎像是裂开了,可究竟是她命大。

    “妈妈……”季凉挣扎着坐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瓢泼大雨打在身上,她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看到十几米开外正冒着烟的车子,车顶朝下,车轮朝上,车头已经撞烂。

    沥青路面上混杂着血水和雨水,季凉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双手艰难的撑着地站起来想要往车子那边走,可刚走了一步,她小小的身子就轰然倒下。

    “啊……”

    镜子前的季凉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闭上眼睛又睁开,擦干了身上的水,往卧室走去。

    他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

    程燕西的话又一次回荡在脑海,季凉嗤笑了一声,原来这世上有人这么恨她。可程燕西又有什么资格指责自己?

    因为后来季凉才知道,他们出事的那天,父亲也没有被抢救过来。

    一夕之间父母双亡。

    父亲受的伤是替程燕西的父亲挡的,一命换一命好了。程燕西凭什么恨他季家?

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