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盗贼

    推开小厨房的门,一股子厨房味道让池玉瑶几乎热泪盈眶,这是多么熟悉的味道,虽然这里油烟味很少,但是有厨房的地方就能产生奇迹。

    放好灯笼,池玉瑶点上烛火,环顾一圈,就一副灶台,膛内火早就熄灭,墙角堆放着几捆劈好的木材,池玉瑶蹲下来摸了摸,还好木材是干的。

    灶台左边放置着一个矮木柜,打开柜门,池玉瑶找了半天就找到小半把生米,对着烛火看了看米,又闻了闻,没有霉味能吃。

    光有米还不行,她要找点菜,可是去哪里找呢?池玉瑶转身,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快速走到右侧水缸前,那墙上挂着一条腊肉?眼睛一亮,有了,腊肉粥。

    小厨房虽然简陋,但一些基本刀具还是有的,从水缸里舀出水放在铁锅当中,她先要烧一锅热水把大腊肉泡一泡去去味。

    至于生火嘛,也难不倒她,想当初她在乡下外婆家,拿着个铁铲就在大铁锅当中炒花生别提多带感了。

    水开了,把切好的腊肉放在热水中浸泡几分钟,又舀热水兑了点冷水放在木盆中,她开始洗米。铁锅中热水多,等腊肉泡好,大米洗好一起放在热水中炖煮。等到大米一颗一颗爆开腊肉松软,腊肉粥就好了。因为腌制过的腊肉有咸味,所以煮出来的腊肉粥算得上是原汁原味。

    矮柜中当中放着几只木碗,刚才池玉瑶已经洗干净,等腊肉粥炖好,她就可以吃了。哇,想想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在贺府的这些天,顿顿大鱼大肉,吃的她都腻味了,菜色是好,就是味道不敢恭维。不是过腥就是过油,一点食物本身味道都没有。

    “咕噜,咕噜。”灶台上的小砂锅发出咕噜的声音,那砂锅肯定是用来煎药的,现在被池玉瑶煮粥,不错,还能沾点药香味。

    掀开砂锅一阵肉香夹杂着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哇,好香啊。吞吞口水,要是有小葱就更好了,出锅后撒上一把小葱,红红绿绿,又好看又好吃。现在嘛,能吃上就不错了,就不那么讲究了。

    池玉瑶怕烫,把一碗腊肉粥放在离窗口放凉些再吃,她先把锅碗给洗干净,没办法职业病,看到脏锅具就想洗干净。

    等她洗干净锅具放好之后,哼着歌走到窗前,终于能喝粥了。恩?低头,粥呢?瞪眼!池玉瑶不信,操起灯笼围着窗台绕了一圈,她的粥呢?草泥马,见鬼了不成。

    “嗝~”突然外头墙角下想起一阵打嗝声,池玉瑶一惊,好啊,原来是有偷粥贼,看自己怎么收拾他。

    拿起烧火棍,小声走过去,乘那人不注意一下子就压了下去:“贼人,还我粥来!”

    “姑、姑娘。姑娘息怒,姑娘。”那人被一阵软香压得不行,一张脸涨的通红,“姑、姑娘,在下不是有意的,在下……”

    池玉瑶翻身,一把擒住那人的衣领:“在下个屁,还我粥。”咬牙切齿,草泥马,饿了一晚上了,好不容易寻到食材煮了粥却被这个贼吃的一干二净。这等仇怎能不报!

    “咳咳,姑、姑娘,你是女子,斯文、斯文点。”那人被勒得直翻白眼,却还在出言劝导。

    池玉瑶紧紧拽了拽那人的衣襟,半响一下放来瘫坐在地上,哭丧个脸道:“我的粥,你赔我。”

    那人得到自由,却发现池玉瑶坐在地上似要哭出来,连忙摆手:“姑娘,你别哭,我这就替你找食材来。”话完,咻的一声,飞跃而起池玉瑶吓一跳,难不成这是传说中的轻功?

    等等,这人会轻功,会不会救逃跑不回来了?啊,我的粥!

    “咚,咕咚。”就当池玉瑶饿的都要昏昏入睡的时候,头顶刮过一阵风,她打了个寒颤,低头一瞧,好家伙,一整袋大米,一长条腊肉,居然还有调味品跟小葱?

    “姑娘,你看看,这些,这些。”那人蹲在地上,眼眶中有内疚也有胆怯他怕这姑娘又勒他脖子。

    “你哪里找的东西?”池玉瑶转头问道,“你个偷粥贼?难不成你是从别处偷的?”

    “没有,没有,我走的时候留下银两的。”那人急忙摆手,他很怕池玉瑶一般,可是又很希望池玉瑶再煮一次粥,因为刚才那点他没吃饱。

    吸吸鼻子,池玉瑶从地上爬起来:“你,进来,给我打下手。”以前都是她给别人打下手,现在也轮到她指挥下别人。

    “啊?我?”那人指着自己的下巴,一脸诧异。

    等两人蹲在墙头手捧着粥,一口一口喝着的时候,那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终于舒坦了。”喝过粥,周身都被得暖洋洋的,舒服得不得了。

    “嗝!吃饱了。”那人放下碗,拍了拍肚子冲着池玉瑶笑。

    

池玉瑶被这明媚的笑容一下子晃了眼睛,仔细瞧来那人,昏黄的烛火下,那人的刀削一般的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剑目星眉,怎么看都感觉不搭调啊。

    “你来贺府做什么?难不成真是盗贼不成?”池玉瑶问。

    那人摇头:“我只是路过,饿的没力气,想歇歇,就闻到姑娘煮的粥,一时没忍住就。”还是那淳朴憨厚的笑容,池玉瑶想不通,这人明明就长着一张霸道总裁的脸,怎么性情如此醇厚?

    “姑娘,在下的脸上是不是有东西?”那人歪头疑惑的问道。

    “没,没有。”池玉瑶收回思考,这人又跟自己没关系,想那么多干嘛?

    “那姑娘,一直盯着在下看做什么?”继续歪头,脸上充满了疑问。

    “没有就没有,你在啰嗦我让你把今天晚上吃的下东西全都给我吐出来。”池玉瑶恶狠狠警告道,成功让那人退避三尺。

    “姑娘,你好凶。”

    哼,凶怎么了?她就是个母夜叉,怎么滴?

    那人瘪嘴半天,最终望了望天色:“时辰不早了,姑娘,我要走了。”

    “走吧,走吧。”池玉瑶挥手。

    “姑娘,我。”那人还想说什么被池玉瑶打断。

    “你放心,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一个字的,你干这行情非得已,这个我懂,没事,你走吧,安心的走吧。”池玉瑶就差心里喊上一声阿门了。

    “姑娘,你是个好人,有缘再见。”那人露出一丝笑容抱拳道。

    “再见。”再也不见。她可不想跟一个盗贼做朋友,而且是个来历不明的家伙。

    “咻”又是一阵风,那人随即不见踪影,虽然池玉瑶不待见他,不过还是很羡慕人家的轻功,比飞机管用多了。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池玉瑶哼着小曲拿着灯笼一摇一晃的往凝玉居走去,刚才热闹的小厨房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窸窣的月光下照应着外头一圈高起的墙头,那上面趴着一个人目光盯着池玉瑶行走的路线,半响嘴角露出一笑,翻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姑娘,您怎么去了那么久?让奴婢担心死了。”彩月接过池玉瑶手中的灯笼,一旁的彩云端着一杯清茶走来,“姑娘,喝口茶。”

    池玉瑶接过茶碗,咦?这彩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刚才她还不在呢!见池玉瑶盯着自己,彩云俯身:“姑娘,老夫人让奴婢给您挑几批新进的布料,要给您裁剪新衣。”

    说着,走到里屋托着几匹布料送到池玉瑶跟前,池玉瑶放下茶杯,眼睛先是瞧了瞧,随后用手摸了摸,这料子?摸上去很顺滑,色彩艳丽!一看就是达官贵人跟皇室才能用的料子,这贺府只不过区区一枚商人,用的上这么好的料子?

    “这料子太过名贵,还是归还给姨母吧。”搁下手,池玉瑶摇摇头,说的真切。

    彩云屈膝:“姑娘,料子是老夫人赏您的,哪里还有退回去的道理?”

    池玉瑶抬头瞧着彩云:“你要是喜欢,我赏给你怎么样?”

    彩云一听,吓得扑通一声跪地:“奴婢、不敢,奴婢……”

    “姨母既然把你们赏给我了,那日后你们就要听我的吩咐。”池玉瑶撇了两人一眼,彩月一脸坦然,到是彩月脸上闪过一丝难堪,“起来吧,我也不是凶神恶战之人,你这番跪着让方嬷嬷看见还以为欺负你不成。”

    彩云谢恩之后有点打晃的从地上站起来,手中倒是牢牢抱着那几匹布料:“那,明日奴婢就去还了。”

    “恩,行了,闹了一天,我也累了。”点点头,池玉瑶跟随彩月去了内室沐浴。

    一身冷汗的彩月站在外厅,自从池二小姐醒来之后,性子跟之前传闻的不一样,她也是池二小姐落水之后被派过来伺候的,本想是个好糊弄的主今天却差点栽了跟头。

    收好几匹布料,彩月才匆忙端上池二小姐沐浴之后要用的东西快步进了内室。那几匹布料,池玉瑶如果猜的没错,那是制作喜服的布料,火红嫁衣,这原本是姑娘家一生当中最期待的颜色,但对方那人却不是她的良人,让她如何能接受?

    深夜,躺在松软的锦被当中,脑海中正在思考明日要如何度过?这等勾心斗角简直累死人了,翻个身,闭眼陷入梦乡之中。

冤家斗:盛世萌妻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