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卷一:花开又花落 第2章 劫难

    零晨的灯光,散落一地寂寥。

    一道臃肿的身影悄悄闪出家门,来到寂静无人的马路上,显得异常孤单。

    “不要怕!子迁在等我!不要怕!”云剪秋顶着黑夜的恐惧,一边安抚自己,一边向医院的方向疾走而去。

    这是她作战计划的第一天,任务是以六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走完全程,共二十四公里,理论上需要四小时。

    昨天早上,她听完张志男的话就下定决心,就算要她两胁插刀,也要把君子迁救回来。

    回到家,打开电脑,上网搜罗了一大堆减脂肪肝的资料,同时借鉴别人的经验,经过分析和总结,制订了一项救爱计划。

    接着,她去学校申请休学一个半月,然后配备相应的作战用品,如运动服、运动鞋、复合维生素,运动计时计速表等等。

    就这样,她的救爱计划悄然拉开序幕。

    第一天执行计划,还没走出十分之一的路程,她已全身湿透,脖子上的毛巾如同从水中捞起。

    两小时后,她的大象腿累得快抬不动了。让她欣慰的是,终于按计划到达医院大门。

    这时并非探病时间,她抬眼望向住院大楼,思绪万千。

    她最爱的人正躺在里面,生死未卜;而她,是他目前唯一的希望了,也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一定要在一个月内把脂肪肝减掉,做他最合适的器官供给者。

    休息了片刻,目标更坚定。

    她留恋地转身,沿途返回,继续上气不接下气地奋斗在回程上。

    渐渐地,呼吸越发地像破风箱,胸口窒闷得几乎连灵魂都要出窍了;无数次,腿僵硬得举步维艰;每每在她快要倒下时,君子迁那张毫无生气的脸马上浮现在眼前,令她无法停下步伐,机械式的向前走着。

    时间在她的坚持中一分一秒地流逝,直到东方渐露鱼肚白,公路上的灯光即将被破晓取替,庞大又笨重的身躯才走完全程。

    在这个过程中,她感觉自己好像死了几十回,恨不得即时戴上呼吸机,然后倒地。

    ——

    黑夜与白天的轮换,有如白驹过隙。

    在她不要命的自我摧残和坚持不懈下,一个月眼看快要过完了,明天将是最后一周的复查。

    她还记得,上周的复查结果显示,体重已跌向200斤的大关,可其他的指数还差一小段距离才达到标准。

    尽管如此,张志男对她的表现还是非常欣喜,不断鼓励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

    夜幕再度深沉,月朗星稀。

    云剪秋轻手轻脚地走进病房,看到里面增添了许多生命监测仪。

    昏迷中的他,俊朗的脸庞越加棱角分明,紧闭的双眼,更加晦暗。

    他家的佣人秋姑抹着眼泪告诉她,他的父母正悄悄地为他准备着身后事。

    心,越发地痛了。

    子迁哥哥,连你的父母也放弃了吗?

    注视着那张毫无生气的脸,握起他的手,缓缓贴于脸上,任由眼泪静静流淌。

    “子迁,就算全世界都放弃你,我也不会放弃的。和我一起努力,好吗?我这个月的努力,明天就出成绩了,请你……请你一定要等我。”

    她多么怀念他那冰冷的眼神,即使令她锥心似绞,也比这样安静地闭着要好。

    ——

    计划最后一天。

    零晨三点,空中乌云密布,万物被笼罩在一片阴霾中。

    昏黄的灯光下,那道灰色身影不停地被拉长,再缩短。

    “为了子迁,加油!”云剪秋正沿着公路暴走,并且不断地给自己打气,以此驱散心中的不安和害怕。

    经过一片树荫时,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男子突然从黑暗中蹿出,阻挡了她的去路。

    为首那个看起来很壮实,挑染了几缀黄白相间的及肩中发,非常抢眼;另外两个似是跟班小弟,体形瘦削,一头黄毛。

    被迫停下的她,气喘吁吁的颤声问:“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中发青年看清她的五官后,色迷迷的眼神从上而下的瞅了个遍。“啧啧啧,这妞虽然胖了点,还蛮正点,陪哥们几个玩玩?”

    另外两人听了跟着满脸淫笑,“老大,这肥妞可比红灯区的正多了,还有,她手上的表和脖子上的链子值不少啊,哈哈……”

    她再傻也明白,自己遇上劫匪了。

    听那劫匪话里话外的意思,不但要劫财,还要劫色。

    

意识到处境不妙的云剪秋很害怕,两腿不由自主地哆嗦着,手心全是汗。“我……我出来跑步……身上没带钱……只要你们放过我……手表和项链……都拿去。”

    说着,手忙脚乱的把手表和项链脱下,扔向中发青年,转身就跑。

    虽然那手表是她去年生日时,爹地送给她的生日礼物——限量版的江诗丹顿18K复古式钻石女表。

    镶钻的吊坠项链是母亲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同样价值不菲。

    这两样东西都对她很重要,但与她的小命比起来,与君子迁比起来,微不足道!

    “我有说过放你走吗?”中发青年手急眼快的抓住她的手,用力扯向自己,意图不轨:“让我们三兄弟爽够了再说。”

    话音未落,三人五手六脚的把云剪秋拖向树荫暗处。

    “救命啊!救命……”云剪秋瞬间慌了神,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大声呼救。

    此时,天际划过一道道斑斓的火舌,连同树荫处也被照亮得如同白昼。

    倾刻间,雨点密密麻麻地砸下来,打到身体上,痛感强烈。

    零晨的公路上,廖无人烟。

    三个男子越发地肆无忌惮,死命地把她强按在地。

    “你拿东西堵住她的嘴,然后按住她的脚。”中发男子发号施令。“你按住她的手。”

    两个黄毛青年听命行事,云剪秋一下子被制得动弹不得。

    她又惧又怕,浑身颤抖,无助的眼泪混着雨水,漱漱落下,心中绝望狂喊:老天啊,求你救救我,等我救了子迁,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中发男子解开皮带淫笑道,“等我爽完,你们也爽一把。”

    “谢谢大哥。”两人眼中盛满邪恶的淫欲。

    中发男子靠近,粗暴地扯她的裤子,心惊之下不知哪来的力气,挣出一脚使劲踢向他的胯部,随着“啊”的一声惨叫,中发男子双手抚着被踢的部位,痛得跪坐在地。

    另一黄毛青年顾不得压住她的手,急忙靠过去问:“大哥,你怎样?”

    机不可失,她又一脚踢开另一黄毛青年,爬起来往公路的方向没命地狂奔。

    “抓住她!”中发男子虽痛得全身颤抖,仍咬牙切齿的下令。

    另外两人不敢耽误,没一会便将跑到公路边的云剪秋抓了回来,“大哥,怎么处理?”

    此时,中发青年满脸阴鸷,眼中的暴戾格外刺目,手中多了一把寒光灼人的匕首,怒骂:“死肥婆,还想跑?我让你跑!”

    手起刀落,狠劲十足的插。进她的胸口,剧痛传遍她的全身。

    同时,一道雷电闪至,劈中中发青年,强劲的高压电流通过他手中的匕首传至她身上,抓住她的两个黄毛青年也无一幸免。

    失去意识前,她清楚地看到中发青年眼中的不可置信和惊恐。

    而她,脑中闪过父母慈祥的脸,还有昏迷的君子迁。

    时间流逝,雨势渐收。

    空中的火蛇仍旧四处乱窜,惊雷响个不停。

    胸口的刺痛,使云剪秋很快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倒在身边的三人,惊恐万分的使劲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公路跑去。

    远处,有两道光束在移动,她心中狂喜,有车!

    那是一辆长途运输的大货车,公路中突然冒出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把司机吓了一大跳,刺耳的刹车声划过天际。

    车刹住了,可前面的女人也倒下了。

    司机吓得猛推正在补眠的拍挡,“阿光,阿光,快起来,出人命了!”

    不待拍挡回应,他赶紧下车去查看。

    发现那个满身是血的女人,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他顿时大惊失色,“小姐,你是不是遇到抢劫了?”

    “报警,救我!”云剪秋紧紧抓住他的手,救生的欲。望十分强烈。

    “阿光,快报警。”司机回头对自己的拍挡大喊,然后又对她说,“小姐,我先送你去医院。”

    “前面10公里……有一家医院……叫玛莎医院,快去那里……我还……要救人。”

    此时的云剪秋显得异常的清醒和冷静,甚至有点回光返照的样子。

    司机急忙抱她上车,“阿光,快开车往前走,去玛莎医院。”

    阿光的睡眼惺忪早被吓跑了,看到拍挡抱了一个血人上车,二话不说,一踩油门,向玛莎医院飞去。

    被推进急救室的云剪秋陷入昏迷之际,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抬手紧紧抓住他的白袍,微弱说:“张医生……请你……立刻给君子迁做肝移植手术……我怕等不及了。”

    她拼着最后一口气,把自己的遗愿告诉张志男,随即陷入黑暗。

    “云剪秋!云剪秋你醒醒!”张志男紧张地拍拍她的脸,又检查了她的瞳孔,惊恐的发现,竟有散涣放大之状。于是果断吩咐身边的助手,“立刻通知麻醉科的何医生和外科的程医生,十万火急,45号床的肝移植手术要提前。”

誓要捕捉你的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