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7章 倩女离魂

    “这玉公子又是什么身份?”

    结绿是最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她满腹狐疑地看着钱宓行色匆匆,不敢详询,早就急得别扭,等到对方脸色稍稍缓和,方换了讨好声气小心翼翼问道。

    “你知道了要掉脑袋的身份。”钱宓高挑的丹凤眼一眯,修长的手指往唇上一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她与结绿姊姊文倩尔素有过节,身份又特殊,向来是极少往扬州来的,但对于师父一家言行举止、秉性容貌再熟悉不过,此时看着对方杏眼圆睁、活泼机灵的模样,初见时所生的疑窦不由加重,便缓缓自椅上站起,笑吟吟地走到结绿跟前,低声说道:“我记得去年师父生辰上二小姐还是腼腆不爱说话的模样,见到我怕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倒是不见生得多了呀。”

    “人家大了嘛,谁让你们总把我当小孩子看。”文结绿被那双幽深的眸子定住,只觉得那像一只冰冷的鱼钩,直要将她内心深处的秘密钓将上来,不由得遍体生寒。与郑云复他们不同,钱宓一直是青云会最神秘的一个,她那番境遇又着实奇异,若不是天性机警,刻意掩饰,只怕早露了破绽。此时旁人虽不疑,落在钱宓这里,却怕是瞒不过去。

    “我听过一个戏,叫道‘倩女离魂’,说是一个女子为了怕科考的情郎变心,魂魄离了躯体去找他,与他相会,最终情郎高中回来又两人团聚,端的是美满幸福,”看着结绿有些害怕的神色,钱宓的瓜子脸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伸手就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头顶,轻言问道,“只不过戏虽如此,看戏的人又可曾想过,归来的倩女会不会已非旧人了呢?”

    “你你你……”

    嗫嚅着说不出话来,小女儿脸上满是无从掩饰的惊慌,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竟要渗出泪花来,看着对方这样的神情,钱宓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想,身为青云会的暗线,她是鲜有的双重身份者,如果真如她想象的那样,这位与先前所见大不相同的二小姐确实是借尸还魂,倒也比她中了对头暗算的情形要好的多。

    “我记得你小时候身上总带着些乖戾之气,今日看你,虽然还是精明的模样,可应变的本领远不及先前,是我记错了呢还是你长大变了呢?”

    钱宓的咄咄逼人很快取得了想要的效果,她的佩剑自回来后就随身带着,此时白皙的手按在乌黑的剑柄上,一双晶亮的眸子熠熠发光,竟像是严刑逼供一般。结绿自小是青云会众人手心里捧着长大的,就算在江湖上闯荡,也是人家让她的多,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又是手无寸铁,惊恐之下,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整个变成了一只泪人。

    她这一波确是出人意表,钱宓本来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了,看她哭得太凶,整张脸都糊着泪花,倒也有些于心不忍,不由将怀中手帕递过,便轻手轻脚地将她的花脸抹个干净。

    “我……不是此间人氏,也不是自己想来的,你……别吓我。”

    看她刚才还凶巴巴的模样,现在却一脸温柔的,结绿着实被吓了一跳,为了避开钱宓的接触,她忙止住哭泣,用袖子胡乱擦了一把,便吞吞吐吐解释道:“说了你们也未必知道,我本来好好地在家里休息,只一个打盹就莫名其妙到了这里,还成了青云会的二小姐,谁都知道造反是必死的勾当,我又没有办法反抗,只能跟着你们练武习字、闯荡江湖,还别说,连高考时都没有这么累过……”

    “且慢,高考?”被她言语中的信息震撼,钱宓一双凤眼差点瞪出了褶子,她一个踉跄摔倒在椅子里,连连灌了几口茶水,高声问道:“照你所说,你不是此朝此代人?你是……穿越?”

    “什么?你知道‘穿越’?”

    这个极具现代气息的词汇如同一根火柴,快速地点燃了结绿的神经。她自那日莫名来到青云会二小姐深闺的牙床上,一年以来都是又惊又怕,对袁氏凌氏刻意讨好温柔,遵舅舅教诲日夜努力学武,唯恐被他们发现端倪当做妖孽处理,却不曾料到此处竟有一个同袍,不由喜出望外,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这么说,你也是……”

    

“我的是一场医疗事故的结果。”证实了心中的疑惑,钱宓叹了一口气,却也是出于意料之外,“我自千禧年便到了此间,托生于包衣参领钱粟正室腹中,生母死于难产,却赖青云会陈先生妙手,苟活了这些年岁,本不欲掺和进这些是非,可亡母因与先敏妃有些故旧之情,生前便将我拖赖在玉公子名下,成了他的记名师父,你看我如今虽是为青云会奔走,其实身份大不相同。”

    “钱姐姐!”

    虽然钱宓一脸平静,娓娓道来,他乡遇故知,结绿却是难舍心中激动,小身躯一下扑进对方怀中,却撞上了一对柔软的物事,回过神来已经是面红耳赤,不敢再看了,过了好一些时候,才嗫嚅道:“你原来也是这般境遇,我还以为只我一个呢,在那之间看了那些杂书上写的‘穿越云云’,动不动就杀头掉脑袋的,可吓人了,我怕被舅舅舅母发现,自醒来起一直装病,可战战兢兢了好久呢。”

    “好了好了,看你这般不着调的样子,就知道过来时的年岁也不大,全无半点稳重。”见结绿晕上双颊,面如桃花,虽尚在稚龄,却可预见未来绝色,钱宓突然心中一动,生出了一个打算,面上却纹丝不动,只将小女孩温热的身躯抱住,笑吟吟地说道,“掌门人一向公事繁忙,袁夫人又久居内堂,你的变化他们只怕都难看出来,倒是凌夫人与你亲厚,大小姐又是你亲姐姐,时间长了只怕瞒不过去,若我是你,多半会拿梦魇种种说事。”

    被她猜中了心事,结绿小脸一红,低下头去抓了桌上一颗金丝枣吃,算是默认,她在来到此间之时就喜欢甜食,到了这里仍然改不掉这毛病,钱宓见她吃得欢快,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你可知道从前的青云会二小姐与寻常孩子不同,最讨厌甜腻食物,之前哥舒嘉元端午给她送了甜粽,她便派人将他扔进深水潭中,还让丫鬟看着不让他上来。”

    “怪道小师哥那么讨厌我,亏我还总想讨好他。”

    被钱宓言语一吓,结绿差一点被噎到,连灌了好几口茶水才将气理顺,毛茸茸的脑袋却垂了下来,她原本一腔心事,不敢言说,如今遇上钱宓这个“前辈”,终于“不过现在这局势,可什么都别说了,如今上头那位春秋鼎盛,满人江山坐得稳稳当当的,几次‘朱三太子’的疑兵都被朝廷镇压下去,我们这些提着脑袋闹革命的,纵然正史上也不曾记着结局,可总是无善终了,我呀,和小师哥他们都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呢。”

    “哦?我倒不这么想。”作为一个土著性质的穿越者,钱宓比结绿看得开多了,此时不由出言安慰,“你既然来了此间,又对过去未来熟知,如果不借此机会,做一番成就,岂不可惜?何况史书所言未必当真,你的到来说不定会发生蝴蝶效应也未可知。”

    “别别别,我只求此身常在,舅舅舅妈姐姐安稳,即使真的干着掉脑袋的勾当,那些清兵也不要抓到我们,如此甚好。”

    在来到这里前就是个胸无大志的,结绿心中只想着当个快乐的富家翁,却遇上天降大任,苦着脸儿接了,好容易有个境遇相同的,真是打心眼里觉得亲切。她仗着自己年纪小,一时激动,便往钱宓身上私缠亲密,正是对付文倩尔的一套,钱宓虽心性冷漠,却也忍不住笑逐颜开。正当她二人前嫌尽释,缠绵腻歪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铿锵有力的节奏惊得两人赶快分了开来。

    “钱师妹果然女中诸葛,朱师弟已经着人救了那些被清兵围住的赤涑教众,让他们没处说我们勾结鞑子,只是这次动用暗线,师父回来只怕又要生气,到时还望师妹多说几句好话!”

    来人大步流星,也不避忌,就往内室迈了进来,之间他剑眉星目,说不出的英武之气,一见结绿更是满脸笑容,猿臂轻舒就将她捞在怀里,可不就是青云会郑云复?

    看这青年男子一身薄汗,又是寻常商贩打扮,却难掩江湖气概,钱宓先笑了起来,连一双凤眼也弯成了月牙儿,正当她想要编出些话寒暄几句时,对方却大步向前,如一堵墙一般站在了女孩面前,手掌重重地拍了拍肩,双璀璨的眼睛就对着她骨碌碌一番打量。虽是男装打扮,钱小姐毕竟也是一闺中女子,见他这般露骨,脸也不由自主红成了一片。

    “咦?”

    他二人的举动落在结绿眼里,自然是意味深长。她既然不是真的八岁孩童,这般少女心事当然记在心中,嘴角早就不由自主咧了开来。

    她正得意间,就见郑云复身后闪过两个青头白脸扮做小童的男孩子,煞是可爱,一个紧绷着脸,正是这次处事不当的罪魁祸首哥舒嘉元,另一个身长尖脸,已经有些冒芽的趋势,却是结绿那日捡拾回来的蒙古少年,他还是不声不响的,只在看见结绿的时候脸抬了起来。

清宫风云:萌妃出墙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